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带有 > 中西语言学与神话学对“美”的认识,“美不是来自美,而是来自人”的三个含义

中西语言学与神话学对“美”的认识,“美不是来自美,而是来自人”的三个含义

中西语言学与神话学对“美”的认识

“美不是来自美,而是来自人”的三个含义。首先,美不是天生自由的。美离不开观众,任何观看都是创造性的。第二,美丽对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相同的外来物体在不同的人面前以不同的场景出现,并产生不同的含义。第三,美国是历史性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在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阶级

美学原理,什么是美学答案

美学原理如下:《美学原理》是克罗齐的第一本书。它不仅讨论了常见的美学问题,特别是美学在整个哲学中的地位,美学活动与其他精神活动的区别和联系。 克罗齐认为哲学有自己的体系,美学只是这个体系的一个方面。 继《美学》之后,德国哲学家鲍姆加顿于1750年首次提出了三本书《美学》(希腊文:唯美主义) 美学是研究人与世界审美关系的学科,即审美研究的对象是审美活动。 审美活动是一种以形象世界为对象的生活体验活动,是人类的一种精神文化活动。 美学属于哲学的第二层次。1.美学是研究人与世界审美关系的学科,即审美研究的对象是审美活动 审美活动是一种以形象世界为对象的生活体验活动,是人类的一种精神文化活动。 这是哲学的一个分支 它不仅是一门思辨的学科,也是一门感性的学科。 美学、文艺、心理学、研究对象第一种观点认为,美学的研究对象是美本身 在持这种观点的人看来,美学要讨论的问题不是具体的美的事物,而是所有美的事物所共有的美本身,以及所有美的事物之所以美的根本原因。 第二种观点认为美学的研究对象是艺术、美,

“美不是来自美,而是来自人”的三个含义

“美不是来自美,而是来自人”的三个含义。首先,美不是天生自由的。美离不开观众,任何观看都是创造性的。第二,美丽对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相同的外来物体在不同的人面前以不同的场景出现,并产生不同的含义。第三,美国是历史性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在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阶级

美学原理,什么是美学答案

中西语言学与神话学对“美”的认识范文

西方美学作为一门学科,自18世纪鲍姆加滕提出以来,逐渐被中国现代学者所接受。甚至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学也出现了一股热潮。目前,中国西方美学占据了中国美学的重要部分。早在美学被确立为一门学科之前,中国和西方都有“美”的概念,各有特色,但它从未占据两种文化的中心。有鉴于此,本文将追溯并比较中西“美”概念的起源。为了使讨论更加集中,本文中的“美”概念是指“审美意识和审美时尚研究”的范畴。

本文试图将研究视角转向成熟的中西比较神话,因为它是史前时代民族集体经验的沉淀。正如心理学家荣格所认为的,“无意识神话的原始形象是人类的共同遗产”[1]119,它已经成为人类“集体无意识”的一部分。语言和文字,像神话一样,都带有史前人类意识觉醒的痕迹。因此,在正式谈论中西神话之前,我们还应该解读它们“美”的词源。

一,中西语言学中“美”概念的差异

在《新科学》(New Science)中,维科按照埃及时代的三点方法将世界分为上帝时代、英雄时代和人类时代。他还强调,这三个时代分别对应三种语言:

象形符号-神圣和秘密的语言,使用无声的运动,适用于宗教;象征性语言——象征的语言或英雄的象征;书面语言——[人民达成一致的语言2]24-25。从历时的角度来看,维科的陈述显示了语言本身隐含的三种混合属性。从共时的角度来看,特别是通过比较古代中西“美”的特征,中西“美”概念的来源将开始显现。

