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1552字硕士毕业论文文学硕士论文2017经典收藏

31552字硕士毕业论文文学硕士论文2017经典收藏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1552字
论点:香港,文化,小说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硕士论文2017年经典汇集,以迟子建小说神性元素研究、论陈映真小说中的人道主义情怀、后殖民视域下也斯小说的"香港书写"为例,对文学硕士论文写作范文进行了介绍。

论文正文:

2017年文学硕士论文第一辑:迟子建小说中的神性元素研究

第一章绪论 ―、本论文的研究现状迟子建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的文学创作,笔耕不辕,撰写有500多万的文字,主要以小说为主,长中短篇均有涉及。迟子建的小说独树一峡,个性鲜明,风格独特,尽管其多数作品都是以关注小人物的情感和苦难人生为主要内容。迟子建自幼生活在东北,而东北地区分布着我国不同的少数民族,其中满族作为通古斯民族中最大的支系就分布在东北,同时东北还分布着诸如鄂伦春族等少数民族,他们的信仰、风俗民情,对自幼生长在极地的迟子建来说,新奇而又充满魅力,这些随后都成为了迟子建文学创作的养料。迟子建作为东北黑王地孕育出的作家,作品中到处渗透着独属于这片地域的风土人情。同时,她的作品中对于本地域萨满教的描写也随处可见,透过迟子建文笔中的"神",我们了解到一个民族的信仰,也能看到这个民族特殊的生活背景、生活条件及其充满神秘色彩的精神世界。因此对于迟子建作品中神秘色彩的研究,逐步成为迟子建小说研究者们重点研究的方向之一。迟子建还因长篇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获得了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这一殊荣引起了更多读者对迟子建的关注,同时迟子建的创作也逐渐得到学术界更多的认可,更多的学术界人±产生了对迟子建小说研究的兴趣。近年来,已有不少学术界人士对迟子建小说进行了研究,研究的方向很多,研究深度也不断加深,领域也在不断的拓宽。目前对迟子建小说的研究文章近百篇,这些研究成果对我本篇论文的研究带来很多帮助,使我能够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对迟子建小说进行更深入的探究,这也使我的研究更有说服力,更具深度和广度。​....................... 二、本论文的研究意义​1.现实意义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中国文坛逐渐改变原有的写作内容和模式,出现众多的声音,展现出多元并存的态势,出现了"伤痕"、"反思"、"改革"、"寻根"、"新写实"等各类的小说,以及"新潮"、"实验"、"先锋"的文学创作风格。1983年迟子建开始创作,而在1986才凭借《北极村童话》正式步入文坛,和其他先锋派的作家相比较而言,迟子建的出场略显安静,她通过自己的艺术思维构建着自己的文学世界,三十多年来,她始终按照自己的风格来进行文学创作。在写作初始,她喜欢纯美的童年生活及浪漫感伤的少女情怀。后来,她更加注重日常,以东北故乡的地域风情为背景,将笔墨更多地集中在普通人身上。伴随着阅历的积淀,人生体验的増多,及写作水平的进一步提高,表现手法更加具有自己鲜明的特色。三十年来,凭借《雾月牛栏》,《清水洗尘》,及《世界上所有的夜晚》,迟子建先后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此后更是因长篇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斩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的桂冠。可以说迟子建是一位实力派作家,她的作品的艺术价值就在于她所创作的文学情景的独特性。她在作品中营造了悲怕的情景,通过独有的洞察视角,使得作品在明显的平常生活中抒发着深刻的内涵,这也是她能够成为中国优秀作家的原因。近年来学术界不少人士对她的作品进行不断的挖掘和研究,不断深入地了解她作品的内涵,这些对于了解迟子建的作品都具有一定的意义。本论文主要是从神性元素方面来探讨迟子建的作品,目的是让我们能够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她的作品所承载的现实意义。在迟子建所创作的文学世界中,我们能够不断汲取到人性真谛的养分,真正领略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灵魂等如何真正的和平相处。........................ ​第二章迟子建小说中的‘‘神性’’元素 ​一、小说中不同角色蕴含的神性元素1、女性角色​许多女性形象被迟子建塑造在小说中,表达出作者对女性角色的认同,同时也表现出作者对女性至真至善至美的形象的赞美。我们在迟子建的文本中经常会读到'女人如花的命运,她们看起来是十分的美丽,而且娇柔,同时具有坚初和隐忍的品质。但大多是以花无百日红的命运告终,她们或死亡,或孤独终老。但她们的存在,却让我们看到了至真至善至美的人性力量,体现出的是一种神性的光辉。​至真。在作品中主要表现为女性对生命本真的追求与坚守。如《逆行精灵》中的猎颈女人,她有完美的丈夫,但对其他男人的崇拜和追求,仍感到自豪,并产生优越感。鷄颈女人韋欢浪漫的旅途,并愿意把钱花在此处,以此寻找情与欲的满足。迟子建笔下的鶴颈女人,有着浓郁的女性韵味,如同森林雨雾中的女妖和精灵的结合,即便与身边的男人暧昧是也流露出一种纯洁的气息,有一定的抒情意味,并带有对粗俗到可笑的男人的宽容、理解和嘲讽。又如小说《秩歌》,美丽的小梳妆被刻画的如神话一般,如果是秩歌队要来,小梳妆在秩歌队,大家都会奔向巷口,甚至女萝被挤掉鞋,还因此冻坏脚趾。描写她在扭秩歌中,每扭一下,就会爆发出喝彩声,让人感受到她的美,达到了一种极致。这种美撒发出神一般的为量,使得马头岗的秀才起天凉,一下就得了相思病,并且致死。