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14362字硕士毕业论文论20世纪末女性文本中的女性关系

14362字硕士毕业论文论20世纪末女性文本中的女性关系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14362字
论点:女性,文学,话语
论文概述:

和谐之美是人所共求的。两性的划分使得女人、男人都成了“人类孤独最纯粹的形象”,男性和女性关系是人类最自然、最直接和相互需要的关系,他们之间永远在相互寻找、相互补充,异性关

论文正文:

摘要

在理解女权主义之前,我曾经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女性文学能够成为一种相对独立的文学现象和一种学科分类?因此,女性文学开始逐渐进入我的视野。似乎很难从本质上找到一个明确而稳定的答案,似乎很容易找到一个历史情境来做答案。女人是一群在历史和现实中更被轻视的人。她们在男性主导文化和女性文化中的边缘地位形成了整体文化中的集体体验,使女性作家能够超越时间和空形成一个相互关联的群体。历史上女性的“失语”与她们的“第二性”存在联系在一起。他们的困境是性别的困境和自我表达的缺失。女性对话语地位的要求与其对主体性的追求有关。女性争取写作权力的斗争也是她们“人类”意识恢复的过程。当一个女人不能告诉自己时,她只是寄生在男性叙事文本中的“空洞”的象征。只有当女性为自己说话而不是被“说出来”时,被以男性为中心的话语所掩盖的女性经历才能“从历史的表面显现出来”。作为一个女人,我知道我的两个属性,自然的和社会的,这两个属性构成了我现在的地位,就像硬币的两面,一个是不可或缺的。作为一名女性,我不能不关注文学研究中的女性问题。我关心女性作家的作品和女性文学史的建构,虽然我知道这只是研究的初级阶段。妇女问题不仅仅是一个性别问题。女人需要写的是一种已经存在的历史无意识。女权主义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话题。对于期望改变父权制话语的女性主义来说,文学话语是一座需要突破的大山。就文学本身而言,它记录了人类历史、社会和人类理性与感性的痕迹,相对提供了一个颠覆和重组的潜在场所。女性文学是一种以解构为使命的文学吗?显然不是。
如果女性文学只是将男性设定为对立面,那么这很可能是一个致命的陷阱,被困在以男性为中心的话语中,并常常无意识地带入话语的“另一个世界”,反而创造了另一种话语权威。到目前为止,女性寻求摆脱以男性为中心的话语控制的写作努力一个接一个地进行着,但是在事实上仍然是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中,女性作家如何才能找到一种既不庸俗也不仅仅是反抗和斗争的写作情绪呢?如何实现性别意识和文学意识的双重意识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中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与西方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区别不在于通过文学批评为女权政治运动提供思想武器。然而,在西方女性主义批评理论的影响下,中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往往从女性意识、性别斗争、女性地位等社会学视角进行研究,很少从文体特征、叙事方法、语言风格等角度进行批评,从而导致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疏远诗意视角,成为更具社会学色彩的批评。在我看来,对中国女性文学的批评不仅是对女性文学独立性和地位的提醒,也是对文学作品进行解读的一个视角。过去,女性写作出现在文学史上的每个阶段。随着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西方女性主义理论的进一步引入,中国女性在直面生活方面变得更加强势,她们追求自我价值的表现也更加深刻和大胆。此外,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中国文学进入了一个“未知”时代。在一个没有统一宏大主题的时代,在一个文学中的政治和道德等非文学功能逐渐淡出文学判断标准的时代,文学表达的多样化赋予女性文学很大的创造力空以及面对世界时表达内心情感的更多自由。1995年在北京召开的第四届妇女大会也带来了中国妇女文学创作的丰富多彩和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喧嚣。
1995年是中国大陆女作家最美丽的一年。关于妇女文学的各种研讨会相继举行。100多种关于妇女文学的专著相继出版。只有四套书,即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红辣椒》散文系列、北京华谊出版社出版的《女性人才的长处与长处》小说系列、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红英素》系列、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他们的》小说散文系列。正如林白所说,“今年,所有的女作家都有特别好的运气。每个人都出版了七八本书。他们一直在接受他们的新书和贡献。他们一直在愉快地聚会。”(1)当女性写作经历罕见的高潮时,女性文学研究专著也层出不穷,蔚为壮观。林丹娅的《中国当代女性文学史》(厦门大学出版社,1995年1月)和张景元的《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2版),陈顺新的《中国当代文学的叙事与性别》(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4月),刘会英的《走出男性统治的传统》(北京三联书店,1995年4月),林树明的《中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贵州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等。一方面,出版了大量关于女性作家在过去十年中积累的创造性成就的出版物;另一方面,对西方女性主义在过去几十年中积累的思想资源进行了大量介绍,这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一个谜:如果仅仅运用理论资源来解读女性文本,女性话语的自我建构过程就会被忽视,导致女性写作中出现相似性和概念化的倾向。20世纪90年代中期繁荣之后,许多女作家都经历了一段反思期。女性作家、诗人和学者是否总是愿意局限于“女性写作”?外国理论和性别标准推动了你的写作吗?李昂曾经说过,一个作家应该小心不要迷失在批评家的味道中。这无疑是正确的建议:一个作家不能为了外在的[牺牲他最宝贵的自我。

