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启蒙 > 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主要内容及其当代意义,启蒙运动创造了资产阶级革命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如下...

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主要内容及其当代意义,启蒙运动创造了资产阶级革命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如下...

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主要内容及其当代意义

启蒙运动创造了资产阶级革命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启蒙思想家: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他们的思想在动摇封建统治中发挥了作用。他们描绘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蓝图。通过教育和宣传,他们把人们从无知、落后和黑暗的封建社会中解放出来,把人们从教会传播的迷信和偏见中解放出来,从而为自由和平等而斗争。启蒙运动是

启蒙思想和马克思主义产生了什么共同作用

(1)人文主义(1分);奥赛罗、李尔王、哈姆雷特、麦克白 (2分)(2)都是平等的 (2分)(3)标志:《共产党宣言》的出版 (2)原因:马克思的“以人为本”理念对于深入分析社会不公仍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2分)(分歧1:马克思主义和自由主义也对国家起源问题给出了各自的答案。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是社会的产物,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必然结果,而自由主义从人性的角度认为,国家是人们缔结的契约,一定会有一些契约。尤其是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不可避免地受到启蒙运动的影响,尤其是德国思想家,如卢梭的《论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和启蒙思想家的民主人权等。 (1)人文主义(1分);奥赛罗、李尔王、哈姆雷特、麦克白 (2分)(2)都是平等的 (2分)(3)标志:《共产党宣言》的出版 (2)原因:马克思的“以人为本”理念对于深入分析社会不公仍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2分) (,

启蒙运动创造了资产阶级革命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如下...

启蒙运动创造了资产阶级革命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启蒙思想家: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他们的思想在动摇封建统治中发挥了作用。他们描绘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蓝图。通过教育和宣传,他们把人们从无知、落后和黑暗的封建社会中解放出来,把人们从教会传播的迷信和偏见中解放出来,从而为自由和平等而斗争。启蒙运动是

启蒙思想和马克思主义产生了什么共同作用

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主要内容及其当代意义范文

摘要:马克思恩格斯在反思18世纪启蒙运动的过程中构建了自己的启蒙观。他们认为,虽然“启蒙思想”具有某种唯物主义色彩,但它本质上是唯心主义的,历史的和暂时的。研究马克思主义启蒙观有助于我们正确评价80年代“启蒙思想”的历史地位:一方面,有助于我们科学评价80年代“消除封建残余”运动中“启蒙思想”的客观价值;另一方面,指出“启蒙思想”的根本缺陷在于它对中国历史发展方向和自身发展规律的设想。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是符合中国历史发展方向的正确道路。在新的时代,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关键词:马克思;恩格斯;启蒙运动;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摘要:在反思18世纪启蒙运动的过程中,马克思恩格斯构建了自己的“启蒙观”,即启蒙思想具有唯物主义的特征,其阶级基础是新兴资产阶级,在经济学中表现为资产阶级的古典经济学。然而,它本质上仍然是一个理想主义阵营,是暂时的。马克思主义的“启蒙观”有助于我们反思20世纪80年代的“启蒙思潮”,从而增强我们对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

关键词:马克思;恩格斯;启蒙运动;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启蒙运动是18世纪起源于法国的反封建思想解放运动,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文化号角。启蒙运动对整个世界历史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马克思和恩格斯生活在19世纪中后期,正好是启蒙运动后的一百年。此时,时代的主题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批判启蒙和超越启蒙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历史任务。因此,如何看待启蒙运动及其思想遗产是完成这一历史任务的前提。换言之,启蒙理念的建构是马克思主义超越启蒙思想的前提。

学术界对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对其内涵和当代启蒙仍有进一步的探讨空。本文试图从马克思主义经典的起源入手,总结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基本内涵,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其在新时期的指导意义。

一、黑格尔对启蒙的怀疑,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先驱

一般来说,当人们谈论“启蒙思想”时,他们不禁会想到康德的“什么是启蒙?”答案[1]20-24。康德在他的回答中对个人的“理性”或“理性”给予了极大的赞扬——这是启蒙思想的主要特征。当早期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专制,特别是中世纪的宗教意识形态专制时,这种尊重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启蒙思想也暴露了其历史局限性。

