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6598字硕士毕业论文《韩非子》文学观的发生研究

26598字硕士毕业论文《韩非子》文学观的发生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6598字
论点:韩非子,文艺,学说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艺文学论文,本篇论文先从韩非子所处的大的“礼崩乐坏”的时代背景和“百家争鸣”的学术环境出发,来考察韩非子在所处的特殊环境下的必然选择。接着又针对韩非子文艺观的具体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韩非子文艺观的具体内涵

关于韩非子的文艺观,王齐洲先生在《韩非子文艺思想述评》一文中指出,“韩非子的文艺思想是从先秦混合学术文化向自汉代以来不断分化的社会意识形态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应该得到文学史家的充分重视”。评论家认为,王齐洲先生对韩非文学思想的判断是对中国古代文学观念发展演变历史的一种评价。评论家也认为,在当前韩非子被普遍认为是“反文艺”的学术环境下,有必要重新审视韩非子的文学思想,审视和区分韩非子文学观的渊源和具体特征,并得出相对客观公正的评价。

人们一直认为韩非主张专制和禁止文学艺术,因此对他的思想批评颇多,评价较低。事实上,不仅是韩非,也是韩非之后历代的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往往需要统一思想。西汉“百家争鸣,独尊儒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董仲舒在汉武帝的讲话中说:“今天我们学习不同的方法,不同的人谈论不同的方法,数百种不同的方法代表不同的含义。这是因为上述死亡是统一的。法律体系的数量已经改变,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董仲舒认为许多理论是并行的,统治者不知道如何选择善并遵循它们,也不知道做什么和做什么。这不利于规则的稳定。因此,董仲舒主张“所有不在六大艺术学科的孔子实践者,都应该被禁止走自己的路,不要互相进步”。董仲舒认为,在“独尊儒教”之后,其余的学说将被消灭,这将使政府法令更容易执行,从而更有利于实现治国的目标。不同之处在于董仲舒提倡儒学,因此禁止其他学派的理论,而韩非则强调法家,因此主张禁止其他不利于“法”治理的学派的理论。两者在尊重和行为上没有区别,但是在后世对它们的评价上有相当大的差异。原因值得思考。

第一节是尊重法律前提下的“文艺观”。

韩非子一直被认为是法家的代表作品,其作者韩非子也被认为是法家伟大成就的代表人物。今天关于韩非子的学术专著主要集中在韩非子的政治哲学和“法”治理论上。韩非子的理论不同于其他学者的理论,即“道”、“仁”、“礼”、“义”、“智”。法家只尊重“法律”。法家思想的突出特点是强调以功利主义为目的的政策主张的实用性,这正是其他学者所不谈论或很少谈论的。这正如孟子在《孟子》中所描述的,孟子看到了惠亮王的情况:

王说,“改变!如果你远道而来,对我们的国家会有好处吗?”孟子对他说:“国王!为什么谈论利润?还有正义。”

孟子作为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崇尚仁义,羞于谈论“利”,法家正好相反。法家密切关注其他学者表面上不愿提及的“利益”。正因为如此,法家的学说不同于其他学者的学说。

韩非子的文艺观在先秦诸子中独树一帜。他既不重视文学艺术,也不主张完全禁止文学艺术。韩非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文艺观,实际上与他的“法”理论密不可分。韩非的理论主张“法治”。他对所有阻碍他的“法治”理论实施的事情都采取了排他的态度,甚至主张禁止这些事情。例如,在《问题与辩论》中,有人说“话不值两分钱,法律不合适”。因此,必须禁止那些说不符合法律的话和做不符合法律的事的人。”可见,韩非的文艺观不是对文艺作用的盲目否定,韩非的文艺观是从尊重规律的角度出发,反映了对文艺积极作用的否定结论,这一点需要加以区分。

