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3632字硕士毕业论文李熙小说中的城市想象

23632字硕士毕业论文李熙小说中的城市想象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3632字
论点:城市,想象,小说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选择西篱的小说为研宄的对象,论述她小说中的城市想象,旨在探索“移民”作家对城市形象的构建,以及构建背后的文化意识、审美观念。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李熙城市想象的内在逻辑。第一部分是关于地域文化碰撞的城市想象。我们可以进一步提炼李熙小说中的城市想象。一个是物质想象,它是一个固定的形象。一是对变化的想象。它们是流动的图像。 例如,李熙小说中对城市形象的描述,无论是广州、东莞、佛山还是深圳,都是城市的固定形象和固有的面部化妆。 而城市里的人们是流动的,能够最好地反映现实。 人们在城市里,人们在改变城市,城市在改变每个人。这种形成力量在西丽的小说中成为一种猜测,从而在《紫夜白夜》中有了她对人的终极思考 受历史发展记忆启发的想象力给了西里更多的思考。这是一个从头到尾的过程。城市自然是这个过程中的重要角色,因为它是所有故事的连接点,甚至是故事发酵的容器。 广东是中国经济的前沿。这座城市发展非常迅速。城市文化多样,城市生活复杂。 李熙的小说具有平民的态度。在开放包容的广东,她一直保持着清醒的观察现实的习惯。在她的小说中,她经常能看到城市想象被地域文化碰撞。 首先,她小说中的城市形象是由西丽的地域文化背景塑造的 作家独特的个人日常记忆往往是一笔丰厚的财富。这种记忆是漫长的,充满了她在西丽小说中的个人思想和经历。她认为:“个人的思想和经验是作品的重要支撑,也是个人风格的源泉。” “因此,奚丽也非常重视个人的思想和经验 西里说:“我的作品中会有很多对过去生活的感受和记忆。贵州是美丽的,美丽的自然,诗意的体验,友好的老朋友和忧郁的生活在我的感觉。” 李熙在去广东之前没有想象过她在广东的生活,但是她想:“这里有更广阔的生活,这里是一个人们可以快速成长的地方。”。\" 然而,我总觉得我似乎没有长大多少——我最美丽的诗是在贵州写的。 但是我的小说比以前好。 难怪作家孙绍振说:“一个富有想象力的作家,当他的内心情感被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激发时,它会立即引起内心的翻腾。”......“?西丽住在贵州和广东两个城市。这是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不同的生活方式催生了与之相适应的文学表达。 ..............................s小说第二节都市体验离不开她在城市的生活体验。因此,她也可以说是代表了一种城市文学,因为她的小说再现了客观的城市生活,可以从传统的“城市文学”研究的角度来审视。 作家在城市的经历经常反映在她的作品和城市之间的关系上。李熙讲述的故事不仅反映和再现,而且蕴含着文学创作不可避免地超越经验、脱离更具立体感的城市面貌的可能性。 城市应该如何用文字表达?德国评论家劳斯·瑟普(Lawes Serpu)将其分为四种模式,其中之一是用“城市体验的潜在想象”来捕捉和把握对象。社会的存在离不开文本。创意主体的想象力是连接城市体验和作品的中介。从经验到文本,简而言之,这是一个虚构的城市被书写的过程,因此城市是主观表达的。 陈平原先生曾有意识地倡导通过“记忆和想象”进行北京文学研究。他认为“记忆和想象力必须被引入,这样城市才能活着,也才有可能真正“活着”。西丽的城市经历深深影响了她的写作。她有多重身份,是诗人、作家和公务员。她不仅是外国人,而且是已经定居下来的广东人。 西丽很难将她的城市想象与城市体验分开。她小说中的城市表达经常导致对城市的共同理解。用这种方式表达城市体验不再是体验,而是“想象” 李永银认为,“一个作家不可能经历一切。