而女萝的父亲,在临死时念叨的话竟然是小梳妆。小梳妆的神性体现的是一种极致的美,貌美如花的绝代佳人,她的美让男女老少为之动容。但是美貌并没有带给小梳妆幸福,最终的命运却是孤寂的等待,却没有等来薄情的男人。小说中总结为,这个生意人生意是第一位,他的女人太多,小梳妆只是其中之一。结果是小梳妆在失望中自尽,走向了极乐世界。文本中小梳妆的美貌和她的命运似乎非常不和谐,正是这种不和谐体现出小梳妆对爱情本身的坚守。尽管自己貌美如花,让所有见到她的人都会也生爱怜,但是自己的爱人却是水性杨花。小梳妆用美丽去挺救人性,用死亡来表达决也,她用生命阐释了对待爱情应有的至真态度。......................... 二、超越肉体的神性元素1.亡灵​迟子建的文学作品有许多对死亡的撰写。我们经常会读到死亡,读到人与亡灵间的沟通,这些让她的作品具有非凡的气质。我们看到文本中虽然描写的是死但从未给人以恐怖的感受,反倒是让作品更加深刻,更具特色。让我们体会到生命是短暂的,是仅有的一次体验,这更让生者对生产生留恋。我们读到过许多当代作家关于死亡的作品,比如余华等作家,这些作家采用死亡的主题,目的是让我们产生对生命的尊重和思索,一般作家习惯通过死亡来构筑故事的高潮,或者是构建作品的结尾。但是在迟子建她的小说中,死亡与生存不是对立的,不仅如此,她还认为死亡和生存是一种和谐的关系,是生命轮回的一个过程。在迟子建小说中,死总是与生贯通着,死仅仅是轮回的必经之路,这样使生命显得更加的完整。迟子建认为灵魂是存在的,因此死亡不但不是生命的终结,反而是生命的另一种开始。在迟子建的早期作品中,如《沉睡的大固其固》、《北极村童话》,还有《北国一片苍茫》,都对死亡有着独特的描写。而九十年代的作品,如《白雪的墓园》,《亲亲±豆》,还有《秩歌》,《岸上的美奴》及《白银那》,或是《世界上所有的夜晚》、《额尔古纳河右岸》,及近期的《白雪乌鸦》和《群山之损》,这些著作中关于死亡的书写让故事不断的升华,也使小说更加深刻。特别是在世纪初,迟子建的生活经历了多次变故:父亲去世,自己的擎亲孽爱的丈夫遭遇车祸身亡。这些变故,使她的小说对死亡的描写达到了极致。《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是迟子建在很短的时间内创作出来的中篇小说,其中关于"死亡"的描写笔墨非常的重,特别是男性的死亡成了全书的线索和主旋律,读起来有些压迫感,却让人难以释手。一切以死亡为因,以死亡为果,期待与亡灵的对话和链接,这使小说别有滋味。死t在迟子建的很多小说中不断推升着整篇故事的发展,死亡密集,目不暇接,不断撞击着读者的也灵,如长篇小说《越过云层的晴朗》、《额尔古纳河右岸》。《白雪乌鸦》中因为鼠疫,造成一个个生命变成了一具具尸体,死亡的恐惧弥漫着整个小镇,但是每个人的死亡给予读者的感受又是完全不同。通过阅读小说中的死亡,没有让读者深感恐惧,或者是遭受压抑,而是让我们认可死亡只是一种现象和事实。所以,迟子建所描写的死亡带给我们的是更深刻的思索。....................... 第三章迟子建小说中的以“神性”根源.............34一、宗教文化的影响..............34​二、作者自身的人生经历...............39第四章迟子建小说“神性”元素的特质及意义............44一、迟子建小说中"神性"元素的特质.................441、“天人合一”的神性观..................44 第四章迟子建小说“神性”元素的特质及意义 一、迟子建小说中"神性"元素的特质​1、“天人合一”的神性观​神,是一种具有无穷力量的主宰者。萨满神歌唱起,搭建起了人类与神灵沟通、交流的一个纽带。那片黑土地上人们对于自然的崇敬,实际上就是对于神灵的尊重。迟子建在追求"天人合一"的理想状态中,指出人是组成自然的部分,人源于自然,最后应该回归自然界。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应当对自然应该怀有尊重之情,自然在赐予人类生活来源的时候,也发挥着对人类心灵净化和抚慰的作用。《额尔古纳河右岸》中对于神性元素的大量描写,对于人与自然的描写,是一种美好的关系的描述,同时也是在传递一种敬畏自然的信息。自然与神之间存在一种恃殊的关系。自然现象是神的意旨的表达,在人、自然、神这样一个非常神秘的关系中,人需要遵从自然规律、敬畏自然、保护自然。迟子建的小说中,充满了对于自然与神的崇敬,这种思想正是目前社会所缺乏的。她对于神性元素的描述,正是对肆无忌俾的人类的一种提醒。她希望人类能够尊重自然规律,减少对于自然的破坏。这样才能够维持一种平衡的状态,才能够获得神灵的"庇佑"。....................... 结语迟子建小说中蕴含的神性元素,渗透在文本的字里行间。譬如文本中底层小人物的神性,具体表现为至真至善至美的人性,使我们感受到小人物贫苦悲伤的生活中,也有泪泊暖流。而有学者就将迟子建的这种创作态度称为"温情主义",认为这是迟子建对现实苦难与复杂人性的一种规避,是缺芝现实批判力度的,总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另外,迟子建在文本中提倡的回归自然"天人合一"的神性观,让我们看到了人与自然相融共存的"天人合一"状态。但迟子建这种"回归自然"的观点,就真的与现如今我们所提倡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观点不谋而合吗?本人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商権的问题。​但迟子建的创作态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作者人生阅历的增加,写作手法的日益成熟及对现实社会的不断观察和领悟,作者的创作风格也有所改变。比如迟子建的《群山之蟲》,它不再用温情包裹一切,而是将现实放到阳光下撕开给人看,如果将迟子建以前的作品比作温情包裹下的理想王国,那么《群山之嚴》就是梦醒之后的现实世界。诸如迟子建这种创作风格的改变,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参考文献(略)
 