第二部分是基于应用的“文学质量理论”。

韩非子本人相信质量,并使用它。战国末期,当“争权夺利,胜者为王”的时候,“朝鲜之子”的身份决定了韩非子本人在面对复杂的社会现实时采取自上而下的解决方案。所有的理论都集中在如何使国家变得富裕和强大上,而对人的关注却放在了较低的水平上。在韩非子看来,普通人充其量是君主统治下的人民,他们需要受权力、治国之道和惩罚的统治和指导。时代的恶劣环境使得韩非子在处理现实问题时,往往从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入手,追求立竿见影的效果。

韩非子追求实用性的功利主义倾向体现在他的文艺观上,这是对“文学”的一种褒扬和否定。他对一切不利于现实或短期内难以看到结果的文学艺术都采取了排斥和消极的态度。“五甲虫”在文章中说,“因此,那些没有足够糠的人不关心肉,而那些没有足够褐色的人不需要刺绣。韩非子认为,文艺实践与统治权力之间显然存在冲突。文艺实践是韩非子所说的“温和派”,执政者是必须重视的“温和派”。

韩非作为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在他的作品中处处“言出必行”和“用法律写作”关于“写作”。他认为其余的理论“用写作来伤害”和“用写作来混淆法律”。因此,他对文学的积极作用持否定态度,甚至完全否认文学的作用。韩非认为儒家美德如孟子的“财富不能掺假,贫困不能消除,权力不能低头”不利于国家政治。韩非还谴责庄子等道家学说为“世界上模糊的话语、宁静的学问和欺骗性的技巧”(2)忠诚和孝道,认为“微妙的话语难以判断一个人是否明智”(吴哲,五贤王,强调智者的话语,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人无知识”。韩非子(Han Feizi)在文章《五甲虫》中说,“向文学学习是一个明智的老师,向一个明智的老师展示荣誉:这四个丈夫的美丽”,并谴责从事文学的行为是一个普通人的旅行。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对文学的蔑视。

正是因为韩非强调实用性,崇尚法律,他对缓慢的文学作品在感动人的气质方面有些不耐烦。他必须放弃它并迅速行动。东汉王充在其不朽著作《论衡》中有一篇文章《非汉》。虽然本文以“非汉”为出发点,但把握韩非理论的特点仍然十分准确。“子涵的技艺在明代仍然很突出。贤,不利于国家无酬;“不道德不治不罚”的论断,指出了韩非“以法求用”理论的特点。一方面,王充看到了韩非理论在当时社会环境中的适用性。”子涵知道任德是好人吗?另一方面,他批评韩非的短视行为。王充认为世界上永远有道德,但道德不会消失,即使有起有落。就像世界上有四季一样,“混沌时代的天地不会走向春天,男人和女人也不会贬低世界的道德。”王充认为韩非讲道德、讲法律的做法是短视的,不重视统治世界的法律。王冲说的是真的。

第二章韩非子文学观的背景

韩非子的文艺观是特定时代环境的产物。在对各种思想流派进行研究时,不要以当今人民的标准来评判在不同于当今时代的背景下产生的各种思想流派的思想,这是极其重要的。只有结合这些思想的具体背景和影响,我们才能对各种思想流派做出相对客观公正的评价。

韩非子作为法家的代表,面对混乱的社会现实,坚持以“法”为最高准则。他采取了远离低排斥甚至禁止所有妨碍“法律”的人员的态度。韩非的想法是否正确当然是个问题,但是如果你看看他的个人生活经历、思想启迪和他所处时代的背景,他今天看起来有些极端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必要盲目地赞美韩非子的思想,也没有必要对他们视而不见,不管他们的态度如何。

第一部分是在“礼俗瓦解、音乐断裂”的环境下对继续使用的追求

韩非时代的主要特征之一是“仪式崩溃和欢乐失败”。覆盖中国的古代历史,虽然据说治理混乱和取代混乱,但仍然以混乱为主导,特别是在春秋战国时期。虽然韩非子处于战国末期,但战国时期的混乱局面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并有增无减。评论家们认为,正是在这种“礼崩乐坏”的社会现实下,韩非子的“法”学理论呈现出功利主义的追求。所谓的“不同的事物都是为变化做好准备的。古代为道德而竞争,中间世界为智慧而竞争,今天为力量而竞争”。古代的简单状态被无情地打破了。现在每个人都在为个人利益而战。在这种情况下,幻想回到过去是没有意义的。只有“为力量而战”才能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生存。韩非子对社会现实的理解深刻而冷酷。他的理论揭开了儒家“文、良、功、建、让”的情感面纱和“余胡雯在,我是周人”的梦想。韩非子的世界观不可避免地导致其理论中功利主义的追求。这种务实的追求体现在它的文学观上,强调质量高于文学,甚至主张禁止文学艺术。

