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0521字硕士毕业论文周大新乡土小说中的神秘叙事

30521字硕士毕业论文周大新乡土小说中的神秘叙事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0521字
论点:意象,神秘,小说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笔者认为周大新小说的神秘叙事并非完美无缺。地域文化给他带来创作优势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使他的小说产生了一种局限性。

论文正文:

第一章:周大新乡土小说中的神秘因素周大新作品中有一个丰富而陌生的神秘世界 在这个世界上,神话传说、神秘图像、神秘情境、鬼神信仰和许多其他神秘因素充斥着它们。 神话传说讲述了南阳地区古老而悠久的历史,充满了盆地富裕而繁荣的人们的智慧。 许多神秘的图像都是陌生而模糊的,散发着一种挥之不去的神秘气息,展现了南阳盆地文化神奇而壮丽的色彩 徘徊在现实和梦想之间,一些神秘情况的出现,或者灾难的预兆,或者命运的形象,给人以启示,但也对未来的方向有绝对的功效 因此,当科学技术无法解释生活中发生的一切时,鬼神信仰就有了生存的空间,尤其是在更封闭和传统的农村,那里为鬼神信仰提供了自然土壤。 捏字算命,看风水,拜上帝,这是村民的精神寄托 神秘,作为一种特殊的存在,引导我们去思考和感受。 第一节神话传说神话传说是原始先民在长期社会实践中创造的伟大精神产品。他们充满了远古祖先的丰富智慧,表达了他们对当时世界的看法和理解。它们是人类文明史上极其珍贵的财富,也是非常珍贵的文化遗产。 细分而言,神话和传说是两种不同的文学形式。 学者们对“神话”的概念有不同的看法 一般来说,它可以归纳为两类:一类是狭义的神话,另一类是广义的神话。 马克思的神话观是狭义神话观的代表,它认为神话是“通过人们的幻想,以一种非自愿的艺术加工方法加工出来的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 “自从神话作为一门科学被引入以来,狭义的神话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而《辞海》等权威词典则采用狭义的神话。 鲁迅在神话逐渐向东传播的背景下定义了“神话”的概念,即“那些生活在过去,看到宇宙和世界万物的人变得不多见,他们的现象超出了人类的能力,是由自我创造来解释的。所有的解释现在都被称为神话。” “简单地说,是自然现象和社会生活的祖先无法解释艺术加工,用虚构的神来演绎,从而形成神话 1982年,袁科发表了一篇题为《古代神话的发展与传播》的文章,对“神话”的概念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这属于广义的神话概念,在学术界引起了热烈的讨论。神话的概念内涵更丰富。 “神话”逐渐发展,传说出现。 神话和传说的区别在于“神话和传说有相同的形式,但神话告诉我们的是上帝的东西,传说是人的东西。” 这意味着两个主人公是不同的,神话叙事对象是“上帝”,而传说叙事对象是“人”或“人”的本质、仙女和道 简而言之,神话和传说属于一种古老的文学体裁,两者都是超现实主义的。他们彼此不同,彼此相关。有时很难判断一个故事是神话还是传说。 因此,这两者将在这里结合起来 第二节神秘的形象..............................是中国古代文论中的一个重要范畴。 《周易》系辞中的“圣人设象尽善尽美,设卦尽善尽美”可以看出“意象”一词,这在当时也具有明显的巫术色彩。 刘勰的《文心雕沈龙四》是第一部将意象运用于文学理论的作品。文章写道:“它以陶俊的文学思想为基础,强调空与静,洗涤重庆的五脏,淋雪灵。” 积累学习储备财富,考虑理性富裕,学习阅读贫乏,训练表达演绎 之后,我们可以通过寻找声音的规律来解开谜团,确定墨迹:一个只拍照片、看图像来承载重量的工匠——这是控制文章的第一个技巧,也是文章的大结局——这大大强调了图像在文章布局中的重要地位。 自明代以来,意象逐渐成为评价诗性的重要标准。 此后,意象概念在诗歌领域不断丰富、成熟和深化,并逐渐进入小说等叙事风格。 