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7547字硕士毕业论文老舍记忆叙事文学研究

27547字硕士毕业论文老舍记忆叙事文学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7547字
论点:老舍,记忆,父亲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论文的整体思路,即以老舍作品的记忆因素为触发点,梳理记忆叙事创作的具体文本表现,重点并非对这些记忆文本的形式作剖析,而是深入到内容和思想层面。

论文正文:

第一章老舍写作记忆叙事的基本取向第一节童年记忆1、贫困——老舍作品中充满了大量的贫困体验写作。饥饿、寒冷、居住、讨债、借钱、卖身和典当等词经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贫困作为一种形象,渗透在具体的日常生活、饮食、习俗、家庭等之中,成为定位老舍童年生活记忆的重要指标 老舍的自传体创作中,总有苦难的味道。债务收集和借贷经常发生。贫困已经成为老舍记忆叙事中的一个重要意象。在老舍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不幸的家庭都有自己的不幸,各种底层的穷人都在生死领域挣扎求生。 1937年,发表在《方舟》中的自传体小说《小人物的故事》(The Story of the Little People)从儿童的角度描述了童年生活的悲伤:院子里每次下雨,都没有不漏雨的房间,厕所在露天开放,条件也不好。“我”在我出生的时候几乎冻死了,而我父亲在不到一岁的时候就在外面去世了,没有钱埋葬,这凸显了一种从外向内的“苦涩”。 《红旗下》中关于除夕穷人被讨债的描述令人毛骨悚然:“除了这种噪音,突然这里,突然那里,债务收集者以压倒性的力量敲敲门环,鼓掌。就像马上用门环砸门一样。令人毛骨悚然,每个人都很害怕,甚至最顽强的大狗也颤抖着,不敢轻易出声。 这种声音引起了许多低级的恳求,或生死攸关的噪音,夹杂着妇女和儿童的哭声 为了避免这种噪音,一些既骄傲又无助的人,在众神的下界之夜,秘密地来到了城市的根或城外,充满了祥云,默默地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乞讨食物卑微如马奔腾的一大群人,新年的快乐气氛洋溢着一扫眼前时代的苦难,这种痛苦让人想起作者童年时对食物和衣服的记忆 除了那些因为生活贫困而真正借钱的人之外,还有那些靠借钱炫耀和铺张浪费而生活的“文明”人。姐夫理所当然地认为在丰年抵押房子是荒谬的。由于靠借来的钱生活,他们也问心无愧,“信用已成为一种制度”。卑微的讨债是荒谬的,必须让人们感到遗憾。 在第二季度................,亲戚朋友记得老舍一生中与亲戚朋友在一起是最重要的事情。回忆过去,纪念亲友的文章尤其感人。 散文能更直观地表达作者情感上的内心需求。姬叔主编的《老舍选集》(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精选了23篇以人为本的纪念、记忆和悼念文章,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老舍家族谱系和社交圈,从多个角度和侧面还原了一个最真实、最亲切的老舍。 现实中对人的理解和基本认知影响了小说的人物塑造,反映了老舍记忆中对人的基本看法。 在众多亲友的散文中,父母的记忆和书写占据了很大的空间,这对理解老舍的思想具有重要意义。 人以群分社交是家庭的延伸。正如老舍从心底里说的,“我认为一个人一半的生活都是在朋友之间度过的。” 纪念朋友的那一章也是真实情感的典范 遭受父亲去世之苦的社会学家哈瓦(Habwah)认为,现代社会秩序建立的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独特的记忆。这些秘密只在家庭成员之间分享。这些记忆成为未来教育和发展的基础。家族史在群体成员中重复出现,从而界定了家庭的性质、优势和弱点。家庭文化是中国最重要的文化之一。家庭已经成为文学创作中的一个重要主题。在动荡的时代,家庭的兴衰和人事的变化反映了历史和世界的变迁。 家族历史和记忆可以通过寻找根源和询问祖先来重建。因此,老舍在回忆自己的家庭时,总是围绕父亲的形象这一他的血液之根展开自己的文学想象,并在家庭记忆中再次寻找父亲。 