19世纪初,黑格尔怀疑启蒙思想。正如美国学者卡普托所说:“黑格尔是一个清醒的人,他对启蒙运动提出了非常尖锐的批评,迄今为止启蒙运动还没有从这种批评中恢复过来。”[2]137事实上,黑格尔把启蒙运动视为与其对立的宗教信仰是一回事。他说:“尽管启蒙运动认为它在向信仰传达新的智慧,但它在这样做时所说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3]87在黑格尔看来,启蒙运动只是一种信仰而不是另一种信仰,是一种意识形态教条主义而不是另一种意识形态教条主义。事实上,黑格尔思辨地指出,虽然资本主义社会是对封建社会的否定,但它不是“历史的终结”。资本主义社会的诞生仅仅是一种剥削制度对另一种剥削制度的替代。因此,从意识形态上来说,这只是一个教条式的说教取代了另一个教条式的说教。

然而,由于黑格尔唯心主义哲学的局限性,他没有弄清楚启蒙思想的本质。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启蒙运动”似乎仍被困在猜测的迷雾中。直到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启蒙运动的奥秘才真正得到解决。他们把启蒙思想还原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把启蒙思想家描绘的世界理解为一个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基础的社会,并从资本主义社会内在矛盾的角度解释了启蒙思想不可避免地走向破产的原因。

二。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主要内涵

不可否认,当《共产党宣言》发表时,德国这个落后的国家仍处于“资产阶级革命前夕”。面对法国的启蒙运动和大革命,对德国的影响是巨大的:不仅康德的哲学是《法国大革命的德国理论》[5]233,黑格尔也把拿破仑视为马背上的“世界精神”[6]204。甚至年轻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也深受启蒙运动的影响。马克思青年时期的著名文章《青年人选择职业的考虑》反映了一种强烈的启蒙色彩,“基本理念是德国启蒙运动和古典时期人道主义者的理想理念”[7]9;恩格斯早年受到施特劳斯和其他青年黑格尔派学者的影响,“要求改变通常的宗教意识,使其以理性为基础”,[8]97,这在本质上也反映了启蒙思想的风格。

然而,随着无产阶级运动的不断发展,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逐渐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他们共同创立马克思主义后,对启蒙思想的理解也有了质的飞跃,可以概括如下。

(1)启蒙思想具有唯物主义色彩的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启蒙思想是以现代科学为基础的唯物主义哲学对唯心主义、宗教和形而上学的批判。恩格斯早年就注意到了启蒙运动的唯物主义特征,[。后来,马克思恩格斯进一步指出了这一点:由于启蒙思想是以唯物主义为基础的,它必然会批判欧洲中世纪的传统宗教和形而上学。因此,马克思恩格斯指出:“18世纪法国的启蒙运动和唯物主义不仅是反对现存政治制度的斗争,也是反对现存宗教和神学的斗争。他们也是17世纪反对形而上学和所有形而上学,特别是反对笛卡尔、马莱布兰奇、斯宾诺莎和莱布尼茨的公开而明确的斗争。”[9]327也就是说,启蒙运动在意识形态领域表现为唯物主义哲学反对唯心主义哲学和宗教神学的斗争。

(2)启蒙运动的阶级基础是资产阶级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启蒙运动的阶级基础是资产阶级,启蒙运动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

早在《神圣家族》一书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指出了启蒙运动与资产阶级革命的关系。他们认为法国大革命的历史证明,在大革命之后,启蒙运动的概念在现实政治中逐渐实现,因为那时资产阶级掌权,“人权不再仅仅作为一种理论存在”[10]325。后来,马克思在《资产阶级与反革命》中描述了1648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和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并指出“启蒙运动战胜迷信”[[4]74是整个资产阶级革命的一项重大成就。