著名学者杨毅在总结了意象概念的发展历史后,提出“意象是一种独特的审美情结,它既是有意义的表现,也是有表象意义的。它是双重结构还是多重结构??由于图像是综合性的、多层次的,图像的形成、操作和精细的组织对作品的品味、艺术完整性和意境都有相当大的内在影响。 “形象绝不是外表和意义的简单添加。在意象的形成过程中,意象注入了作者独特的思维,寄托了作者的文学期待,从而成为一个内涵丰富、意义深远的有意义的综合体。 图像的丰富内涵使得现代小说的研究和发展越来越重视小说图像的创作。 在西方,美国意象主义代表人物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认为意象不是意象再现,而是“瞬间呈现的理性和情感的复杂体验??完全不同想法的结合。 苏珊·兰格在她的《艺术问题》一书中还说:“想象力这个词包含了一个新世界形象的关键。” 在我看来,“意象”是感性印象的再现这一流行观点已经导致认识论哲学家们忽略了“意象”最重要的特性之一,即“意象”的象征性 [7]这显示了“形象”的多义性 图像的感性特征在文本中总是杂乱无章、模糊不清、难以把握。它的感知图像往往不同于它所呈现的事物的真实图像,甚至彼此之间也大相径庭。 苏珊·兰格(Susanne Langer)非常重视图像的象征功能,强调透过表面符号的性质来看到图像所承载的内在主观感受。 意象作为一种特殊的审美对象,融合了作者的主观情感体验。它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自然外观。它是创造者对原始事物的主观转化和升华,是表达其情感体验的媒介。 周大新在他的乡土小说中创造了一系列神秘的意象来建构他的神秘世界 这些神秘的图像可以分为三类,包括神秘的动物图像、风景图像和人物图像 第二章..............................周大新的神秘叙事艺术手法将家乡的神秘元素融入到他的现实主义题材创作中,形成了独具风格的神秘叙事艺术 神话传说在叙事结构上形成双重结构,采用一条明线索和一条暗线索,现实与传说并行,从而在主题意蕴上形成呼应和对比。神秘的形象产生了独特而广泛的象征意义。许多动物意象、风景意象和人物意象构成了一个丰富的意象世界,传达了一种隐藏的价值取向,象征着传统农村伦理的继承和转化。神秘的情况通常使用预先叙述,对未来做出类似上帝的预测,也给迷失在自己心中的人发出警告和安慰。根深蒂固的鬼神信仰和尊神敬畏天的传统思想流淌在村民的血液中,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神秘而真实的乡土世界,展示了一种世俗而功利的取向。 在第一节中,我从比较中认识到:从词源学的角度来看,“结构”原本是一个动词 《抱朴子·孟雪》说:“配不上太谢头衔的文子甘云,并没有失去加班的结构”。它的意思与房屋的建造有关,后来主要用于讨论物品的结构。 结构在文章中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小说家要想写好作品,就必须在结构上做出巨大努力。 因此,我们可以单独从文本的结构中看到许多东西。 要分析一部文学作品的结构,不仅要分析其形式,还要解读隐藏在叙事结构背后的深层内涵。 正如杨毅所说:“叙事作品的结构包含作者对世界、生活和艺术的理解,因为它以复杂的形式将各种叙事部分或叙事单位结合在一起 从这个意义上说,结构是一个非常哲学的组成部分,甚至一个非常创造性的结构也蕴含着深刻的哲学。 “[24]结构本身给文本带来了多重意义,这也是我们研究新结构的意义所在。 线性叙事是中国古代小说整体结构中常用的一种方法。 在新时期各种文学思潮的影响下,小说家不再局限于习惯性的单线叙事写作,在小说创作上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尝试。小说的艺术创新给读者带来了非凡的艺术享受。 他们大多使用双重叙事来丰富文本的思想内容,表达创作目的和情感。 杨毅认为,“自时代空以来,现代小说的结构往往不采取自然形式,而是进行反复的穿插和折叠,叙事结构的双重结构也主张采取两条结构线索,一条明一条暗,这导致了它们在纠缠、对比和冲击中的哲学升华。” “这种双重结构的叙事结构有利于作家使作品承载更丰富的内涵,从而使读者获得更深层次的艺术体验 散布在周大新小说中的神话传说不是一个简单独立的部分,而是与作品的故事内容有机结合,形成了结构二重性。 