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3511字硕士毕业论文“黑暗世界”中的生命审视与人性探究——论刘庆邦的矿业小说

23511字硕士毕业论文“黑暗世界”中的生命审视与人性探究——论刘庆邦的矿业小说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3511字
论点:矿区,矿工,复仇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笔者认为作家的这个良知不能失去,这个良知失去了可能比矿难还要可怕。”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作者对于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怜悯之情以及对社会转型期劳动者生存状态。

论文正文:

第一章的主题是:行走在“黑暗”世界中比“黑暗”这个词更常用于描述社会系统。“黑暗”一词可以更好地突出矿区的真实情况。矿区是煤的世界。煤矿里黑色的金子本身就揭示了一种毫无生气的自然气氛。住在这里的矿工每天都在黑暗中工作。生活的艰辛和他们内心的焦虑一起创造了一个如此压抑的世界。作者在黑暗的矿区世界中“行走”,感受着矿区的恶劣条件和人物内心的不安 第一部分,非城市和非农村边缘的刘庆邦选择了矿区特殊边缘的写作视角,这与他的个人生活经历不无关系。 刘庆邦的父亲在他年轻时就去世了,他的母亲独自抚养他长大。他的家庭很穷。 初中毕业后,他回家当农民。1970年,他有机会在矿区工作。 矿区生活经历对他的矿区小说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试图通过矿区的特殊背景来展示他对城乡二元对立的独立表达。 正如他自己说的,他不想把他的小说局限于某一固定的格式,即所谓的煤矿小说。虽然他选择了矿区这个特殊的主题,但他小说的深刻内涵往往超越了主题的局限。他不仅想展示矿工的生活,也想展示以矿工为表现对象的最真实的人性和社会背景。 他努力表现出这样一种非城市和非农村的中间地带,城市和农村文化混杂在一起,生活在一个困难的状态中的差距。 刘庆邦描述的矿工是远离故土的农民和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希望成为现代工业社会的一员,但他们很难从骨子里去除地方风味。他们很难在城市和乡村之间的角色转换中行走。正如刘庆邦本人所说,“矿区大多是城市和村庄的结合体,有城市生活习惯、农村生活习惯和复杂多样的群体。” 农民的心态和文化传统,如元旦、节日、舞狮和早期划船比赛,都有自己的社会属性。他们不受政治意识形态或意识形态的影响。 ”他选择了一个他熟悉的地方作为自己解释人生价值的窗口,用自己独特的视角观察社会的微妙变化,将半衰期的经历和困惑融入作品的内涵,用现代艺术手法加以衬托,这构成了刘庆邦矿业小说的核心,也创造了刘庆邦矿业小说的独特价值 在第二季度..............................刘庆邦曾经说过,“童年和地域的影响对作家来说是决定性的,就像我们不能自由地控制梦想并改变它们一样。” 我们对小说的梦想离不开我们成长过程中所处的环境。 在生长期,人们的记忆似乎处于吸收阶段。生长期过后,记忆力变弱了 这可能是我们的命运。 ”刘庆邦用他的一生来描述他童年时的乡村生活,陶醉在乡村的简单梦境中。他文学作品中所反映的地域文化主要来源于他一生大部分时间的积累。除了描绘乡村生活,它还展示了矿区的艰苦景象。 他作品中的人物总是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包括矿区这个特殊区域的人、环境、行为甚至矿工的生活状况都与矿区的特点密切相关。 这是因为作者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新密煤矿,形成了他对矿井生活的记忆网络。他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生活和工作,积累了大量的生活经验,这成为他写作的资本。在他的作品中,他可以看到矿工生活的艰辛,矿工工作的艰辛,甚至矿工的心理状态。 