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4051字硕士毕业论文精准扶贫过程中政府与村民互动的行政行为分析——以黔东南D县为例

34051字硕士毕业论文精准扶贫过程中政府与村民互动的行政行为分析——以黔东南D县为例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4051字
论点:扶贫,互动,精准
论文概述:

本文是行政管理论文,本文采用了文献研究法、参与访谈法、个案研究法等科学研究方法选择具有代表性的贵州省黔东南 D 县作为研究对象,通过深入走访黔东南 D 县的 6个乡镇,132 个自然村寨

论文正文:

1.1研究背景和意义目前,贵州省共有71个县,贫困人口623万,是全国贫困面积最广、贫困程度最深、贫困人口最多的省份。 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调研时强调,扶贫是“精确的,精确的,成败取决于精确” 如何向下实施精确的扶贫政策是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的关键。如何让文化信仰不同、综合经济水平低的山区贫困群体脱贫,实现国家精准扶贫战略,充分调动政府和村民的积极性 在此基础上,本文研究了政府和村民在精确扶贫过程中的作用。政府如何与村民互动?他们的互动行为背后有什么样的行为游戏?构建良好、积极的政府与村民互动行为机制是有效推进精准扶贫的关键,也是贵州实现社会主义小康社会反贫困和扶贫开发的重要保障。 因此,对当前贵州精准扶贫过程中政府与村民的互动进行系统、全面的研究,从微观层面提出一系列有针对性、可操作性的建议和对策,无疑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1.2国内外研究综述1.2.1国外研究综述(1)国外贫困与扶贫研究,以阿瑟·奥肯(Arthur Okun)和保罗·A·萨缪尔森为代表的西方提出了反贫困理论,库兹涅茨(Kuznets)和穆尔达尔(Muerdahl)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讨论了贫困问题,而刘易斯、罗德曼(Rodman)和凯瑟(Cather)则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了贫困问题。 例如,美国经济学家诺克斯提出了“贫困的恶性循环”,并从资本的供求两方面分析了贫困的机制。他认为贫困的根本原因主要是缺乏资本。 著名经济学家舒尔茨认为,“贫困是大量经济失衡的结果,是特定社会中特定家庭的特定而复杂的经济状态。” “瑞典著名经济学家迈达尔(Myrdal)分别从政治、经济和社会角度系统地分析和研究了东南亚等国家贫困和发展障碍的原因。他从土地、教育和权力关系的关键改革中为发展中国家改变贫困状况提出了建议和对策,构成了迈达尔的“反贫困理论”模型,为反贫困理论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但是,如何提高扶贫效率呢?马克·李普斯基(Mark Lipschi)等人研究了中国的贫困问题,指出提高中国扶贫绩效的关键不在于增加资本投入,而在于提高扶贫资金的使用效率。 同时,彼得·洛克(Peter Roch)等人分析了世界银行中国西南扶贫项目的效果,认为指标、贫困县和匹配方法的选择会影响扶贫效果的估计,项目效果的不确定性使得参与者难以获得永久收入。 Kwon通过实证分析验证了公共基础设施对减贫的直接和间接影响 这为当前精准扶贫研究提供了有益的参考。 (2)互动研究:从国外角度来看,许文慧、萧海伦、黄宗智、让·乔依等学者从不同学科角度对中国农村社会进行了系统的调查研究,形成了丰富的研究成果。 美国学者爱德华·弗里德曼(Edward Friedman)等人讨论了中国一系列改革对农村和农民的影响,同时解释了国家与农村社会的关系、国家领导人和地方干部等问题。 另一方面,杜赞奇论述了中国现代国家权力建设背景下“国家权力的内卷化”和国家与乡村关系机制的变迁,并详细阐述了国家与乡村社会(村民)角色的转变,深化了国家与乡村社会互动的研究。 韩国学者赵守成(Cho Shou-sung)讨论说,由于乡镇政府发布强制性指导文件,剥夺了农民的民主权力,控制了村里自主的农村生产和经济发展活动,导致乡镇与村民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乡镇政府与村里失去了积极的互动。 