二者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张力,无形中增强了文本的表现力,丰富了作品的思想内容 在这里,神话和传说不再仅仅是神话和传说,而是越来越多地使用神话来传达一些特殊的暗示或符号,这些暗示或符号具有表达作家主观赋予它们的文本内涵和表达其独特意图和期望的哲学功能。 正如杨毅所说,“所谓的神话已经哲学化和诗化了。作者运用他对社会经验的独特理解和对文化意义的特殊处理来过滤、演绎或重构原始神话的某些元素,并运用神话色彩来增强神圣感、神秘感和象征感 周大新小说中神话传说的运用,使小说散发出一种奇异而壮丽的神秘和浪漫而质朴的美。更重要的是,他在文本叙事中融入神话传说,调整叙事节奏,使小说的叙事结构独具特色。 ................................象征主义:象征主义是文学创作中常见的表达方式。根据词海的定义,它的意思是“通过一个特定的形象来暗示另一件事或一个更普遍的意义,并在特定的体验条件下利用符号和符号化内容之间的相似性和联系,使后者得到具体而直观的表达” “符号”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概念。黑格尔认为,符号“不仅是一个本身不重要的符号,而且是一个已经可以表明意识形态内容要在外观和形状上表达的符号” “因此,我们不仅要看到符号的表层意义,还要看到符号的深层意义,还要注意符号的深层意义,这样我们才能更深入到文本中去。 符号以特定的艺术形象传达或隐喻特定的哲学、概念或思想,这些被赋予象征意义的艺术形象成为形象。 意象可以看作是“意义”和“意象”的审美组合,是作者传达情感和意义的重要手段和方法。 谈到符号、图像和隐喻时,韦勒克和沃伦说:“首先,我们认为符号具有重复和持久的意义。” 一幅图像可以被转换成一次隐喻,但是如果它作为表现和再现被重复,它就是一个符号,甚至是一个符号(或神话)系统的一部分。 “因此,符号的使用不能与图像的呈现分开。符号独特的艺术魅力在于用有限的具体形象传达无限的价值内涵 创作时,作者总是选择一个有代表性的形象来表达文章的主题。此时,这一具有代表性的形象作为文章的“文学之眼”来传达精神和凝聚意义。 文学作品的不朽意义恰恰体现在文本的多重意义上。作者需要通过形象的象征来展示文本的丰富内涵。 这不仅是创作者的自我情感观,也是激发读者阅读兴趣的关键。 事实上,意象本身是象征性的,但在周大新的小说中,意象的象征手法运用得更为广泛。 无处不在的象征意象增强了小说的文学内涵,承载了作者丰富的情感。 经过长期的文化积累,文学走廊中逐渐形成了一些传统的象征物,如象征长寿的“龟”和“鹤”,象征高贵的“竹”和“菊”,象征英勇的“虎”和“豹”,象征恶毒的“蛇”和“蝎”??这些象征性的人物和符号是在中国传统美学的影响下形成的,被称为“传统符号”。 他认为,“在很大一部分符号中,特定形象与特定概念、哲学或情感之间的媒介是我们周围的文化传统和氛围。” 这些符号的第一次合成可以变化 它们要么来自文学典故,要么来自一些常识联想。要么只是一个恰当的类比,要么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图腾崇拜。 然而,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所有这些都将被固定下来,形成一个围绕文学的文化背景和艺术知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不再探究这些符号的来源,符号的意义似乎直接从图像中显现出来。 因此,这种依靠文化传统的符号被称为“传统符号” 第三章神秘背后的价值追求.................................................33第1节增强“故事”的表达.........................................33第二节对家庭文化的深情凝视……36第三节“对人类的价值追求背后的神秘”第三章……神秘,作为一个审美范畴,能给人一种朦胧、含蓄、深刻的美感;作为一个认识论范畴,它意味着知识的有限性,同时表达了对知识的无限渴望。