(一)斋藤优子作品对乱世的反思

从现在开始,春秋战国时期的混乱可以从各个学派的历史书和著作中看到。例如,在中国第一部编年史《春秋》中,开篇描述了“郑伯可的段颜瑜”的历史事实。虽然只有六个字长,但它已经意识到了当时仪式和幸福崩溃的现实。“郑伯可燕国时期”所表现出来的社会混乱是兄弟俩激烈斗争的结果。在这一事件中,郑庄公的母亲吴江更喜欢与自己的亲骨肉竞争。郑庄公对强奸的姑息已经使她的兄弟失去了他的流放。段祺瑞想和哥哥争夺王位的愿望是“妈妈不是妈妈,哥哥不是哥哥,哥哥不是哥哥”。礼仪和道德的失败是显而易见的。根据后世的统计,在《春秋》的240多年里,有36次尝试考验君主。其中,有用孩子擦父亲的案例,也有贵族独霸窃取国家权力的案例,还有“郑伯可段颜瑜”等无数丑闻。

所有哲学家都出生在动荡的时代,在他们的书中有许多关于动荡时代形象的思考。例如,司马迁在《史记·老子韩非传》中说,“老子的道德修养是建立在自我隐蔽和匿名的基础上的”。然而,“随着一周时间的流逝,当一个人看到道德的衰落,他不得不离开。”后来,在关灵隐Xi的劝说下,老子“写下了这本书的下一章,说道德意味着5000多个字”。即使老子,一个真正擅长“藏而不露”的专家,也不忍看到周之德的衰落。这表明世界已经崩溃了多远。老子在他那个时代目睹了太多的动荡,所以在他的著作《老子》中,他哀叹道:“天地无情,万物被视为狗,圣人被视为狗”。这是老子对时代和社会的深刻洞察,也是他巨大的绝望之叹。在老子留下的五千多字里,老子的“小国寡民”的社会理想已经被多次表达。他主张“圣人生活在无为中,不谈论教学”。他还主张人们应该“看简单,不那么自私,不那么渴望”来达到“面对邻居,听到鸡和狗的声音,直到他们老死才与人交流”的目标。老子对这里的社会现实表达了深深的绝望,他以超然的无为态度,主张回到“人民被束缚和利用”的原始社会。老子毫不犹豫地用社会发展进程的倒退来换取宝贵的和平。可以看出,当时的社会已经崩溃到难以直视的地步。孔子在《论语》一书中也提到,“当世界上有了正确的方法,礼仪和音乐就会征服皇帝。如果世界上没有办法,那么礼仪和音乐将征服诸侯。”

第二节“百家争鸣”环境下的功利选择

韩非时代的另一个特点是“百家争鸣”。春秋战国时期,政局混乱,诸侯国不断相互攻击。学者团体从一个国家跑到另一个国家,为统治者提供建议和推销他们的统治理论。当时机成熟时,成百上千的思想流派主张国家君主不能不关注各种治理国家的理论,很难区分和选择它们。例如,韩非子在《论外汇储备的左上侧》中说,“一个人读了课文却忘了用”。甚至持相反意见的儒墨也同样遵循礼。这正是治国理论思维混乱的表现。

韩非生于战国末期,实际上是各种学派的终结者。作为韩非的儿子,韩非有机会接触各种学派的理论。因此,他的理论的形成具有向不同学派学习和融合的特点。批评家认为,韩非在透彻理解各种学派之后,形成这一综合特征是他基于实践的功利选择。韩非选择各种学说有用成分的原则是严格而紧迫的言论和党派性,反映了功利主义的倾向。了解韩非时代百家争鸣的学术背景,对于把握韩非思想的特点乃至整个理论的渊源具有重要意义。就文艺观而言,先秦时期儒、道、墨三家之间一直存在着差异。韩非子本人主张“道”,同样主张“墨”和非儒,做出有利于实现自己思想的功利选择。

