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19265字硕士毕业论文严歌苓小说叙事艺术研究

19265字硕士毕业论文严歌苓小说叙事艺术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19265字
论点:叙事,小说,人物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笔者认为除了重视作品的叙事内容,严歌苓还非常重视文学作品的审美愉悦,也就是作品的叙事技巧。首先是叙事视角的灵活运用,全知全能的叙事视角让作者在不同时间。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严歌苓小说的叙事内容1.1故事情节中出人意料的叙事文学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是故事,故事的质量主要取决于故事的情节 严歌苓曾在《主流与边缘》中写道:“我总是想给读者讲一个好故事。” 一个好故事应该有精彩的情节和意想不到的发展,一个接一个的意外。最重要的是,在所有的冲突中,角色一个接一个地活着。读者逐渐与这些人物相处,因为他们产生爱、恨、怜悯和邪恶。 可见的情节和人物一直是严歌苓叙事中最关心的地方 正如她所说,严歌苓喜欢在故事情节的处理上创造意想不到的效果。她用一些独特的构图和安排方法将事故联系在一起,创造出精彩的故事情节。 以中篇小说《白蛇》为例,故事的主要情节如下:著名舞蹈家孙立坤被拘留——专员徐家山调查孙翔的案件——孙立坤精神错乱住院——孙立坤康复后恢复了工作和名誉。 这原本是一个不复杂的故事,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也很常见 然而,作者在《徐家山特使调查孙氏案》和《徐栗坤精神疾病住院治疗》两个故事线的处理中加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元素,使得小说的故事线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作者没有直接告诉读者这个故事有什么奇怪的,而是通过三个“版本”讲述了这个故事 在“民间版”中,年轻的徐家山是一名男性,身穿配送学校的军装,骑着飞鸽自行车,在大中华区吸烟。每个人都认为他是一个风格十足的年轻人。没有人怀疑他对孙翔案件的调查。在调查期间,孙立坤也被这位气质好的年轻人所吸引。 然而,在《未知的版本》中,情节以日记的形式揭示了徐的未知身份。 徐群山的真名是徐群山,不是一个年轻人,而是一个女人。 她爱上了许栗坤,他在早期的舞蹈表演中扮演白蛇。“我不认为我喜欢跳舞,而是喜欢产生舞蹈的人体,”而且(2)从她12岁起,她就迷恋上了一个女人。 这种迷恋让她千里迢迢地去营救伪装成男人的被囚禁的孙立坤,而绝望的孙立坤却以一个气质非凡的男人爱上了徐群山。得知真相后,孙立坤精神错乱,大小便失禁,苦笑着。 在“官方版本”中,作者采用书信体叙事。在北京市公安局写给s省改革委员会安全部门的信中,关于许群山真实身份的调查结论是:许群山与诈骗犯许群山无关,因为许群山是女性 ..............................1.2角色复杂、多变、精彩的故事情节并不是好故事的唯一要素,角色也至关重要 严歌苓在她的小说中塑造了许多成功的人物,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严歌苓是一个头脑非常敏锐的作家。她早年丰富的生活经历和人生经历造就了她的思想深度,这也反映在她对人物的刻画上。 她从不限制人物的身份,庸俗的妓女,邋遢的囚犯,女知青牧马,神圣的女学生,战败的士兵,虚伪的政治家等等,她可以毫无禁忌地写进作品里 每个人都应该有语言、行为、心理等。真实地反映在小说中 此外,严歌苓塑造人物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对“人性”的深入探讨。普通人物越有“写作头脑”,就越能展现真正的“人性” 总的来说,严歌苓小说中的人物塑造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人物对立的融合;第二是性格内省的增长。 福斯特在他的小说《方面》中将人物分为扁平人物和圆形人物。扁平字符可以用几个词或一个词来描述,但是圆形字符通常具有许多特征,包括一些冲突或矛盾的特征。 严歌苓对小说中人物的刻画不是一次性完成的。这个角色的性格经常充满矛盾,经常表现出一些复杂而简单、谦逊而高尚的方面。 以《战争之花》中的豆蔻为例。一个15岁的妓女在妓院长大,学会了妓女无耻的技巧。即使她住在一个神圣的教堂里,她仍然可以像妓院一样无忧无虑地生活,而不用担心亡国。 