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1487字硕士毕业论文论阎连科小说《开裂的历史》中的乡土中国写作

21487字硕士毕业论文论阎连科小说《开裂的历史》中的乡土中国写作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1487字
论点:乡土,炸裂,中国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只有立足于充分地阅读文本基础上,才能够从阎连科笔下的乡土世界面貌到写作观念和艺术手法等方面,具体地向读者展示阎连科所探索出的异于传统乡土小说写作道路的

论文正文:

第一章中国乡土小说溯源第一节乡土写作的起源和发展一个多世纪以来,乡土文学一直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很大的比重。周作人作为第一个提出“乡土文学”概念并界定其概念的理论家,在1923年3月的文章《地方与文艺》中指出:“我们的希望在于摆脱一切束缚。自由出版诸如《我的心跳》(My Heart Beat)等生长于土地之外的作品,只要环境融合了它们,自然就有了他应该具备的特征,那就是民族性格、地域、个性,那就是他的生活 同时,茅盾、郑振铎等人强调乡土文学的“自然美”,同时要求乡土小说的创作除了要有特殊的乡土条件和习俗外,还要与社会现实紧密结合。 在20世纪20年代动荡多变的中国社会中,一方面,封建社会的形象在农业文明中保留了几千年。另一方面,“五四”新文化运动带来了一些现代西方文明的思想,促使启蒙学者们对农村旧的封建习俗进行审视和批判。 “正是在这种城乡关系和社会思潮的背景下,以鲁迅作品为代表的具有不同地域色彩的乡土小说家指出了对乡土文明的依恋与对现代文明的渴望之间的一种矛盾和纠葛。他们冷静地看不起农村生活,试图探索重塑民族道德的道路。 鲁迅作为中国现代乡土小说的先驱,有着强烈的“乡土情怀”,他创造了一个拯救中国人灵魂的主题领地。 鲁迅试图唤醒深受封建主义毒害的人们。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基于他家乡绍兴的农村和小城镇的生活。当他直接面对中国本土时,他的现代理性精神和与传统相关的文化情感总是交织在一起。 一方面,由于农业社会中人们的不良习惯,他被迫进行严厉的检查;另一方面,他对当地传统的依恋让他感到同情和怜悯。 在鲁迅乡土写作的影响下,许地山、戴镜农、咸宜等一批“外来”创作者用笔触表达了他们对乡土现实的思考,形成了20世纪20年代的“乡土现实主义小说流派”。 在他们的作品中,乡村被设定为一个温暖或悲伤的生活原型,在赞美和批判的同时,描绘了封闭落后的乡村社会和反情感交织在一起的奇异的城市文明。 “地方浪漫主义”出现于20世纪30年代。以废名和沈从文为代表的作家,采用诗歌技巧挖掘人性和人情的深层美,逃避时代的激进主流,开拓乡土文学的浪漫传统。 在他们的影响下,凌叔华、汪曾祺等人凭借自己的乡土经验,在风俗画浪漫主义绘画中建构了另一个反对现代工业文明的“桃源”。 “乡土浪漫主义者把和谐宁静的美作为他们的审美理想,在乡土中国的文化记忆中倡导古典美学特征,展示原始和谐的生活状态。 \"................第二节阎连科的乡土描写阎连科谈到了他最初的写作,写作的目的只是为了逃离这片土地。1975年,阎连科看到了作家张康康的小说《分水岭》,意识到写作可以改变他的命运。 为了离开农村,阎连科开始不知疲倦地写小说,“写小说,写哪种小说,不是我选择他们而是他们选择了我 阎连科用“内在逻辑”来把握小说中的生活逻辑,这是他写作和构思的关键。 在阎连科30年的创作中,学者们将他的小说毫无区别地分为“姚沟系列”、“东京九流人物系列”和“和平战士系列”。接下来的“帕洛系列”更加引人注目,对中国的政治、农村和传统文化产生了巨大的解码效果。 阎连科的作品始终关注当地社会的生存问题,并将其提升到国家和人类的命运。陈思和指出,阎连科在其文坛上提供了令人毛骨悚然、难以想象的艺术细节。他受到了很大的关注和争议,而不是因为争议。 《惊心动魄》正是读者在阎连科小说中受到的最大影响。通过令人震惊的视觉或感官审美体验,他们必须思考作家想要创造一个什么样的本土世界。在阎连科的小说中,底层农民所面临的难以想象的“痛苦”和绝望的生活状况,很难被接受为当代中国农村农民的生活状况,就像前现代农民只能经历的一次经历一样。 