文学硕士论文2017经典丛书之二——论陈映真小说中的人道主义情怀

第一章反映了真正的台湾

第一节底层无人的悲哀
王小波曾经指出,陈映真争议的两面是他的人道主义立场和他的中国立场。仅从人性的角度来看,在陈映真的文坛上,他始终深切关注人,探索“人”的体验、存在和世界。用他悲伤的话语,他描写了小人物的悲惨境遇。\"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他同情所有受到伤害、侮辱和压迫的人。\"人道主义与人性、人权、人类价值和尊严相关。陈映真小说中的小人物不仅包括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贫困群众,还包括底层的小知识分子和士兵。这些人已经成为社会历史变革的“受害者”,遭受着隐藏的痛苦,成为受害者,甚至犹豫和焦虑。陈映真的创作往往从苦难开始,在不同的环境下营造出一种凝重的氛围,讲述了被忽视、被践踏、被摧毁的人们所经历的身心折磨以及他们痛苦挣扎的灵魂世界。这群人在台湾社会中处于弱势地位。他们面临的生理或心理现实足以让他们筋疲力尽。他们可能是去城市生活的面条小贩,或者被现实和历史戏弄的小知识分子,或者被事物统治的“非人”等等。
作为陈映真最喜爱的作品《棉花》,故事很简单——一对进城的夫妇带着咯血的孩子去台北生活。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为了孩子和生存,他们坚持、忍耐并迎合城市管理者。作者在字里行间表现出深深的爱,几乎抑制不住地在字里行间奔涌而出。贫困城市中挣扎求生的“流浪者”,仍然充满真情实感。这看起来像一个古老的人道主义故事,但它不是有意的,而是温柔而感人的。台湾的历史相对复杂。在日本占领时期,警察作为殖民者的帮凶,控制着生死大权。然而,文章中的“白盔警察”,睁着大大的眼睛,充满热情,“闪着温暖的光”。小说中的一些细节也揭示了小商人的困难。例如,在第一天上班时被带到警察局的父亲“边走边聊,脸上带着皱纹”,而胖警官对此充耳不闻,径直走进了房间。因为他是外国人,不知道规则,面条商被罚款60元,即使他试图为自己辩护,这也没用。当这位年轻的警官去小吃摊吃面条时,他的父亲仍然“用一张布满皱纹的笑脸和肉汤奉承他两次”。抛开其他数字,只关注家庭的三个成员,他会发现除了温暖,实际上还有一丝苦涩。
................................

