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6204字硕士毕业论文“玻璃罩”的内外——张爱玲传奇形象的系统研究

36204字硕士毕业论文“玻璃罩”的内外——张爱玲传奇形象的系统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6204字
论点:意象,玻璃罩,这一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文章在意象整合的过程中,深度阐释“玻璃罩”这一总体意象,它并非纯粹的物理环境,而是浸渍着作家苍凉情绪的心理空间,纷繁芜杂的“象素”中隐含着无限的意味。

论文正文:

第1章传奇1.1类图像系统的生成与分类“玻璃罩”艺术的魅力来自作品中所展现的灵魂深处。正如黑格尔所说:“一个艺术家的地位越高,他就越能深刻地展示他的情绪和灵魂。然而,这种情绪和灵魂的深度不是一眼就能知道的,而只能通过艺术家对外部和内部世界的深入探索来实现。 张爱玲通过不同形式的丰富多彩、奇特的形象和人物,在国外市场浮世绘展中达到了“意境和灵魂的深度”。 男人和女人被局限在传奇的世界里:在黄色的月光下,虞姬的内心独白;挂在窗户上的长长的雕漆镜子反映了乔奇的古老面貌。卢的家庭充满了鲜花和玻璃婚礼场景...这些图像看似复杂而普通,但蕴含着丰富的含义,具有相同的内在属性,如冷、脆弱、分离、反射、虚拟空等物理特征,可以被同化为“玻璃罩”级图像。 “玻璃罩”取自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作者从中提炼出《传奇》中意象系统的主题,形象地传达了《传奇》中意象群的基本特征 意象是意象与表现力的融合,是文学作品中审美载体和人文精神的体现。 张爱玲不是一个“单纯的模仿者,普通自然风景的模仿者”,而是将她的内心体验转化为情感对象——“镜像”、“色调”和“精神意象” “玻璃罩”的意象系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拼凑,而是通过张艺谋小说中复杂多样的意象世界,将这片荒凉的精神荒原上的所有避难所都剥离掉,只留下最核心、最能表达本质的中心意象——玻璃罩,充满了作家的悲伤心情空 简化突出的图像主题传达了一个看似透明的世界,并与外界交流。然而,能够被约束的“普通人”永远无法走出这个无形的“幌子” 首先,张爱玲笔下的“传奇”世界是一面镜子中的世界。 仅从材料上看,这座空开放、寒冷、幽闭恐怖的监狱——“玻璃罩”是由透明但不可穿透的玻璃墙拼贴和整合而成的。为了找到出路,男人和女人漂浮在这个看似五彩缤纷的空 玻璃与光能相遇时的反射成像原理,使张爱玲传奇般的世界仿佛透过岁月的光,转向往日无忧无虑的凝视,给读者呈现的不仅仅是场景、肖像,还有超越表象的现实。 随着时间的推移,竹帘褪色了,金色和绿色的风景画被她丈夫的肖像所取代,而“镜子里的人也已经十岁了”。曹乔奇就像褪色的竹子和消失的绘画一样,通过镜像告诉她余生。葛卫龙的眼睛”梁家的白房子在白雾中融化粘粘的,只看到绿色玻璃窗里的光在晃动,绿色幽幽的,在一边,像薄荷酒里的冰块 “最初的中西现代住宅——“绿色玻璃窗中的灯光”和“薄荷酒中的冰块”巧妙融化,让人不寒而栗,感受到梁家“玻璃罩”的黑暗、寒冷和陌生。因此,从这个“玻璃罩”艺术品中,镜像、光影和月影等图像可以不断类比,将抽象和不可见的物体转化为具体的图像。 张爱玲冷冷地看着这个世界。本体论隐喻在不断变化,虚幻的“玻璃罩”在字面上被“传说”中的“普通人”所覆盖 玻璃变形功能的恰当运用,要么是一个接一个地表达场景的镜像,要么是月亮下的自怜,要么是地上破碎的玻璃……这种拼贴画融合了多变的“玻璃罩”,让人感觉到存在感的丧失,注定“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可靠的,捏起来就会破碎” 被誉为“色彩大师”的张爱玲,描绘了一个被色彩窒息的陌生冷艳世界——传奇世界。 虽然“玻璃罩”是封闭而寒冷的,但它就像万花筒。“玻璃罩”的每一面似乎都是“中国绘画的高雅与简约与西方绘画的丰满、精致与色彩安排之间的缝合线”。[14]对她来说,多彩的世界更真实 “再回头看我姑姑的房子,我仍然依稀看到黄边、红边的窗户,绿色的窗户映着大海,魏伟的白色房子,覆盖着绿色的琉璃瓦,有点像古代帝王陵墓。 ”几句话,许多墨色,绿与白、黄与红的冲突对比,不仅葛维龙连读者也觉得,看似外表依旧奢华的老房子,却像幽灵般的坟墓,半封建旧贵族的卖淫气息充斥着“玻璃”的每一个角落 色彩的华丽只是暗示着“秦淮旧梦”和“过去繁荣”的现实世界已经被玷污,一片片“五彩缤纷的笼子”早已干涸。 \"................第二章“镜像”——想象与现实中的自我认知2.1镜月融合,荒凉的生活20世纪西方著名美学家和文学理论家诺斯罗普·弗莱,系统地建立了以原型为核心的文学类型批评和美学理论 他认为原型是一个“典型的再现形象”,它可以是“一些联想”或“文学符号或具有习俗的象征群体” 在张爱玲的《传奇》中,复现的镜子可以看作是基本的原型。这个原型的主要特点是冷,反光,形状圆。 这张照片是用张艺谋的文字拍摄的。张爱玲笔下的黄月、圆月等相关意象总是与镜子联系在一起的。张爱玲把镜子和月亮的形状融合在一起。在她的作品中,满月就像一面圆形的镜子,剩下的月亮就像一面破碎的镜子。月亮的亮度、明亮度和缺乏度与镜子的形状融为一体。身体特征隐藏着无形的情感,充分展示了她独特的艺术思维,通过镜月的融合反映了人物的心理过程和情感起伏。 月亮在中国古典文学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据统计,300首唐诗中月亮意象出现了90多次,超过了太阳、星星、云和风等自然意象。 “尽管我们喝得烂醉如泥,但当河水神秘地向满月奔去时,我们并不感到快乐,而是彼此分离”(白居易)、“人有喜怒哀乐,月亮也有起伏”(苏轼)、“谁知道孤独的悲伤,让我的月亮变黄”(沈泉时期)...从这些诗句中,我们体会到月亮意象背后丰富的情感内涵 张爱玲曾在谈到她的文学传统和《太平盛世》中的阅读与娱乐的影响时说:“读毛姆(毛姆)和赫胥黎(赫胥黎)的小说,现代西方戏剧,唐诗,小报和张恨水。” 可见张爱玲小说中反复出现的月亮意象和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月亮文化有着传承的脉搏。当然,她正处于新旧时代的过渡之中,并且还融合了现代西方小说的技巧,如意识流、精神分析和审美体验。张爱玲谈到了她独特的月光下的精神感受,没有一丝痕迹。 ............................在张爱玲的小说《桥下之水》中,镜子随处可见,每面镜子都有新的想法。 为了凸显内心的荒凉,张爱玲巧妙地引入了镜子的“脆弱感”,在传统“镜像”的基础上创造了自己风格的镜子一方面,这种独创性揭示了艺术家最亲密的内心生活;另一方面,它所给予的只是对象的性质,所以独创性似乎只是对象本身的特征。我们可以说原创性来自于客体的特征,客体的特征来自于创造者的主体性。 这张镜子有着独特的美学观点,让读者不寒而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可靠的,当它被捏的时候就会被压碎”。\" “从整体感觉来看,回顾一下这些“普通人”在“玻璃罩”里举行的每一场婚礼,描述一下“玻璃、瓷器、瓶子、镜子……”这些易碎的物品随处可见。 仅从一个场景来看,“小心维护名誉”的罗杰·安博登的婚礼是“祭坛两边的长窗户是紫色玻璃” 主教站在上面,粉红色的头皮和像山楂一样的短白发,很像蘸了糖的杨梅。 窗户上反射的紫色在紫色的顶部给他增添了一抹圆形的光...婚礼环境和主持人的完美结合,不仅是在场的人,还有读者都觉得婚礼“一切都是快乐和合理的” 可以仔细观察,仔细阅读,“紫色玻璃”、“圆形光顶上的紫色”,各种言语组织,“用事物本身的语言说话,表达这种事物的本质特征”,玻璃、光和其他易碎虚无物体中的人物,聪明的读者可以看到线索,预示着故事的结束,罗杰和李晴“他们之间只有冰冷的玻璃” “意象和意象处于不同的叙事功能层次 意象是比喻性的,而不仅仅是形象。它比普通的图像更有诗意和哲理。 往往可以通过情节触及人物,并包含世俗哲学的功能层面” “玻璃”形象的深层含义不仅表现在罗杰·安布顿(Roger Ambleton)的婚礼上,也在《红鸾禧》中卢家的婚礼场景中“赋予了所选的含义”。重复出现的镜像或镜像“整个大房间的花是一个玻璃球,球的中心有五颜六色的花卉图案。” 客人们都是沿着球体小心爬行的苍蝇,不能爬进去。\" “小心”这个词让读者觉得作品中渗透的“普通人”处在一个难以形容的悲剧场景中,这暗示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文本中经常出现的镜子或镜状玻璃制品一样脆弱而单薄。 ................................