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7563字硕士毕业论文追求与逃避——萧红小说创作研究

27563字硕士毕业论文追求与逃避——萧红小说创作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7563字
论点:的是,人生,国民性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从底层人物的书写到国民性的批判,从性别到文化再到哲学的深入思索,萧红在不断地探寻个体自我意识的觉醒与生存状态之间的关系。

论文正文:

第一章启蒙者:底层人物的书写第一节人物的自我意识的缺失在萧红的小说创作中,呼兰河村基本上被作为故事的场景。 用充满地方风味的话来说,隐藏在生死循环背后的是缺乏自我意识 “在农村,人和动物正忙着一起生活和死亡 这是《生与死》的最后一步 在萧红的作品中,“忙着活,忙着死”在这里有两层含义:一方面,在极度贫困和孤立的村庄里,人们忙于生存和繁衍,表现出一群盲目生活和麻木不仁的人;另一方面,“生殖和死亡”经常发生在妇女身上,她们已经成为生殖的工具。 在萧红的作品中,那些忙于和墙上的小猪一起分娩的妇女幸运地活了下来,不幸地死在血泊中。 它们的生育能力是本能和动物性的,而不是自我选择的结果。 在《生死农场》的前十小节中,“小麦农场、菜园、马拉多纳进屠宰场、荒山、绵羊、刑天、邪恶的五一节、蚊子忙碌、传染病”的标题被用来描绘农村生活、老年、疾病和死亡的重生。 在小红的村子里,有些麻子女人眼睛比牛大,说话像猪。有两英里半的路程模仿羊的叫声,像马一样喝水。有绿色的牙齿,像生病的猫剁碎的月亮;有像鸡一样的金枝被野生动物抓住,被老虎抓住。 这些客观化的卑微的人物,就像被命运所引导,一次过十年零一天的生活,上演着生与死的悲剧。 因为“在你永远不知道的乡村,你永远不会体验到灵魂,只有物质才能丰富灵魂。” 他们有着动物般的表情,也有着动物般的生活方式,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类”的自我意识。\" 在另一部小说《呼兰河传》中,也有一群人晚上睡觉,黎明工作。 “一年四季春暖花开,秋雨绵绵,冬雪绵绵,而且还随季节穿棉衣,脱衣服生活 出生、衰老、疾病和死亡都是无声无息的。 “历史似乎在这里停滞不前,呈现出每个人都参与其中的循环链条。一代又一代,仿佛有一天 这种表达同一事件多次发生的一次性叙述曾被遗传特称为“迭代模式”叙述,仿佛生活一直如此。 对生活没有理性的理解,只知道人活着是为了吃饭和穿衣,人死了就结束了。 在这样一个无知和无意识的环境中,即使是长期困扰人们的“大泥坑”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这个泥坑里,我爬过了汽车,淹死了动物,阻碍了行人的通行。虽然我考虑过用各种方法穿越它,但没有一个人考虑过填满泥坑,因为居民们享受到了泥坑带来的两个好处。 因为它的存在,一方面,它使原本单调乏味的生活变得更加有趣的话题和谈话。另一方面,瘟疫猪肉据说是泛滥的猪肉,这样更多的人可以吃到便宜的肉。 几乎有Q型自我催眠和麻木。在这种自然和物质和谐的背后,隐藏着对真理的逃避和恐惧。任何喊出“这真是瘟疫猪肉”的人都会受到诅咒和鄙视。 这不禁让人想起鲁迅在序言中提到的铁房。虽然在铁屋子里睡觉的人很快会窒息,但他们无法感受到从昏睡到死亡的死亡悲伤。 如果有人大声喊叫,唤起更多清醒的人,使这个不幸的人无可救药地受苦,恐怕我为他们感到难过。 在这样一个孤立的村庄里,说实话本身不会带来梦的第一次觉醒,而是会被傻瓜攻击和憎恨。 在萧红看来,鲁迅是一个自觉的知识分子,他从一个高度同情他的人物。 她曾经说过:“起初,她也同情我的角色。他们都是自然的奴隶,所有主人的奴隶。” 但是当我写了又写的时候,我的感觉变了。 我认为我不应该同情他们,恐怕他们应该同情我。\" 为了追求自由和爱情,小红逃离了家人,开始了漫长的流亡生活。她经历了分娩、贫穷和饥饿,以及战争的硝烟,这使她对底层人物的命运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她认为她写的角色比她高。 