第二节资本主义对人类的异化
台湾经济在1960年代迅速增长,1963年工业产出首次超过农业产出。这标志着台湾社会经济结构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转变的完成。经济发展带来了社会转型,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系列冲突和矛盾。在社会转型过程中,人们的生存、生活和心理都会受到影响,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也逐渐出现。陈映真描绘了台湾人在这样一个社会中挣扎和流浪,以坚定的人道主义立场揭露、批判和反思混乱社会中“人”的尴尬处境。面对以前的人生理想,这些小镇上的小知识分子被迫陷入困境,最终在资本社会的吞吐量中抹去了“人”的边缘和角落,逐渐被异化,成为资本和物质的奴隶。这种“痛苦”更像是“人类”的痛苦。它是人生尴尬和地位变化的失落和无助。也是理想崩溃的沮丧和无助。这也是对金钱权力的病态异化。
1960年1月,陈映真在《毕慧》第九卷中发表了《我的兄弟熊康》。作为焦虑青年的最早代表,熊康在特定的时代展现了各种形态的空理想主义青年。随着现代经济的涌入,“理想主义”青年对社会充满期待,但他们沉溺于空思维,惧怕现实,成为“零盈余”。最后,这些年轻人从“家乡”的熊康变成了“哥哥”,从“乡村老师”的吴金祥变成了自杀、毁灭、堕落和死亡。陈映真早期的《家》、《苹果树》和《伤心无声的嘴》也展现了大中学生的心理困境,这使他们在社会转型中恐慌、疯狂甚至崩溃。“由于小城镇知识分子处于社会的中间地位,从上层强行维持现有秩序,有着无数的联系;面对改善社会下层的愿望和他们不能完全认同这一愿望,他们的改革主义的特点必然是不完整的,空思想。”熊康在他乌托邦的世界里建立了许多贫困的学校、医院和孤儿院,并逐渐开始与其年龄不相称的等待。《故乡的哥哥》也是一个不完整的空理想主义者,充满理想的知识分子,热衷于改革但又软弱而忧郁。
对西方现代主义最深刻和最明显的批评是以“唐倩喜剧”为代表的。陈映真利用女性唐倩与不同派系代表之间的情感纠葛,讽刺了浮夸自命不凡的“派系”领导人,并煞费苦心地在美国唐倩进行彻底的讽刺。唐倩几乎成了一个象征,是20世纪60年代台湾文坛崇洋媚外的典型代表。当存在主义盛行时,唐·钱乙离开了他的旧情人周宇,成为老莫的忠实追随者。新实证主义流行后,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新情人,罗达图。罗仲琦自杀后,沉默了一年的唐倩加入了在美国学习的工程师乔治·周(George h Zhou)。他没有攻读学位,只是渴望“美国生活方式”,爱上了所谓自由美国的魅力。最后,与周离婚的唐倩与一家武器公司的物理博士结婚,并在“新世界”喝醉了。盲目崇拜西方资本社会的虚荣心和繁荣,把自己变成各种学说的附属品,这真让人难过。
..............................

第二章陈映真的人道主义特征

第一节理性之烛
理性不仅是探索、发现和解释世界的理性方式,也是追求和实现人类自由和解放的重要力量。换句话说,“理性就是理性,因为它不会简单而容易地接受和复制某些结论,而是敢于通过其独特的反思特征批判性地挑战最初的理解。”在陈映真的小说中,最大的旗帜和主导特色是他一贯的理性精神。正是因为理性的阐释,作家们在审视许多社会和历史疾病时,能够更加冷静客观地面对、分析和思考。
纵观陈映真的小说,从内容到人物,涵盖了台湾社会和历史的方方面面。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陈映真的小说在揭示社会、历史和人的问题时,总是以理性分析为主,以观察人的存在、生活和生活。因此,在陈映真的小说中,没有残酷和严厉的批评,而是对社会历史、同情和温暖的分析和关怀。
在理性的支持下,作家们对社会历史进行批判和反思,从而以更冷静的态度和更有力的观察来观察人类的苦难、历史的残酷和现实的苦难。以陈映真的小说《死者》(The Dead)为例,陈映真在创作可怜的小男人盛发波时,并没有讽刺小村庄的无知和无知。相反,当盛发波临死时,他用灵魂和身体之间的意识徘徊和回忆来揭示他生活的困难。面对盛发博家族几代人所忍受的社会现实,他们被不公正的社会结构所耽误和毒害,可怜的盛发博没有做出任何努力,但所有的计划最终都受到不确定的社会历史现实的影响和破坏。
“死者”不是乡村田园。作者通过萌发薄熙来的孙子和二媳妇,从侧面展现了一个污秽不堪的乡村世界。然而,启蒙者并没有讽刺或谴责丑陋的农村关系。可怜而悲伤的盛发波临死前的最后希望是,他的儿媳妇不要做任何侮辱家庭的事情。原来,这个村庄有一种“庸俗”的做法——通奸,这几乎是一种常见的现象。这时,作者跳出了故事,写下了下面的话:“这可能是一个古老而不可思议的习俗。也许这是经济条件的结果。也许是因为封建婚姻带来的阻力。然而,无论如何,他们不是一群不道德的人。否则,他们也要劳苦受苦,像他们的祖先一样穷困潦倒。”正是因为这种“赤贫”的生活环境,那些穷人和弱者才相互欣赏,相互依赖。作者在这里列出了可能导致这种现象和选择的各种社会原因。他们可以被理解和原谅。他们在贫困问题上建立的所谓“不道德”关系只是绝望和艰难生活的一部分,是生活本身的负担和无助的选择。这不是现代城市中男女之间的浪漫关系,也不是满足个人欲望的生理冲动,而是“底层工人为生存而进行的劳动和生活安排”
第2节..............................