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启蒙运动反对基督教神学的实质仅仅是资产阶级反对封建地主阶级斗争的意识形态反映。在启蒙运动关于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思想中,“它只表明自由竞争在信仰领域占据主导地位”[4]51。换句话说,启蒙运动倡导的“自由”的本质只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自由竞争,这最终反映了资产阶级的经济利益。

(3)启蒙思想和古典经济学

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启蒙思想体现在古典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经济学中。在马克思的《个人资本》中,“古典经济学”(克劳斯什?科诺米也被称为“启蒙经济学”(Aufgekl?rte?科诺米),可以说是直接将启蒙思想与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联系起来。

恩格斯曾对此进行解释,指出古典经济学和启蒙思想本质上是相同的,都是18世纪的产物:“我们所说的启蒙学者也适用于当时的经济学家。”[10]157恩格斯还指出,从历史的观点来看,启蒙思想家和古典经济学家也是一致的,即具有非历史特征的[11]304。恩格斯的观点实质上指出了启蒙思想与古典经济学的内在一致性。

事实上,我们可以说启蒙是古典经济学的哲学基础,而古典经济学是启蒙在经济理论中的具体表现。古典经济学是资产阶级利益要求的理论表达。从这里还可以看出,启蒙运动是资产阶级经济利益的意识形态反映。

(4)启蒙思想本质上属于唯心主义哲学阵营

在上面,我们提到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与传统的宗教神学和形而上学相比,启蒙思想体现了唯物主义的色彩。然而,与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相比,启蒙运动的本质仍然是唯心主义。

马克思认为,启蒙思想家,由于他们对自我理性的绝对信任,“以启蒙为荣”的[12]162,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自己自由意志的理想主义立场。在讨论18世纪启蒙思想家对货币的理解时,他指出,由于他们不能正确理解社会的本质和基于其生产方式形成的货币,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货币只是一个简单的符号,然后把这个符号描述为“人们随机思维的产物”[12]111。显然,在这里,启蒙运动揭示了它的理想主义本质。事实上,启蒙思想的这一特征是其极端尊重个人理性的必然结果。

恩格斯还指出启蒙思想家的历史观非常草率。他们把宗教的出现视为理所当然的“骗子的捏造”,[13]591。也就是说,因为启蒙思想家高度赞扬了个人的思想力量,他们也把历史上存在的客观事实看作是个人的主观创造。

事实上,正如黑格尔所指出的,启蒙思想将在一定程度上转向它的对立面——宗教。恩格斯后来从唯物史观的角度指出了这一点。他认为这种与他相反的变化是“历史运动不可避免的命运,它不清楚自身存在的原因和条件,因此具有纯粹的幻想目的”[14]362。可以说恩格斯的分析是对启蒙运动的准确描述,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启蒙运动的理想主义性质。

(5)启蒙思想是暂时的

马克思曾经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具有独特的、历史的和暂时的性质。”[15]994恩格斯还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人类经济史上的一个暂时阶段”[12]33。因此,基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启蒙思想也是暂时的。

在这一点上,恩格斯不得不进行更多的论述,他指出启蒙思想家们的“理性王国(DasReichderVernunft)”只是资产阶级的理想化王国“[13”524,因此,其思想也有其局限性,“18世纪的伟大思想家,像他们所有的先驱一样,未能超越他们自己时代对他们施加的限制”[13]524。19世纪后,欧洲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逐渐显现,启蒙思想家的美好承诺宣告破产。恩格斯曾经指出,现实中资本主义社会和政治制度暴露出来的问题与启蒙思想家构想的美丽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这是一幅“极其令人失望的漫画”[13]527。因此,到了19世纪德国,启蒙运动的思想被简化为庸俗的教条主义[10]453。也就是说,19世纪以后,启蒙思想逐渐不再适应历史的发展,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已经被历史辩证法抛弃。

马克思恩格斯的启蒙观表明,启蒙思想在反对中世纪宗教神学和形而上学的同时,由于其唯物主义色彩而具有历史进步意义。它的阶级基础是新兴的资产阶级,它在经济学中被表现为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古典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相比,它的本质仍然是唯心主义的。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在矛盾的发展,启蒙思想暴露了其内在矛盾,同时也显示了其暂时性。简而言之,启蒙思想并不是启蒙思想家所倡导的宇宙中永恒的绝对真理。相反,随着历史的发展,无产阶级已经取代资产阶级成为历史发展的领导者,启蒙思想不再先进,而是被时代发展所抛弃,成为一种历史意识形态。