在这个看似平静的世界里,萧红怀着谦卑的心,同情那些忙碌于生与死的人们。 在这样一个看似封闭、破败、落后的村庄里,在繁忙的生死表面结构下,底层人物出于本能拥有原始的生命力。 在萧红的小说世界里,生与死处处都有对抗,在对抗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萧红在展示生命如蚊子般低微的同时,也展示了生命的韧性。 这种写作主要来源于东北地域文化。 因为东北地处边疆,环境恶劣,气候常年寒冷,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必须有坚强的生存意志。 小红是中国东北人,她能更近距离地感受到这种恶劣环境下的生活状况。 尤其是在《生死场》和《呼兰河传》两部小说中,萧红展现了底层人物的原始生命力,这体现在生死之争和苦难的嘲笑中。 首先,生与死的斗争自古以来,东北恶劣的环境造就了一个粗犷而凶猛的民族性格,使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有着强烈的生存意志。 在《生死战场》中,王坡在儿子中枪后服毒。当棺材里还有一口气时,无知的村民认为这是死者的复活。她的丈夫赵三顺用杆子割破了她的腰。 王婆的死很快就传遍了全村,女人们为她的死而哭泣。 但是最后,小红转动了她的笔,王坡没有死。”她感到又冷又渴。她轻声说,“我想喝水!”“这种戏剧性的逆转,使得王坡的生死形成了一种张力,表现出对生命的原始渴望和对死亡的反抗 这种强烈的生存意志也反映在后来的作品《呼兰河传》中 婆婆把团聚的儿媳妇放进大桶里,和三四个人搅了热水浇在她的头上。 看热闹的人情绪高涨。\"所有的眼睛都闪闪发光,每个人都兴高采烈。\" ”守望者摆出伪君子的姿态,一次又一次将团聚媳妇的头伸进水里,团聚媳妇大声哭了起来,一次又一次想跳出圆筒,但最终晕倒在圆筒底部 我们不仅看到了观众的麻木,也看到了受害者生活的艰辛。 正如陈思和所说,“生活的紧张在于人和他自己的消费之间。这是一场无情而艰苦的斗争。我认为这场斗争的紧张是人类生活的第一要素。” “用萧红的话来说,我们可以看到死亡抵抗的潜在人物和原始生命力 ..............................第二章回归者:对国民性的批判与反思第一节三十年代小说中的三个主题:农村状况、知识分子和抗日爱国主义。乡村题材占据了大部分作品,由此产生了一种新的文学体裁“地域文学”,即作者试图吸收一个特定的乡村,展现乡土气息和乡土色彩 这一时期,茅盾的乡村三部曲、老舍的北京故事、叶紫的湖南乡村、沈从文的湘西世界等。是以长江下游的村庄为背景的。他们热爱农村,写了一个又一个充满地方风味的故事。 “不管是讽刺的、田园诗般的、现实的还是鼓舞人心的,它实际上已经成为一部抗议和不满一个对改善人民生活漠不关心的政权的文学作品。 ”此时,东北作家群从东北流亡到上海,开始了一系列文学活动 过去,大多数本土作家来自南方,对家乡保持着相对平静的审美距离和温柔的叙述,但东北作家却毫无保留地将激情投入到作品中,与人物一起呼吸。 在庞增雨看来,这种差异主要是由于东北地区日本神文化的古老精神。这种精神表现为:“追求热情和激情,面对恶劣的生活环境和压力从不退缩,而是积极无私地投身于阳光般的激情之中并与之战斗。” “萧红是东北作家之一 萧红一生都在逃亡,所以回首故土,萧红不仅具有启蒙者的身份,而且具有回归者和漂泊者的双重身份。她深深体会到生活的荒凉,对家有无尽的怀旧之情。 在《呼兰河传》的第一章,萧红描写了呼兰河卑微而实用的生活。 第二章讲述了许多精神上的成就,如跳大神、唱秧歌、打河灯和玩野桌上游戏。 在接下来的五章中,第一个人“我”用来回忆我祖父和我在后花园的故事,并制作卜儿、重聚媳妇和冯维祖兹的传记。 萧红当时漂流到香港。她病得很重,非常孤独和沮丧。这部小说几乎倾注了她所有的努力。 然而,由于创作的题材远非抗日战争的大环境,人们颇有争议。 就连为其写序言的茅盾也称赞“这是一首叙事诗,一幅多彩的乡土画和一串悲伤的歌谣”,并称整篇文章为“孤独论”的基调。他指出,作者思想的弱点在于他看不到封建剥削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双重枷锁。 事实上,这样的结论违背了小说的初衷。