古希腊词“美”是“καλλλζ”,形容词是“καλλ”[3]421。由于历史原因,此时的古希腊文本是《腓尼基人的闪米特字母》[4]349-352,这与以前的象形文字和线性字符无关,古希腊字母对闪米特字母进行了有趣的改革。也就是说,“字母名称在闪米特语中是‘有意义的单词’,但在希腊语中它们已经变成无意义的‘无意义的单词’”[4]357。也就是说,古希腊字母并不意味着意义,象形和象征性因素也较少。因此,我们无法从文字表面看到“κ α λ λ ζ ζ”的线索。在古希腊汉语词典中,“καλλζ”(也称为“καλλζ”)“美”是指“特别是人体的美”,也指“美、漂亮的衣服”等。形容词“κ α λ ι υ”的范围要广得多,既指“美丽又指“好的、吉祥的(牺牲)”也指“优秀的、高贵的、高贵的”,意思是[3]421。

波兰学者瓦迪斯劳·塔塔尔凯维奇(Wadyslaw Tatarkiewicz)指出,在古希腊语中,名词“κ α λ ζ”和形容词“κ α λ ζ υ”

二者均指“抽象美”,而“τ ν χ α λ ν”则指“个体美”,其中“νμερια”代表视觉美,“αρμιια”代表听觉美等。因此,“古希腊人对美的概念是一个相对广泛的范围,它足够广泛地包括伦理或数学”,“不仅延伸到美丽的事物、形式、颜色和声音,而且延伸到美丽的思想和美丽的风格”[5]103-141。

因此,从词源学的角度来看,古希腊的“美”一词至少有两个层次:一是狭义的“人体美”和“视觉美”,二是抽象而广泛的“美”。然而,这种广义的“美”的内涵与中国的“美”有一些共同之处,即它与“善”相联系。

相比之下,汉语和汉字的发展几乎完全按照维科《新科学》(New Science)中提到的三个时代对应的三种语言来进行,古代“美”字尤为明显。目前,最早发现的“美”字是甲骨文。它的形状是带有羊头的“人”。它基本上可以被视为“绵羊人”。它的象形和象征意义相对较重。“美”一词从甲骨文开始演变成甲骨文中的“杨达”后,基本上“美”一词固定不变。

因此,随着甲骨文“美”字的发现,许慎根据小篆“美”字提出的“羊大美”理论越来越受到现代学者的质疑。越来越多的学者对甲骨文中的“美”一词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更受关注的观点包括:“羊很漂亮”,而不太受欢迎的“大象戴羽毛饰品”和“大象戴头饰”等等,[6]37-42。

上述陈述各有利弊。作者参考了许多学者的观点和观点,并总结了以上论述。中国“美”的主要关键词是“羊”、“人”和“牺牲”。这三者的混合显示了“美”起源的某种本质。

首先,中国古代人意识到所有的活动都是以“人”为基础的,“羊”被用作“祭祀”活动的工具,从而使活动顺利进行。这意味着当时人们的主体性开始在某种程度上觉醒,但应该注意的是,无论是古希腊人还是中国人,他们的思维都是混乱的或原始的,美学与其他人类活动相混合。因此,古希腊的“美”是一个广义的概念。由此看来,许慎以篆书为基础的“羊大美”理论有两点不恰当之处:第一,他所依据的“美”一词不是最早的文字;第二,他提出的理论不符合当时人类混乱的思维,“羊”被置于一个过于明显的审美对象的位置,甚至已经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审美标准。然而,许慎的“绵羊大美”理论虽然不恰当,但却深受人们内心的影响。他还在《说文解字》中谈到了“美与善的一致”。作者怀疑这一理论流行的原因是他把“美带到了两个善的层次,即满足唇、眼、耳愉悦的感性评价标准层次和道德评价标准层次”[7]1-13。

结合中西“美”的词源,我们可以发现它们产生的时间是不同的。“美”在中国的出现比古希腊的“καλιιι”早约3 ~4个世纪。因此,中国“美”的符号和象形属性比古希腊更为明显,从而导致中国“美”的起源更多地依赖于人类的行为。然而,因为古希腊词“美”出现得晚,所以它的含义比中国更广泛和抽象,甚至包括数学。