阎连科严酷而苦涩的农村现实所带来的剧痛,实际上存在于整个20世纪的中国农村,反映了“五四”一代农村作家对农村世界的无知和绝望。阎连科对本土精神的追求并不局限于一次一个地方。他对当地情感的怀旧与理性批判精神相冲突。在这个层面上,阎连科的乡土小说也实现了与五四作家的精神联系。 阎连科以他的艺术创作敲响了我们社会转型的警钟。他在对民族苦难最生动、逼真的详细描写中从容的想象和表达不同于其他地方作家的理性思考和超前的判断意识。 阎连科的小说以“内心真实”的创作理念为基础,结合其“寓言”的表达策略和怪诞夸张的艺术手法,更体现在感官意象和经验叙事上。 在的第二章............................在《开裂的历史》中,作者从三个层面表达了这个国家。第一部分,城市化冲击下的地方社会叛逆者阎连科就是这样一位作家。 他的小说《火的爆发》将观察中国本土的视觉门槛扩大到历史和现实的重大变化,刻画和控诉了社会转型期草根阶层的生存。 这种与中国市场经济、商业文明和城市化进程相匹配的“爆发”现象,无论是主要人物孔梁明、朱颖还是底层普通人,都在不断增强的物质欲望和权力欲望中质疑土地的内涵,质疑农村的传统生活,并在这种缺陷中逐渐抛弃了原有的乡土习俗和传统的人性美。 首先,在物质欲望冲击下的乡土社会的崩溃,阎连科在他的小说《开裂的历史》中完全恢复了乡土中国的生活,这是一种彻底的祛魅。 土地作为地方文化的基石,有着悠久的价值观和植根于农村土地的道德体系。然而,城市和商业的发展吸引了许多底层的人“逃离”世代居住的土地,改变他们对土地的信仰,放弃他们对土地的依赖。 农民土地意识的淡化和瓦解意味着农村文化体系的动摇。这片改变了信仰文明和道德意识的农村土地已经成为精神的废墟。 与当地其他作家相比,阎连科作为最接近当地的作家,更注重体验城乡改革带来的症状和繁荣幻觉。在《爆炸记录》中,“命运的赌盘不断转动”。以前的主人是陆地上的庄稼,但现在被金钱取代了。以前的小规模经济模式不再适合阎连科的农民。 他们想要的不是后人的熏香,不是宗族伦理,而是真正的物质变化。他们把自己的身体作为生意出售,但最终却失去了所有的钱。 他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群失败的投资者 “在爆发革命的第一年,“人们都疯了,”爆发的村民们投入到以前所未有的能量致富的生活中。他们都希望成为第一个变得富有并成为“人类”的人。\" 孔梁明作为“万元事变”的主角登场他没有耕种、出售或编织。孔梁明是通过努力工作致富的传统村民中的“局外人”。他嘲笑传统工作的任何方面。孔梁明雄心勃勃——这一雄心显然是为了放弃道德约束,试图通过最快的渠道获取财富。 他用一个长竹耙从火车上偷煤和焦炭,然后在绿色的农村出售,那里其他人都在务农。因此,“拔雁毛”的积累使孔梁明成为第一个暴富的人。 简单而传统的乡村风格在渴望快速成功和即时利益的财富吸引下崩溃了。孔梁明成为“最受赞赏的政府劳动模范”,而在这巨大财富背后牺牲的年轻血肉和淳朴的乡村风格却被忽视了。 在第二季度..............................在绝望和失落的归乡之际,“爆裂村”经历了现代化和城市化的过程。空之间的迅速扩张带来了物质欲望的极大释放和对权力欲望的过度追求,但只有精神上的变化和发展没有被看到。 在“裂缝”的地方,民主政治和现代概念是无用的。这部小说展现了中国本土最狂热、最野蛮的现代性想象。 然而,传统的“哭泣的坟墓”从未被忘记。在习俗的过程中,开裂的人在“哭泣的牺牲”中寻找最终的完整性,并试图找回最初的良知。 首先,中国农村城市化背景下农村社会的突变,农村与城市的关系——城市对农村的挤压,这种关系的不平等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 诚然,在现代化进程中,村庄是弱者。 然而,长期存在的城乡二元对立,逐渐暴露出农村社会在向城市化转型的过程中,主体文化精神的沉闷和荒凉。 在阎连科的作品中,“所有的剥削者为了钱都在一天天地追着我跑。” “为了管理富人和发展,村民们千方百计“卸货” “爆炸的发展是从村庄到城镇到城市再到超级城市,跑公共汽车和小汽车,许多到丁咚的碰撞,公安处理交通事故都来不及了 “毫无疑问,这不仅是对共和国乌托邦进程的嘲弄,也是中国农村精神的真实写照。