韩非子自己的文艺观借鉴了其他学者的观点,也发展了针对其他学者的文艺观。应该说,韩非子文艺观的形成也离不开“百家争鸣”这样的学术环境。

(一)“百家争鸣”的学术环境

面对战国时期普遍的社会混乱,各种学者对世界治理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的侧重点,但很难说他们的观点截然相反,达到了“争论”的地步。相反,他们在一些观点上有一些相似之处。正如司马谈在《易传》中的《六要论》中所说:“世界是一致的,万物皆有所思,各路不同。”阴阳、儒、墨、名、法、德是政府的主体。如果你遵循与你所说的不同的道路,你将无法保住你的耳朵。“比如,除了老子的道教,其他学校也说道。然而,具体的内涵是不同的。其他学派的“道”往往不同于老子深奥难懂的名字,但每个学派都有自己特定的方向“道”是墨家的“天”,法家的“法”,儒家的“礼”。著名学者以他们的论述而闻名,其他学者也是如此。孟子曾经说过,“给予不是争论,而是给予不是给予”。这是因为“圣王不做,诸侯傲慢,处士横谈,杨朱、翟墨的话充满世界”。此外,墨家不攻击,但其他学校不公开同意战争。相比之下,每一所学校一般都有自己的反战思想,除了政治领导人,他们实际上是没有立场的人,如苏秦和张易之。他们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化手为云,化手为雨,在群众中挑拨离间。

就韩非的理论而言,韩非的帝王艺术政治哲学具有借鉴道家老子和黄老学派政治哲学的成分。作为儒家思想的代表,荀子的“性恶论”不可避免地影响了他的“向荀卿学习”的个人经历。他也和墨家有一些共同之处,墨家重视质量,轻视文学。他的“法”治理论体系源于早期的法家,如商吉、沈卜海。因此,韩非的理论呈现出数百个学派的综合特征,因而更具实践性。

第三章韩非子的文艺观根植于人性...25

第一节人性观与文艺观的关系25

第二节“善与恶的性”——韩非子26岁前的人性探讨

第三部分是韩非子人性观的内涵,即“为自己好,为自己好”

第四章是韩非子文艺观的理论基础......33

第一节“回归黄老之源”——道家文艺观的基础.......33

第二节“向荀卿学习”反叛儒家文艺观........35

第三节“不同的道路通向相同的目的地”——与墨家文艺观的异同37

第四章是韩非子文学观的理论基础

韩非子对文艺的总体态度是消极的,但在某种程度上,韩非子承认文艺有积极的作用。这就需要区分韩非子文艺观的具体应用层次。韩非否认文学艺术的原因主要是出于实用目的。他否认文学艺术在政治功能层面上的作用。在审美层面上,韩非子也积极评价了一些文艺的作用,将文学与政治隔离开来,客观上促进了文学美学的独立性,这对于韩非子来说是“无意的”。正如王齐洲先生在《韩非文学思想论》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正是韩非的片面和深刻,部分地将孔子和孟子的文学观与政治和宗教的轨道分离开来,孟子特别强调政治、学术和人文教育。它拓展了文学潜在功能的现实空范围,如审美娱乐,从而为文学观念和文学创作的新发展开辟了道路。“王齐洲先生用一种非正式的文学史观对韩非的文学观作了较为客观的评价,表现出了较为广阔的学术视野。

第一节“回归黄老之源”——道家文学观的基础

韩非子的文艺观片面发展了老子重质轻文的思想,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韩非子的文艺观虽然与道家有很大不同,但毕竟是道家文艺观的一个组成部分