值得注意的是,中西方的“美”在意义上都以“人”为主体:中国古代的“美”表现在以“人”活动为基础的美的活动(无论是祭祀还是巫术等活动);古希腊语中,“καλλζ”(也称为“καλλζ”)特指人体的美,以“人”为对象。此外,他们的“美”在未来的发展中有“善”的倾向。然而,与中国古代“美与善的一致”的显而易见的意义转换不同,古希腊的“善”只是“美”的衍生物,并没有失去“美”的本义。

二、中西神话中“美”的意象差异

对中西语言学中“美”一词的分析更多的是从抽象概念上比较两者的异同,而神话视角的分析应该弥补具体形象语言分析的不足。此外,考虑到中西神话在谱系、名称、人物等方面的巨大差异,作者更加重视中西神话中的人物。

对于古希腊神话中关于“美”的部分,最恰当的是从“不和的金苹果”开始。充满智慧的雅典娜、拥有权力的赫拉和争夺“最美女神”称号的阿芙罗狄蒂,可以看出这个神话与对“καλζζ”的抽象解读和对人体美的强调是统一的。首先,智慧、权力和美丽都可以被列为“美”。但巴黎最终将金苹果授予了“美神”阿芙罗狄蒂。除了阿芙罗狄蒂答应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海伦当妻子之外,阿芙罗狄蒂的美丽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值得提醒的是,因为本文讨论的是“审美意识和审美时尚的研究”,鞑靼人也提到“在他们历史的原始时期,他们根本没有将艺术与美国“[5]103联系起来,所以作者在这一部分没有提到阿波罗和缪斯。

因为在古希腊神话中,每个神都有自己的职责,掌管着不同的领域,说到“美”,当然不能与美丽的神阿芙罗狄蒂(αφηδηη,即阿芙罗狄蒂)分开。

在“阿芙罗狄蒂”的起源问题上,作者支持“印欧起源理论”。学者张瑞敏从《神谱》(Divine Spectrum)中的“海中泡沫”(αφρη-γεννν,或称阿芙罗狄蒂),继承了赫尔佐德对她出生的描述,并认为阿芙罗狄蒂的名字完全来源于希腊语单词“α φ ρ ζ ζ”(或称阿芙罗什)。基于希腊语单词“αφρη”(aphro)的词源,我们推断印欧词汇中的单词如雾、雾、云等水状态显示了古希腊人对阿芙罗狄蒂的天堂属性空和水生[8]26-29的理解。所谓的天堂属性空是指阿芙罗狄蒂属于天堂并显示出它的不朽属性,而水生属性,根据“水”意象的两重性,有两层含义:一层指生命之源,阿芙罗狄蒂也是保护女性生产的神。其次,它指的是欲望的深度。她不仅是爱情的守护神,也是妓女的守护神。“美神”的称号是指激起人们欲望的性感美。

可以说阿芙罗狄蒂被其水生属性所主宰,而“爱神”和“美神”的身份也来自于这一属性。然而,除了这两个属性之外,作者认为阿芙罗狄蒂还有一个与古希腊神话核心内容密切相关的属性——崇拜权力的倾向。

事实上,阿芙罗狄蒂的军事实力不高,但她崇拜权力的倾向与她自己的“美”有关。在日常生活中,她利用自己的美貌与他人发生关系,尤其是与战神。此外,是巴黎最终把金苹果给了阿芙罗狄蒂,导致了特洛伊战争。可以说特洛伊战争与神话中两个最美丽的女人有关:阿芙罗狄蒂属于上帝,海伦属于男人。

在荷马史诗中,海伦的美丽没有被详细描述。它属于一种可想象的抽象美,但她的美也超出了道德范畴。见到她后,古希腊士兵哀叹十年战争是值得的。更有趣的是,研究古希腊语言的古代学者把拉丁语“bellum”(战争)误认为“bellus”(美)给[9]51,导致了“美”和“战争”之间有趣的“误读”。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从古希腊神话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阿芙罗狄蒂身上,“美”的概念表现在身体和生活的美,以及欲望和权力的美。

