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文化运动 > 辛亥革命对新文学运动产生的重要影响,洋务运动是一场新的改革...

辛亥革命对新文学运动产生的重要影响,洋务运动是一场新的改革...

辛亥革命对新文学运动产生的重要影响

洋务运动是一场新的政治改革。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加速了中国的半殖民地化进程。[事业]:首先,“洋务运动期间,商业港口从5个扩大到36个。它们遍布中国沿海和边境地区,并在不同程度上渗透到中国大陆”。这“实际上说明了不平等条约网和中国半殖民地的扩张”

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对中国...

洋务运动是中国第一批积累经验、培养人才的现代企业。它促进了中国民族主义的产生和发展,为近代史开辟了道路。1898年的改革运动是中国历史上的资产阶级改革运动,符合当时中国历史的发展趋势,具有重大的进步意义。这也是原因:清朝日益衰败,帝国主义侵略进一步深化,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初步发展:①1911年10月10日,熊秉坤金兆龙发动武昌起义;②孙中山于1912年元旦建立了中华民国;③袁世凯·袁强于1912年3月在北京成为中华民国临时总统 结果:袁世凯的第二次革命失败了。测试(Test D)分析:据了解,1911年革命推翻了长达2000多年的政治专制,没有完成意识形态领域的反封建任务。新文化运动彻底批判封建正统思想,完成了辛亥革命应该完成但没有完成的任务。因此,应选择项目D。 点评:新文化运动的先进性(1)有力地推动了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和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 洋务运动促进了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和民族资产阶级的出现,这是中国现代化的开端。 1898年的改革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它促进了西方民主思想的传播。客观地说,它提升了洋务运动(1861-1894)的代表人物:曾国藩、李鸿章和张之洞。洋务运动客观上促进了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和民族资产阶级的成长,为中国的现代化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是中国现代化的开端。 戊戌变法的代表人物:康有为、梁启超、

洋务运动是一场新的改革...

洋务运动是一场新的政治改革。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加速了中国的半殖民地化进程。[事业]:首先,“洋务运动期间,商业港口从5个扩大到36个。它们遍布中国沿海和边境地区,并在不同程度上渗透到中国大陆”。这“实际上说明了不平等条约网和中国半殖民地的扩张”

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对中国...

辛亥革命对新文学运动产生的重要影响范文

关于1911年革命意义的第四篇论文

主题:1911年革命对新文学运动的重要影响

摘要:辛亥革命前后产生的革命文学促进了文学创新和传播,解放了文学的精神实质,提高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表达能力等诸多方面,对新文学运动产生了重要影响。

关键词:革命文学;文学创新;新文学运动;创新和传播;

辛亥革命前后,在现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过程中,伴随着章太炎、秋瑾、金松岑、陈天华、邹容等革命者,南方社等革命文学社团,以及具有革命思想和色彩的文学创作,成为现代革命文学。革命文学始于孙中山的革命纲领,贯穿整个革命过程,直至中华民国成立。辛亥革命后,也有反对人民币的第二次革命等原因。民国成立后,革命文学继续发展。它的结束时间可以追溯到1917年,标志是南方社会的解体和新文化运动的开始。

革命文学风格相当复杂和不同,相当多的人表达了甚至非常“古老”的文学观念和创作追求。然而,革命文学在许多方面促进了文学创新,影响了新文学运动。

从文学创新的角度来看,辛亥革命的革命文学可能存在两个问题。首先,革命者的文学观念和创作追求往往非常“古老”。例如,南方新闻社被认为以革命和“土股”为标志。此外,革命文学所表达的大部分价值观和人生观仍然局限于传统道德伦理,政治首先影响文学的审美价值,这也是这一时期革命文学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其次,即使他们有所创新,他们也常常继承改良派在文学改良方面的成就。除了革命者引进戏剧之外,诗歌革命、文学革命以及对小说和戏剧的重视都是从改革派开始的。