关注个人
陈映真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坚持文学的大众化。他强调,“文学的普及不仅需要对作家的教育,也需要对公众的教育。一方面,作家以某种理解丢弃个人物品,试图理解公众的愿望和要求。另一方面,公众积极努力接受文化,提高自己的理解水平。此外,他们肯定能提高自己在文化、艺术和文学方面的创造力和欣赏力。”显而易见,陈映真的文学创作植根于大众,其力量和创作源泉也来自于大众。这种脚踏实地的方式缩小了他和群众之间的距离。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他被称为“台湾社会的一面镜子”。陈映真在强调和肯定群众价值和意义的前提下,肯定了知识分子的责任,珍惜对群众的希望和关心,并认真反思和思考自己的立场。只有通过这些融合,他在作品中对个人有强烈的关注,对普通人有坚定的立场。
通过陈映真的小说,我们总能感受到不同社会历史背景下个体的痛苦和悲伤。他写了许多与战争有关的小说,表达了战争的残酷,也指责了这种不人道的行为。然而,无论是内战、第二次世界大战还是越南战争的背景,作者都通过个人经历辐射出当时混乱的社会。以《乡村教师》为例,陈映真的笔墨显然更专注于吴金祥的个人痛苦记忆和现实生活经历。作为一个满怀希望的知青,他在时代背景下的个人经历足以直接或间接地解释时代的问题。这种强烈的个人关怀也反映在其他作品中。
陈映真很早就注意到台湾大陆人员与台湾人之间的“省籍”问题。另一位台湾作家白先勇(Bai Xianyong)也写过大陆人在台湾的存在,但他们的关注态度存在明显差异。虽然白先勇是“现代派”的重要代表,但他也非常钦佩陈映真。两者还实现了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的“和而不同”。一些学者指出,陈映真在台湾的大陆系列比白先勇的要早。白先勇的《台北人》可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在文学创作中,白先勇也坚持以人为本。然而,“陈映真与白先勇的不同之处在于人性与阶级本质的关系,在于文学应该描述永恒、抽象、普遍的人性,或者用阶级矛盾和斗争来反映社会现实”。只有白先勇在《台北人》第一篇序言中写的《五一祥》——在旧社会,王谢堂飞进了普通人的家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本书的主旨——悲伤。一群堕落的皇族和孙子逃到台湾,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成为“普通人”。这种同情与白先勇的出生有关。他的“上层社会”已经是一个破败不堪、几近枯萎的存在。
..............................

第三章多元人道主义立场产生................43
第一节基督教背景和个人经历.............................................43
第二节鲁迅与“左翼”的影响.............................................47
第三节深化公民和社会实践..........................................51

第三章人道主义立场的多元融合一代

第一节基督教背景和个人经历
宗教是神圣的,往往会带来谦卑和敬畏感。也正是由于基督教的影响,陈映真的人道主义始终具有同情的气质。他总是为弱者的悲伤叹息,为蛊惑无知的人性忏悔,并在模糊的现实之外寻找爱和宽容的痕迹。陈映真的父亲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自然会受到它的影响。受圣经和赞美诗的影响,他也养成了反省和悔改的习惯,并从这个角度看待许多实际问题。他父亲对他的影响从未停止过,尽管他后来对教会产生了怀疑,做出了理性的思考,离开了它。基督教对原罪、忏悔和救赎的强调体现在陈映真的作品中,而“死亡”的形象也经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宗教和道德习俗深深影响了陈映真的创作。“曾经有一段时间,黑脸、饱经风霜、贫穷、悲伤、愤怒、温柔的耶稣常常与罪人、穷人和受辱者混在一起,而史怀哲庄严地尊重生命,同情他周围世界的不幸,并对在原始非洲建造兰艾伦医院深表同情,成为我年轻时的偶像。”在这里,史怀哲博士也成了仁慈的化身。基督教强调罪与爱、正义与同情、悔改与救赎也成为陈映真人道主义精神的一个方面。“我的兄弟熊康”描述了熊康姐姐的想象力——把他兄弟赤裸的身体比作受苦的耶稣。在乌托邦思想的外壳下,揭示了熊康追求所有生物幸福的理想主义。也正因为如此,熊康的欲望之罪得到了赦免和救赎,他的灵魂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