他可以借助“想象”来弥补,但不管“虚构”有多“虚构”,它也必须以某些生活经历为基础。 “城市生活的经历使西里对城市中发生的各种故事有了更准确的想象。 在西丽的小说中,她非常关注“人物”独特的情感心理 社会分工造就了不同职业的人。由于西丽非常重视这些\"人物\"的情感心理,他必须对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环境、生活意志和生活能力有很好的了解。只有当他熟悉角色生活和生活中各种职业角色的职业习惯时,他才能真正揭示他复杂的内心世界。 但西里说:“我必须承认,我的生活经历相对单一,社会分工和人的存在是多种多样的,我真的知道的不多。” 因此,我会更加关注和仔细观察,从共性开始。 正是因为我充分理解人性,把握人的共性,我才能发现他们的真实特征,触摸和展示他们的精神世界。 因此,对人、环境、细节的敏感和正确的逻辑思维方向对小说作者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第二章,西丽城想象的构建第一节城市是命运旋转的大容器在西丽的许多作品中,城市是故事发生的“容器”之一,也是人物命运旋转的“容器”。她可以随意把角色放在任何“容器”里,这样他们就可以在这样一个空的空间里有故事,并被“容器”里的水滋养或淹没 西丽尽力写广东城市的人和事。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地方是她内心渴望并安息的地方。 当西丽的作品中隐藏着代表形象的“房子”时,她说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事实上,她一直在寻找它,当它被投射到作品中时,它就成了英雄的寻找。 西丽的作品中有一个“房子”的形象,但作者把它放大到了两个不同的地方。 在她的小说中,主人公经历了一个从“家”到“家”的寻找过程 西里说,“如果一个人不在房子里,他会在哪里?但是他不能一直呆在家里。他必须出去,然后回来。 我们的生活将是一个不断进出人群的生活,就像我们白天离开家,晚上不得不回来一样。 “寻找是一种天生的能力,她源于对生活现状的不满和对未来的无限希望,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寻找是一种生活的原始冲动 西丽向南去广东也是一个搜索过程。她的小说反映了她的现实和想象。 广东和贵州是两个不同的地方,需要在西丽的心目中建立复杂的关系 她现在不仅住在广东的一个城市,而且因为西丽,一个女作家,比一个男作家更需要寻求精神上的支持,并向其中投射丰富的情感。 投影地点在广东和贵州,两个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城市。 例如,罗兹和琼在《东方极端主义或犀利的鞋子》中从一个“房子”走到另一个“房子”。他们俩都有寻找的冲动。现实和记忆让他们迷失了方向。他们无法在现实和幻觉中找到自己的方向,所以他们被城市的欲望所支配,要么屈服,要么反抗,要么选择妥协。 最后,他们两人从另一个“房子”走回原来的“房子”,从海城回到蜀国,从生到死,从死到精神永恒,这是人物和作者刻意安排的命运。 在第二季度................................当地人和外国人对facebook xili小说中城市底层人物的描写既富有同情心,又具有批判性,其中最突出的是《雪袍》。 英雄周信从丰镇逃到广州,下了火车,被抓成了老鼠。他遇到了两个好朋友雅克和黄 这是城市的角落和社会的底层。金毛猎犬被人贩子用作赚钱的工具。他们害怕,害怕,甚至绝望。他们既渴望自由,又害怕自由。这部小说有各种各样的抱怨。只有新来的周信有勇气与金毛猎犬战斗。每次他被要求在街上偷东西,他都会和金毛猎犬打架,甚至引起金毛猎犬的极度不满。他被金毛猎犬毒打,差点死掉,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弱者得到同情和关注。在西丽的小说中,好人有好的归宿,坏人自然有应得的归宿。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西丽小说中的都市人有一些特定的面部化妆。