农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和原有的财产。它可怕的畸形、巨大的热情和残酷的行为使文明失语症。 小说结尾部分爆棚村即将发展成为超级大都市,孔梁明因为权力的失败求助于他的三弟孔姚明,姚明提出建立超级大都市的条件是“五千条假腿和一万根假手指” 阎连科以血肉之躯为建筑原料,畸形地处理现实问题,血腥地揭露了社会急功近利浪潮中对生命的漠视。 阎连科展示了另一种在《火的爆发》中没有叙述过的可能性:道德主义和文化主义的“本土中国”不复存在,给我们呈现了一个近乎疯狂的本土世界。 艺术创新..............................第三章“突发事件记录”……20第一节传统写作的毁灭……20第二节传统写作的颠覆……26第三节“爆裂的记录”艺术创新第一节传统写作的毁灭始于鲁迅本土原创可以追溯到屈原。他是一个理想但不屈不挠的现实批评家。他突破了传统文人温柔敦厚的生活原则,为中国文化增添了强烈而深刻的精神,培养了作家主动面对历史责任的勇气。从陶渊明到李商隐、周作人、废名、沈从文、汪曾祺甚至孙犁,他们回避了时代的主流话语,间接地表达了人民的苦难,创造了一个具有道德美的和谐村庄。 阎连科对现存的两条乡土文学创作路径并不满意。他在探索中开辟了一条全新的“第三条写作道路”,而“第三条道路”正是阎连科试图表达的对传统乡土文学的破坏。 阎连科说:他不知道文学在当前社会转型期应该承担什么,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个时代的文学不能肩并肩空空。文学应该思考和反映中国本土的“人民”精神。在混乱的价值观和道德观中,所有人都极度困惑。文学或多或少应该理清人们的精神面貌和情感选择。 当然,从社会角度理解现实是有局限性的。阎连科选择从作家个人审美的角度看待现实。只有这样,他才能有真正的现实主义、丰富的现实主义和独特的现实主义。 阎连科的创作激活了文学与现实的紧张关系。这场冲突使小说《爆裂》充满了张力,并以超现实主义的方法一步一步地对爆裂村庄的扩张和变化做出了回应。在阎连科的作品中,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城市只是作为一个参考,而主要人物仍然是村庄。 这与西方作家因城市现代化而产生的身心异化的经历相反。“裂缝”本身在精神和物质层面的裂变代表了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典型特征。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现代性的发展对传统农村社会的转型和自然生态环境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面对这嘈杂而不安的转型现实,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目标是什么?或者什么样的地方表达可以描述我们的时代?阎连科的乡土中国思想丰富而严肃,从历史结构与现代修辞的奇异结合所表现出的特殊写作风格,从简单的“苦难”叙事到深刻的生存视角 “遗忘是我们的共同罪过;拒绝抹去对土地和历史的记忆和感受,赋予了阎连科在这个城市的创作某种赎罪的性质——他从未假扮成当地或农民的代言人,在创作中他留下了对自己生命的颂扬和恳求。他所要做的就是用他的作品来回报这一切。 ”阎连科用他伟大的想象力、同情心和语言去理解和说一个民族,彻底改写了中国农村写作传统的广阔道路 “他不仅在小说的风格和叙事语言上有独特的创作,更重要的是在审美形式和视点母题等方面有独特的创作。,他极大地激活和释放了当地文化,挖掘了民族灵魂的深处,挖掘了中国农村的最深层。 在小说《爆发》中,阎连科描绘了底层社会的疯狂逆转,这并没有阻止我们思考是什么导致了这种现实的存在。当整个社会对中国农村的城市化感到兴奋时,阎连科明确地提出了另一个说法:在农村现代化的背后,中国的现代文明在哪里?中国现代文明发展了吗?“通过对社会转型期农村社会精神和心理变化的描述,他试图提醒人们,经济增长不等于社会发展,小康不等于文明进步,这凸显了知识分子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单纯的道德毅力。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