这些外国学者的研究表明,国家与农村社会的分化以及农村基层政权组织与村民自治组织分离治理的治理体制模式并没有有效发挥作用,这使得“乡镇政府”与“村民”之间的紧张关系日益加剧。这是本研究构建国家与农村社会有机互动、协调统一的农村基层治理体系的重点。 ................................2相关概念和理论2.1相关概念定义2.1.1精确扶贫国外学者的研究成果中,精确扶贫的定义相当少,而国内学者的解释更为精辟。例如,一些学者认为精确扶贫是指将“广泛”的援助方式转变为“精确滴灌”的援助方式,通常根据既定的扶贫时间、地点和数量,以消除贫困为目标。 国家政府主导,社会力量(企业、社区)和扶贫目标(农村贫困家庭)参与协调,积极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物资等资源,满足扶贫需求,实现有效的准确识别和科学管理的扶贫模式。 一些学者还认为,精确扶贫就是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具体识别贫困人口的具体实际问题,为真正贫困的家庭和人口提供有针对性的援助,从而从根本上逐步消除导致农村贫困的具体因素,从而实现农村贫困人口的可持续“消除贫困、摘帽”。 但是,从本研究的角度来看,精确扶贫可以理解为“在国家与社会双重关系的框架下”,乡镇政府作为扶贫的主体,积极采取各种方式筹集资源,准确确定农村扶贫目标和导致贫困问题的各种因素,根据实际情况实施政策落地、措施下沉、资源调整和分配, 通过与扶贫目标的互动参与和促进,从根本上解决了扶贫目标在意识形态、技术创新、资源短缺和市场落后方面的困难,实现了贫困家庭自我脱贫致富的可能性 2.1.2交互指的是两个或多个之间的交互或变化过程。1980年,德国著名社会学家吉默(G. Zimmer)在其著作《社会学》中提出了“社会互动”的概念,并将“互动”理论应用于社会学研究。 中国学者认为,所谓的“互动”应该是指群体与群体、群体与个人、个人与个人通过语言或社会中的其他方式传播信息时发生的相互依赖的行为过程。 互动也包括积极互动和消极互动、良性互动和恶性互动。在压力型体制下,它是指乡镇政府、非政府组织、村民委员会和贫困家庭在处理准确的扶贫公共事务中所面临的共同责任和问题。利益相关者的互动行为在扶贫主客体之间得到充分重视,逐渐形成扶贫主客体参与式协作互动,从而实现扶贫致富的目标。 ................................2.2相关理论基础2.2.1治理理论治理理论起源于西方,20世纪90年代古希腊语和拉丁语中的“操纵”一词 此后,国内外学术界对治理理论做出了新的定义。以帕布罗·杰索普、格里·斯托克、帕布罗·杰索普、格里·斯托克、奥斯特罗姆等为代表的外国对治理做出了新的诠释。例如,詹姆斯·罗森索认为治理是一种制度安排,是在监管空之间的空隙中实践的;鲁特认为治理意味着采取新的方法和行动来治理社会。 对此,奥斯特罗姆等人主张将“社会”视为公共机构(部门)通过互动形成的统一系统,这就要求组织网络的治理主体采用新的工具和技术来控制和引导它们。 张康之等国内学者认为,治理可以分为服务型、执政型和管理型社会治理。 余克平认为,治理相对而言更注重技术政治行为作为治理工具。 可以说,中央政府权威下的精确扶贫政策是扶贫的具体体现,治理理论被作为精确扶贫的理论参考,这无疑为政府与村民互动的行为分析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具体而言,精确扶贫需要与地方政府、村委会和村民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展现精确扶贫政策的自上而下的运动治理。竞选治理的目标是实现政治利益,政治权力的主体是国家权力,采取自上而下的政治动员和政府行动,对社会难题进行有力的矫正。从这个角度来看,运动治理理论符合精确扶贫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也为下文分析精确扶贫过程中政府与村民之间的互动行为和行为博弈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2.2.2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hierarchy of needs theory)是一种行为科学理论,主要强调行为者被尊重和实现自身的需求,而赫茨堡的双因素理论提出“使员工满意的因素主要与工作内容有关,即激励因素);因素”;然而,这些不令人满意的因素被称为卫生因素。