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8475字硕士毕业论文村庄政治精英的形成与再生产

38475字硕士毕业论文村庄政治精英的形成与再生产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8475字
论点:精英,书记,村干部
论文概述:

本文是政治论文,本文在相关文献梳理与阅读后,了解了该领域的研究现状以及空白,为本次研究开展起了过滤作用,提供了相关理论参考。

论文正文:

第一章引言第一部分,选题的由来和意义费孝通的《中国农村》对中国的人际关系描述如下:中国的人际网络就像一块扔进水里的石头,滚出一圈圈涟漪,每个人都是这些圈子的中心 波纹离中心越远,关系越薄,关系越近,关系就越弱。这就是范老所说的“伦”或“差序格局” 然而,在中国,人际关系的界限模糊不清,形成了中国特色的关系文化——圈子 1.费罗的关系理论对中国的影响自然从微观层面渗透到人们的日常互动生活中。从中观和宏观两个层面来看,各种组织生动地展示了范老圈子文化的影响。在这种思维下,它对中国微观层面的解释力不容置疑。 中国农村是社会学研究的丰富数据库和实践领域,是中国特色的丰富研究对象,农村精英研究一直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农村是一个自治组织,不属于国家行政系统的范畴,农村政治精英是基层权力机关意志的执行者 虽然农村社区不像国家结构那样复杂和庞大,但它只是研究机构、社区结构运作和精英生产的便利优势。 农村最重要研究对象的关系结构有三种形式。一是权力的横向分离和派系的潜在存在。一是垂直隶属的乡镇领导与村干部的关系。村干部和村民之间也有关系。 村干部要向上完成乡镇交给的任务,在村与人之间向下满足人民的需要。可以说,村干部是连接村民和国家的桥梁,是将非行政权力再次转化为行政权力的委婉说法。这个国家希望在农村自治,但也在允许的范围内。希望按照党和政府的乡镇政策探索前进。 村干部处于上层和下层力量的中间,在不同的情况下处于不同的制度之中。在权衡了双方的利益后,他们倾向于支持官方制度以保护自己的利益,但就其长期不变的地位而言,他们仍然是民事制度。 可以说村干部的处境相当尴尬。在这样的困境下,那些愿意参选的村干部有什么考虑呢?农村是如何选拔村干部的?范老的圈子是如何在村干部选拔中得到体现和生动体现的?村干部是如何实现继承和再生产的?本文试图通过实地调查,验证村干部如何在农村这样的微观政治领域实现自身利益,如何利用圈子和文化为自己服务,如何将村内的微观权力延伸到自身之外,村干部的潜规则如何与明规则相一致,如何将他们的非行政权力与行政权力联系起来,形成一个群体。 希望本文能揭示中国部分地区农村政治在新兴阶段的逻辑和潜规则,以发现问题,保护新农村建设。 ……二.经典的传统精英理论出现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并在20世纪70年代达到顶峰 迄今为止,以帕累托和莫斯卡为代表的古典精英理论的创始人对精英理论的相关论述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精英理论的核心是将社会分为两个阶层:精英阶层和大众阶层。人类历史是精英统治的历史。精英阶层拥有杰出的人才,控制着社会的大部分资源,并拥有权力、财富和威望等。它在此基础上控制质量。 随着时代的发展,上层精英已经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中下层精英开始崛起和积累,并试图取代上层原有精英,上层旧精英被淘汰,中下层新精英崛起掌权,上层原有精英被中下层精英取代,实现了社会的流动和循环,保证了社会能够有新鲜血液来替代,以确保社会的稳定和活力 在市场经济逐步兴起和社会从传统向市场逐步转型的过程中,由于前后制度环境的差异,社会主义国家会出现不同的精英流动。 主张在市场转型和社会结构变化中,精英处于良性运行循环的社会主义国家。 这所学校的主要代表是萨利尼和维克多·奈 在研究匈牙利家庭农场时,萨利尼发现家庭农场的成功后代是曾经被剥夺的阶级,而不是原来的政治干部。他总结说,在从传统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市场经济将使竞争平等,从而使精英阶层受益。 受萨利尼理论的启发,通过在中国的实证研究,维克多·奈(victor Nye)得出结论,市场改革已经将收入方面从再分配精英转变为直接生产者,市场机制将调解再分配过程中的不平等。 两人都认为市场体系与再分配体系完全不同,因此体系的变化必然会导致利益集团的解体和各利益集团的重组。