第三章“色调”——暖色调和冷色调不均匀对比..............................233.1暖色调,感受沧桑...................243.2冷色调,品味荒凉……28第四章“心的形象”——反映人性的真实和简单……364.1从心脏到心脏的图像..............................364.2要构建的心脏互动图像..............................41第五章“博”形象系统的意义和价值“玻璃盖”................................495.1“玻璃罩”内人性的变化...................495.2把现实变成空虚,把形式变成无形……52第四章“心灵的意象”——反映人性的真实和简单4.1意象是对张爱玲《封锁》这一独特叙事视角的最好解释 故事围绕吕宗珍的心理活动展开。围绕“心脏图像”图片构建的“玻璃罩”切断了时间的流逝和空之间的传递。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个故事把自己和其他人“锁”在这个“柔软的、长长的、弯曲的、无尽的、无尽的……”煤车 虽然吕宗贞是文本中的一个人物,但张爱玲使这个人物形象地出现在纸上,并赋予了他自我描述和讨论的权利。 他不时走进内部空间空用心关注电车上的人和社会的形象,把他们框定为“精神形象”。他不时跳出来走进读者,与小说中的人物和电车里的世界保持一定的距离,谈论他的秘密心理。他的思维时不时地跟随图像,超越读者,抓住读者的兴趣,追溯这一系列“思维图像”的形成过程。《电车》就像一个缩小的内心世界模型,让读者感受到“封锁”下压抑的气氛。 从某种意义上说,虽然吕宗珍参与了电车上发生的事情,但他只是一个局外人。“他在这里看报纸,车上所有的人都学到了同样的东西。他用报纸看报纸,不用报纸看发票,看公司章程,看名片。” 任何没有印刷品的人都取决于市场在街上的动向。 “如果在对世界的认知过程中,人们只停留在知识的肤浅世界里,认为他们所看到的是生活的真实本质,这足以表明对自己和他人有一个清晰的理解是多么令人难过。 封锁期间,吕宗珍认出了自己和其他人,并看着这个世界。在这辆只有肉体而没有灵魂的电车上,每个人的脸都显示出“这种可怕的空虚拟”。吕宗贞看着自己,也看着“笼子”里的奴隶。这个“空虚拟”源自内心深处,对他们来说,思想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显然,“电车”里的人被控制和疏远了。这群“普通人”就像幽灵般的身体,整天生活在“这个巨大的城市在阳光下打瞌睡,把头重重地放在人们的肩膀上,慢慢地流下人们的衣服,难以想象的巨大重量压在每个人身上”的世界里 这个世界很热闹,“丁·铃铃和铃铃·贝尔”的声音充满了耳朵。“人类一次又一次地让自己与世界建立关系,试图得到他们想要的,或者成为他们所缺乏的榜样。他认为这个目的是源于直觉的一些基本原则。然而,完美和典型的不可及和自我缺乏成为人类失望和痛苦的永恒来源。 “只有他吕宗贞”没有加入乐趣,独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逃不出“笼子”,唯一能做的就是观看,冷眼旁观这封闭的狭窄电车/玻璃罩,不知疲倦地自我检查,揭示人性 ..............................20世纪40年代,作家们都面临着时代和民族的共同话题。“战争导致生存处境的危险,但它也产生了一些“空间隙”,这可能会探索与生活和艺术联系的各种方式,从而有可能加强艺术体验的深度。” 远离这个时代的干扰,不知疲倦地经营着“传奇”世界的张爱玲,用镜像、色调、精神意象等构筑了一个无形的“玻璃罩”。 多彩而复杂的意象群震撼着我们的灵魂,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是战火燃烧后的精神荒原。这不仅是一片女性的荒原,也是一代人的荒原,也是这个时代中华民族的荒原。 堆积在荒地上的图像形成一个又一个笼子。 “普通人”一次又一次地逃跑,无非是逃回笼子里。张爱玲看着悲伤孤独的人群,心里忐忑不安,隐隐作痛。 被困在“玻璃罩”里的人们躲在死玻璃墙后,沉思生与死、无常与永恒、灵魂与身体、本我与自我...在这个无法形容的世界里,镜像、色调和心像围绕着灵魂,充满了欲望。他们反抗斗争,他们能得到的是永远的监禁。 “生活是一件沾满虱子的彩色长袍”。虽然长袍很旧,但不朽的传奇世界依然屹立不倒。 面对张爱玲在《传奇》世界中复杂、陌生、华丽的形象,我借鉴前人的艰苦研究成果,试图对张爱玲小说中的形象进行全面的总结、整合和分析,并将其归纳为一个“玻璃罩”的形象系统,以探索这些丰富形象背后的深层含义,不仅在艺术表现形式上,而且在深刻而强大的情感内涵上,这种内涵充满了时代的变迁和罩内外虚无主义的生活。 澄清这些形象的本质,重温张爱玲《传奇》中的经典,并回顾那些受到时代威胁的“普通人”。虽然他们已经醒来,但他们仍然无法跳出被锁住的堡垒,充满了迷人的荒凉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