目录
概述,1
第一部分话语的开启——1990年代特殊的女性状况,4
第二部分是对1990年代女性文本中女性关系的解读,第一章母女关系,母系家庭的出现,第一章母亲:你们都是我。我是你的延续,12
第二节两个孤独女人的尴尬,18
第三节扭曲的母性,写母性历史的反思,第四节,,,,,,,,,,,,,,,,,,,,,,,,,,,,,,,,,,,,,,,,第二章复杂而丰富的姐妹情谊,姐妹情谊,29
第一节同性友谊——幻灭之路,30
第二节同性友谊彼此结合,37[/br//

结论
在强大的宗法社会传统中,妇女属于没有发言权和发言权的群体。20世纪90年代,中国女性文学明确表达了对话语权的渴望。女性的生活和经历需要通过写作的语言意义来表达和实现。20世纪90年代,女性写作在建构女性话语和塑造真实复杂的女性形象方面做出了有价值的探索。正如林晃所说:“女人写的背叛是女人从未被告知的命运。为了在经验的世界中获得真正的女性(不仅仅是理想的女性),女性写作需要回归自我,无论是孤独、恐惧、意识、疯狂、失望,甚至是完全物化。强调妇女的经历,参与真正妇女经历的深刻而广泛的变化,以及获得相应的话语形式,可以说是衡量妇女写作成熟程度的一个标志。”(1)“在文学史的老板空习惯于男性作家作为女性代言人来表达女性经历的时代,我认为女性作家能否重新获得这一领域的话语权至少是女性文学成熟的标志之一。”(2)女性文学在反映生活中表现出充满个性特征的东西。他们踏上了人类无法涉足的领域。它们展示了文学的丰富视角和女性的真实生活状况。这些作品确实揭示了隐藏已久的一些方面,如欲望、幸福、对生命和身体的关注、母系血统的历史书写、女性之间的同性友谊等。,这些都是支持普通人生活的重要领域。女性作家将她们独特的情感带入公共文化空,给人们许多思考和想象的灵感。另一方面,女性文学仍远未摆脱对男性话语主导地位的迷恋。这种现象以异化的方式存在。为了摆脱“第二性”的屈辱地位,一些作品毫不犹豫地接受男人对世界的思维和行为方式,或者否定男人存在的必要性。当一个女人写她母亲的历史时,她的父亲就被开除了。正如姐妹情谊的故事一样,男女之间的故事不可能是连续的,男人是懦弱、虚伪和不负责任的。这可能是目前一种无助的存在,但如果女性文学的最终目的只是为了攫取话语空与男性之间的霸权,而不是为了实现女性身心的解放,那么这本身就是一场悲剧。

参考
《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张景元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
《第二性》,西蒙·德·波伏娃译,桑朱颖等译,湖南文艺出版社,1986年。
《我自己的房间》,弗吉尼亚·伍尔芙译,王静译,三联书店,1989年。
《上升到历史的表面》,孟玥、戴金华著,河南人民出版社,1989年。
《诺拉的演讲——中国现代女作家的心灵之旅》,刘司前著,上海文艺出版社,龚993。
《20世纪中国女性文学史》,盛英主编,天津人民出版社,1995年。
《当代中国文学中的叙事与性别》,陈顺新著,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
《中国当代女性文学史》,林丹娅著,厦门大学出版社,1995年。
《紫色》,艾丽丝·沃克译,杨任静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8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