在《呼兰河传》中,萧红通过回归精神家园,展现了呼兰河城市民间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对病态社会中的人们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并对民族灵魂进行了追溯和反思。 从高元宝的角度来看,萧红的创作不仅暗示了她对“家”的渴望,也暗示了她因故土沦陷而流离失所的极度悲痛,以及她在期待回归时无家可归的无助和隐痛。 [2]在那些日子里,小红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老家庭,像子君一样,成为了逃离老家庭的娜拉。然而,她一直凝视着这片曾经充满欢乐的土地,现在却被日本侵略和蹂躏。她采用的是旁观者和内部人士的叙述视角。 从那些被认为对现状一无所知的孩子的第一声“那是瘟疫般的猪肉而不是泛滥的猪肉”,到“重聚的儿媳妇没有生病,但仍然很好”的声明,小红从孩子的角度看着城市里的人和事。可以说,孩子既是一个局内人,也是一个局外人,参与其中,并能说出真相,因为“孩子的话不清楚”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童年的视角将过去与现在联系在一起,并获得时间上的连续性空,这不仅说出了萧红想要揭示的真相,也让萧红作为一份礼物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萧红在逃亡过程中频繁的回顾,认为呼兰河城的传承方式实现了她的回归。 在第二季度..............................作为一个被封建伦理束缚后逃离的女性,萧红能够深刻感受到传统文化对个人的束缚和伤害。她知道仅仅批评民族性格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找出民族恶习形成的深层原因。 从悲凉的生与死场景到《呼兰河传》中对家乡的温暖感受和诗意审视,小说中对家乡农民生活状况的呈现也从物化和自然的描写转向了更深层次的文化探索。 在萧红的小说文本中,一方面,疾病的隐喻被用来揭示个体遭受的精神创伤,挖掘苦难背后的文化机制:封建传统文化对个体的纪律和不同人的迫害产生微妙的影响;另一方面,文章通过对伪君子营救,特别是儿媳重聚所造成的悲剧的描写,揭示了个人在批判国民性的同时,陷入了“伤害与营救”的恶性循环。 第一,疾病的书写和隐喻”由于五四文学的启蒙传统和人道主义精神,许多现代文学作家在拿起笔来描绘千疮百孔的社会和病态的生活时,实际上是在反思中国社会史的悲剧本质。文本中丰富而复杂的图像符号系统也服务于这一总主题。” “[1]文学作品中出现的疾病不仅是医学上的,而且可能具有更深的社会、文化和其他解释意义。 纵观萧红的小说,有不少因重大精神创伤引起的意识觉醒而引发疾病的死亡和疯狂案例。疾病背后的隐喻是指封建传统文化对人的身心的束缚,从而带来无法愈合的伤口。 从表面意义上看,萧红作品中的村民似乎对出生、衰老、疾病和死亡都有着非同寻常的冷静和克制,但从深层意义上分析,可以发现克制背后隐藏的是巨大的精神创伤,创伤的表现形式是疾病。 疾病包括身体和心理反应 ............................第三章旅行者:对个人生活的探究............................第一节生命意义的探究..............................301写作:个体生活的探究方法..............................312、万花筒:不可抗力的象征............................33第三章旅行者:探索个人生活第一节探索生活的意义萧红在创作之初就已经经历了母亲和祖父的死亡、爱人的离去、孩子的早逝、监禁以及饥饿和贫困的困扰。因此,她能够感受到人民的苦难。可以说,她的生活是痛苦挣扎的生活。 在她的小说中,36部短篇小说和3部中长篇小说描写了生活中的各种苦难场景。 从第一次“王嫂之死”到临终前最后一次口头“红玻璃的故事”,对生命意义的质疑一直贯穿始终。 从阶级上看,姓张的地主残忍、不道德,穷人无力反抗。从性别角度来看,有王二嫂死于分娩,金枝不知从哪里逃走,岳影死于瘫痪,崔屹与死亡抗争。