相比之下,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女神较少,女性特征模糊。没有上帝与阿芙罗狄蒂相对应——没有女神的美丽能颠覆道德判断。相反,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蛇蝎美人”的评论。事实上,中国古代神话一直是自成一体的,在人物方面几乎不可能与古希腊神话一一对应。因此,在关于中国神话人物“美”的部分,作者采取了一个整体的视角来避免损害中国古代神话的特征。

在中国古代神话中,最早的神是盘古。盘古创造世界后,其混沌之气孕育了中国古代神话中的最高神——天帝,又称太一、天地、黄帝。它独立于后来发展起来的神话体系,是中国古代神话中至善至美的存在。

盘古死后,他的本质变成了人,开启了五大家族的时代,按时间顺序依次是游超、随人、伏西施、女娲和神农。据《史记·索隐·黄三传》记载,后三个是“黄三”和“黄三”。华胥石诞生伏羲和女娲的时代开始了。伏羲和女娲的结合成为了人类的祖先。①女娲从伏羲手中夺取政权后,神农部落在女娲部落之后崛起。此后,五帝时代开始了。根据《吕氏春秋》和《淮南子实则训》,东至太保的是狄青,中至轩辕黄帝,北至颛顼的是宣帝,颜地南部的是赤帝,西至绍地的是白蒂。

经过这种安排,事实上,中国古代神话中有一定程度的组织。在这一层次的组织背后,有着重要的特征:古希腊神话是树状结构,中国古代神话的模式是辐射式结构。一切都是在天道科学之神的指引下发展起来的,但是天道科学之神并不专门参与其他神的事务,而是像阳光一样覆盖整个情况。与古希腊的神相比,它们是不朽的,但中国的神不是不朽的,而是将死的。台湾美学家蒋勋将盘古的创世神话与其他民族的创世神话进行了比较,发现盘古的故事强调:

身体死亡和解体后,这是生命真正传递的开始”[10]26。因此,中国的神是易腐的,这暗示了中国农业传统自诞生以来的深远意义:死亡不是终结,而是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开始。中国众神死后,“美”的属性被发挥出来,甚至传承下去——就像尧、舜、禹的故事一样,尧死了,死前,发现各方面都优秀的舜继承了王位,禹也是一样。

在中国神话中,虽然三位皇帝和五位皇帝长寿,但他们都有最后的日子。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是否意味着所谓的伏羲、神农和黄帝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伏羲”、“神农”和“黄帝”三个部落是由许多人的行为重叠而成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关于他们的故事更像是祖先英雄的传说而不是神话,并且带有祖先起源和图腾崇拜的痕迹。

此外,中国的神除了他们的行为和美德之外,通常都有模糊的形象、个性甚至性别特征,不像“希腊神话中的神不仅是对某些自然现象的神化,而且是对某些种类的事物和某些现实领域的一般描述”[11]23。盘古和天堂之神都没有在神话中声明他们的性别是男性,但是我们的后代根据他们在传播过程中对社会的需要和理解来添加他们。女娲作为中国神话中罕见的女神,其女性特征也极其渺小。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神话并没有特别关注每个神的个性。相反,每个神的位置经常需要在整个谱系中重新定位,以变得越来越清晰。因此,中国神话并不像古希腊神话中独特的美神阿芙罗狄蒂那样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然中国古代神话没有与古希腊神话相对应的“美神”,但我们不能说盘古、伏羲、女娲、黄帝等神不美。他们也很美,因为他们有“美德”。正是这种“美德”使中国古代人显露出复杂的祖先崇拜和对上帝的敬畏。可以看出,中国神话中的“美”往往不是集中在一个神身上,而是指一种通过几个人甚至几代人传承下来的美好生活体验。因此,死亡在中国众神眼中并不可怕,因为在最高的地方有天堂的最高美和最高善,在生命的尽头有继承人在等着你。这样,“美德”使“美”与“善”相联系,“美”与“善”有一个“羊头”,而“羊”的意思是“吉祥”,[·[13]145;这意味着原始中国人通过祭祀“羊”来表达他们对祖先或天堂的崇敬。