刘庆邦选择这个主题是为了表达他对社会底层人民生活状况的同情和理解。 首先,矿区物质条件的极度短缺,矿工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构成了他们的整个物质世界。刘庆邦曾经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他知道这里的物质条件极其困难。这里的矿工只是失去根基的农民。 他曾经说过,“有些人说如果你了解中国,你就必须了解中国的农民。我说过,要了解中国农民,必须了解中国矿工,他们也是中国农民的另一种命运。 矿工大多是农民,他们离开土地在田里工作。他们仍然有农民的心态和文化传统,但是他们比在田里工作的农民更困难,更强壮。这是一群看透生死的人。 因为他对矿区的生活有着深刻的记忆,他不能忘记没有阳光的黑暗地下世界,空污浊的空气。他试图用他平静的笔触清晰地再现属于这个地区的独特记忆,用段落来展示这里的非凡 在刘庆邦的著作中,除了在黑煤矿工作,矿工们还面临着各种潜在的危险。面对技术落后、安全系统不完善造成的山体滑坡、瓦斯爆炸等事故,矿工们担心自己会因利益纠纷而被他人杀害,成为他人利益的受害者。 以作品《雪花飘》为例,刘庆邦没有直接描述生活的艰辛,而是通过主人公徐海阳的一系列联想,向读者展示了现实生活中的艰难困苦,这正是矿工们真实生活的反映。 这部小说关注徐海阳因地下落水事故而担心父亲生死的心理过程,并重新思考如果父亲真的救不了他们,他们可以得到什么样的补偿。 他陷入了矛盾。他想起了他母亲的病,他姐姐的感叹,以及他对一个女孩的思念。他还想到了他以前的同学,他因为父亲的矿难获得了工作补偿,并因此娶了一个妻子。 当他想到他心爱的女孩也在等待一份稳定舒适的工作时,他感到莫名的忧郁。 他在物质利益和父亲对自己的深爱之间犹豫不决。 在小说的结尾,海杨旭的父亲得救了,但是在海杨旭的心里,他感到百感交集,无法快乐,因为他不仅没有工作,而且他和他爱的女孩也没有未来。 此时,读者可以从主人公的口中清楚地看到在矿区工作的危险和矿区条件的艰难以及心理变化。 正是由于物质资源的极度缺乏和社会力量的不公平,才形成了一个无限的恶性循环。 作者希望展示人性最真实的一面,以及在连食物和衣服等基本需求都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人们内心最真实的挣扎。 第二章的主题............................第一节生死之战刘庆邦矿业小说中的苦难主要表现在物质苦难和精神苦难上。在描述苦难时,他没有夸大苦难,也没有掩盖苦难,而是真实地展示了生命赤裸裸的苦难。 矿区所反映的苦难是非常特殊的,因为它既不是农村也不是城市,而是既有城市又有农村的生活习惯,而这些习惯在矿区反映时往往是庸俗的。 这显然是一个复杂的社交场所。物质资源的缺乏、恶劣的生活环境、长期的性压抑、权力挤压的痛苦以及随时面临死亡的精神崩溃使矿工的生活变得困难。 然而,作者在矿区的苦难图景不同于当前流行的苦难叙事。他放弃了宏大的叙事场景,没有表现出对国家制度和民族荣誉感的痛苦。相反,他从矿区个体工人的独特视角展示了个人生活的苦难,这是苦难写作的向下转移,更贴近读者的内心。 与苦难叙事相比,死亡叙事无疑是一种另类的代表。 它的存在方式不同于其他作品。死亡意味着故事的结束。 死亡在矿区太频繁和太正常了。 死亡通常是一个故事的开始。由于工作环境的特殊性,矿工随时面临死亡。这种死亡可能是一起巨大的矿难或蓄意谋杀。 由于他们生活的高度不确定性和他们一直面临的危险,作品保留了一种紧张和短暂的感觉。读者无法预测生活何时会崩溃。因此,这种死亡叙事往往预示着黑暗的到来,是在矿区工作的极度黑暗和恶劣的表现,代表着黑暗的隐喻。 第一,在真实的苦难中揭示和反思真实的苦难,在人类生存最根本的需要中走在苦难的前列 刘庆邦对物质生活方式的渴望在他的作品中有所描述。他对矿工生活环境的描述非常现实。从生活条件到工作场所,从工作强度到风险威胁,各种物质痛苦对矿工来说都是不可避免的。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选择“深不可测的深渊”。他们在深层汗流浃背,以换取生活需求。然而,最终的结果仍然是悲伤和悲惨的。他们陷入命运的循环,逐渐失去生命的意义 小说《幸福券》中的可怜英雄孟海印一直在为他所谓的幸福积累“幸福券”。