从战时苦难的角度来看,有被火烧死的孤独无助的哑老头,疯狂等待儿子归来的耿大仙和张老台,陷入荒谬逃亡圈的何南生,以及被日本宪兵杀死的小豆。从国民性批判的角度来看,有王亚明,他因双手受到歧视而被视为怪物,还有被集体无意识虐待的重聚媳妇,还有马伯乐,他披着智慧和知识的外衣却实际上追求逃避现实。 萧红的角色是立体的,有善有恶,有美有丑。 从小说的主题来看,正如季洪珍所说,“萧红的作品包含了我们今天在文坛上谈论的几乎所有话题。” 例如,存在民族国家、文化批评、农村失败、底层写作、性别政治、身体叙事、终极关怀甚至后殖民问题。 ”在这许多话题中,主要关心的是“人”,讨论个人在生与死之间在这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所遭受的苦难,思考的是人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是做敢面对人生的冯墨少子和王大妈还是只有诺诺·马伯乐?还是你像大多数人一样麻木地忙于生与死?贾振勇认为,萧红生活中的种种创伤经历导致了她倒退的行为,在处理社会事务和爱情时显得不成熟、幼稚、盲目、草率甚至弱智。“倒退”行为的积极防御力量激活了萧红的艺术天赋,从而实现了萧红文坛的原创性。 这种表达显然有偏见。 “退化”是弗洛伊德提出的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它指的是人们在面对挫折或焦虑、压力和其他状态时,为了满足某些欲望而表现出的不成熟行为,这种行为与他们的年龄和地位不一致。这是一种不成熟的心理防御机制。 正如栗川白村所说,萧红的创伤经历是由活着的自由奔跑者的抑郁,即精神伤害造成的 只有通过艺术创作,个人才能从内外压迫中解放出来,获得绝对自由 萧红把痛苦投入到文学创作中,她对创作几乎有宗教信仰。 ..............................在叔本华看来,痛苦和缺陷是生命的本质。每个人都在无休止地追求自己的生存。基本上,所有的追求都是由缺乏和对自己处境的不满引起的。 小红的一生可以说是在不断的追求和逃避中度过的。她有“启蒙者、回归者和漂泊者”三种身份,始终保持积极选择的态度来面对生活的困难。 她追求的是自由和爱,她逃避的是对个人的各种限制。 萧红在写作中始终坚持“启蒙者”的身份,并受到“回归者”和“漂泊者”身份的影响,这使得她的启蒙立场不同于当代启蒙作家。她已经完成了作为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使命。 作为启蒙者,萧红通过对底层人物从无意识麻木到有意识反抗的描述,表达了她对底层人物的深切同情和怜悯。 作为一名归国人员,她在回顾自己的祖国时,完成了对民族性格的批判和反思。 萧红并没有简单地批判国民性本身,而是主要反思了这种国民性的成因。 她用疾病的比喻来挖掘苦难背后的文化机制:封建传统文化约束个人,迫害不同的人。个人陷入了一个奇怪的“看见和被看见”和“伤害和营救”的循环 此外,萧红完成了对知识分子启蒙作用的反思,并通过对马伯乐《逃亡之路》的写作质疑了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文化结构。 作为一名流浪的女作家,她将自己所有的生活经历融入到自己的写作中,完成了自己对生活的追求。 萧红对生存状态的思考,从《生死场》中的出生死亡到《小城三月》和《红玻璃的故事》中的疾病死亡都有所暗示 分娩过早死亡揭示了男性主导的社会对妇女的压迫,妇女成了生殖的工具。在中后期,崔大妈的死是由新知识与旧文化冲突造成的内心撕裂造成的,这意味着对整个文化结构的批判。王大妈再次去世时,物质生活的负担并没有压倒她。令她不知所措的是,她对生活本质的理解带来了对生活的绝望。 从底层人物的书写到对国民性的批判,从性别到文化再到哲学的深入思考,萧红一直在探索个体自我意识的觉醒与生存状态之间的关系。 萧红的小说创作和个人生活历程都指出,个体价值的实现不仅需要自我意识的觉醒,还需要整个社会的转型,如弱化社会话语和传统文化对个体的约束和压制。 此外,她强调,虽然个人的觉醒不能完全摆脱困境,但她仍然需要有向上的精神去追求人生的巅峰和生活的真理。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