然而,这位妓女有一个不应该属于她的优点:每当她遇到合适的人,她就会全心全意地对待别人,而且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没有正义的婊子”。 王普生是一个诚实的大男孩,他爱豆蔻作为他生命中最后的爱人。 所以豆蔻不顾满天的战争给他弄琴弦,让他听一听以前从未听过的琵琶 豆蔻五岁时被卖到妓院。她复杂的经历使她像一块涂有各种颜料的画板。然而,她是一个敢于爱与恨的人。她愿意为她的爱付出一切。 其他妓女,如豆蔻,地位下降,身体肮脏,但她们并没有被阻止去做一件神圣的事情来拯救13个唱诗班的女孩。 以谦卑的身份做高尚的事情,这些角色的矛盾性格并不会使这些角色显得格格不入。相反,在这种强烈的对比下,它展现了人性的宝贵一面,也展现了一个国家在战争中真正的勇气和正直。 第二章严歌苓小说的叙事视角................................ “我”在整个故事的叙述中具有绝对的主动性。如何讲这个故事由“我”决定 这种叙事视角也经常出现在其他文学作品中,被称为“零焦点” 然而,这些作品中的“我”是故事中的人物,是文本故事中表达叙事真实性的人物 严歌苓小说中的“我”虽然不参与故事,但它与故事中的某个人物密切相关,然后在所有人物的基础上进行叙述。 以《扶桑》、《燕洵实录》和《金陵十三钗》三部小说为例,这三部小说除了所有人物外,都具有全知的叙事视角,并在小说开头告诉读者“我”知道整个故事。 “这是你 这钱从叽叽喳喳的竹床上站了起来,穿着猩红色缎子的是你...我这离你一百二十年的后代对这样的刺绣只能寄以不知道的惊叹”,“当我从160册唐人街看到这种拍卖是野史”(《扶桑》) ②从小说一开始就把“我”置于所有人物之上,置于整个故事的叙述之上,因为“我”知道所有的历史 “那个叫颜路-施的中年人是我祖父颜路-施”,“三年后,我祖父的称号变成了278”(“颜路-施”) 小说中还有一个“我”。这个“我”是小说主人公颜路的孙女。我知道颜路对这个角色了如指掌。我是讲这个故事的人。 “我,月经舒娟,是被我自己的月经初潮惊醒的,而不是被1937年12月12日南京城外的枪声惊醒的”(《战争之花》) (4)小说中的“我”有月经,而月经经历了南京大屠杀。月经告诉了“我”她所有的真实经历,而“我”会来月经给我讲故事 严歌苓在这三部作品中采用了三种叙事身份:一个了解历史的第五代中国移民,一个拥有祖父手稿的孙女,以及一个听过南京大屠杀故事的侄女。这三个叙述者根本不是小说中的人物,但他们都以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叙述者参与了整部小说的叙述,将小说中的人物联系在一起,合理地拼接故事情节,轻松叙述。 的独特表现................................s 2.2“其他”文化视角1989年,严歌苓漂洋过海来到美国,进入哥伦比亚艺术大学写作班,开启了她的文学创作的一个转折点。 在此之前,严歌苓的小说主要以军事生活和社会事务的变化为主题,通过作者的观察揭示了时代和社会的重大变化。 进入美国学习和生活后,中西文化的冲击和价值观的变异都影响了严歌苓的创作。 当我第一次来到美国时,惊讶和好奇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了“边缘人”的失落、挣扎和痛苦,但作者并没有尽力在叙事中发泄这些情感。 她早年丰富的生活经历和在美国的生活经历使她不仅有东方文化的积累,而且有西方世界“文艺复兴”以来形成的“人类”价值观的视角。 这些思想使严歌苓在创作中能够客观、冷静、自立地摒弃不同文化之间的偏见、歧视和矛盾,从“他者”的文化视角来描述自己的作品,追求“人性”的更深层表达 《少女垂钓》是严歌苓的经典短篇小说。 小余和姜维一起去美国寻求生存。为了获得合法的美国身份,小余不得不与一位濒临死亡的意大利老人假结婚。小雨的未婚夫姜伟也在策划这个阴谋。他们凑了15000元来完成这场假婚姻。 小玉嫁给意大利老人后,姜维对老人充满敌意。他讨厌这个名义上拥有自己女人的坏老头,总是处于愤怒的状态,把这种愤怒传递给了小雨。 意大利老人利用假婚姻来获取他的最大利益。 “他已经三次提高了房价,并派人修理屋顶、疏通下水道和杀死蟑螂,所有这些费用都由小鱼支付一半。” (1)小余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怨恨。她断然接受男人的背叛和无耻交易,以和平的态度面对生存的无助和命运的不公平。 “她想通过自己的双手得到任何改善;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被宠坏的,包括这个大半辈子都被宠坏的老人。” (2)这是一个涉及中国移民的叙事主题。小玉来到国外后,她不得不面对艰难的生活、非法的身份、物质生活的匮乏、种族歧视等等。然而,作者并没有简单而肤浅地表达人物表面的喜怒哀乐,而是从独特的“他者”文化视角进入人物的心理深度。 