所谓的“快乐票”只是窑主为了提高矿工的工作热情而向每月按时工作的工人发放的“性票”。当其他工人用这些“快乐票”来满足自己的身体需求时,他把300元的快乐票变成成千上万个可以用来生存的鸡蛋,送给虚弱的母亲。 刘庆邦用冷静的态度和客观、趋同的叙述来展示挣扎在底层的矿工的生活。遭受层层剥削后,他们变成了鬼魂或恶魔。 在他的代表作《神木》中,两名矿工在被他人剥削和陷害后,做了违背良心的事,谋杀了他人的生命。 什么样的现实迫使本性不坏的矿工们陷入这样的境地?作者读完作品后想给读者带来什么想法 事实上,所有这些苦难的根源在于贫困。正是由于不公平的待遇和贫穷压抑的生活,人性中邪恶的一面才出现。受压迫的受苦群众成了更多苦难的发起者。这些苦难已经成为人性异化的工具。 更令人惊讶的是,人性变化的背后是必然性,人们除了自己的命运别无选择。 在第二季度..............................“复仇”是一种普遍存在于所有人类国家的历史文化现象。与此同时,复仇也是人类自然法的一个体现,其特征是非同寻常和极端的方式” 这表明复仇是恢复被压抑和侮辱的人类尊严,摆脱精神枷锁的极端手段。复仇的意志是复仇者的精神力量,这使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想要达到复仇的目的,从而获得心理平衡和快乐。 这种复仇的意志本身使他们的心理受到伤害,他们必须走上复仇的道路。 根据刘庆邦的作品,生活在底层的矿工的生活和工作都非常艰难。他们没有依靠的人。当他们被别人压迫和伤害时,他们更有可能有报复心理,走上不可逆转的道路。 可以说,复仇主题是刘庆邦矿业小说不可或缺的主要内容。他的复仇主题往往在传统复仇故事的延伸下注入现代元素,从而使他作品中的复仇主题更加复杂多样。 故事中的复仇者大多是生活在底层的矿工,过着非人的生活,是真正意义上的弱者。持续压迫的后果是反抗和报复。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复仇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代表着某种反抗精神。 相反,复仇是人性邪恶和失去良知后瘫痪的表现。因此,复仇者和复仇的目标都注定要走向悲剧。 一、传统复仇的超越从挖掘小说中的复仇主题,不难看出传统复仇故事的影子。它们都在忍耐-绝望-行动的命运三部曲中,但这不是简单的继承和重复。与此同时,一轮新的心理报复可能会在表面报复结束时展开。 刘庆邦所说的许多报复因素源于他的妻子与其他人发生性关系。 不管这种关系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它都刺痛了矿工们敏感的神经。 因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女人总是作为男人的附属品而存在,她将永远对男人绝对忠诚。 女人的身体不仅是她自己的,也是男人的尊严。当女人失去童贞时,也意味着男人的尊严和人格受到侮辱,这必然会导致可怕的报复,因为“性是人类的一种本能,所以对性侵犯者的报复几乎是一种本能,是为了捍卫人类的尊严和作为人类的权利。” ①以小说《走窑汉》为例,主人公马海舟心爱的妻子被党支部书记张青勾引,他受不了这样的巨大耻辱,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向张青复仇,这里的传统复仇故事应该结束了,但在刘庆邦的故事中,这只是一个前奏 当马海洲出狱时,真正的报复并没有开始。他不断要求妻子萧娥回忆当时的情景,并以各种方式给张青精神折磨。直到萧娥和张青相继自杀,他的复仇才彻底结束。 然而,复仇之后,他的心变得苍白而孤独,他的生命以悲剧告终。 同样的复仇故事在作品《拉倒》中重复出现。英雄杨谨成的妻子被一个名叫“大苹果”的男人利用了。她感到极其愤慨。经过其他人的调解,这件事被搁置下来,条件是他要和大苹果的妻子共度一夜。 但是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三年后,杨谨成没有放手。他仍然用斧头杀死了那个大苹果。 ................................第三章风格与美学:在强烈的内涵中体现.............................................