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3363字硕士毕业论文叙事的多种可能性——论江枫的小说创作

23363字硕士毕业论文叙事的多种可能性——论江枫的小说创作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3363字
论点:小说,故事,成长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旨在运用文献研究、文化研究、叙事学研究等方法,立足于文本细读的基础上,从小说主题、叙事特点、和创作理念及形成这种理念的精神源头三方面试图对蒋峰。

论文正文:

死亡与成长——江枫小说的主题意蕴 看着江枫的小说,不难发现他对死亡这个主题非常感兴趣。在七部出版的小说中,有四部(魏一·布·尚勇,一部,二部,对他的谋杀,白色流畅的一部)以此作为叙述的起点。对死亡的追求也成为江枫小说中提升情节和刻画人物的重要方式。 小说中死亡的出现往往代表着结束,而死亡则是江枫叙事中一切的开始。 1.死亡的形式及其含义自杀和杀人是文本中最常见的死亡方式。在江枫的作品中,这些似乎已经成为叙事策略 “我可以总结的写作秘密并不多,照方子抓药不是文学 有一句话我一直都很警惕,而且非常适用——永远不要从故事开始就写。 这就是江峰的“写圣经”和他讲故事的原则。死亡在这里的出现只能满足作者和读者群对文本内容建构的好奇心。 首先,让我们关注姜凤碧选择结束生命的自杀模式。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将自杀定义为“死者本人采取的任何积极或消极行动,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死亡称为自杀” 换句话说,自杀意味着死亡主体以积极的态度接受死亡。 姜风小说中的人物选择自杀有多种原因。 第一篇长篇文章《魏一·布·尚勇》中的主要人物脾气不好,尤其是小说中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察局长赖克,“在躲避了几次灾难后,不幸的是,他最终死在了书中 “6。江峰自己也承认“2003年可能太悲观了”。在今年完成的两篇部长级文章中,江峰安排主角相继死亡。 其中,第一个选择死亡的是钟磊,一个封闭的罪犯,他不是主要角色,但在《无敌伤口》中是一个“年轻女孩谋杀案” 将钟磊的死归类为自杀可能有些牵强,因为毕竟他是被判处死刑和枪杀的。 江峰在他早期的短篇小说《六点前死去》中描述了他妻子希望在他被处死前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故事。在漫长的故事中,故事被扩大,成为推动谋杀案解决的关键一环。 他认为钟磊的死是自杀的最重要原因,因为他选择了自愿死亡。 他和妻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怀着喜悦的期望等待着孩子出生。他非常渴望有一个儿子。他的女儿毛毛的出现让他心中充满恶意:如果他的女儿走了,第二个孩子一定是个男孩。 江峰故意在这里设下阴谋,让他的女儿在一个很懂水的父亲面前淹死。当然,父亲的选择是不言而喻的 女儿死后,钟磊无法原谅自己,精神错乱了。直到几年后,同一名名叫毛毛的女孩被谋杀,他紧绷的神经才完全失控。他几次向警察局自首,说他是杀害毛毛的凶手。他被阻止与警察打架。所有迹象表明,钟磊选择成为这个案件的替罪羊,结束他的生命,以解脱自己和获得精神救赎。 “子弹射入你的前额,这让你清楚地知道你很快就要死了。 毛毛,爸爸来了。爸爸已经为你报仇了。 \"................................(2)成长:《悲怆》的突破性成长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永恒主题,也一直是80后创作群体热衷表达的叙事主题。 成长的过程往往是复杂的。文学作品的焦点恰恰是成长给个人带来的矛盾和突破。 然而,成长不仅局限于个人,也反映了成长群体的时代特征。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每个时代作家成长主题的写作都有所不同。20世纪以前,成长主题不是文学写作的主要问题。进入20世纪后,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个人和人格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成长逐渐成为文学创作中的一个重要主题。 五四时期,鲁迅、冰心等人带头关注儿童的成长。后来,在战争时期,成长主题由于时代大环境的需要,往往成为塑造典型人物的重要手段。 