当前位置: > 债券 > 美政府介入公立院校债券的背景与局限性,为什么美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低于公司债券,但风险是...

美政府介入公立院校债券的背景与局限性,为什么美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低于公司债券,但风险是...

美政府介入公立院校债券的背景与局限性

为什么美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低于公司债券,但风险是...政府债券通常被称为金边债券,相当于镀金。此外,它是当今世界最大强国的美国政府债券。我只听说过公司的倒闭,甚至是以前最好的诺盖价格和摩托罗拉。我从未听说过任何人会让美国政府消失!美国政府债券的风险肯定比公司债券低,所以投资者选择购买更多。

美联储购买的是美国政府债券么

美联储是美国的中央银行 独立于美国政府制定独立的经济政策。 同时对于美国货币发行机构来说 美国目前流动性不足。 因此,美联储现在要增加流动性,增加货币供应量。 这通常被称为公开市场操作 买卖政府债券是美联储公开市场操作的主要方法。

为什么美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低于公司债券,但风险是...

为什么美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低于公司债券,但风险是...政府债券通常被称为金边债券,相当于镀金。此外,它是当今世界最大强国的美国政府债券。我只听说过公司的倒闭,甚至是以前最好的诺盖价格和摩托罗拉。我从未听说过任何人会让美国政府消失!美国政府债券的风险肯定比公司债券低,所以投资者选择购买更多。

美联储购买的是美国政府债券么

美政府介入公立院校债券的背景与局限性范文

一、美国联邦政府参与公立大学债券的方式

联邦政府主要通过制定和修改相关法律以及建立专业中介组织来干预各州的政治、经济和教育事务。《高等教育法》的改革、《联邦税法修正案》的颁布以及大学建设贷款保险协会的成立,都是联邦政府干预公立大学债券领域的途径。

(1)《高等教育法》第七章的变化在1986年《高等教育法》修正案中:(1)联邦政府废除了1950年《住房法》第四章中关于高校住宅贷款的规定。联邦政府不再向高校提供直接贷款,并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尚未偿还政府贷款的高校提前偿还。里根政府吸引了高校以45%的贴现率提前还款。(2)联合会发起并资助建立一个专门的中介机构,即学院建设贷款保险协会,以支持学院和大学独立向社会贷款,即发行债券筹集资金。

(2)《联邦所得税法修正案》相关条款的出现1986年《税法修正案》改革的核心是降低利率、提高税基、扩大征税范围。它不仅影响每个公民和企业,而且对美国公立大学债券也有重大影响。法案中的一些条款与大学债券直接相关:

(1)免税债券审批的严格条件:在1986年税法修正案(Tax Law Amendment)中,债券融资的出资项目区分为公共用途和私人活动,即如果出资项目未来的商业收入不超过总收入的10%,项目为公共用途,融资债券可以享受免税政策(如果债券享受免税政策,购买债券的投资者所获得的利息收入将免征所得税);否则,如果项目是为私人活动,只能发行普通公司债券。也就是说,无论发行人是谁,只有用于公共设施建设的债券才能享受免税政策,而用于私人活动的债券利息收入照常征税。例如,一所大学想通过发行债券为宿舍建设筹集资金。宿舍包括一个私人经营的咖啡馆。如果咖啡吧的营业收入超过宿舍楼总住宿收入的10%,该楼不能通过发行大学债券融资。如果咖啡吧的收入在施工结束后的任何时候超过宿舍住宿收入的10%,保证金的免税状态应随时取消。事实上,联邦对公立学院和大学发行的债券的建设实施了详细的限制,并扩大了联邦在这一领域的征税范围。这一规定反映出联邦政府不仅开始关注大学债券的发行,而且还试图规范其发展(以前可以通过发行免税债券建设的项目(商业运营收入占总收入的10%以上)。税制改革后,联邦政府不能享受免税政策,只能通过发行非免税普通债券或其他方式筹集资金)。

(2)1986年税法修正案明确规定,各私立大学发行的免税债券总额不得超过1.5亿美元。在这项政策出台之前,一些私立院校已经发行了接近1.5亿英镑的债券。因此,他们不再能够继续发行免税债券,而是将发行公司债券或推迟校园建设和改造计划。由于公立高校发行的免税债券数量没有限制,可以看出,根据这一规定,民办高校在高校债券市场的竞争力被大大削弱,从而间接扩大了公立高校债券的市场份额,对其发展起到了一定的辅助作用。

(3)1986年税法改革法案中的“2%规则”,规定发行免税债券的成本不得高于发行债券总额的2%,否则不免除利息税。这项规定要求高校在决定发行债券筹集资金之前,要认真估算发行成本,并控制发行过程中的实际成本支出。联邦税法中的这一规定对大学债券的健康发展有很好的影响(包括大学的审慎决策、控制和降低发行成本)。