韩非子的学术渊源非常清楚。司马迁曾指出韩非的思想是“以黄老为基础的”。这是太史公非常深刻的结论,他知道先秦时期的学术渊源。道家之所以能启发其他学者的理论,是因为司马迁在论述“家的六大要义”时说过:道家使人专一、动人、无形,并支持一切事物。它也是一门艺术,因为阴阳极大的和谐,儒墨之善,命名方法的必要性,时间的变化,事物的变化,风俗习惯的建立,一切都不合适,它指的是约定但易于操作,事少功多。

正是因为道家理论以追求“动而不见”的“道”为理论基础。它只强调其神圣性和超越性,而没有明确“道”的内涵。所谓“道可以是道,非同凡响的道,名可以是名,非同凡响的名”,这也为其他学者证明其理论的合理性保留了一个理论空间空。

事实上,韩非到处匆忙说的“法”是“道”在社会历史领域的体现,它主要是从老子和道家之一的“黄老派”继承而来的。韩非的“法”和道教的“道”的性质以前已经比较过,这里不再重复。

结论

韩非子的文艺观具有先秦时期许多简单零散文章的一般特征,以及韩非子的个人见解。在后来的文学发展过程中,很少有像韩非子这样对文学持如此强烈否定态度的评论。即使他们有自己的观点,也不超出韩非子文艺观的范围。然而,正是这样一位文学批评家写了《韩非子》,一本极具文学价值的书,并不得不让人思考他文艺观的起源和发展。

本文从韩非子大“礼崩乐坏”的背景和“百家争鸣”的学术环境入手,考察韩非子在特殊环境下的必然选择。接下来我将举几个例子来说明韩非子文艺观的具体内涵,但是在具体的论述中仍然存在许多不足。这个考虑不是很全面,仍然需要有识之士的努力。

从韩非子的个人经历、他的人性观和他所接受的学术渊源出发,也是探究韩非子文艺观成因的一个好方法。然而,尽管他的愿望是好的,但他局限于理论家的知识在论述上不可避免地缺乏肤浅和不成熟的方面。

韩非子是法家大师。韩非子的思想体系被前人概括为“法”与“权”相结合的理论体系。批评家们一直对韩非子的思想持批评态度。韩非子的一些想法确实走极端了。其他学者倡导的“仁”和“善”在他的讨论中从未得到正面评价,他谴责这是虚伪的。在韩非的世界里,他对“美”的追求也不见踪影。韩非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因为“礼仪的崩溃和幸福的崩溃”,他想追求实用的学习来拯救世界。由于“百家争鸣”和君主对各种理论的炫目热情,韩非主张禁止不同的理论,以法施教,以官员为师。韩非在世时,韩国处于国内政治混乱和对外外交屈服的状态。面对这种情况,韩非作为韩国皇室的一个家族,以其独特而深刻的思想对社会历史进行了深刻的观察,并结合具体实际,选择了以“法家”理论为基础的执政理念,并采取了“法”、“术”、“权”相结合的系统化方式,优先于其他学者。

出于非常功利的实用主义目的,韩非经常把其他哲学家所倡导的“美”视为不切实际的无用追求。韩非作品中反映的人类世界几乎看不到任何明亮的色彩,充满悲观和绝望,只有生存的斗争和残酷的竞争。例如,出于对人性的悲观态度,韩非讨论的人际关系往往呈现出极度紧张的警惕姿态,每个人都互相怀疑,互相防范,甚至互相攻击和杀害。韩非在《内经》中提出,“如果一个丈夫因为与妻子和儿子关系密切而仍然不可信,那么其余的就不可信”。文章“八妻”甚至把“同床共枕”(妻子)、“亲近的大臣”、“父亲和兄弟”等列为人类主人必须防范的对象。如果君主想要长期稳定,他必须以唯一丈夫的心冷冷地面对所有的人际关系。完全摧毁世俗欲望是非常必要的。这样的生活绝对没有什么可爱的,一点乐趣也没有。这是只有在关系有多绝望之后才持有的观点。虽然韩非的这些极端观点目前不一定是极端的甚至是令人震惊的,但我们可能从心底里不同意韩非的这些结论,但是以他的层层论述,很难反驳他的观点。相比之下,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上,韩非的这些结论一再得到证实,这不能不说是历史和人性的悲哀。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