新世纪以来,80后文学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他们的作品各不相同,但都特别关注成长主题。 “80后”的作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写的成长故事都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与他们的前辈有着巨大的不同。 大多数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人已经过了他们的成长时期,但是他们年轻时写的成长表达现在看起来更有趣了。 当被问及是否打算离开青年文学时,江峰有这样一个回答:“我什么时候基本上写了些东西,然后在什么杂志上发表?” 至于你提出的读者很难一致的问题,让我们看看豆芽,2015年和2002年的豆芽,也许它们都不一致。 读者的年龄总是保持在20岁。 有些人长大后可能会改读人民文学,而有些人长大后可能不会读书。 所以我没有相同的年龄组。也许读者已经坚持购买和阅读十多年了。 “23成长主题不仅出现在江峰的青年叙事中,作为新时期社会变革的经验和见证,江峰用他的笔展示了“80后”一代的生活状况,也试图突破只关注个人、记录几十年来社会变革小变化的“微观叙事”。 1.悲伤与反叛“80后”文学成长叙事往往伴随着痛苦的理解。悲伤是成长主题的重要组成部分 郭敬明一再强调,青春是一种美丽的悲伤。\"没有笑声的青春是不完整的,没有眼泪的青春甚至是不完整的.\" 在江枫的小说中,人物的成长往往伴随着悲伤,叛逆是逃避成长带来的痛苦变化的方式。 写了几篇短篇小说后,江峰的第一幕是长达30万字的小说《魏一不尚勇》。这项工作总是被贴上“炫耀技能”的标签。然而,除了复杂的叙事技巧,小说中各种人物的创作也值得我们关注。 自从小说是在年轻女孩毛毛被杀后写的,谁会在年轻时伤害一个年轻女孩,这个年轻女孩是怎样的故事成为小说吸引读者的焦点。 作为受害者,毛毛不断增长的经验是解决这一案件的关键。当她年轻的时候,她的父母彼此相爱,她的家庭很幸福。直到她父亲抛弃了她的母亲、女儿和另一个家庭,毛毛才和她母亲住在一起,她母亲因为丈夫离开而变得多疑。这成为她未来反叛的重要前提。 毛毛被他的父亲接纳住在一个新的家庭里。虽然他会想念他孤独的母亲,她仍然深爱着他的父亲,相信她的丈夫总有一天会回来,但他仍然和继母相处得很好,并与她和睦相处。 杜·禺期的出现为毛毛原本平静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年轻男女之间的爱已经成为日益悲伤和反叛的直接原因。 毛毛的成长过程中夹杂着前几代人太多的爱恨之争,使得本应年轻任性的年轻女孩成为复仇阴谋的受害者。 毛毛成长过程中的悲伤不仅表现在他对杜禺期毫无结果的爱上,也表现在他没能逃脱命运的操纵上。 ..............................二.传统与现代的结合——江峰小说的叙事特征(1)中国传统叙事的影响江峰一直被称为模仿西方小说的“80后”作家中最成功的作家,但他自己也一直讨厌这种说法。 江峰认为奇怪的是,他是第一个把自己标榜为西方小说模仿者的人。他一直在写中国人和中国故事。 尽管蒋氏小说中有明显的西方现代主义痕迹,但他也能在文本中发现中国传统叙事方式的影响。 1.《中国机顶盒》系列噱头小说的故事精彩程度取决于故事情节是否令人信服,如何说故事已经成为作家们一直探索的基础。 为了使小说呈现为一系列的故事,小说的创作者经常使用“中国盒子”(Chinese box)的方法,这种方法指的是根据民间工艺的故事结构:大盒子包含一系列形状相似但体积较小的小盒子。 一个大故事的学生发出另一个故事或几个衍生的故事,江峰在采访中还强调,他用“中国机顶盒”的新颖手法和典型的冯梦龙手法,一个接一个地写了一个故事。 江峰的小说不是刻意模仿现代西方小说的技巧,而是经常有一系列的故事。 江峰试图独自建立一个小说王国。他的小说经常采用讲故事的方法。一部小说在叙述时,是相互联系的,在故事安排上是指其他小说中的情节,从而在他的整个小说创作中形成了一个相对严密的体系 《魏一不尚勇》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这部小说以发现年轻女孩的悲惨死亡开始。在描述案件的同时,提交人通过不同的叙述者的视角,逐渐恢复了年轻女孩被谋杀的过程以及涉案两代人之间的不和。 年轻的男人和女人因为偷禁果而为了爱情而逃跑。他们无意中拿走了女孩父亲受贿的证据。父亲不得不杀了女儿来掩饰。这个看似不合理的阴谋是继母和丈夫精心设计的游戏的结果。这些只是故事的开始。 后来,在江峰的作品中,一个接一个的故事逐渐浮出水面,并被其他故事所包围。 