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9225字硕士毕业论文从身心入城到精神回归家园——论20世纪90年代以来李傅沛小说中的城市书写

39225字硕士毕业论文从身心入城到精神回归家园——论20世纪90年代以来李傅沛小说中的城市书写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9225字
论点:城市,进城,欲望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认为李佩甫作为一名把握时代命脉的作家,自然也意识到:“作家需要不断地反叛自己,不断更新,不断实践……不断产生思想,才能不断走进文学。”

论文正文:

1.1“城市”的文化内涵作为一种内涵丰富的文化符号,城市蕴含着多层次的文化内涵 那么,在讨论城市的文化内涵之前,首先,什么是城市?《现代汉语词典》对“城市”的解释有两层含义:一是城市是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在一楼,城市一般指人口相对集中、工商业相对发达、居民大多是非农业人口的地区。 有些人还认为城市是“物质和化学形式的一系列刚性组合;城市是心理状态的隐性外化 “可以说,城市的定义不仅包括物质层面,还包括形而上的精神层面 从城市的定义中,我们可以找到各种城市内涵:经济之城、文化之城、政治之城、风俗之城、礼仪之城...城市内涵的丰富性显示了城市书面文本解释的多义性。 那么,作为物质的实体城市和精神的形而上的城市,李傅沛呈现了什么样的场景呢?1.1.1物质城市——真正的生活场所1978年以来的城市改革逐渐使城市市场化和商业化。城市改革不仅带来了城市外部结构的变化:高楼、楼房、街道、理发店、家具店、食品店等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呈现出全新的城市景观。 同时,城市外部结构的变化也改变了人们对城市文化和城市的看法。正如费瑟斯通所说:“百货商店、商业广场、电车、火车、街道、众多建筑和所有展示的商品,以及穿梭于这些空之间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唤起了人们现在已经被遗忘一半的梦想。” (3)城市内部和外部结构的变化使越来越多的人把城市看作是一个真正存在的地方和机遇与挑战。 越来越多的乡下人怀着获得成功和改变家庭的梦想涌入城市,希望实现他们带着鲤鱼穿过城市跳板跃入龙门的雄心。 根据一些统计数据,随着开放城市数量的增加,大量农村人口流入城市:“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城市人口从1978年的10%左右上升到30%左右 到1999年,全国有667个城市。“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农村人进入城市,并将城市视为他们定居下来并取得进步的地理空。 可以说,城市以其优于农村的物质表现刺激了农村人的神经,掀起了一股农村人进城的浪潮。 城市的物质性首先表现在外部事物上。 例如,在《生活之书》中,吴有才穿着“涤纶”短袖衬衫和手表回家,百货商店里陈列的各种羊皮,金丝眼镜,骆驼羊绒围巾,带灯的格子建筑,梅村的红阿比玫瑰,蔡国银叔叔第一辆进入五粮村的吉普车,手里拿着带国徽的帽子和肩章,带弹簧的马靴和十盒零食。在《送你一朵苦楝花》中,我妹妹看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信中有彩色邮票和可以洗热水澡的浴室。《乡村蒙太奇》中洪昌女人穿着米色衬衫,臀部口袋紧了城市裤,开始扭动出一串押韵的高跟鞋,脸上写着“永芳”;“等等。灵魂”在商店橱窗里展示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上述文本中出现的对象无疑只是在20世纪90年代才属于城市,而这些属于城市的对象以其巨大的吸引力刺激着国人,使他们把城市视为物质存在的场所,对城市对象的追求和消费视为荣耀和骄傲的资本。 .............................1.2身心入城意象图1.2.1蚂蚁——精神分析视角下身心入城的动力:童年对人的成长至关重要 童年经历参与并影响人类成长过程中的意识或潜意识活动。 