在市场体制下,从再分配制度中获利的干部只能因为权力的丧失而让位于旧体制中被剥削的中、下层阶级。从这个层面来看,精英是流动的,市场具有消除不公平的作用。 第二章农村政治精英的选拔机制1。农村权力结构的变化地方基层政权的自治可以追溯到中国最早的三代人。俗话说,“天下之大,不就是王图吗?”我们可以发现,国家权力的控制是广泛的,但限于人力、物力和财力,国家对农村地区的治理或权力的延伸仍然有限。\" 隋唐中期至清代,郡县制使国家权力范围停留在郡县一级。国家权力控制也渗透到农村。在乡村治理中,乡绅对维护乡村的稳定和秩序起着主导作用。 在如此漫长的封建统治时期,虽然国家对农村的治理有限,但主要要求是党员的地位。然后召集党员开会。在同样的投票方法中,村党支部书记通过统计获得最高票数,其次是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党支部书记、副书记的任期通常为三至五年,表现突出的可以连选连任。 换句话说,村委会主任的选举是让党员行使投票权,而村党支部书记的选举是让党员内部的党员行使投票权。正常情况下,无异议向乡镇报告将成功担任相关职务。 时代在进步,对公平的要求更加严格。差额选举顺利地淘汰了平等选举。差别选举可以最大限度地选择优秀人才真正需要的干部,也可以降低被选举干部违法违纪的风险和监督成本。 从法律角度来看,或者根据选举制度,它是一种民主形式,基层或村民直接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力,并从各个方面保证其实施。 但是,在现实中,中国的民主进程,特别是农村地区的民主进程,需要一步步走下去,这意味着实际操作和理想之间存在一定的差距,并不总是符合规定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18岁以上的公民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这种从许多候选人中进行选举的方法是一种相对公平和令人信服的选择机制。 在农村,村干部的选举也不例外。根据人民当家作主的原则,他们应该充分发挥自己当家作主的地位,选择能够代表自己利益的代表。 村委会主任和副主任是村委会的主要负责人。法律和党章明确规定,村党支部和村委会成员必须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他们由农村社区的成员选举产生。届时,为了贯彻国家公开、透明和自治的原则,委员们将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填写选举卡,然后将其投入选举箱,投票选出有前途的候选人。投票结束后,他们将在特定地点被当场清点。得票最多的人将成为村委会主任,其次是村委会副主任。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的任期一般为三至五年,表现突出的可以 然而,一系列的选举程序都是在乡镇党委和政府的特别指导下进行的,所以大部分被选中的候选人都是乡镇政府青睐的候选人。 为了保证党员的纯洁,候选人竞选公职的首要条件是党员,然后召集党员开会。同样,村党支部书记通过统计获得最高票数,其次是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党支部书记、副书记的任期通常为三至五年,表现突出的可以连选连任。 换句话说,村委会主任的选举是让党员行使投票权,而村党支部书记的选举是让党员内部的党员行使投票权。正常情况下,无异议向乡镇报告将成功担任相关职务。 时代在进步,对公平的要求更加严格。差额选举顺利地淘汰了平等选举。差别选举可以最大限度地选择优秀人才真正需要的干部,也可以降低被选举干部违法违纪的风险和监督成本。 从法律角度来看,或者根据选举制度,它是一种民主形式,基层或村民直接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力,并从各个方面保证其实施。 但是,在现实中,中国的民主进程,特别是农村地区的民主进程,需要一步步走下去,这意味着实际操作和理想之间存在一定的差距,并不总是符合规定的。 第三章电力关系网的建设.........21.政治精英与乡镇政府的法律工作.......22.与乡镇政府合作的政治精英异化——以农业事件为例……20 (1)干部身份资本变更……20 (2)政治精英与乡镇政府之间的利益阴谋……21 (3)农场事件案例分析……22 3、利益集团的形成……23第四章农村政治精英的再生产……25 1、政治精英的内部再生产.........25 (1)权力的内部继承——以“大臣世家”为例.....25 (2)权力内部再生产的逻辑……262、政治精英运动的阻碍.........26第四章农村政治精英的再生产1。