为了摆脱一辈子当农民的命运,一个贫穷的年轻人张文搬到了另一个国家,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定居,并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在工作中,我遇到了热爱文学的年轻女孩甄珍·朱。两人立刻坠入爱河。这个女孩是副市长的女儿。她最终通过婚姻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然而,深爱妻子的张文别无选择,只能妥协。 虽然婚后事业蒸蒸日上,但张文仍无法放开心中的前妻和女儿,而甄珍朱并不开心,所以他亲自设计了一步一步让张文再次失去真爱,现在不在这里。 年轻女孩毛毛的死牵涉到前后十几个关键人物,她的男朋友杜禺期首先出现,他和毛毛一起离开了家。 杜禺期在小说中的其他地位也相当重要。他最终成为了一名作家,还写了一本名为《魏易卜勇上》的小说 后来,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察局长赖克也出现在现场。生活和家庭的压力使他选择屈从于金钱和势利,最后他假装死亡而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他成了主要人物中的一些幸存者。这部小说的后半部分是从他的角度叙述的。 作为一部小说,《魏一不尚勇》的情节引人入胜。在整个大故事下,有不同的小故事 对年轻女孩毛毛谋杀案的调查从整体上来说是一个大故事,穿插在案件调查过程中的每个人物的小故事都有穿针引线和补充解释的作用,这显示了江枫在二十出头时控制小说情节的能力。 ............................(2)小说文本的互文性法国理论家朱莉娅·克里斯蒂娜(Julia Christina)提出了“互文性”这一概念:“任何文本都是由无数引文构成的马赛克 任何文本都是对其他文本的吸收和转换。 “互文性可以说是文学的一个共同特征。继克里斯特瓦(Kristeva)之后,在Genette等人重新解释之后,互文性的概念趋于狭窄,主要指文学作品与文学遗产之间的关系,在文学批评中更为人为。 在他的著作《互文性研究》中,Tiphaine Samovayo对互文性技术进行了详细分类,包括引用、引用、暗示、剽窃(剽窃在理论上存在,但在现实中涉及法律问题)、卷首和文本材料等粘贴技术以及戏仿和模仿(Gerard Genette认为它们是“超文本的”) 江峰用个性化的语言讲述了城市生活的有趣故事,并为自己建造了一个城堡王国。 在他的作品中,小说和故事都有互动关系。 具体表现为故事中的每个人物都是独一无二的,但它会在不同的小说中反复出现,其人生轨迹会连成一个整体。 同时,江枫小说的情节通常以死亡悬疑开始,讲述对梦的追求,并以悲剧结果的相似性为建构方法,贯穿了许多文本。 此外,江风的小说还包含了中西古典文学作品的语言和叙事 1.小说中的互文性分析——江峰小说体现了对互文性概念的广义和狭义解读 在分析他的小说文本之间的关系时,可以更好地理解为狭义的互文性,即热奈特的“互文性” 江枫的小说具有长短篇小说的互文性和基于戏仿、拼贴和元叙事的长篇小说的互文性。姜风在人物中的出现也是元文本性的应用。 江风小说中的人物以重复的方式体现了狭义的互文性。 (1)仿拟情节与拼贴模式姜风小说的情节通过仿拟形成互文性 戏仿是对《基础》一书的戏谑戏仿,即对《基础》一书的改造、转化和戏仿 因此,仿拟的形成必须有基础文本和复制文本,这种复合仿拟文本包含互文性,即在转换或模仿前文本的基础上,后文本与前文本形成相似性、派生性、吸收性和变形性。 江风的小说文本在戏仿中形成互文性,尤其是在情节戏仿中 后者模仿前者的情节(即时间顺序)在他的小说中很常见。 这主要反映在死亡和逃跑的情节中。例如,《魏易补遗汤》中少女死亡的情节模式出现在以下的《一、二》和《白流一》中。在《一、二》中,年轻女孩雷莲不顾家庭不幸和学校谣言跳楼自杀。在《白流》中,年轻女孩方芳割腕自杀,因为她无法忍受内心的虚荣和道德谴责。 另一个例子是毛毛和杜禺期在《永恒的伤害看不见》中的离开,以及赖克在江峰之后小说中的逃避情节模式。赖克逃离现实的原因在“一”和“二”中有明确的解释。“去年冬天我们都在做什么”写下了杜·禺期离开的结果和他后来的生活。《浅蓝色时代》中的黎小田在无法解决实际问题时继续他的逃避生活方式。在《白流》中,许嘉明渴望在高中长大。他想摆脱没有自由的内心焦虑的尴尬局面。他还选择离家出走,逃离现实生活等等。 根据江峰创作出版的时间,这些都是对以下文本中前一个情节的模仿。小说中的故事在情节上有一些共同点,这反映在文本的互文性上。 然而,这恰恰是热奈特狭义互文性理论的表达,即“一个文本是通过简单或间接的转换从一个现有的文本中派生出来的” ................................三、拒绝与坚持——江枫小说的创作理念和精神来源................28 (1)创造理念..............................281.