三。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当代启示

1978年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标志着“四人帮”在中国思想界所建构的“文化大革命”思想体系的清算开始。同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提出了“解放思想”的口号[[16]141。与此同时,学术界也发起了一场“消除封建主义遗产”的运动。它认为,新中国成立后,人们更加重视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批判,但对“封建主义遗产”的批判却被忽视了。林彪、“四人帮”动乱的根本性质是“封建主义的遗产”,[17。我们知道18世纪的欧洲启蒙运动是一场反封建的意识形态运动。因此,此时兴起的“消除封建主义遗产”运动客观上包含了“启蒙”因素。作家韩少功在谈到这段历史时表示,“封建主义”的核心概念是在20世纪80年代对“四人帮”本质的一系列重复理解之后最终确定的。结果,18世纪欧洲的启蒙运动和中国的“五四”精神使[复活了。换句话说,20世纪80年代,“启蒙运动”通过“解放思想”运动的“反封建”翅膀回到了中国思想界的历史舞台。

然而,“启蒙”和“解放”并不是同一个方向:前者的理想王国是资本主义宪政,而后者的目标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邓小平在1980年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指出:“我们讲解放思想,是指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打破习惯势力和主观偏见的束缚,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16]279显然,这种“解放思想”和“启蒙思想”不是同一个方向。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的“启蒙思想”并没有“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发展成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

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报告指出,当前“意识形态斗争仍然复杂”的[19。在一定程度上,新时期的思想建设是对20世纪80年代“启蒙思想”的积极回应。今天,“启蒙思想”在整个思想领域仍然有一定的影响,许多人仍然难以正确理解“启蒙思想”的真正内涵。马克思恩格斯对启蒙运动的评论及其思想清楚地表明,启蒙运动是资产阶级发起的运动,它在经济学领域表现为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与封建宗教神学和欧洲传统形而上学相比,它具有一定的唯物主义色彩,但其本质属于唯心主义哲学阵营,并且在人类思想史上是暂时的,因为它所依赖的生产方式——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暂时的,“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同样是不可避免的”[4]43。

因此,要正确评价80年代“启蒙思想”的历史地位,必须依靠马克思主义的“启蒙观”:一方面,必须科学评价80年代“启蒙思想”在“消除封建遗产”运动中的客观价值;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指出,这一思想的根本缺陷在于它对中国历史发展方向的设想不符合中国历史本身的发展规律。换句话说,20世纪80年代的“启蒙运动”最终将中国引向资本主义宪政的方向。然而,近代中国的历史发展用铁的事实向中国人民表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只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能实现。”[20]资本主义宪政不符合中国历史的发展规律,也不是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20世纪80年代“启蒙思潮”的这种历史错位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引领中国发展的时代潮流。

总之,马克思主义启蒙观对新时期的思想建设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有助于我们认清80年代“启蒙思想”的本质,进一步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信心。

参考:

[①康德。回答这个问题:“什么是启示?”[]//历史理性批判文集。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

[2]卡普托。真理[。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6。

[3]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二)[。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年。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6]黑格尔。黑格尔给尼塔默·[的信//黑格尔通信百信。苗田丽,译。艾德。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

[7]大卫·麦克莱伦。卡尔·马克思·[传记。王镇,Trans。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8]孙波■。孙波!哲学文献(第1卷)[·米]。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5卷)[·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6]邓小平。邓小平作品选(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刘汉华。深入开展党的思想路线教育,消除封建主义残余——全国党校哲学研讨会简介[。实用性,1980 (Z2) :15。

[18]韩少功。进步落后的[。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

[19]习近平。赢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胜利,赢得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胜利——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2017年10月18日)[N。人民日报,2017-10-28 (01)。

[20]习近平。在[北大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8-05-03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