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4258字硕士毕业论文陈谦小说中的女性叙事研究

24258字硕士毕业论文陈谦小说中的女性叙事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4258字
论点:女性,叙事,声音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以女性叙事理论为指导,结合跨文化理论,在文本细读的前提下,从叙事主题、叙事话语以及叙事诉求三个方面具体分析,以达到对陈谦的小说作深入解析的目的。

论文正文:

第一章叙事主题:女性视角下的欲望焦虑第一节爱情真谛的困惑爱情作为生命中美丽的情感之一,一直是文学世界的重要窗口。爱情主导的英雄形象不仅占了很大比例,而且爱情故事也成为越来越多的作家创作的叙事框架,从而书写对生命的理解和对爱情得失之间人性的讨论,从而爱情成为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 正如法国女作家杜拉斯所说:“没有爱情就没有小说。” “算上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北美华人文学创作的丰硕成果,不仅有像《丛林下的冰》这样揭示爱情与文化和历史冲突的作品,还有像《少女垂钓》(Young Girl Fishing)这样通过金钱和青春的交易展示爱情与物欲之间矛盾的作品,还有像《太阳鸟》这样回归纯爱、指向爱情本质的作品。 在陈谦的小说中,也有大量描写爱情的作品,如《没有爱情的硅谷的爱情》、《如何说爱》、《颜》和《一个女性的故事》。这些作品描述了女性爱情经历的痛苦,也传达了女性对创伤背后爱情真正意义的困惑。 痛苦的爱情经历女人痛苦的爱情经历首先表现在爱情结束时被抛弃的经历上 爱是这些女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甚至是最重要的部分。怀着美好爱情的希望,他们把自己的情感托付给恋爱关系中的另一半,并致力于爱情宫殿的建设,但作为回报,他们被男人抛弃了,比如《美丽的故事》中的朱妍。 在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校园里,朱妍的思想非常开放。她渴望最原始的生活状态。在她看来,“自从她和西平有了关系,她的身体欲望已经恢复了知觉,她对男人的渴望已经成为一种非常现实的需要。” ”为了表示对男朋友西平的忠诚,朱妍故意在学校传播男朋友的消息,以控制自己内心对男性身体的渴望。 然而,朱妍对长途爱情长达八年的保护导致Xi·平为了留在北京而分手。结果,她的爱成了碎片,什么也没有。 失恋的打击对这个女人来说无疑是沉重的。一方面,传统的性道德要求女性婚前保持贞操。即使在20世纪80年代,当气氛稍微开放时,朱妍也很容易成为所有学生的笑柄。 另一方面,失恋的痛苦让女人对爱情感到困惑:为什么女人在投身爱情的时候还不能实现自己美好的期望?长期被困在爱的迷宫中很容易导致女性迷失方向,甚至误入歧途。 在第二季度................,婚姻关系的困境是与爱情的幻觉相比较的,而婚姻是现实的。它淡化了爱情的浪漫和神圣,涉及经济和人事等各种问题。 传统婚姻中女性的命运一直掌握在男性手中。他们没有工作,只能做有孩子和照顾家庭的家庭主妇。当经济不能独立时,很难建立独立的人格。 现代婚姻的和谐必须建立在男女平等和互爱的基础上。否则,婚姻很容易变得不稳定。 在陈谦所描述的女性深处的婚姻困境中,如果她们想重新确立女性的主导地位,并肯定她们对自我价值的内在渴望,也需要突破婚姻的障碍。 这些女性不仅面临着男性法规的限制,如《望段南飞雁》中的南燕,《遮水》中的易群,还独自承受着婚外情,如《繁枝》中的金鑫,或失去孤儿后背离丈夫,如《无限镜》中的单颖和郭燕。 首先,两性之间的关系是最基本的人际关系之一。它不仅代表了男女之间的性别关系,也反映了社会和文化关系。可以说,两性之间的关系直接决定了婚姻的质量。 两性关系和谐,婚姻幸福。如果这段关系中有男女对抗,婚姻很容易破裂。 陈谦作品中的女性婚姻存在着男女竞争的局面。这种情况一方面源于婚姻中的男性对实现自身价值的女性的消极态度,另一方面源于男性婚外情的出现。毫无疑问,两者都直接构成了女性婚姻的精神困境。 (一)男性眼中的女性传统婚姻继承了强大的力量,仍然以某种形式控制着现代婚姻,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男权主义的主导地位 中国封建社会伦理的三纲五常直接确立了男人在社会中的绝对话语权,使男人不仅在社会各个领域都有优势,而且在家庭中也是权力的主人。 