政治精英的内部再生产(Internal Reproduction of Political Elites)在笔者进行的几次实地调查和访谈中,发现农村村干部群体中存在着干部和家庭继承的现象,继承模式得到了很好的解释。 z村书记李平去世了。在他死后,他推荐他的侄子LYZ接替他担任秘书,问候乡镇。LYZ最终如愿成为了一名秘书。在他的秘书生涯中,他创办了农场并申请了国家项目。秘书的职位一直很稳定。 他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通过走路和努力工作已经成为y村的秘书,现在正在为他的第二个儿子寻找秘书的职位。 LP和LYZ是伯侄关系的关系。LYZ成功继承了LP的位置。当第二个儿子的秘书职位在社交网络的形成中牢固确立时,LP获得了这个职位。这真是一个“秘书家庭” 村干部在几代人之间自然发生了转变。 村干部利用他们积累的权力资本、社会资本和经济资本,使他们的后代比其他人享有更大的竞争优势,并通过上一代人的努力直接实现再生产。 村委会主任的选举与书记关系很大。可以说,任命村委会主任的关键在于书记,因为村委会书记代表党和国家,并得到乡镇政府的支持。可以说,村委会秘书是农村社区的真正领导者,具有明显的权力泛化能力。他有统治和决定农村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权力。因此,村书记在他的讲话中有一定的分量,他的地位不可低估。 也就是说,村里其他干部的任命已经通过了书记的级别,并得到了书记的推荐。这一建议无疑是基于某种关系。秘书水平是实现政治理想的关键。 由此可见,在农村这样一个小社区里,有着如此复杂的社会规则。家族传承或村干部繁衍推荐的关系相当普遍,或者说是现阶段我国农村社区村干部繁衍的基本形式,尤其是村干部的繁衍和权力的世袭现象。 农村社区村干部后裔与非村干部后裔的发展机会存在巨大差距。他们不仅可以继承前代的地位,还可以利用前代积累的政治资本、社会资本和经济资本开拓另一个领域,在其他领域扎根,以求更好的发展。 在中国,继承模式的存在是普遍的。首先,中国有世袭制度的传统。第二,干部有坚实的资源优势。干部队伍内部形成了默契团结的合作伙伴。精英再生产因此无需任何努力就能实现。 与非干部群体的后代相比,这种继承模式明显增加了干部群体后代获得精英地位的机会,精英代际转化现象越来越明显。 这是村干部代际转化的又一种再生产模式 ......通过以上分析和推理,本文对中国部分地区基层政权影响下政治精英的形成和再生产模式有了如下认识:在中国,农村治理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每个历史时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从古代国家和农村运行逻辑的双轨体制,到计划经济时期以制度权力为主导的单一体制,再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中的村民自治制度 通过对农村政权的梳理,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农村权力结构的变化。我们可以发现,曾经对整个农村有普遍制约的刚性制度权力,已经逐渐被具有特殊性和不稳定性的柔性权力所取代。这种制度紧张使得村干部与乡镇政府的关系非常微妙,为两者之间的合作和网络建设提供了机会。 虽然国家从制度上重新界定了乡镇政府与村委会的关系,从以前的“命令-服从”隶属关系到两个独立的指导和指导管理体系,但由于以往行政管理的传统影响和现实条件的制约,政府与社会统一时期的行政权力和管理模式仍然占据着重要地位。 因此,在实际选举中,乡镇干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纵选举过程和结果,强行撤销或任命村干部。笔者在实际调查中发现,村干部的选举推荐权,尤其是非秘书职位,主要掌握在关系密切的村支书手中。根据他们的推荐,乡镇的任命一般会很顺利,而村支书的选举与乡镇干部,特别是乡镇书记有着很大的关系。 村支书的任免由乡党委书记决定,乡党委书记逐级向最高一级负责。其中,秘书拥有最重要的话语权,最终形成了以秘书为中心、二级干部为外围的利益集团。 中的引用……(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