拒绝“80后”作家的名字................282.“不想成为类型作家”.........……293.拒绝与坚持——江枫小说的创作理念和精神源泉 在盛典之前空连续几年,它在短时间内造成了巨大的反响。 2002年,不到20岁的江峰参加了第四届比赛并获得一等奖。 江峰曾经承认,像大多数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的年轻人一样,除了对文学梦想的热情追求之外,离开国内知名大学的机会是通向梦想的最实际的回报。 江峰对新概念的感觉很复杂。首先,他心怀感激。第二,新概念竞赛的出现确实引导了许多有文学梦想但却无处付诸实践并困惑不解的儿童。例如,江峰 他说,“它鼓励我指出陈笳咏和刘佳俊的名字,并告诉我的父母不要打扰我。然后我会像他们一样去一所好大学。” “这个新概念使江峰在高中时更加坚定地实现他的文学梦想,因此他坚持读书。 然而,获奖后,江峰对新概念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的行为表现为撕毁获奖证书,企图烧毁相关杂志,撰写抱怨文章与新概念决裂。 原因可能是江峰出席这次会议取消了他的陪同条件。他先是被护送到中山大学,但最终被解雇,不得不花很高的学费去上一所假军校。 在大学里,他遭到殴打和责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被当成动物对待”。理想优雅的文学氛围和现实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江峰曾多次想退学,但他认为在离开之前他必须有一些资本。在大学一年里,他完成了他的第一篇长篇文章《永远不要被伤害》。 也许这些外部条件已经打破了江丰源心中美好的期望,但作为一个对文学有着真诚之心的年轻人,这到底是让他想告别这个新概念,还是因为他不想被贴上任何标签? “我撕掉了那篇悲伤可怜的文章 最后,我说,我不想我们只带着一篇肤浅的文章得意洋洋地回去。我不想被贴上新概念的标签。它会告诉像印在我们头上的品牌这样的人,这是一群轻浮、无知和自以为是的孩子。我不希望文学父母把这个新概念看作是一个游戏,以丰富的表演来逗一些孩子开心。甚至我们的后代也将把我们视为无所事事、不愿孤独的典范。 \"..............................姜枫不愿意将自己的作品与“80后”作家的作品进行比较,但无论他是如何进入文坛的,还是在过去十年中的不断发展,姜枫都无法真正摆脱与“80后”作家的关系。 从他最初的青春写作到他对社会生活微妙的反思和探索,江峰一直在不懈努力探索更适合他的新叙事方法和故事主题。 多年来,他逐渐学会了抛开市场消费和粉丝效应。江峰的名字只与纯洁的文学联系在一起。 14岁时,他决心成为一名作家,并立志写最好的话语小说。可以说,他在过去十年的坚持和努力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赢得了主流文坛的认可。 江峰说他不是在模仿西方文学。他写的是中国人民和中国的故事,但在写作过程中,他不断探索讲述故事的方式和各种叙述的可能性。 江峰在写什么?他的死是故事的起点,叙述的开始,悬念的设置和人物不可抗拒的命运。他作品的成长是悲伤或反叛,悲伤或突破。他写的是底层,但没有刻意夸大痛苦。他不回避社会问题,只是涉足其中。事实上,江峰真正想要的是讲一个好故事。 江峰是“80后”作家之一,在形式实践和意义探索上都走得很远。批评家们总是更加关注他作品的叙事特征。 江峰受到中国传统叙事和西方现代主义的双重影响,形成了独特的叙事技巧。 他独特的拒绝命名、贴标签、不想成为类型作家的创作理念,都源于他独特的流浪经历、丰富的阅读和修养以及对文学的执着。 在众多“80后”作家中,江峰无疑是独一无二的,也是才华横溢的。他作品中对写作的熟悉、对写作技巧的掌握以及对中西文学经典的理解让我们刮目相看。 情况也是如此。让我们期待江峰。他将为文学带来更多的故事和更多的叙述可能性。 当然,江峰的写作并不完美。作为一名年轻作家,写作过程中的问题和困境也具有代表性。 首先,在他早期的创作中,形式和内容之间存在着不平衡。形式大于内容,这被称为“工艺过多” 孔子说文学优于质量和历史。当一部小说被阅读时,人们只记得它惊人的叙事技巧,这只能证实你作为小说家的专业精神,并且很难有更高的评价。 姜风写小说的严肃性当然是有价值的,但如果我们深入探讨,《魏艺补永上》仍然是一部可读但不可读的作品。这是一部技巧多于内涵的作品。更苛刻的是,主题并非超凡脱俗,艺术难以回味,精神高度更难讨论。 江峰后来也承认,当时他确实太努力了,“我想写一部技术上足够严谨的小说,作为教科书使用,每一个细节都可以贯彻执行,变成一个故事。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