当一个人在积极无害的生活环境中成长时,伴随着正常健康的生活心态。相反,当一个人在贫穷和屈辱的生活环境中成长时,他的心态将不可避免地扭曲和变形。 这种扭曲的心态所产生的豆芽“在早年由于恶劣的生活环境而含有某种毒素,这种环境是由仇恨滋养的。” 这种含有某种毒素的芽,一旦在生长过程中产生,往往会伴随一个人的一生。\" 弗洛姆说:“要理解人们的动机,首先必须了解人们的情况。”在李傅沛的小说中,描写了大量从农村进城的人的形象。在这些人中,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都经历了一个悲惨和屈辱的童年,童年的被杀使他们的眼睛都变成了蛰蚁窝。 正是通过蚂蚁的独特表现,李傅沛隐喻了这些市民在悲惨屈辱的童年中遭受苦难后的仇恨和毒药,这种仇恨和毒药已成为市民身心进入城市的重要动机。 细读李傅沛的小说,可以发现蚂蚁是常见的,具有深刻的隐喻内涵。它们象征仇恨、毒药和凶残。 无论是《生活之书》中的蔡威香,《一个大国》、《灵魂之书》中的江雪、《城市之光》中的冯家昌、《李氏家族》中的李金魁、《金屋》中的杨如意、《城市白皮书》中的“宣叙者”和“自来水笔》、《羊门》中的王化信,还是《偷豌豆偷树》中的王晓丢,他们的眼睛里都充满了成群的蚂蚁,这些蚂蚁刺痛着人们,挥发着仇恨和毒药的因素。 这种仇恨根植于他们的童年,成为他们身心进入这座城市的驱动力。 第二章..............................2.1日常生活:欲望的表达与隔膜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城市化的加速发展导致成千上万的资本积累,资本的急剧增长孕育了现代城市文化。 这种现代城市文化以市场为依托,以货币哲学和工具理性为标准,改变了城市人的传统行为方式、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导致焦虑、异化和毁灭等异常的人类行为。 在工具理性和货币观念的约束和制约下,传统的以血缘和情感为纽带的人际关系崩溃了。 因为“货币经济总是要求人们根据货币价值来评价事物,最终让货币价值成为唯一的有效价值。人们越来越快地忽略了那些在经济上无法表达的特殊含义。正如马克思所说:“所有固定的东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所有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②一切都在改变。“认知、行动和理想的构成的内涵从固定的、实质性的和稳定的形式变化到发展、运动和变化的状态。 (3)城市人的日常生活越来越支离破碎,复杂多变的生活形态以运动和变化的形式演绎出来 在李傅沛的城市小说中,他还详细描述了工具理性和货币观念控制下的城市日常生活。 用充满情感的话来说,这个城市呈现出渴望和冷漠的人际关系的日常景观。城市异化的日常生活使居住在城市中的个体城市成为被切割的空洞的象征空并失去自治精神。 人们的理想和崇高、真情和爱情成为庸俗日常生活中的牺牲对象。在欲望的洪流中,城市的日常生活又冷又冷。 2.1.1欲望——“欲望”一词是对都市风景线的模仿。根据词源学解释,它是一个人作为个体的基本生理和心理需求的外在表现。 人的欲望不仅包括原始的动物欲望,如食欲和性欲,还包括人性建立后产生的世俗高级欲望。 所谓的“食物与性”和“饮食男女,人类存在的伟大欲望”也解释了人类存在的一个基本事实:欲望是人性,每个人都有欲望。 然而,在禁欲主义时代,欲望的释放和追求与道德的不洁和堕落是和谐的。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人们的生活观念逐渐开放。传统观念中欲望和道德的二元对立正在逐渐消解。欲望控制的概念被欲望的无限释放和扩张颠覆和取代。 正如鲍德里亚所说,在现代社会,“作为一种社会存在,人们的需求没有限制”,每个人都在释放被压抑的欲望,追逐新的欲望。 作为欲望展示的舞台,这座城市正在上演一场物质与肉体的狂欢,追求权力与资本。 在对城市景观的描绘中,李傅沛描绘了城市空中人们对物质、金钱、权力和物质欲望的追求,并在城市舞台上的欲望流中再现了人们的生活状况。 ..............................2.2人物素描:融入城市与自我的丧失李傅沛在他的城市小说中描述了两种类型的人物。一个是城市的原始居民:既有城市中产阶级,如《永恒的灵魂》中的上官云霓和萧涛,他们在城市的起伏中仍然坚持自己的道德和原则,保持自己的纯真和善良。也有对城市中上层阶级的描述,比如李东东的父母,参谋长,周和他的妻子在《城市之光》中。他们最大限度地占有城市的资源,利用自己阶级的优势享受城市“上层阶级”的生活。还有对城市下层社会边缘人物的描述,如《等》中的李尚志等人。灵魂”。他们在城市的底部,在贫困和苦难的漩涡中挣扎。 另一类是从农村进城的外来者,如冯家昌、吴志鹏、江雪、魏徵、李金魁、杨如意、李志国等。他们怀着对城市的向往,在积极融入城市的过程中遭遇自我迷失。 相比之下,李傅沛对后一类人的描述更为全面。他毫不犹豫地详细描述了进城者的底细和底细。 因为在李傅沛看来,这些从农村进入城市并最终在城市定居的人已经成为新一代的城市人,占据了城市公民的主要部分。 此外,对于城市的原始居民来说,任何经历三代人的人都是从农村进入城市的人。因此,以城市人为视角,有助于了解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人们的生活状况。 此外,社会转型和城市化进程的加速使城市比乡村具有政治、经济和文化优势,从乡村进入城市的人越来越多地反映出成为“城市人”的愿望。“都市人”不仅意味着优越的身份 此外,它以其稳定、高贵、难以逾越的本性吸引着市民进入城市,使市民如飞蛾扑火般积极融入城市,在城市中寻求自我存在,在城市中建构自我认同。 新身份的确立意味着对现有身份的颠覆和解构。 为了实现一个全新的自己 他们以反击的态度积极融入城市,接受了城市文化的规训和重塑。 融合后,他们有了全新的身份,在当地社会中放弃了黄土儿童的名字。 对于那些从身体和精神上去城市的人来说,这样的结果是完美的,值得庆祝。然而,记忆中残存的地方观念和融入城市后坚持的城市生存原则在一定程度上给他们带来了双重打击。在融入城市的过程中,他们也产生了一系列的异化行为,因为他们不得不抛弃旧文化,接受新文化。 第三章..............................渴望离开城市回到................393.1离开城市回到地球的记忆403.2失落家园的尴尬...................43第四章分析了“进城-返乡”模式的原因....……494.1文学传统沉浸在...................494.2“两栖”经验的杂交……51第四章“进城回家”的原因模式4.1文学传统沉浸在文学传统中,都市小说中有一种常用的模式:来自农村的年轻人带着梦想和抱负来到城市,逐渐迷失在城市欲望的起伏中,有些陷入失落,如老舍小说中的祥子和邵丽小说中的明辉。一些人回到农村“母亲”的怀抱来治愈他们受伤的灵魂,比如路遥《生活》中的高加林 李傅沛通过文学传统中常见的都市小说写作模式,描绘了新时期以来农村进城者、进城者、留在城市者、从城市回家者的生存全貌,反映了他的都市写作与文学传统之间的内在联系。 李傅沛文本中“进城回家”模式的再现,与现代文学史上有限狭窄的城市书写和城市形象有关。 五四时期,城市文学的发展相对滞后于以鲁迅为代表的乡土小说家对国家的描写。 20世纪30年代,茅盾成为城市文学创作的代表。他的系列小说《午夜》、《彩虹》、《颤抖》和《幻灭》成为20世纪30年代最早的城市文学代表作品。然后新感觉派作家也出版了一系列关于城市主题的小说。 20世纪40年代,张爱玲、苏青等人描写市民生活的“海派”小说也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然而,无论是新感觉派作家对城市浪漫场景的描绘,还是张爱玲对大家庭中富人和穷人的描绘,他们对城市的描绘都有特定的范围,代表着城市的一个角落。 总的来说,城市文学作品不多,对城市的表现也没有一个全面的描述。 20世纪50年代,小说以革命现实主义为主导。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新感觉派”小说和四十年代描写市民生活的“上海派”小说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一方面,这是文化价值观的要求。