根深蒂固的男性中心文化制约着女性的生存,残酷地扼杀她们的梦想,甚至导致女性人格的异化。 然而,即使男性绝对统治的概念在美国成为自由和开放的象征,也很难从中国人的骨子里完全消除它。 ..............................第二章叙事话语:女性声音的多元表达 在女性主义作家的作品中,女性迫切需要摆脱男性话语权威的控制,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因为男性中心意识的邪恶把女性变成了“他人” 因此,女性的声音已经成为女性身份和权力的象征。 然而,在结构主义叙述者中,“声音”是指由叙事人物叙述的词,用以区分作者和故事中的人物。最常见的是第一人称叙述者和第三人称叙述者根据叙述者的个人对故事的叙述 因此,为了达到客观的研究,声音脱离了种族、性别、阶级等社会历史背景。 然而,女性主义叙述者苏珊·兰瑟(Susan s lancer)认为,“无论是叙事结构还是女性写作,决定性因素都不是一些本质属性或孤立的审美原则,而是一些复杂而不断变化的社会习俗 这些社会习俗本身就是社会权力关系,是由这种权力关系产生的。 “在这种权力关系的影响下,作者、读者和文本都会受到它的影响。兰瑟作品中的“声音”在形式的基础上赋予了性别意识,这是叙事形式与社会身份的结合。 这种思想集中在兰瑟的代表作《虚构的权威——女性作家与叙事声音》中,旨在探索“女性可以用什么样的声音向什么样的女性讲述自己的内心感受?”兰瑟将“声音”分为三种类型:作者型叙事声音、个人叙事声音和集体叙事声音 本部分主要结合陈谦的小说文本,探讨作者叙事声音对女性话语权威的建构和集体叙事声音对女性自我意识的张扬。 一、作者声音:建构权威的女性话语作者叙事声音是三种叙事声音类型中最基本的叙事形式。兰瑟将其定义为“一种‘不同故事’的叙事状态,具有集体性和潜在的自我参照意义。” 其中,“不同的故事”指的是叙述者对文本的参与,指的是故事之外的文本叙述者。 在这种叙事形式中,叙述者不是小说虚构世界的参与者,而是与小说中的人物处于两个不同的层面。 就叙事对象而言,“集体”是指虚构的读者 作者的叙述声音类似于热奈特的零焦点叙述。叙述者是一个无所不知的视角,可以自由穿梭于故事讲述过程,甚至人物的内心世界。然而,兰瑟强调了这个声音所产生的“产生或再生作者权威的结构或功能场景”。 由于叙述者比叙事文本中的任何一个人物都了解得多,所以叙述者的话语完全等同于作者的话语,从而虚拟地确立了作者的权威,引导叙事具有自我参照的意义。 陈谦的大部分小说都采用了作者的叙述声音,在故事的叙述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虚拟地参与了女性话语权威的建构。 第二节女性声音的“符号审美符号”一词..............................对人类来说并不陌生。可以说,人类存在于一个充满符号的世界,并且不断受到符号的刺激。 从自然界的山、雨、日落到各种各样的广告和音乐,它们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符号系统。 无论是现实世界中的符号系统还是其他想象中的符号,都可以看作是叙事话语的表达。 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认为符号由“能指”和“所指”组成,并强调每个符号背后的意义。 在叙事文本中,符号已经成为作家创作意图和思想情感表达的替代物,其中蕴含着丰富的信息和内涵,如特定的文化和情感。 纵观陈谦的作品,不难发现她在选择符号时注重使用专有名词和形象符号,这不仅使她作品中塑造的女性形象更加生动,而且赋予了女性更丰富的生存意识。 首先,专有名词意味着女性的命运不同于电影叙事,电影叙事可以通过视觉形象直接解释人物的存在。在文学叙事中,名字经常被用来提醒人物的存在。 然而,当名称背后有某种含义时,就会产生一个合适的名称。 专有名词的使用使读者在了解人物性格特征之前就已经在脑海中留下了一些印象,从而构建了人物的基本形象。 陈谦在一次采访中提到,《没有爱的硅谷的爱》未出版时被命名为《菊花之死》。在编辑的建议下,考虑到市场和读者的接受,它被改成了现在的名字。 对原名“菊莎”的分析不仅与女主人公苏菊一致,也揭示了她失败的结局。 菊花本身因诗人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而在中国享有“花中隐士”的美誉。它也是优雅和高贵的象征。反映在苏菊身上,反映在他的精神思考和对浪漫生活的积极追求上。 苏菊:“人生中各种人物的出现和各种事件的发生是一个舞台剧的概念。” 因此,她注意到并选择记住的东西可以归结为外观、场景、对话、表情、背景、潜台词、服装、声音、光线和颜色,这些都与舞台剧的元素有关。 