结论
在陈映真的小说创作中,人道主义情怀贯穿始终,关注小人物,反思历史,审视社会转型,追求人类价值,这些构成了他独特的精神世界。正是因为他坚定不移的人道主义立场,他的作品才能成为反映台湾的镜子。然而,陈映真对个人的关注并不仅限于台湾。他把他的视野扩展到人类历史和社会变革,关心和关注不公正的、不可描述的历史和战争中被嘲笑的人们。
陈映真被称为“台湾的鲁迅”,但他没有用怒目而视和严厉的批评来表达。相反,他用一种温和的方式,带着一丝同情和怜悯,来理解和安慰那些在他的作品中受到伤害、侮辱和嘲笑的人们。与台湾作家白先勇的感伤史相比,陈映真更倾向于进行理性的社会历史分析,从坚定的平民立场和视角来书写这些人物。面对社会转型,陈映真的人道主义立场表现为强烈的忏悔、救赎和参与意识,这与大陆作家贾平凹创作中的混乱与游离大相径庭。
由于台湾独特的历史背景,那里的人们往往有很强的无助感,所以悲伤和孤独的感觉更加明显,而“生活”的问题尤为突出。因此,陈映真的人道主义具有强烈的同情心。然而,在中国大陆,人道主义关怀往往描写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各种障碍和困境,自然带有很强的反思精神和现实批判精神。
陈映真的人道主义也包含内省、反思、理性和批判,但更富同情心、温柔、参与和负责任。原因是,一方面,从作家独特的家庭背景——基督教家庭,从原罪和爱到同情和救赎,他最终实现了爱和真理的统一。此外,由于童年的创伤记忆,陈映真对生活和人生有了更成熟的理解。除了家庭背景和个人经历之外,陈映真还受到五四旗手鲁迅的影响。鲁迅对国民性的关注使陈映真再次认识了苦难的祖国母亲,并珍惜荣誉感。此外,陈映真还受到“左翼”文学的影响。通过阅读高级书籍,他进一步丰富了他的人道主义精神。作为一个充满责任感的知识分子,理性思维只是面对社会历史的第一步,最终必须付诸实践。\"当然,社会关怀不仅仅是关心,它应该是参与.\"因此,陈映真创办了《人类》(Human)杂志,走在魅力四射的台湾背后的角落,为那些进退两难的人呐喊,认真实践自己的人道主义。他用自己的小说给那些悲惨凄凉的人们一点温暖,用文字打开了底层“失语”的精神世界,通过深入人心、走访底层、参与实践来实现自己的人道主义精神。从理论到实践,陈映真像战士和牧师一样独自行走,哭泣着安慰受伤的灵魂。
参考文献(略)

后殖民主义视角下也斯小说中的“香港写作”

第一章也斯小说中的“他者”视角

第一节香港文化中“自我”与“他者”的共生关系
作为1949年后在香港长大的一代人,也斯正面临着“一片空白色无回声空山谷”。香港给他的感觉是,教育没有一个完善的实施制度,教育制度在实施过程中不断修改和重组,被一个模糊的妥协搞糊涂了。在文学艺术方面,五四与古典文学传统和西方文学艺术的联系并不顺畅,好坏参半。社交礼仪支离破碎,与中国和西方混杂在一起,经常导致邯郸学步风格的一些混合产品。支离破碎和混杂的生活方式并没有使香港的文艺工作者反叛或接受这种创作模式。因此,在文艺的不断探索和发展过程中空,一些创作者开始戴上各种“面具”来创作文艺。西方的“共同”、“光合”、“硬边”、“新现实主义”;东方“水墨画”和“民间艺术”将这些闪亮的“面具”复制粘贴到香港艺术空,并在它们结束后隐藏起来。事实上,他们逃避了社会和文化责任。即使是生命力顽强的传统文艺,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面具”文艺创作模式下,也只是东方主义视角下的文化产物。正如也斯在《香港文化十大评论》中指出的那样,后殖民意识来自于对殖民状况的意识,这种意识扭曲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文化,导致了各种力量的交流和接触。他认为,这种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对西方文艺价值的文化牺牲是香港文化自我殖民心理的体现。
也斯认为,“殖民者对被殖民者造成的损害往往不仅是经济、土地或身体上的,而且是心理上的”。在以前的殖民地文化空中,香港会无意识地接受殖民者强加的价值观,麻木香港人的文化观念,使已经失去文化基础的香港呈现出对殖民文化身份渴望和否定祖国文化的错位观念。摆脱这种将“他者”文化内在化的错误意识形态并不意味着我们过度扼杀和压迫“他者”文化。相反,我们应该正视香港文化的复杂特征,正确认识香港文化中“自我”与“他人”的共生关系。
................................