这一视角摒弃了种族间的碰撞、矛盾和冲突,通过小玉对意大利老人的行为和态度,将小玉的精神世界从肮脏的假货中升华,将人性自然化为一个大的道德范畴,进而展现出一种简单朴实的“人性”力量。 第三章严歌苓小说的叙事时间和节奏.............................……s 193.1交错叙述时间........................s 193.2多重叙述频率.............................s 213.3放松................23第三章严歌苓小说的叙事时间和节奏3.1纵横交错的叙事顺序以小说《扶桑》为例。小说中的白人少年克里斯(Chris)12岁第一次见到扶桑时就被她迷住了,直到75岁去世才忘记。 在小说中,作者描写了克里斯对扶桑的感情,不是通过文本时间的发展,而是通过多重时间序列的处理,克里斯心中一些“未来”的真实想法被插入到文本时间中,形成了故事时间和文本时间的交织,从而展现了克里斯对扶桑复杂的感情。 “60岁的一天,克里斯想起了他12岁的一个时刻 在唐代一条狭窄的小巷里,他看到了一个中国妓女。\" ①而在这句话之前,小说描述了14岁的克里斯为了扶桑与父亲的斗争 \"对于一个14岁的男孩来说,痛苦比幸福更新奇和浪漫.\" ②在这部小说片段中,作者站在克里斯14岁的“现在”上,讲述了60岁时的“未来”故事,然后从这个“未来”回顾到12岁时的“过去” 这句话连锁了克里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叙事顺序交错,文本时间无序。 这种叙事技巧已经在小说中多次运用。克里斯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起与扶桑有关的事情。“许多年后,大约40岁的克里斯想起了他有一天走出扶桑和大勇大楼的感觉”,(3)“许多年后,70岁的克里斯看到扶桑在一个老年失眠的晚上再次跪下,”和(4)“克里斯死前,他想起了扶桑 他七十五岁了,那缕黑发仍然很年轻。\" (5)但在小说《扶桑》中,克里斯从17岁起就没见过扶桑,但作者将自己40、70、75岁的记忆插入文本时间,延长了扶桑和克里斯的故事时间,也展示了克里斯对扶桑的情感变化 十二岁的克里斯对扶桑这样的东方女性很好奇。十四岁的克里斯迷恋上了扶桑,扶桑在苦难中产生的魅力。十七岁的克里斯站在他拯救扶桑的巅峰。17岁后,克里斯逐渐意识到扶桑需要救赎的是他。 作者直接将克里斯的“未来”的一些想法插入正在进行的文本中,导致叙事序列的交错。 这种叙事技巧不仅没有使小说的整体结构凌乱,而且完美地描述了人物之间复杂的关系,同时也引发了人物复杂的内心感受。 近年来,严歌苓获得了“中国时报百万小说奖”、“联合日报文学奖”、“哥伦比亚大学最佳实验小说奖”、“美国最佳畅销书排行榜”、“金马奖最佳编剧”等奖项。然而,严歌苓早已使她在国内外闻名。然而,它并没有停止对写作的探索,而是不断用她的作品来展示她独特的文学才华和成就积累。她被评论家誉为当今北美中国创作中最有影响力的小说家,也是北美最有影响力的新移民作家。 严歌苓在文学艺术上的成功一方面来自她独特的文学才华和修养的积累。 另一方面,虽然她的创作植根于中国文化,但它清楚地反映了审美意义的心理深度。 严歌苓丰富的人生经历积累了她深邃的人生感受,也培养了她艺术升华的优秀眼光。 在她的作品中,她密切关注战争、政治动荡和移民等重大历史事件。她的许多作品的主题都展示了这些内容。 然而,严歌苓并没有简单地展示已经叙述过多次的内容,而是从更深的角度观察特定环境中的事件和人物,从而赋予故事和人物以生命力。 在叙事内容上,严歌苓非常重视故事的情节。故事情节的组合和安排都得到了仔细考虑。她的小说情节没有固定的套路。读者需要重新安排故事情节,才能找到小说的全部逻辑。 也正因为如此,严歌苓的小说情节总能让人耳目一新,为之喝彩。 此外,严歌苓在创作小说中的人物之前,已经为他们设定了一些不可改变的人生经历,如拐卖妓女、养媳、囚禁犯人等。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奋斗,但作者总能穿透人物表面的喜怒哀乐,将人物强烈的痛苦转化为震撼的艺术审美愉悦,使小说的艺术审美水平达到最高水平。 在《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嫂子多和》、《安祖艳史》、《满欢》等作品中,主人公或多或少被政治命运所改变。然而,作者在关注这些人物命运变化的同时,更关注历史漩涡中的“人性”。 对人性的深入描写赋予严歌苓小说更深的思想内涵,也清晰地反映了小说在审美意义上的心理深度。 最后,在小说的环境描写中,严歌苓对“特定环境”的设定一直是其小说的一大特色。她总能找到一些不同寻常的环境为小说故事情节的发展和人物性格的变化服务。最后,她表达了特定环境中真实的“人性”,进而表达了整部小说的思想内容。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