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8547字硕士毕业论文贵州作家冉郑万小说研究

38547字硕士毕业论文贵州作家冉郑万小说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8547字
论点:贵州,小说,乡土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论文将冉正万不同时期的三部代表性长篇小说《洗骨记》、《银鱼来》《天眼》作为研究对象,力求使该研究具有一定的学术性和创新性。

论文正文:

第一章冉郑万小说创作的总结与分期第一节贵州作家“贵州土地谱系”乡土叙事的传统文化可以追溯到“五四”时期的咸宜先生。正是由于贵州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以地方文化为主题的文学作品继承了五四文学研究会的文学主题,五四文学研究会是文学的一个重要分支。 五四以来的百年间,贵州作家与主流文学思潮相遇,并一脉相承。闪耀文坛的四代作家相继出现。虽然他们的文学风格不同,但都为贵州文学的发展和创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贵州地方文学作家大致可分为五代:五四时期以咸宜和寿生为代表的第一代。石国、吴略等。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7年后的第二代。“文革”后崛起的石光、丁士和李宽·丁是第三代。20世纪90年代,赵建平、戴少康和唐包华代表了第四代。本世纪以来活跃于文坛的王华、欧阳黔森、马文雪和冉郑万是第五代。 五代作家以其独特的创作风格传承了贵州乡土文学。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中国现代文学中具有代表性的乡土文学作家咸宜。在20世纪30年代出版的短篇小说《晨雾》、《餐馆》、《还乡》、《乡村悲剧》和《盐的故事》中,以及在他的小说《水中埋葬》、《贵州路上》、《盐的故事》、《四川绅士》和《湖南女演员》中,咸宜从社会、经济、文化和爱情的不同角度,描写了处于孤立的农村环境中的中下层人民的悲惨命运。 剑咸宜精通家乡人民的生活条件,熟悉他们的语言。他把目光投向了贵州偏远的家乡贵州北部。他以文化审视的眼光关注村民的生活状况、经济文化状况、风俗习惯等现实。在他无法掩饰的悲痛中,他记录了边疆村民的悲惨生活和现实社会的悲剧,描绘了现代贵州的生动形象。 鲁迅曾经评论过他的作品《水葬》:“它向我们展示了遥远贵州农村习俗的残酷,以及在这种残酷中母爱的伟大。” (1)沈寿生是与咸宜同时代的贵州乡土小说的优秀作家之一 1933年,他开始以“寿生”的笔名写时间理论和小说。寿生的文学创作主要集中在1934年至1936年之间,先后出版了《新学者》、《过去、现在、未来》、《村民》、《凭借》、《合作求生存》、《活信》、《黑师父》等十多部小说 像咸宜一样,他在北京的生活从一个新的角度看待他的家乡。他用黔北吴川方言和方言“建设一个自给自足的完整的地方世界——汝城”。他关爱他人,以强烈的贫困感描绘汝城。他也很悲伤和凄凉。” 在第二季度..............................冉郑万1967年出生于贵州省余庆县一个叫黄图湾的小山村。 农民冉郑万于1985年被贵阳地质中学录取。 对于当时农民家庭的孩子来说,上世纪80年代考上中专是一件大事,因为当时全民文化贫乏,中专毕业生毕业后由国家负责分配。 冉郑万上学期间,食物完全由国家供应,每月生活费超过20元,这在当时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冉正万里,1987年毕业于地质中学,回师遵义成为地质队队员,从事区域地质调查和野外工作8年 这位地质队成员的经历在冉郑万的记忆中仍然记忆犹新。 八年来,他每天都在荒凉的山野穿越山川。野生动物和蛇经常偶然相遇,这是冉正万最大的恐惧。 “另一个深刻的记忆是,有一次他们和同伴被一道清澈的溪流阻挡,他们太麻烦了,无法同意一个人不必脱鞋,而另一个人脱下鞋子,带着同伴过去。结果,他们俩都掉进水里,一起大笑起来。笑声明亮清晰,回荡在群山之中。 ”1)这段记忆,完全将冉正文地质队时期简单、快乐甚至孤独的感情表达了出来 在普通人看来,这种记忆几乎没有什么好笑的。它可以成为冉正文异常清晰的记忆,这完全是由于枯燥乏味的地质工作。到目前为止,只有生活中的一点小事故才能成为记忆。 冉郑万也做蜂窝煤生意。他在蜂窝煤生意中经历了曲折。当时,冉郑万雇了六个农民当工人,给他们推车拉蜂窝煤卖。这六个农民口才很好,买了蜂窝煤后卖掉了手推车。然后他们一起逃走了,导致他损失了一万多元。 