第二节中“他者”的个人叙事直接影响读者的阅读感知,正如也斯在《香港文化十大理论》中指出的:“香港故事?每个人都在说不同的故事。最后,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不同的故事不一定能告诉我们有关香港的情况,而是告诉我们讲故事的人告诉我们他站在哪里讲”。面对外界各种各样的文化批评论调,也斯试图找到一个客观冷静的文本叙事角度,在现有的文化模式中解读香港文化。多重过渡叙事空之间复杂晦涩的情节人物和他创造的神秘叙事技巧为“他者”的叙事视角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1。孤独的“我”
不同于使用第一人称叙事时突出叙事主体性、澄清人物心理状态的传统功能。也斯小说中的第一人称叙事视角往往起到穿针引线、拼接作品中人物情感谱系的作用,情节节奏大多是蒙太奇式的片段拼接,连接着小说的整体框架。这种叙述角度类似于上帝的视角,它忽略了所有的生物。有时它脱离叙事空成为小说中孤独的“他者”,尽管亲戚朋友四处张望。
《剪纸》有一男两女的传统字符集,但它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三角恋故事。虽然也斯强调“剪纸”只是“一个爱情故事”,但“我”与两位女主人公并没有情感纠葛。虽然“我”从第一人称叙述的角度介入了他们的生活,但它显示了旁观者的一种关心和同情,只是他们情感生活的见证。两位女演员都表现出类似社交恐惧症的疾病。代表传统文化的姚明沉浸在剪纸世界中,接受了对外国事物的恐惧排斥。姚和她的妹妹对粤剧非常着迷,偶尔的对话也让她们进入了“天才学者和美女”的幻想世界。代表现代文化的乔在公共空房间里是一个时尚的都市美女,但他在自己家里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奇怪的红白空房间。他整天和白色墙上的红鹦鹉说话,拒绝厚玻璃窗外面肮脏灰色的现实。姚和乔都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想象中空,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自我”感,拒绝与他人正常交流。这种社交焦虑障碍是“自我”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高度封闭的“自我意识”伴随着无差别的排他性意识。即使“我”和他们有超越世俗观念的男女朋友关系,他们也无法从第一人称的角度穿透文化壁垒,很难在精神上与他们产生共鸣。
............................

第二章“密集拼凑”——也斯的“后殖民”城市文化阴影

第一节城市空内外建筑
叶思的作品一直在不断改变自己的视角,但城市文化始终是他的立场。由于历史原因,香港的城市文化具有复杂的文化特征和空。也斯称之为“矛盾的”文化空。凭借众多的高层建筑和复杂的交通系统,香港作家可以穿梭于城市空之间,寻求自己的想象和精神安慰。几乎也斯的每部小说都有城市形象,可能是外部空交通建筑,如兰桂坊、屯门、交通、餐馆、咖啡店,也可能是内部空民间文化,如粤剧、剪纸、复活节和清明节,城市内外空的并列和错位。这幅图像和空就像散布在也斯小说中的明信片。这种解构的“后殖民”城市文化写作风格没有中心也没有边缘。作者游走于内外交错之中空,立足现实,超越想象。香港的城市文化逐渐在明信片中显现出来,并成为整个“也斯的香港”。
1。分散的城市明信片——共生的“边缘”和“中心”
明信片是人们对城市最直接的感觉和印象。香港最著名的明信片是维多利亚港周围的加固森林。作为一个城市的形象代表,政治权力的更迭、经济的兴衰和文化的变迁都将印在它的钢瓦和泥瓦上。城市的发展影响了我们对时间空的概念,也改变了我们的审美体验。香港到处都是地标。维多利亚港、汇丰银行和中国银行一直处于图片的中心,被游客视为香港的地标。要从建筑上理解一个城市的文化,不仅要直接面对和感受它的外观和特征,分析它的文化和历史渊源,还要把自己的视野扩展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以香港著名的标志性建筑汇丰银行和中国银行为例。这两座建筑是由著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和贝·余明设计的。它们不仅分别代表了英国和中国的经济中心,还意味着政治角力。中国银行大厦是竹子审美形象的隐喻。汇丰大厦历经四代。新一代汇丰银行成立于1986年。这是英国政府展示跨境合作的过程和成就。它是所谓的政治和经济“全球化”的“纪念碑”。它与前大会堂、法院和雕像广场一起构成了香港殖民时期的政治和经济象征。六十年代,香港的青年学生在这一地区举行了多次反殖民示威。然而,随着中心的转移,近年来雕像广场已经成为菲律宾女佣每周日聚会的娱乐场所。从英国殖民据点到反殖民海报,再到菲律宾女佣的饮食、谈话和歌唱,固定建筑工地经常在不同的历史背景下演变成具有不同目的的文化空。所谓的“边缘”和“中心”从来就不一样。
.........................................

