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49252字硕士毕业论文李傅沛文学小说中的农村人物

49252字硕士毕业论文李傅沛文学小说中的农村人物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49252字
论点:乡村,人物,中原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将李佩甫小说中的乡村人物作为研究对象,通过文本细读法系统地梳理了李佩甫笔下具有代表性的乡村人物形象,并透过他们的日常生存哲学探究了造成他们悲剧命运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关于李傅沛的乡村经历及其小说中的乡村人物。第一部分是李傅沛的农村经历和李傅沛对河南农村生活和农村性格的熟悉,这与他一生中的几个特殊经历密切相关。 童年贫困的家庭环境、青年时代的“知青”经历以及下班后在农村的临时就业,都为李傅沛了解中原农村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它们不仅丰富了李傅沛的人生经历,也滋养了李傅沛的文学创作,使他找到了自己的写作领地和写作自信。 首先,李傅沛与农村之间的不解之缘。首先,李傅沛小时候经常去乡下奶奶家吃饭。那里的村民对他很好,这让他感激了一辈子。 “一个人的童年,几乎决定了他的一生 虽然李傅沛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但他童年时经常从祖母在农村的家通勤。 那时,他只有六七岁,刚刚开始上小学。 几乎每个星期六下午,他都会背着他的小书包,步行30英里去奶奶家,这样他就可以饱餐一顿。 他总是非常害怕和孤独地走在乡下的土路上。 他不知道从那时起,那些脚印注定要在平原扎根。 “其次,李傅沛自1971年以来在农村当知青的经历给他第二次机会与农村人民密切接触。 这一时期发生的事情可以在他的一些回忆录中看到。 例如,其中一个《有缺口的月亮》讲述了这样一个小故事:知青的首领李傅沛在村外的一个村子里与两个知青和一个村民打架,从而激起了村外村子里村民的愤怒。 村民们威胁要报复这三名在恐慌中等了很长时间的知青,但其他村庄的村民并没有真的报复。 “25年过去了 我几乎忘记了在乡下的所有日子。 但我仍然记得那天晚上补好的月光。 增加了两个词:善良 ”最后,李傅沛正式从事写作后对乡村的不定期依恋使他能够始终保持对乡村的新鲜感受。 1974年,李傅沛被一所技工学校录取。之后,他在一家工厂当工人,开各种车床,在此期间开始了他的业余创作。 后来,在许昌市文化局一位老同志的帮助下,李傅沛被调到文化局,成为一名专业的创意人员。 从事专业创作后,李傅沛在河南省文联和河南省作家协会工作多年,有很多机会在农村工作。 这种机会对李傅沛来说是一种真正深刻的生活和体验生活 因为它不涉及实际的政治权力,普通人和农村干部更愿意向他敞开心扉。 这对他了解农村的真实发展状况和老百姓的真实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非常有帮助。 由于写作领域的特殊性,他仍然每年都去农村补充新鲜的生活感受。 这些宝贵的经历都是他农村经历的重要来源。 中国农村文字的类型..............................李傅沛第二节的小说大多是农村人物,他们要么终生坚守土地,要么离开农村,成年后移居城市。 不管他们最终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他们最初的成长背景给他们留下的农村印记将伴随他们一生。 因此,这一部分主要从坚守土地和离开土地两个方面来论述李傅沛作品中的农村人物形象。 首先,坚持李傅沛所描述的土地的人主要包括有权势的农村人物形象、各种各样的女性形象、许多残疾人形象和绝大多数普通农村人 在李傅沛的作品中,他对不同的人物给予了不同的关注。例如,村官、妇女和残疾人都在他的小说中更加突出,并且趋于相似。 