在第一个问题上,由于中国文化的精髓是资产阶级革命思潮的一部分,以章太炎和全国文化保存协会为代表的一些革命学者,用民族文化和中国文化的精髓来表达革命和充实,培养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所以这也是革命文学的一个因素。另一方面,革命者也希望用文学来完成政治理想的宣传和思想文化的启蒙。例如,刘亚子说,“思想界的早期革命想通过写《[1》来传播这种骚动”。他们还主张突破一些传统的文学形式,进行具有时代特色的文学形式创新。例如,马吴均说:“唐、宋、元、明三代都被忽视了,都有自己的诗才典范。必须从旧织锦中翻新样品,不要用现在的灵魂支撑旧轮胎“[2”。为了表达革命的新思想和新内容,有必要突破传统的文学公式。为了宣传和普及革命,也有必要在普及写作方面进行重大改革。因此,在土谷论下,虽然有模仿古代的文学追求和文学创作,革命文学仍然有力量推动文学创新的方方面面,影响新文学。

在第二个问题上,革命文学的确继承了改良主义文学的成就,许多创新并不是由改良主义文学发起的。然而,对于诗歌、文学和小说中的改良主义革命,革命文学被卷入、扩展和超越。只有这样,它才能奠定五四新文学之前新文学革命的最后基石。这里,文学创新对革命文学的意义可以概括如下。

(1)革命文学的创新和向文学创新的传播

革命文学参与并拓展了文学改良的诗化、文学化和小说化的革命,比改良派有更丰富、更持久的文学实践。通过这些大规模的文学实践,他们参与并促进了文学的创新和完善,特别是在改革派逐渐退出文坛之后(革命思潮在1905年后逐渐成为舆论和文学的主流),他们继续在更大规模上改变现代文学在模仿古代文学和现代形式文学中的比例。(本文认为,中国现代文学应包括现代仍保持模仿古代形式和内容的文学,以及改良后具有现代意识形态和形式的“现代文学”。)以及改变不同风格(诗歌、小说和戏剧)在风格体系中彼此创作数量、社会地位和社会影响中的比例。

借鉴传播学的创新扩散理论,可以理解这种促进对现代文体体系改革的贡献。创新与扩散理论是美国学者E·M·罗杰斯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旨在说服人们通过媒体接受新思想、新事物和新产品。罗杰斯认为,采纳者的个人特征、社会特征和对创新需求的认识将限制采纳者对创新事物的接受,而社会制度规范、对偏差的容忍和沟通的完整性也会影响对创新事物的接受。在扩散过程中有五种类型的创新采纳者:创新者、早期采纳者、早期追随者、晚期追随者和后来者。创新在早期的传播主要依靠大众传播的宣传,而人际传播在后期更为重要。在传播过程中,几乎大多数新思想和创新都以“S”形传播。起初,采纳者的数量很少,传播过程非常缓慢。当采纳者的数量增加到居民的10%-25%时,它会突然加速,曲线呈现快速上升的趋势,当接近最大饱和点时又减慢。因此,为了使创新在社会体系中继续传播,一定数量的人必须首先采用这种创新。[3]

革命文学在现代文体创新中的推广和传播,恰恰符合创新扩散理论。革命者最初的反叛、革命意识形态和革命宣传需求正是文学创新和传播的个人、社会和创新需求。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标准化和传播体系,出版和印刷了大量报纸和书籍来宣传革命。与此同时,他们不仅团体联系,而且组织和宣传群众。他们既有很强的大众传播能力,又有丰富的人际传播渠道。他们的组织和集体性使革命文学一下子具备了创新者、早期采纳者、追随者等群体的特征,不仅形成了一批意见领袖,还形成了一定数量的传播创新事物所必需的基本群体。因此,革命文学加速了现代文学创新的传播,这是改良派文学进步不可比拟的。