\" 他认为,“为了满足员工各种需求所引起的激励,调动员工的积极性,不仅要关注员工的管理、工资、社会福利、安全生产、工作环境等健康保健因素,更重要的是,要关注员工是否获得成就感、认同感、学习机会、成长机会、晋升机会、发展前景等内部激励,从而长期保持员工积极的工作动机。” 这表明行为科学理论对研究政府和村民在精确扶贫中的行为分析具有新的指导意义。在此基础上,科学运用激励双因素理论中的“保健”因素和“激励”因素,鼓励政府官员、政府工作人员、企业、村民(贫困户、致富带头人、科技带头人)在扶贫中发挥应有的作用,调动政府与村民在精准扶贫过程中互动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为扶贫做出又好又快的贡献。 同时,也为边远民族地区的反贫困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3准确扶贫过程中政府与村民良性互动的必要性......黔东南D县精准扶贫过程中政府与村民互动的实证分析,……134;中研究对象的选择……154.1-黔东南D县精准扶贫过程中政府与村民互动现状分析,...................154.2南方县政府与村民扶贫互动良性机制研究...................275.1澄清政府与村民之间的行为关系..............................275.1.1政府与村民互动的起点............................275.1.2转变扶贫中的政府-村民互动模式............................285构建黔东南D县政府与村民互动的良性机制5.1厘清政府与村民的行为关系5.1.1政府与村民互动的起点目前,国家实施精准扶贫的根本目的是消除贫困,实现共同富裕。它充分体现了保障和改善民生是乡镇政府在精准扶贫过程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内在要求,要求广大人民群众主动成为农村扶贫最直接的参与者和受益者。 因此,我们应该把政府与村民之间的良性互动机制作为精准扶贫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在此基础上,明确精准扶贫中乡镇政府与村委会、村民等不同扶贫主体的正确关系。“乡镇政府”积极发挥扶贫主体的主导作用,引导和协调不同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利益关系,解决农村扶贫过程中不必要的利益冲突,逐步形成良好的扶贫互动机制,保障人民最根本的利益。 换言之,如何从根本上确保以林权为主要核心的农民土地使用权、物质权利、社会权利和民主权利得到有效保护?这是一个渠道平台,重点是充分发挥扶贫主体在精准扶贫过程中的作用,完善和完善精准扶贫过程中乡镇政府与村民之间的协商和利益沟通,督促扶贫主体和对象在扶贫政策、扶贫项目的制定和实施等方面依法通过群众大会进行报告和分析。 充分尊重民意,耐心倾听民意,吸收农村“社会精英”和地方人才的意见和建议,在为人民谋福利的精准性上从根本上体现工业扶贫项目,真正体现和发挥良性互动扶贫机制的价值和意义 ..............................6结论本研究主要探讨政府和村民在互动扶贫过程中的行为逻辑。本文以精准扶贫为背景,对国家重点贫困县黔东南d县的案例进行了系统的阐述和分析。 在“国家-社会”二元关系的框架下,中央政府以“行政分包制”的形式将国家扶贫政策自上而下分解为地方政府。国家(以村镇为代表)和社会(以农村村民为代表)发起了一场强有力的消除农村贫困的运动。中央政府对此作出了回应,签署了责任表,以调动扶贫主体和对象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在压力型制度下,农村互动扶贫制度与“推广锦标赛”制度相联系,逐渐凸显了利益型扶贫的驱动力,异化了互动扶贫行为。 正因为如此,消除了压力型体制下上级机关监督检查过程中的瓶颈困境。摘要:运用治理理论、行为科学理论、博弈论等相关理论,阐述了其在农村互动扶贫中的利弊,并从“自下而上”的视角探讨了农村互动扶贫机制的构建,尽管取得了一些成果。 然而,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对控制贫困运动的监督和审查要求国家审计部门在权力监管方面特别关注精确的扶贫项目。如何构建灵活的项目扶贫资金控制机制,进一步规范国家行政权力的行政行为逻辑,将是笔者加强和研究的课题。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