自传体文本中的父亲形象和父子关系成为理解老舍个人和家庭心理的纽带。 首先是老舍对父亲形象的寻找 老舍在父亲去世时还很年轻,对父亲本人也没有多少记忆。然而,他对父亲的想象始于1923年出版于《南开季刊:娘》的小玲儿。我父亲脸上有麻子吗?”“你在哪里提到这个的,更不用说他的脸有多干净了!年轻的语言充满遗憾,这导致了想象父亲的愿望和期望。 从老舍创作之初,他父亲形象的确认就遭到了重重质疑。这个问题一直伴随着老舍的创作。在他的最后一本书《红旗下》中,他仍然没有放手:“当我十几岁的时候,我总是问我妈妈我爸爸长什么样。如果我妈妈高兴,她会告诉我爸爸的特点。 我一直认为父亲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旗手。 关于这位父亲的脸,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军卡上的四个字“不需要黄脸”。 在有限的家庭记忆中,父亲的外貌没有得到确认,变得模糊不清,于是老舍转向关注父亲的事迹、个性特征和爱好,添加父亲的爱情细节来填补缺席空怀特 ................................第二章老舍记忆创造叙事的思想内涵第一节自我建构的诉求老舍一生漂泊不定,一直处于不稳定的环境中。他只能通过过去的记忆和记忆创造找到精神安慰 自我认同和接受是个人立足于世界的基础。老舍在与历史和社会建立关系时,必须首先表明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是谁。 在分析记忆的魅力时,吴晓东说:“为什么人类永远无法摆脱‘回溯’的诱惑,为什么回溯叙事是讲述故事的永恒方式,因为回溯本身就是人类存在的方式,回溯追溯过去的时候,它也证实了自我的存在。” “也就是说,记忆被反复叙述的原因意味着记忆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时间对象,而是在看似压抑的共同生活体验中,召唤出一种主观力量 回忆过去的目的是在熟悉的场景中找出一个人的成长背景。老舍在童年记忆中找到了“证实自己存在”的证据,并追溯到生命的起源。 老舍试图通过记忆回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和“我要去哪里”三个问题 尴尬的自我认同老舍,作为一个作家,首先是一个普通人。老舍的儿子亦舒曾经用简短而精炼的话来概括老舍——北京人、满族人和穷人。这是老舍抛开作家标签的最干净、最赤裸裸的事实。 老舍对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作为一名作家,老舍经常表达自己对社会生活问题的看法或怀疑。在描述历史和思考时,思考生活本身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避免的话题。 “我是谁”这个哲学问题自古以来就受到无数哲学家的质疑。苏格拉底说,“了解你自己。” 葛兰西还在他的监狱笔记中写道:“批判性反思的起点是认识你是谁,认识你自己也是一个历史过程的产物。它在你身上留下了无数的痕迹,但你无法理解它。” ......因此,找出这条线索成为当务之急 老舍也在他的作品中寻找“我是谁,我来自哪里” 第二节................老舍的“创造人”思想主张,在别人的记忆作品中,老舍对亲戚朋友和熟人的描写与其具体的外貌和形象无关,而集中在人物和精神方面。 他有自己一套评价人物的标准,这是老舍对普世人性的基本态度和立场。 首先,“软硬”人格主张老舍的亲戚朋友记得描写过不同性格的人,要么天真率直,要么古怪,但他们都有“耶稣人格”,也就是老舍在《歪毛儿》中提到的“总是硬的,因为他总是软的”,这既显示了刚毅坚强的一面,也显示了柔软灵活的一面。这是老舍一生推崇和倡导的人格特征 “软和硬”首先描述了父亲和母亲 我父亲给我的印象是清军里的无名小卒。在清朝不可逆转的覆灭背景下,即使英雄重生,历史的轨迹也无法改变。然而,当火焰蔓延到整个城市时,我父亲和千千的一万名士兵,像火的飞蛾一样,一起为国家做出了最后的牺牲和牺牲,维护了一个穷人和一个满族人的最后尊严。 这给老舍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并为他的血液增添了作为一个人的坚强和正直感。