然而,大量的农村人口往往以群体的形式出现,并与李傅沛创造的农村氛围融合在一起。 它们更难以归类和总结,但却是李傅沛分析中原农村人口心理状态的最佳起点。 这种写作情境的出现与李傅沛选择的叙事技巧有关。 从早期的《小赵佶村》、《红蚱蜢和绿蚱蜢》到最近的《生命之书》,李傅沛采取了“平面人物和群体形象”的叙事策略。在一部小说中,他集中精力写了几个特殊的农村人物,并在写一个人物的过程中逐渐引出了许多普通农村人的写作经历。 单一人物与农村平民形象的叙事比例总是不平衡的,经过多年的创作和积累,形成了一些分类的农村人物形象,许多农村平民逐渐成为营造乡土氛围的必要手段。 因此,本部分主要关注李傅沛作品中几个有代表性的农村人物。由于许多普通的农村人承载着中原的精神和文化,他们将在文章的第二部分进行详细的论述。 (一)村官形象李傅沛众多的村官形象是他小说的亮点之一 “羊门”创造了一个几乎像上帝一样存在的村官胡天成。它在当代中国小说人物画廊中也是独一无二的,令读者和评论家印象深刻。 从1985年《小赵佶村》的出版到2012年《生命之书》的出版,李傅沛的创作始终没有放弃对小说中村官形象的关注和分析。 这是因为在中原地区,特别是在豫中的农村,除了农村宗法制度之外,权力制度是维护农村稳定与和谐的另一种有效形式。 如果你想探索这片土地上人们的生活状况,村官的形象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 第二章................................李傅沛小说中的乡村人物生活环境与生活哲学第一节李傅沛小说中的乡村人物生活环境与沈从文、汪曾祺等乡土作家的小说相比,李傅沛的乡村没有多少梦幻和诗意的一面。 传统儒家文化培养了他的责任感,他更注重展示这片土地的真实情况和人们的真实情况。 他的大部分村庄都很穷,破败不堪,村民们的生活充满了艰难困苦。 他们总是在田里工作,但是他们仍然不能摆脱物质短缺的生活条件。 农村隐藏的等级制度只能保证小范围内一些人的利益。对许多农村底层的普通人来说,他们没有资格和力量来保护自己的切身利益。 中国古村落的宗族关系一直是维系村落和谐稳定的重要手段。然而,在李傅沛的作品中,他们往往成为中原强大的乡村文化的帮凶。 这些客观的不利因素实际上增加了中原人民的苦难 首先,自然条件和政治环境导致物质短缺。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豫中平原地区经常遭受战争和自然灾害的侵袭 特别是,“自近代以来,自然灾害和持续不断的战争一直肆虐中原。苦难已经成为中原人民最基本的生活经历。” 这种情况在20世纪上半叶更加突出。 因此,河南新文学创作的基本母题是与苦难的斗争和对造成苦难的中原文化的反思。 然而,从现代文学时期的徐玉诺、师陀、姚银雪到当代文学时期的张一工、李福、田忠和、张玉,以及新时期的周大新、刘庆邦、阎连科、刘震云,河南作家都在作品中表达了中原地区的生存环境和苦难文化。李傅沛也是河南作家,也不例外。 特殊时期外部政治环境的影响也无形中增加了农村人民的生存困境。 李傅沛的小说也不时透露这方面的细节。 例如,在《生活》一书中,大跃进后,五粮村党委书记因分裂和欺骗生产而被撤职。老叔叔以英雄的名义接任了村党委书记的职位。 那年冬天地里只剩下胡萝卜了。 前市委书记对胡萝卜撒了谎,老叔叔上台后对胡萝卜撒了谎。 与前市委书记不同,老叔叔没有把胡萝卜拉到家里,而是命令人们把地里所有的胡萝卜穗都剪掉,给公社干部一种干净整洁的印象。然后他在半夜偷偷带人们去收获胡萝卜,并在收获的同一天吃。 最后,老叔叔的秘密分享被发现了,但是老叔叔看着村民们,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饿着,眼睛里带着绿色的火\"。他仍然冒险藏了几十亩胡萝卜,并因“严重警告”被上级处罚 村民们连续六个月吃胡萝卜,但是胡萝卜拯救了整个村庄的生命。 老叔叔去世多年后,村里的老一代人想起了这件事,仍然非常感激老叔叔。 同样,在《红蚱蜢与绿蚱蜢》中的《上尉叔叔》(Captain\'s伯伯)中,上级政治机关要求村民在五天内完成秋收,特遣部队应进入村庄进行检查。 