第一节人性审丑悲剧与人物命运展示................................第一节审丑倾向与残酷美学..............................252、命运多舛的悲惨生活.............................第二节是盛大的开幕和闭幕,紧凑而紧张的布局............................271、情节的起伏设置..............................第二十七,令人震惊的冲突................第二十八章第三章风格与美学 (2)刘庆邦以其凶猛的风格展示矿区所发生的一切,是基于他对现实生活的深刻揭示和对良好人性的真诚感受 他站在底层矿工的立场上,审视矿区现实生活中的丑恶现象,从审丑的角度挖掘人物的内在本质及其不良习惯的根源。 他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构建了一个丑陋而激烈的矿业世界和悲惨的生活。 “审美悲剧是指主体为了实现对自身现实的超越或抵抗外力的破坏而陷入尖锐冲突的事实。他们经常处于“两难境地”或灾难之中,别无选择,只能“完全违背动机和结果”。然而,他们敢于在灾难面前战斗到死,以生命为代价战胜苦难和死亡,从而显示出非凡的生命力,将主体自身的精神面貌和超人的意志力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展示出生命的全部价值。 (1)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刘庆邦对矿工纯良人性的赞美和批评,作者对底层人民生活状况的关注在他的写作中得以体现,生动的生活氛围使文章更加真实,他的演讲中没有人为的酸味,增加了文章的沉重感。 第一,审丑倾向和残酷的美学如果说刘庆邦的乡土小说以其温和的风格著称,那么无论是从矿工的生活环境还是工作条件来看,还是从人物的性格来看,都必须充满凶悍的味道。 这正是刘庆邦所表达的审丑倾向。他用小说中的故事充分展示了人性的丑陋和残酷。他们中的大多数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矿工,但是角色非常残忍。他们不惜牺牲他人的生命来寻求个人利益。 刘庆邦认为,当社会资源的匮乏达到极限时,人体自然会成为一个展示欲望的场所,对金钱的追求也达到了极致。 他对丑陋的揭露和对人性邪恶的批判渗透到全身,触及骨髓的深处,使矿业小说具有震撼人心和脾脏的惊人力量。 在审视审丑的同时,他也对人性表现出深切的同情和理解,表达了对人性美善的希望和期待。 ............................结论2000年后,刘庆邦再次获得“鞋”和“神木”的美誉。虽然刘庆邦还不能称得上是文学巨匠,但他的独立品格、坚持不懈的毅力、真诚的态度和杰出的创作值得文学界和学术界更多的关注。 一些评论家认为刘庆邦多年来的写作风格是一种重复,而专注于短篇小说的刘庆邦很少有带横幅的长篇作品。 事实上,随着《神木》改编成电影《盲井》,刘庆邦很快进入了公众的视野,并被更多的评论家和读者所熟知。后来出版的长篇小说《红煤》一出版就受到了批评。该书主要从社会层面探索人物的深层灵魂,表达作者对社会的思考,展现其深刻的文学细节。 刘庆邦说:“作家应该关注矿难中失去的生命,文学应该记录和表达他们的命运。” 作家的良知不能丧失。失去这种良知可能比我的灾难更可怕。 “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的同情和对社会转型期劳动者生活条件和精神的关注,这反映了作者对社会、历史和文化的思考和审视。这种具有知识分子情怀的深邃视野使他能够通过作品来表达自己的日常生活,并通过平行的视角来观察底层人民的微妙生活。 刘庆邦的写作从未停止,他的矿业作品在时间的体验下也显示出不同的韵味。 提交人还怀疑他对矿区的描述是过于“激烈”还是“苦涩”,以及他对人物的心理探索是否过于极端,无论是善还是恶。因此,他打算在以后的作品中创作更多贴近现实的平实故事和人物。 经过一定的变化后,刘庆邦仍然坚持自己的审美追求是非常罕见的。我真诚希望他能始终保持对文学理想的献身精神,继续创作高质量的优秀作品。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