三.结论

通过语言学和神话学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在古希腊神话中,“美”主要体现在美神阿芙罗狄蒂的性感美中,这与“καλζζ”相一致,后者具体指的是人体的美。然而,阿芙罗狄蒂的主要特征是它的水生特性。如果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生命之源”可以理解为属于“欲望的深处”,因为生命的产生也源于欲望,我们能理解古希腊“美”的起源是源于欲望吗?在中国古代神话中,“美”不在于个人,而在于整体的延续。“神”的记录也在于它们与祖先相似的功能,这与“美”字和集体“牺牲”活动有关。那么,中国古代“美”的起源可以被认为是祭祀和崇拜吗?难怪学者邓晓芒认为古希腊的“美”属于“可观”(好看)。古希腊人和现代西方人都认为“美”是一个值得观看的对象。从这种“看”的心态出发,他们探索美的本质,对“美”采取“求真”的态度。然而,在古代中国,“美”是欲望和道德政治之间的联系。孟子经常用隐喻以这种思维方式将二者联系起来。因此,“美”和“善”是不可分割的[7]1-13。

因此,古希腊神话在阿芙罗狄蒂的名字中加入爱和美的特质并不是偶然的,而是相信它们有一些相似之处——古希腊“美”的普遍性来自欲望对象的不确定性。从中国神话的角度来看,美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概念,而是依附于行为——牺牲和崇拜。换句话说,正是在对天堂或其皇帝、祖先和神的崇拜和敬畏中产生了“美”的感觉。

由于“美”的起源中西不同,甚至古希腊语中的“美”在后来的意义上也有“善”的含义,两者在“美”的内容上更有差异。例如,在神话中,两人对“乱伦”和“战争”有非常不同的看法,这也可以从“美”的不同角度来解释。在早期希腊神话中,乱伦不是可耻的事情,而是活力的证明。因此,没有人谴责宙斯、阿芙罗狄蒂等。在神话中。相反,通奸和卖淫被置于美国神阿芙罗狄蒂的保护范围之内。可以看出,古希腊人最初认为它是“美”的表现。然而,在中国古代神话中,伏羲和女娲的兄妹被秘密对待,甚至被篡改。西方对欲望的肯定伴随着对乱伦的肯定(俄狄浦斯是上帝的后裔,所以他的故事属于英雄传说的范畴,而不是神话)。中国对“物尽善尽美”的崇拜体现在对乱伦的否定上。他们对“战争”的不同理解类似于“乱伦”。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西方的“美”与核心价值观密切相关,同时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而,由于中国的“美”接近“善”,一段时间以来,美与善交织在一起,失去了美的独立性。然而,这种情况在现代迅速逆转。对纯文学、纯艺术和纯美的要求一直很高。这可能是长期镇压后的反抗和释放。

参考

[1]荣格。心理学和文学[。冯川,苏科,翻译。北京:生活、阅读和新知识联合出版,1987年。

[2]维科。新科学[。朱光潜,翻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

[3]罗念生,水建福。古希腊[中文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4]周有光。世界写作历史[。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

[5]瓦迪斯劳鞑靼威茨。西方六大美学概念史[。刘文丹,翻译。上海:上海翻译出版社,2013。

[6]高建平。“美[”一词的由来。天津师范大学学报,1988( 1): 38-42。

[7]邓晓芒。《中西美学比较三题》[。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 1): 1-13。

[8]张瑞民。《阿芙罗狄蒂》系列《古代众神与英雄》,[评论。荆楚学术论文,2014( 1)。

[9]刘桓伊。古希腊语言和语法简介[。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10]蒋勋。美丽的新黎明[。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

[11]如新。西方美学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12]许慎。《说文解字·[》。段玉才,注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