村里地里的100亩红薯是整个村子半年的口粮。根据农业季节收割它们已经太晚了。因此,我们只能匆忙销毁这些红薯,然后让村民们晚上赶去收割。 上级政治机关人为制定的不切实际的政治政策不符合农村的实际情况,使人民处于被动地位。他们只能为了响应政策而摧毁庄稼。 虽然这一特殊时期只持续了很短时间,但人为的政治因素客观上增加了人民的生活负担。 年农村人物的生活哲学..............................第二部李傅沛小说由于中原生活环境的不稳定,中原人民经过几千年的生活实践,总结出了一套处理生存问题的常用哲学,包括“奔跑”哲学、“面子”哲学和“小”哲学等主要方面 这些生存哲学源于农村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渴望和捍卫生命尊严的愿望。然而,这些生存哲学只能在短时间内和小范围内保护一些人的私人利益。本质上,它们并不是解决生存困境和精神危机的有效方法。 首先,“跑”的哲学“跑”的哲学也可以称为“给予”的哲学。它来源于中原农村的俗语“跑,跑”。 当他们在现实中处于如此无助的境地时,这是他们唯一会说的话。 事实上,这种哲学是通过送礼来拉近人际关系,从而使事情朝着对自己更有利的方向发展。 李傅沛在他的小说中写道:“奔跑和奔跑是一种普遍的社会行为,一个具有积极意义的活动词,也可以说是失去希望后的又一次努力。它通常指的是找到熟人,建立联系,建立联系,然后在遇到任何困难和障碍后打开关节。” 当然,这里的一面还包括娱乐、礼物、贿赂等内容,所以“跑”这个词是一个“脚”和一个鼓鼓囊囊的“包” 人们必须带着他们的包跑!“跑”的哲学在中原地区有着深刻的影响。 在中原的村庄里,从高级村官到贫穷的拾荒者都很清楚这一点。 《画王》国家教师李鸣宇从师范学院毕业后,没有犯任何错误,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太害羞了,多年来都没有学会如何做人,所以他不得不回到村里的小学和中学教书。程颐对此也非常重视。 然而,在小学校长看来,教学不过是哄孩子。 由于村里错综复杂的代际关系,学生们也不听他的。 慢慢地,他在村子里的工作不像以前那么顺利了。有时他什么也借不出,而且人看起来很便宜。 有一次,李鸣宇在揉蛋的时候第一个给土地浇水。当他给土地浇水时,电工把他排在最后,因为电工的眼睛是“人类的尺度”,国家教师在村子里的地位很低。 当他明白自己在村子里的分量时,他变得越来越沮丧。 当没有理由说的时候,日子似乎很艰难。 因此,村民们都给了建议,说:“快跑,快跑 ”李鸣宇跑了才知道“跑”是一门讲究极深知识的门 他紧张地向村民询问“跑步”的知识,并将他吃不下的花生和芝麻油送到县教育局局长那里。 村民们知道,在他“逃跑”后,他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甚至拾荒者姚舒也开始关心他,用两瓶假茅台“支持”他。 经过几次旅行,仍然没有消息,绝望的李鸣宇不得不送出两瓶假茅台 他仍然担心假酒是否会导致死亡,但几天后,转移令就下达了,李鸣宇突然成了全村的骄傲。 ................................第三章李傅沛小说中农村人物的文学价值...................49第一节李傅沛塑造农村人物的艺术技巧..............................49第二节李傅沛的重复与超越............................第三部分,李傅沛小说中农村人物的文学史价值...................62第三节,李傅沛小说中农村人物的文学价值,李傅沛塑造农村人物的艺术方法,“平行人物群体形象”的叙事方法和“植物类比”的象征方法都是李傅沛农村人物创作的重要艺术方法,这不仅为其他创作者提供了借鉴,也体现了李傅沛自身的思想和原创性。 它们对李傅沛的小说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是“植物类比”的象征手法,这不仅是李傅沛本人经常认可的,也是其他研究者探索李傅沛小说的重要切入点之一。 