例如,在她的小说中,广州人、东莞人、佛山人、深圳人等等都有自私的味道。 例如,唐仁在《东方极端主义或尖皮鞋》、《佛山老板在《紫日白夜》和《黑小子在《雪袍》等 值得注意的是,西丽曾经在东莞呆过一段时间,所以她的小说总是离不开东莞。她对东莞市的描述令人印象深刻,农民工被当地人疏远了。 在《东方极端主义或犀利的鞋子》中,当李征正要离开广东的小娥时,小娥强奸了反抗的李征,并吐出了一句“失去你的老母亲” 当地人用他们的表达和语言来抵抗外国人。这种排斥不仅是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文化迸发和生活空受到挤压时的一种抵抗。只有这样的排斥和抵制是矛盾的。 在雪斗篷里,阿星也是本地人。他妈妈让阿星放学后帮忙摆摊卖报纸,不允许他和外人交往。这纯粹是一种贸易关系,阿黄的祖父甚至联系了黄毛老鼠,再次把周信卖了。 ............................第三章西丽城市想象的言语策略........第一节想象使小说诗意化……25第二节城市想象中人性的比较处理.........30第三章西丽城想象的言语策略第一节想象使小说诗意化西丽在贵阳时作为一名诗人而闻名,她的诗歌风格始终保持着梦幻般的抒情氛围 她经常以诗歌的形式表达各种幻想,率直地唱出各种感情和丰富多彩而奇异的梦,这与李熙童年对幻想和梦的热爱有关,并且经常和父亲谈论她的梦。 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教授严春德应西丽之邀,为西丽香写了序言,将西丽诗歌的特点概括为“梦的渴望” 他说:“她的诗一直保持着梦幻、梦幻和抒情的风格,缠绵如泉水渗透匍匐的野草,如晨雾覆盖荒原。这种美中的美是诗歌的灵魂,属于少女,属于女人,属于普通人能理解却无法解释的“梦之歌”。“梦之歌”风格悠闲优雅,充满人文精神。” “也许是因为诗人的身份创造了小说,所以在她的两部小说中都充满了诗歌的痕迹 作为诗人,她的小说充满了想象的魅力,以幻想和梦境的形式出现。 可以看出,李熙小说的直白和梦想在现实中是要破灭的,但李熙的直白和梦想并没有在她的小说中被现实摧毁,而是出现了另一种独特的话语和叙述。 李熙擅长用想象力将小说主题诗化。 西丽说:“它的《夜白昼紫》是一部诗意的小说 但是它并没有停留在语言的诗意方面 就内容和抱负而言,这与我的诗是一致的。 \"..............................结论通过以上的分析和总结,我们可以看出,奚落作为一名女作家,由于自身的经历和文化背景,在分析和挖掘城市妇女儿童的生活状况方面与其他作家有所不同。 她将通过个人经历书写女性的个性和灵魂,并从女性作家独特的视角描绘城市不同层面的肖像。 她的小说具有描写贵州乡村的田园风格,并以对人性和人生思维的分析为考察点来建构她的想象城市。 城市想象中充满了西栅栏所经历的真实物理空而这空包含了她对城市和人性的理解。 李熙的小说充满了幻想与现实的冲突,但也充满了对生活、爱情、艺术和美的追求。 此外,在她的作品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广东和贵州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以及两个不同的地区是如何融合在一起的。 多元文化背景对西丽的写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她通过想象这座城市来传达贵州和广东之间的地域文化。她尽了最大努力写下了复杂的经历和时代的痛苦,但仍有一丝诗意的追求,试图为她的灵魂建造一个诗意的居所。 在谈到他的小说创作时,西丽说:“我的诗反映了我的自我,是我自我中最深、最犹豫的部分,是个人灵魂晦涩、曲折的经历。这部小说使我能够把自己扩展到整个世界,这对我来说是最激动人心的事情。” “在西丽的小说中,想象力在小说创作中的魅力得到了充分展现,城市想象力也应该是文学创作者在实践中不断探索的一个问题。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