它可以激发读者丰富的想象力,并创造对另一个世界的钦佩,从而超越小说空的狭窄时间限制 另一方面,荒诞的幻想、激动人心的情感、原始的野性活力,这些中美文化艺术特征都与神话传说、巫术文化密切相关 因此,它的表现不是出于好奇或炫耀,也不是故事叙述的点缀或装饰,而是审美需要。 “神秘具有深刻的价值内涵。神秘叙事作为一种独特的视角,也为我们提供了新的审美意蕴 第一部分增强了“故事”的表现力。首先,它对“故事”有着特殊的兴趣,研究周大新的小说,这与其小说中的“故事”研究是分不开的。 “故事”是小说的重要组成部分 小说家和评论家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国家都非常重视小说中的故事研究。 鲁迅曾经指出:“讲故事是小说的起源。”福斯特还认为故事是小说最基本的元素,“小说就是故事 这个故事是小说的基础,没有它就不能被视为小说。 可以看出,故事是所有小说中不可或缺的最高元素。 ”[49]钱谷融也指出:“这部小说之所以在未来会如此受欢迎,所以几乎每个人都会喜欢读它,一定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 我认为这种地方的主要吸引力可能在于它包含的故事。 “中国传统文学一直十分重视小说中故事和人物的写作,故事生动,人物形象生动。 新时期以来,先锋小说等新文学流派打破了强调人物和情节的传统模式,注重各种文体实验和小说形式的创新。然而,周大新始终坚持对小说故事性质的追求,认为“故事是小说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故事的质量是衡量小说品位和品位的标准”他坦率地承认,“当然,我欣赏新颖形式的创新,并羡慕那些不断使用新技术的旅伴。他自己也在努力超越自我,用心探索新的小说话语方式。 然而,我坚信这种探索的最终目的是促进人类的进步,因为任何形式的创新都是为了提高小说的艺术质量,使人们更喜欢阅读。 ”因此,周大鑫一直重视小说中的故事描写,小说的故事很强 神秘的是..............................的结论一直是中国文学的背景。 神秘叙事在当代文坛并不少见。它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新奇的艺术感受,也启发我们思考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周大新是一个喜欢神秘的人。神秘使他的小说显得宏伟而奇怪。 周大新坦率地说:“当我们谈论科学时,我们并不是要否认神秘的存在。科学没有到达的所有地方实际上都是神秘的地方。” 我们在生活中遇到了许多暂时无法解决的神秘事物,这些当然应该包含在我们的作品中。此外,文学和神秘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小说是为了创造神秘。写得越神秘,就越有艺术性。 与当代文坛其他运用神秘叙事的作品相比,周大新的乡土小说既没有贾平凹的“鬼灵”,也没有陈应松的“空气”,而是独具一格的“人气” 周大新作品中的神秘不是晦涩难懂,而是呈现出一种平和与真实,因为这是一种当地民间的生活状态。 周大新将神秘带入现实文本的创作中,不是为了寻求新奇,而是为了展示家乡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这是周大新表达家乡文化的独特方式。 它既神秘又现实。它既是虚构的,也是真实的。 他的小说展示了在辉煌壮丽的神秘背后贴近生活的现实。他所写的传达的是“神秘文化的深入体验和生动表达,这有助于对中国生活、中国民族、中国文化乃至人性奥秘的深刻把握” “神秘给周大鑫的小说增添了色彩,增强了故事的表现力,使小说呈现出独特的味道 神秘叙事是周大新小说的一个重要特征 丰富多彩的神秘故事展现了周大新独特的家乡文化,表达了他对家乡文化的深切欣赏,这是对周大新乡愁文化的有效诠释。 周大新欣赏故土的感觉,对故土的人、事、物充满深情。他致力于挖掘和展示作品中人物美丽的人性,努力展现完美的人性。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