一些研究人员也称之为硬度骑士精神。 父亲的社会地位不能为家庭提供生存的物质保障,他的谋生技能也不能为老舍树立榜样,但他已经为正直的行为树立了榜样。 母亲在盛大的节日面前毫不退缩,她柔弱的外表和坚强的内心性格对老舍性格的形成有着更重要的影响。 这颗敏感的心努力挖掘出她母亲给予她的许多祝福。她母亲的温柔让老舍充满爱心,而她性格的坚强让老舍尊重她。形容她母亲像水一样坚硬是恰当的。 老舍回忆时,把注意力集中在母亲的“软硬”性格上。虽然她没有文化,但她以身作则,给老舍“生命教育”,影响并决定了老舍的一生。 老舍说,失去母亲的人没有根,但母亲们已经在儿子的内心深处种下了“软硬”性格的种子,并将果实种在记忆花园里。 ..............................第三章老舍创作记忆叙事的艺术特征...................第一节情感结构……32 1、符号隐含表达……32 2、无序和不合逻辑……34第四章老舍写作记忆叙事的焦虑与意义:……38第一节记忆“故障”……38-在多重困难下;……38-在政治话语下;个人经验局限与经济困境……39第四章老舍写作记忆叙事的焦虑与意义 作家不能随心所欲地表达他们内心的想法和感受。他们必然会受到现实的约束。 老舍的写作背景是20世纪的中国。这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各种政治、经济和文化需求相互重叠,影响着文学的发展趋势。因此,在审视老舍的作品时,不能脱离时代背景去解读纯文学。 首先,老舍的政治话语创作是在动荡的时代背景下诞生的。政治革命、战争等因素决定了文学的发展方向 政治力量通过提倡或压制两种方式来决定文学主题的选择。一方面,他们倡导与自己的政治理念和意识相同的声音,让文学成为政治的喉舌。另一方面,他们通过压制不同政见者的声音和限制作家的自由写作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从而使文学涵盖某些事实和想象空 对当前政治形势和政治形式的无形和有形的压迫,以及个人与当前政治形势的关系一直处于焦虑和对立的状态,这导致老舍陷入战争歌曲和颂歌的模式。这在抗日战争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最为明显,导致记忆书写出现大面积的“断层”。 老舍不是唯一一个。许多作家也为此做出了牺牲。20世纪是一个“非文学世纪”。由于20世纪的特殊特征及其特殊的历史任务,这个时代的文学整体呈现出不利于纯文学发展的趋势。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独特的政治审美标准,作家很难真正说出来。 ..............................结语“记忆”作为一种思想内容和行为方式,是通过“现实”的触发机制唤醒“过去”因素,再现和再造生活体验 记忆将普通的故事融入叙事模式,通过记忆的重建和现实的再生反映出人类普遍的生存困境,成为沟通过去和困难的方式之一。 老舍是一位热爱记忆的语言大师。记忆元素是他的文章的一个重要特征。在他的探索中,人们可以看到一个知识分子的精神历史。 从他记忆文本中对父亲、贫困和满族的不断叙述中,可以看出“末代人”悲观意识的影响。他对母亲和朋友的记忆是宣扬“软硬”性格和“塑造人”的主题。北京的现状和叙事包含着沉重的“国家第一”和“北京是一块宝地” 在一个社会动荡和喧嚣的时代,老舍的记忆叙事是非常宝贵和极其重要的。 与非记忆文本相比,记忆文本一方面具有情感结构特征,这是由于符号的使用以及事实和时间的无序和不合逻辑造成的。 另一方面,它表现出模仿的结构特征,表现在人物的命运模式和正式的“三原则”模式上,成为老舍的独特风格。 然而,老舍的记忆叙述不断被打断,导致了一种“断层”的局面。这背后是政治话语的强大影响力。面对知识分子与他所书写的时代之间的紧张关系,老舍展现了他性格中坚强的一面,并不断回归记忆书写。 这种夹缝间的记忆书写使老舍成为冷静独立的历史思想家和心灵的梦幻家园。 老舍的记忆书写具有独特的价值意义。本文着重总结记忆特征,认识个人思维与创造之间的矛盾。在未来的研究中,可以结合具体的政治语境来分析老舍在时代的紧张关系下是如何摇摆和抗争的,从而使记忆研究走向更详细的文本研究和更深层次的文学史视野。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