论文第二部分的旋转记忆
也斯曾在《剪纸》第一版的后记中表达了他对文字的基本理解我心目中的单词不是只讲语法规则的单词,也不是点缀着漂亮单词的修饰词...我们经常通过语言了解世界,通过语言创造自己。“(1)也斯认为文学文本是一个循环再创造的过程。它是世界的载体。文章的批评和写作都与历史和文化有关。因此,当李光耀在香港大学发表题为《双城记》的演讲时,也斯驳斥了他的论点,即英语是“中国的有用工具”,也是与世界保持联系的工具。他清楚地意识到,话语对政治家的价值只是一种强调政治立场的宣传方法。文本背后各种力量因素的纠缠,使得英语成为许多香港文学作品中可笑的讽刺符号。
1949年后在香港长大的这一代人,在一个缺乏理论和混合价值观的社会中,很难找到合适的价值认同。在焦虑的状态下,它只会执着于浮躁的幻想或传统的阴影。当人们在现实社会中找不到可靠的生活方式时,大多数人开始把目光转向书籍和杂志。然而,破碎的教育体系和繁杂的语言训练使得汉字的创造更加困难。缺乏真实生活的角色只是古典或西方的景象。正如也斯在《书与城市》中指出的:“城市是书籍的背景,它影响着书籍的产生。它在书的边缘变成空白色,连续不断地标点符号,形成节奏,呈现感性。”(2)香港文人只能追溯其生活经历中纸上的艺术记忆,独自探索香港文化空和城市篇章的话语。
从社会建构和文化研究的角度来看,大众传媒作为公众与社会之间的媒介,不仅是媒体对社会单面镜子的表征和传播,也是“客观-偏见”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不足以支撑媒体和媒体人的社会价值和文化影响力。在福柯对话语理论的跨学科解读中,新闻传播逐渐定位为社会语言学、符号学等跨学科领域的“建设性”话语场和新闻模式,成为与社会结构互动的意识形态力量。因此,无论从语义符号学的文本结构和组织机制的角度,还是从生产约束和意识形态偏见的社会学理论的角度来看,新闻话语分析所创造的媒体模式都逐渐与权力紧密相连,两者形成互补的宏观影响。这种权力话语的媒介建构模式已经成为“后殖民”权力话语分析其文化影响的有力依据。
..............................

第三章也斯的香港观——“后殖民”视角下的文化反思...........................................36
第一节文化地理学的迁移——关于“第三节空之间”的反思..............................37
浮士德巴赫奏鸣曲第二节................................38

第三章也斯的香港观——从“后殖民主义”视角进行的文化反思

第一节文化地理的迁移——关于“第三节/ [/k0/]自古以来,
最著名、最永恒的作品总是写在作家贬谪、放逐和放逐的时期。边缘化的浪费经历提炼了他们的精神意志,成就了他们永恒的杰作。在当今“全球化”的生活背景下,宽容、留学、旅游和移民是司空见惯的事。经济、政治、文化和其他原因造成的文化空产生了更加多样化和复杂的词语空。
正如也斯在“我从出生就经历了移民”开头无助地说的那样,可以说我从出生就经历了移民。(2) 空移民引发的文化加工确实使中国人陷入了身份建构的困境和困惑。如何在新的文化领域找到新的出路,在中西混杂的话语中进行批判和妥协空同时限制前进和后退的优势,已经成为世界上中国文学的学术热点。因此,“他者”文化视角的创作模式在中国文学中并不少见。中国文学是一个边缘化的“他者”,无论是对其所属国家的主流文化还是对其祖国的文化而言。这种双重“他者”身份构成了中国文学的“第三空文化话语模式。当然,“第三空时期”后殖民理论引发的文化思考当然可以帮助许多学者摆脱西方殖民文化的禁锢,但这种特立独行的批评也使得香港与祖国的文化之间存在一定的空距离。在一些“台独”人士“文化本位”的恶意指引下,香港近年出现的“台独”意识应该引起我们的思考。
在后殖民语境中,霍米·巴巴的“第三空空间”是一个介于“他者”和“自我”之间的文化空间空。这是颠覆殖民霸权的对抗策略,也是被殖民者建构文化身份的话语空。“第三空时期”理论不仅打破了后殖民话语中传统的二元对立观,解构了“自我”与“他者”之间的文化壁垒,构建了一种包容多元的文化话语模式,而且在文化交融过程中衍生出超越“自我”与“他者”的叙事视角,丰富了后殖民话语的叙事领域。
..............................

结论
香港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成为英国殖民地,直至1997年回归中国,其间经历了100多年的英国殖民统治。复杂的殖民地历史赋予香港人多重文化身份,使他们习惯站在各种文化的边缘,不断寻求身份认同。
一些香港学者的学术哲学与内地学者的学术哲学一直存在一定的差距。意识形态矛盾不可避免地影响着香港文学在文坛的历史定位。大陆学者更加重视香港文学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一些香港本地学者不同意这种“大中华”理论,认为这是对本地文化的吞噬和融合。集权和边缘化已经成为双方争论的焦点。这种错综复杂的政治话语只会让学者陷入扭曲的政治空而无法自拔。虽然我们不能打破文学与政治的联系,但我们可以跳出意识形态的枷锁,用第三方的理性思维和视角来分析“后殖民”语境中的香港意识。这“另一面”文学镜子是也斯作品中最有价值的部分。
通过也斯的小说,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孤独的“他者”脱离了人物的情感谱系,一群混杂在“你”、“我”和“他”之间的“他者”形象,一群西方“他者”在香港的变迁,以及一群东方“他者”在外国的文学感知...正如也斯在《看香港》、《城市与文学》等文学评论中对香港文学史作出“他者”和“自我”的思考一样,以历史时间为节点,香港文化中“他者”的身份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参考资料(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