一、平行人物群体形象的叙事技巧(一)平行人物群体形象的内涵和平行人物群体形象的叙事技巧是李傅沛小说的重要叙事特征之一 这种写作方法将许多人物平行地放置在特定的区域和环境中,赋予他们在作品中同等的重要性,而不是从头到尾关注其中一个人物的变化和发展。 这种平行人物群体写真传统早就出现在李傅沛的早期作品中,如《小赵佶村》、《红蚱蜢与绿蚱蜢》 《红蚱蜢和绿蚱蜢》包括许多短文,如《Dowa叔叔》、《德运叔叔的大喜日子》、《船长叔叔》、《瞎子叔叔》、《村童》、《绿嘴牡丹》。李傅沛把他们放在同一个农村背景下,塑造了许多生动活泼的农村人物形象,如强悍的多瓦叔叔、盲目诚实的叔叔和木讷的德运叔叔。 在接下来的一系列中短篇小说中,李傅沛继续运用平行人物群体形象的叙事方法,甚至将其固化为自己独特的叙事模式。 例如,中篇小说《村庄的灵魂》(Soul of the Village)由许多小说组成,如《二奶奶咒骂街道》、《牛粪饼花》、《石辊》、《砰砰砰砰槌》、《鼓手》、《红薯坑》。在每一章下,李傅沛都塑造了一系列的农村女性形象,如二奶奶、仙儿、贾冰女性,她们慷慨霸道或者贤惠善良,还有农村男性的形象,她们聪明能干、诚实洒脱。 在故事背景中,许多农村人物的平行设置经常出现在李傅沛的中短篇小说中,如《画家王》和上面提到的《红蚱蜢、绿蚱蜢》和《乡村灵魂》 李傅沛中后期小说的故事背景不再局限于农村,而是开始向城市扩展。 此后,他小说中的人物也呈现出城乡人物平行穿插的叙事特征,这种创作特征主要体现在他的小说中,尤其是“平原三部曲”中 《羊门》将进城的农村瓦子胡国庆的政治经历与农村“铁旗杆”胡天成的政治经历进行了比较。《城市之光》将冯家昌在城市的斗争与刘韩翔在农村的斗争进行了比较。在近年来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小说《生命之书》中,李傅沛通过一直在场的吴志鹏,用原本的“树形结构”将城乡许多人物的生活联系起来。叙事方法仍然是平行和独立的 ................................其结论是基于李傅沛创作的实际情况,即“两本乡土书”总体上是不平衡的,“乡村叙事”远远优于“城市叙事” “本文着重探讨李傅沛小说中的乡村人物写作 通过系统梳理作品中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的人物,我们可以透视出农村人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况,以及他们在平原特殊的生活环境中形成的独特的生活哲学,并分析这种生活哲学对他们的双重影响。 同时,通过对李傅沛塑造乡村人物独特艺术手法的分析和不同时期相似人物形象的比较,捕捉到李傅沛塑造乡村人物的心理变化趋势及其蕴含的写作表现的提高。 自20世纪80年代乡土小说创作以来,李傅沛一直坚持“河南平原”的创作领域,为文坛贡献了许多优秀作品。 他不仅用笔记录了河南中部乡村在中国社会变迁过程中的坚持和变化,还创造了许多生动、形象、独特的乡村人物形象,挖掘出中原人民在数千年艰难生活环境中总结出的各种生存哲学,如“奔跑”哲学、“面子”哲学和“小”哲学。 这些生存哲学的主要特点是在短时间内和小范围内确保个人利益。在很大的社会范围内,这种生存哲学不仅有损于社会公平和正义,也有损于人们的心理健康。 李傅沛通过描写中原农村生活和农村人物,不仅展示了中原农村人的生活环境,也揭示了他们的精神状态。 此外,李傅沛塑造农村人物的艺术手法也很独特。例如,他的“平行人物”叙事技巧和“植物类比”象征技巧都是基于农村经验、创作习惯和深入思考的原创性创作,具有鲜明的个人特色和艺术价值 在他的小说中,他一方面歌颂了中原淳朴善良的乡村风俗,另一方面强烈批判了中原农民的精神自卑,从而融合了沈从文和鲁迅代表的两个乡土流派在中国现代文学中成熟和谐的特点。同时,他小说中乡村人物的丰富性和独特性是他对中国乡土小说发展的又一重要贡献。 最后,他对农村基层的持续关注和同情具有一个好作家应有的同情心和人道主义情怀。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