对她来说,这种记忆方式具有唯一性,只能被理解,却无法解释。 “这样的精神思维方式与李飞和苏梅是不相容的。只有画家王夏能满足苏菊的愿望。 ..............................第三章的叙事诉求:女性意识的表现和升华..............................25第一节女性意识的表现……251、生命意识……252、个体自我检查意识................28第三章叙事诉求:女性意识的表现和升华第一节女性意识的表现女性主义认为,女性在历史上被边缘化,她们的发展被忽视、压制和排斥,她们无法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 为了重新确立女性的主导地位,认识到女性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她们不仅实现了经济独立,拒绝做男性附属品,而且关注自己的精神困境和情感世界,这些都是女性意识的表现。 纵观陈谦的小说,我们发现女性意识的表现和表达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女性的自我生命意识,她们对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中地位的反思,以及她们觉醒后对“意义世界”的反思和建构;另一方面是女性个体的自我反省意识,敢于忏悔过去的错误行为,强烈呼吁女性走出个体的创伤,实现女性人格的健康发展。 一、生命意识在上文中,作者提到内心欲望的书写是作家陈谦创作的起点。“欲望”这个词已经成为打开陈谦小说大门的钥匙,也可以看作是陈谦探索个人生活意义的窗口。 \"欲望,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都具有永远追求满足的最大特征.\" 这使得欲望变成了一个怪物:首先,它是对生命的肯定 没有欲望,没有生活,没有欲望,没有生活;没有人的生命,世界上的一切都将失去它对人类的价值和意义。 “而女性对欲望的焦虑,无论是来自爱情的困惑,还是无法从婚姻困境中解脱出来,或是心理创伤造成的抑郁,都反映了女性对生活的重新认识和理解。 这些女性,如苏菊、南燕、梅丽和单颖,重新确立了女性的主导地位,顺应了她们基于个人生活的享受和价值的自由心理诉求,以实现自我。 在陈谦的小说中,生命意识主要表现在男女对抗和自我价值的肯定上 ................................陈谦踏上了他的中国之旅,在早春的梅雨中离开了家。这次旅行持续了20多年。 从最初的罗马人土生土长到今天的完全融合,我们可以想象它经历了多少风雨。 对于有科学和工程背景的陈谦来说,文学不仅是一个陌生的领域,也是她在遥远国度的慰藉。 从早期记录生活琐事的散文到中长篇小说的创作,反映了作者从徘徊在文化边缘到内心平静的转变,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陈谦对自身状态的认知。 一方面,陈谦承认他最初的漂流是他自己主动的。他不应该在抱怨中浪费生命,而应该积极融入当地的习俗。另一方面,面对文化冲突,如何找到缓解文化焦虑的正确方法是非常重要的。 在这条道路上,陈谦属于主导自身价值体系的中国文化,面对纷繁多彩的美国文化,它“感觉就像在天堂吃芒果”。在吃芒果的过程中,去皮和去核也开始平静、优雅和没有混乱地进行。 (1)基于这种认识,陈谦开始了“两面派”的日子。然而,文章《女性评论》(Women \' s Articles)中提到的原文“我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我在中国做中国女人时的那种平静感觉,在美国过上充满女性意识的平静快乐的生活”,似乎已经被作者实现了 在心理状态的变化下,再加上作者自身独特的生活经历和坚实的文学基础,小说出现在国内读者的视野中,尤其是陈谦作品创造的一群女性更有可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这些女人承受着陈谦自我意识的重量。他们不仅能倾听内心世界的声音,追求人生价值的实现,而且在婚姻、事业等现实矛盾面前表现出巨大的力量。他们所体现的不仅是中国人的含蓄和坚韧,也是美国人的个性和自由,从而成为人性的亮点。 在讲述这些女性的故事时,陈谦表达了她们内心的渴望,但没有陷入女性权力的漩涡。相反,陈谦使用克制和理性的情感话语来避免激烈的言语风格。他在中西文化的包围中显得冷静而明智。在他的背后,他反映了新移民作家自由乐观的精神。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