由于城市早期发展过程中大量原始资本的积累,城市在实际存在中具有血腥暴力、丑陋和堕落的特征。这是一个收集犯罪和欲望的地方。它必须通过革命性的外科手术进行改革。另一方面,城市文化本身的消费和娱乐特性被认为需要受到强烈的批评和消除。 因此,出于人道主义意识,作者揭露了城市的罪恶和堕落,以模糊的方式表达了城市的真实形象,这使得城市逐渐成为罪恶、堕落、冷漠、欲望、荒谬、诱惑、无序、混乱和奴役的代名词。 然而,随着历代作家的传承,这种城市形象的表达作为一种集体无意识深深铭刻在作家的脑海中。它也在潜意识中影响着作家的创作,如老舍的《骆驼祥子》、刘娜的《都市风景》、小牧野的《夫妻间》、林白的《一个人的战争》和陈染的《私人生活》 显然,作者对城市形象的表达存在偏见,但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这种误解越来越明显。 李傅沛在他的城市写作中也有相应的表现 这座城市在它的作品中成了欲望堕落的温床。城市居民遭受人性的丧失和城市金钱、权力和物质欲望的精神异化。 作家对城市表达的道德化倾向“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当地社会培养的道德情感,如对“欲望”(贪欲,对财产的贪婪),城市对财富的追求和展示,以及城市中更放纵的性关系(物质欲望和欲望),所有这些都伤害了知识分子微妙的道德意识。 \"..............................结语:现代化的追求与反思——如何书写面对城市化进程汹涌浪潮的城市?作为反映时代生活的先行者,如何忠实地记录和反思城市的变化是作家面临的共同问题。 作为一个掌握着时代命脉的作家,李傅沛自然也意识到“作家需要反抗自己,不断更新和实践”...不断产生思想,从而不断进入文学领域。” ”因此,他以作家的敏感意识和创作热情表达了自己对城市的看法和态度。 首先,李傅沛的城市书写真实地反映了农村人(尤其是河南人)进城的热点和现实问题。这是对城市化进程中农村和村民生活变化的真实回应。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城市化使城市比农村拥有越来越多的有利资源,而农村的封闭落后和不变性使村民无法抑制他们在城市生存的愿望。越来越多的村民逃离村庄,以士兵的方式来到他们梦想的城市,进入大学,在城市工作。在城市化进程中,村庄和村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与此同时,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乡下人进城”成为一股巨大的浪潮,成为2000年以来文学史上的一个热点问题。这个热点问题直接关系到社会的和谐稳定与发展。正如西北师范大学邵宁宁教授所说,“各类农民进城作为中国社会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成为中国现当代文学中一个渗透的主题。现阶段中国和谐社会的构建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与“进城”相关的各种问题。从政治、经济、伦理和道德的角度认识社会“进城”的趋势和涉及的各种问题,已成为当代生活包括文学活动的重要使命。 (2)因此,文学需要在记录城市化和见证村庄变化方面发挥作用。然而,文学作为一门人学,必须触及人的精神层面,进行更深入的思考。 因此,在世纪之交,出现了大量描写城市化、展现城市化进程中人物心理状态的小说,如孙惠芬的《农民工》、《麻鞋别墅的两个女人》、铁凝的《谁能让我害羞》、方芳芳的《奔跑的火焰》、尤凤味的《泥鳅》和艾薇的《女士们》 作为一个对时代高度敏感的作家,李傅沛也不例外。他密切关注着带着情感冲击进城的同胞,并对他们进行了忠实的记录。他不仅顺应了文学潮流,而且实践了文学反映现实的功能。 与此同时,作为较早触及城市主题、反映城市化进程的河南作家之一,李傅沛真实再现了中原人民在从乡镇到城市的途中所遭受的身心分离的痛苦和自我迷失的痛苦,并表达了自己对这个关系到人民生活的热点问题的情感和态度。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