(3)联合会成立了一个专门的中介机构----大学建设贷款保险协会。自从美国联邦政府取消对大学建设的直接政策贷款以来,发行债券已成为许多大学为设施建设筹集资金的惯例。对于实力雄厚、能够接受大量捐赠的高校来说,发行证券、确保资金安全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然而,对于债券评级较低的高校(债券评级是专业信用评级机构根据债券的投资价值和偿付能力等向投资者展示简单符号如AAA、AA、A、Ba、B、Ca、CA、C等的一项特殊活动。),很难通过发行债券为设施建设筹集资金。为了帮助信用评级较低但仍需发行建设债券的高校,美国联邦政府开始通过联邦政府赞助、参与和赞助的政府为高校债券提供担保。该机构是学院建设贷款保险协会,俗称康妮李。

(1)康尼·李公司成立的目的。高校建设贷款保险协会(College construction loan insurance association)的主要职责是为愿意发行债券但信用评级较低的高等教育机构提供偿债保险(即确保当高校无法偿还本金和利息时,它将代替高校提前偿还债务)。由于它是一家由联邦政府赞助和资助的专业保险机构,它的信用肯定能得到广大投资者的信任。高校债券获得保险后,有高校建设贷款保险协会甚至联邦政府作为偿还债务的后盾,这不仅能给投资者安全感,还能促进高校债券市场的发展。

因为债券评级公司主要通过分析高校财务报表来评估其信用评级。这种适用于企业评级的方法忽略了大学吸引学生和家长声誉、学术氛围等无形的创收能力。换句话说,信用评级较低的大学不一定资不抵债。然而,一般的营利性债券保险公司不愿意冒险为这些财力不足、潜力巨大的公立大学提供保险。此时,像康妮·李(Connie Lee)这样的贷款保险公司需要提供债券保险,以降低投资者的投资风险,吸引投资者购买债券。从1987年到1995年,大学建设贷款保险协会(U niversity Construction Loan Insurance Association)为1000多家高等教育机构发行的100多亿美元债券提供保险,这些债券几乎遍布美国所有的州。

(2)康妮·李公司的属性。本公司根据1986年《高等教育法修正案》的相关规定成立。在公司原有的资本结构中,美国教育部出资1900万美元,占股份的15%。学生贷款营销协会出资4433万美元,占股份的35%。宾夕法尼亚公立学校员工退休制度出资1300万美元,约占股份的10%,其余40%来自私人投资者,如大都会人寿保险(Metropolitan LifeInsurance)和斯坦福大学。根据1986年《高等教育法》的相关规定,康妮·李(Connie Lee)董事会由11名成员组成:3名由学生贷款营销协会任命;联邦教育部和联邦财政部各派了两个人。其余股东选举两名董事会成员。

虽然联邦政府持有的股份并不大,但这1900万美元的真正含义是使公司能够得到“政府支持”,并提供公共服务。联邦政府建立的专业保险机构使大学债券在市场上更安全、更有竞争力。因此,美国公立大学债券融资的保险机制相对完善。此时,美国公立大学债券发行流程如图1所示:

二。联邦政府干预公立大学债券的背景分析

“新联邦主义”在美国建国之初盛行。它主张政府权力集中。这个想法被辉格党和现在的共和党继承了。作为保守的共和党人,里根主张“控制联邦政府的过度扩张”和“寻求各级政府之间的平衡”。“权力回归国家”可以说是里根“新联邦主义”的核心思想。里根当选总统之前,几个联邦政府使用增加财政赤字和扩大社会福利的方法来刺激经济和取悦选民。这样,在造成巨大财政赤字的同时,也给政府带来了巨大的财政负担。为了缓解这个问题,里根上台后,开始努力推行“小政府、大社会、少干预”的政府职能市场化改革。里根政府废除了1950年《住房法》第四章中关于高校住宅贷款的规定,促进了其在高校贷款领域的权力下放,使得联邦政府不再为公立高校巨大的建设资金缺口提供直接的政府贷款。此举不仅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联邦政府的财政压力,也刺激了美国公立大学独立发行债券,向社会筹集资金。

(2)债券市场中成熟的大学债券作为美国市政债券的组成部分,与整个市政债券市场的发展密不可分。市政债券保险始于20世纪70年代,但直到80年代中期才变得重要。此时,有保单的新债券比例高达20%。到1996年,大约43%新发行的市政债券获得了保险。债券保险已成为市政债券发行和交易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由于公立高校的收入和偿付能力不受一般私营保险公司的青睐(高校债券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它们对高校债券保险不太感兴趣。偿债担保的缺乏不利于大学债券的发展。联邦政府取消了对公立大学的长期直接政策贷款,并鼓励大学通过债券筹集资金。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联合会成立了专门的中介组织——高校建设贷款保险协会,这是帮助高校债券发展的一种手段。

(3)高校发行债券的努力在20世纪80年代,许多公立高校面对老旧和受损的建筑,不得不把重点放在建设和维护上。公立大学缺乏生活设施已成为一个普遍问题。根据大学规划学会1986年进行的一项调查:

全国60%的大学认为设施建设和现代化的需求是迫切的,甚至是迫切的。许多现存的旧建筑年久失修,面对科技的进步,一些建筑需要安装网络电缆等现代化设备。以下是1986年各大大学发行债券的申请清单:亚利桑那大学董事会(Arizona Board)申请发行3.67亿美元债券,筹集的资金用于校园设施的建设和维护。格鲁吉亚理事会已经提交了1.26亿美元的债券发行申请,是三年前的三倍。缅因州大学系统申请发行6000万美元的大学债券。如果申请获得批准,这将是缅因州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市政债券发行。麻萨诸塞州理事会已经计划了一项七年期债券发行计划,总融资额为10亿美元,该计划已经获得批准。明尼苏达州通过了3.36亿美元的债券来支持州立公立学院和大学的建设,高于1985年的1.68亿美元。新泽西州公布了一项发行3.5亿美元大学债券的计划。如果获得批准,它将成为自1971年以来新泽西第一个主要的大学建设项目。

所有高校都为批准其债券发行计划做出了各种努力。一般来说,有以下几类:说明发行债券对促进高校经济发展的作用;解释基础设施建设对学生未来成长的促进作用;列举州政府在资金分配方面的不足,督促其在审批高校债券项目时采取积极的态度;预测不批准债券发行申请的严重后果——如果大学不能及时获得建设资金,大学的竞争力将下降,优秀的学生可能会选择其他环境更好的大学。那么一些大学的科研和为国家和地方政府做出贡献的能力将受到优秀学生流失的影响,这也意味着政府的大量前期投资不能发挥其最大作用。

联邦政府正在下放权力,鼓励美国公立学院和大学独立为社会筹集资金。与此同时,美国市政债券市场正在不断规范和完善。大学本身也有强大的动力,通过立法和建立专门的中介机构,共同促进了联邦政府对公立大学债券发展的支持和监管。

三。大学债券标准化发展的局限性

如前所述,联邦政府通过修订立法和相关条例以及建立专业保险公司,对大学债券领域进行了干预。这种干预在规范和帮助高校债券发展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高校债券市场的积极发展:

(1)虽然严格的限制和审批条件给投资者带来了安全感,但也使高校债券发行的决策过程变得复杂。当联邦政府的保护成为一种约束时,美国公立大学债券要想实现长期发展,就必须以市场为导向。适当简化审批程序,联邦政府从宏观角度控制公立大学债券,其他细节控制到市场去做,从而达到适者生存的效果。

(2)联邦政府严格限制大学债券的发行成本,使得大学无法利用债券来弥补资金的少量短缺(因为筹集的资金总额越小,成本越难控制在总额的2%以内)。如果能够解除对发行成本的限制,美国公立大学债券的适用范围将会更广。这将使低资本项目有机会通过发行债券筹集资金并实现它们。

(3)联邦对民办高校进入高校债券市场的限制虽然在短期内有助于它们占领市场,但可能不利于公立高校的长期发展(长期缺乏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导致债券品种单一,高校活动水平低)。引入适当的竞争机制,使公立大学债券、私立大学债券和所有市政债券能够在公平的条件下竞争市场份额,对公立大学债券的未来发展也是一件好事——将压力转化为权力将在一定程度上激发其发展的积极性和活力。

(4)联邦政府成立了高校建设贷款保险协会,可以为信用评级较低的高校提供债券保险。然而,联邦政府对大学建设贷款保险协会的业务范围有太多的限制性条款,限制了其生存和创收的能力。改革该组织的所有制势在必行。适当引入社会资本和联合会退出复杂的管理业务是增强组织发展活力的一项措施。当然,如何实现高校建设贷款保险协会的重组以及重组带来的一系列影响正是我们未来研究的方向。

四。结论和影响

在我国,高校贷款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术语,但是到目前为止,高校还没有办法独立地向社会发行债券。自1999年以来,我国高等教育经历了高校扩招的过程。入学人数激增的一个重要影响是高校对各种基础设施的需求增加。为了支持高校的扩张,在政府增加资金的同时,高校贷款也应运而生。然而,在其短暂的发展过程中,也暴露出各种问题:高校银行贷款通常存在利率高、期限短、还款不清等缺点。高校债务负担过重,风险高,银行惨不忍睹,政府深陷困境,这些都是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在讨论解决方案的同时,不妨开阔视野,了解高校之间的联系,这是高校自己为社会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同时,一个人需要看清自己,才能稳步走在改革的道路上。因此,有必要根据自身实际情况,不断深入地探讨政府的作用以及相关配套政策、制度和机构的建立和完善。政府支持公立高校债券是必要的,但经过一定的发展阶段后,有必要适度放开,让政府学会在公平自由的环境中独立参与竞争。联邦政府在美国公立大学债券发展的不同阶段采取不同的措施。美国公立大学债券在政府、市场和大学的平衡中成长。

参考:

[1]李琳:“中国大学贷款问题研究”,厦门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6年。

[2]刘震亚主编;王泽时、刘辉著:《美国债券市场》,经济科学出版社,2001年。

[3]克莱普,大卫·c .税收改革和债券市场。作者:安德森,理查德·乔尔·迈尔森。税费改革后的高等教育融资策略。高等教育的新方向。旧金山:约瑟夫-巴斯,1987:33~34。

[4]关于审查李私有化提案立法的听证会。美国参议院,第104届国会,第一次会议。1995.27.

[5]麦克塔格,吉姆。国会即将结束。Barron\'s,1996,76(41):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