然而,当冉郑万提到这件事时,他没有任何咒骂或愤怒的表情。“我认为这种事情发生是正常的。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都有影响。这是生存的需要。他们的生活更苦。 生存的压力迫使他们思考和思考,他们会变得“狡猾” 只有物质条件得到改善,文化教养得到提供,人们的道德才能得到改善。 我同情他们,我的态度相对平和。 \"..............................第二章的《贵州故事》和第一节的三部小说《洗骨》:一部爱情主题成长小说《洗骨》,小说的标题《洗骨》极其混乱和吸引人 如果不完全了解作品的内容,作品很可能会被“洗骨”这个词的词义误读,并把这部小说误解为一个令人难忘的家庭历史沉浮故事。 2008年第6期《洗骨的故事》的出版,是新世纪乡土叙事的又一写作成就。 这部小说没有以传统的乡土小说模式为标准,而是改写了自我与生存、成长、痛苦、毁灭和重生的母题,使乡土叙事不仅局限于城乡冲突的背景,而且巧妙地融合了城乡的不同经历,从而展现了贵州独特的生存图景,丰富了乡土小说的写作视野 一、跳跃的双线索结构《洗骨的故事》主要描写了一个叫嘉定的地方的故事,以及一个叫马也的中学生的成长故事。它描述了高国源、李袁强、曾洛伯等人的成长故事。 后来,一个叫华华的老师的出现打破了他们平静而封闭的生活。马晓燕还对语文老师有着亲密而朦胧的爱,曾萝卜对外界的向往,高国源像嬉皮士一样漫不经心的生活态度,语文老师奉献“爱”和“希望”的过程共同构成了一幅宁静、简单却躁动不安的人生图景。 小说采用双线叙事,分别以马也和记者刘艾为视角观察和叙述马也的成长过程。 《洗骨头》的故事有两条交织的线索:一是对马毅生活的记忆,二是记者刘艾对马毅采访过程的跟进。 两条线索并行发展,直到最终融合为一条。 这两个视角基本交叉,马段、刘艾段;马还描述了自己从高中到辅助教育的人生道路,主要是他年轻时的经历。记者刘爱旭描述了已经成为画家的马也,以及他成为自由作家后的生活,包括刘爱本的情感发展。 直到小说倒数第二位的张华老师再次出现,这两种视角才融合为一体,即都归结为由华老师、马也和刘艾组成的当代生活叙事 独特的叙事模式有效避免了传记人物按时间顺序单调乏味的发展,如狭窄河道中的回流,这种回流时不时地改变河道的方向,增加了文本的深度和宽度。 第二节................................《银鱼来了》:吴文化下百年家族命运,《银鱼来了》非宏大叙事下的“历史”是一部内容宏大的历史小说,但它采用了“非宏大叙事”的叙事方式 这部小说讲述了贵州北部一个偏远村庄的“四雅坝”百年变迁史。这是基于孙国刚和范若昌的经历,他们既是朋友又是敌人。它不仅涵盖了20世纪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如国民党的剿共战争、抗日战争、国共内战、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还以微观的方式展示了银鱼和四叶的生活和日常生活、婚丧嫁娶、生死悲欢、气质和兴衰。 这部小说写于1935年,这是一个稍微特殊的年份。 Siyaba是以仁、义、敬、卑为中心的宗法制度所维持的外部环境。 这个小村子里的孙国邦和范若昌两个家族属于同一个家族。这两个氏族之间关系的历史事实可以追溯到200或300年前。当时,当土司王朝崩溃时,范松祖卷入了朝廷的一场纠纷,当场死亡。只有一个主人和两个仆人幸存下来,逃到了贵州北部的山区。为了延续主人的血脉,孙的仆人让他的妻子和主人住在同一个房间,主人打掉了下一颗牙齿以示感谢。他说这两个人将来不会按兄弟的比例分成主人和仆人,仆人一下子打掉了两颗牙,女仆也一样。 孙的仆人在他死后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族长一定是范的儿子,他每年都要到族长家当一个月的仆人。 祖先骨子里不可逾越的优越感和自卑感造成了小说主人公孙国·冈和范若昌之间固有的不平等,并由此导致了两个家庭的“百年孤独”。 虽然他们从小就像兄弟一样亲密,但据祖训所说,当孙国邦第一次以仆人的身份来到范若昌家时,一个看不见的“厚障”把两个自尊心相同的异性兄弟分开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自己成为族长,但他喜欢在许多方面做得比族长更好。” 这不仅是他的思想,也是世世代代藏在孙子心中从未被打破的思想。 没有人传授它。只要大儿子结婚,开始职业生涯,去范家呆一段时间,这种思想就会生根发芽,像埋在胸前的种子一样生长。 他不会故意让族长尴尬,但他希望看到族长尴尬。如果他真的很尴尬,他会站起来,尽力帮助解决族长的问题。 “1)这种矛盾和相互拉动的情绪让他们从现在起处于一种半超然、半隐蔽的距离,既互相争斗又互相帮助 的艺术特征................................第三章冉郑万的小说..............................41第一节的主题:维护和改变山民.........41 1、黔北的历史与现实……41 2、“人与自然”的主题..............................44第三章冉郑万小说的艺术特色第一节主题:维护和改变山民1、黔北的历史与现实 《谷熹记》的主题相对简单,笔触相对年轻,表达乡土情怀相对简单。 当银鱼来的时候,作者在表达当地文化方面有了一个飞跃。他的文学描写技巧已经达到了完美的境界。同时,他在黔北文学中融入了许多巫文化元素,在拉丁美洲文学和怪诞民间传说中具有强烈的地域特色。 作品中的人物更加立体化、丰满化,人物的思想兴趣更加活跃。作者的思想脉络不仅像《洗骨的故事》一样清晰简单,而且越来越多地看到作者对深层社会问题和现象的思考。 当作品《天眼》直接看到外部文化和文明对土地的影响以及这种深刻思想的转变时,中心思想终于侵入土地,文明被肢解。 《擦骨》是冉郑万长篇创作的早期阶段,所以他此时的写作完全是一种“体验状态”。巴特对经验进行了这样的讨论:“经验不仅仅是一种叙事的话语模式,它植根于作者的存在。” 经验和写作往往不能同时出现,经验无疑会影响写作。 这是因为经验与一个人特定的生活状态有关,这种生活状态既是普遍的,也是个人的。 据说他是个人,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赋和理解生活的能力。 (1)从小就生活在黔北农村,长期有地质队工作经验,冉郑万此时的长期创作故事内容相对简单,整体故事背景是建立在简单的农村背景基础上的,这是他“体验写作”的必然 因此,“洗骨头”的故事是一个关于农村年轻人成长的故事。冉郑万在农村的长期生活经历使他非常熟悉农村留守儿童的生活和心理。他一年到头都和父母分离。老一辈抚养他们长大,这座山封闭而孤立。因此,他们缺乏与外界全方位接触和沟通的机会。结果,这些孩子普遍缺乏心理上的“爱”。他们孤独的童年、青年甚至成年的“无爱”状态影响了他们的一生。当他们过了独立的年龄,他们也会模仿父母的生活状态,离开农村去谋生。他们的孩子会重复他们童年的生活方式,一代又一代的循环。 作者的生活经历使尚未成为职业作家的他,在创作《洗骨》时优先考虑农村生活经历。因此,“洗骨”的主题是一个纯粹在当地背景下发生的青年故事。主题相对简单,一个年轻人的故事是在当地背景下创作的。 ..............................贵州是一块古老而神奇的土地,由于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孕育了封闭、自给自足、原始的边境文化。经济发展滞后。相反,它在边境地区保留了一些原始而独特的文化现象。随着时代的快速发展,这种边境文化受到了中央文化的极大冲击,甚至被中央文化吞噬。作家冉·郑万站在两者交汇的中心,用思辨的眼光讲述故事,揭示了他内心复杂的思想变化。 全文以作家冉·郑万的三部小说为研究对象,详细分析了冉·郑万的创作经历和三部小说的故事内容,最后在分析的基础上总结了冉·郑万小说的艺术风格。 《洗骨头》是作者与地质队成员作为业余作家的代表作。 他以西部贵州的乡村风俗为主题,以讲述黔北一个地方的日常琐事和《家丁》的自传色彩为主线。 语言表达细腻细致,人物情感形态完美。 笔者将黔北某处具有地方色彩的“嘉定”民俗、歌谣和方言融为一体,丰富了黔北地质体制背景小说的民间文化审美特征小说创作,使读者更好地感受黔北西部地域小说的内涵。 以画家马也为主线,以刘艾的采访为辅助叙事形式,他创作了成长主题小说《以爱之名》,传达了“爱”和“希望”的美好祝愿 《银鱼来了》是这位著名作家的代表作。 小说中,孙国帮和范若昌子两个家族,以特定的渔业“银鱼收获”为主线,描述了上帝赐予新月坝人的财富,也展现了孙国帮家族因银鱼而兴衰。 这部小说还叙述了中国的重大历史事件,包括土地革命的背景、抗日战争的历史事件以及中国共产党在解放战争重大事件中的宽容和贡献。 抛开100年的历史不谈,它激活了农村的民间文化,描绘了人物的真实生活,表达了作者对生活、命运和历史的深刻见解和思考。 《天眼》是最具代表性的宣泄黔北社会人物深层心理体验的作品。 《天眼》以主人公陈邵忠的遭遇为叙事视角,通过毛焰丁村内外的灾难,构建了人物的巨大镜像。它以一种非常深刻的方式描绘了乌托邦时代一个自治村庄的变化和衰落。作者通过毛焰顶上的普通人彻底展示了“平庸的邪恶”,真实地呈现了一个焦虑、扭曲和变化的时代。这是作者对乌托邦时代的深刻批判和反思。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