例如,在大众传播方面,自1900年《中国日报》首次出版以来,革命者掀起了创办革命报纸、印刷革命书籍和传播革命思想的热潮。“据统计,革命者先后在国内外创办了大约120或30种报纸和杂志,以‘灌输最新理论’、‘传播革命思想’和‘激发民族精神’。发行数量最多的达到20,000多期。革命者创办报纸和杂志时,也出版了大量宣传革命的小册子。从孙中山未能发动广州起义到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革命者出版了大约130种这样的读物。”[4]“在建立报刊的同时,革命者也建立了自己的出版社,如金靖图书公司、东方大陆图书公司和国家科学技术研究所,印刷革命书籍和报纸。左欣、广智图书公司、商务印书馆和大同图书公司也争夺新书。革命者编纂和翻译了大约一百多本革命书籍。”[5]此外,重大革命事件的轰动效应也有利于相关出版物的传播。“1903年5月出版的《革命军》在一两年内重印了20多个版本。这本书在国内外都很受欢迎,销量超过100万册。”苏颖的报告和邹容在狱中的死亡不能说没有影响。徐西林和秋瑾的牺牲也成为辛亥革命前革命文学中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革命话语。革命诗歌、散文、小说和戏剧有大量相关题材的作品广为流传。革命文学也在文学界形成了一批意见领袖,其作品已成为受人尊敬的典范。正如顾颉刚在描述革命文学集团南社时所说:“当时,革命文学集团是由陈去病和刘亚子领导的南社,...这让我们像崇拜上帝一样崇拜高中生。我的同学叶邵军在这份报纸上复制了许多心爱的诗歌,作为他自己创作的典范。”革命者打算向社会各阶层传播的一些宣传材料不仅扩大了革命的传播范围,而且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社会深度。冯子友指出,陈天华的“用咸的或通俗的中文写,以便让你的丈夫和他的男仆能够理解,所以小册子在长江沿岸各省最受欢迎”[6]它的影响甚至深入到了新军和学校,成为歌曲的流行版本。杨元军的《陈天华殉难的故事》也说陈天华的文章进入了学校,成为了教科书。“在三口之城,任何能读一点的人都喜欢大声朗读。湖南中央学校已筹集更多资金重印该书,并将其作为教科书进行传播和研究”。[7]

另一个例子是大众文学体裁的应用和改进。尽管改革派提出并启动了改革,但在文学实践的成就和规模以及推动这一文学创新的力度方面,改革派远远不如革命者。1911年革命前后一个值得研究的现象是以革命为背景的许多通俗浪漫小说的出现(类似的情况也可以在改良的新剧和文明剧中找到)。作者包括革命者和革命导向的文人,也是当时流行小说作家的重要甚至主力军。苏舒曼的革命浪漫小说创造了鸳鸯蝴蝶派的一套共同浪漫小说。接着,徐振亚的《玉梨魂》成为鸳鸯蝴蝶派创作热潮的起点。因此,现代革命文人成为现代作家专业化和文学商业化的早期实践者,成为现代通俗小说和文明戏剧的重要作家群体,也对现代文学的生存方式产生了重大影响。

以通俗文学中的戏剧为例,革命戏剧比案头工作有更多的实际表现,不同于改良主义文学中的大多数修改作品。不仅有革命专业戏剧演员(如冯春航、鲁子美,曾参加华南通讯社)编辑演出革命戏剧,还有许多革命者(如王中生)和革命文人亲自组织剧团并参加戏剧演出。在宣传革命启蒙群众的同时,他们还参与了现代戏剧繁荣的创作,为中国传统戏剧现代形式的确立和早期戏剧的形成做出了贡献。在长江中下游地区,革命文明戏剧团的巡回演出进一步向二、三线城镇普及了文明戏剧,拓展了文明戏剧的社会基础,培育了观众市场和从业人员,促进了文明戏剧的市场化和职业化。(尽管文明戏剧也受到商业因素的干扰,但另一方面,为了使文明戏剧在革命后生存下来,从政治中获得更多的文学独立是可能的。)任天智的《进化小组》以革命性的戏剧如《金色的血》、《共和国万岁》、《黄鹤楼》不仅在上海演出反响强烈,还在南京、九江、芜湖等沿江城市巡回演出,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近年来,王凤霞发现了南社文人与刘春俱乐部、张延地方剧团联合在张延镇组织文明戏剧演出的记录。通过革命文人也可以看出文明戏剧在当地的影响和发展程度。(此外,珠江流域还有一个革命剧团“志士班”,兼作革命粤剧和文明剧。叶淑明。1911年前后广州的戏剧和电影《南方新闻[》。南方都市报,2011年9月27日

过去,人们只重视革命宣传的意义,却没有意识到革命者对这些词的广泛传播和普及,尤其是深入到公众和学校,这在这个时代人们的文体习惯和观念发生了微妙的转变,实际上占据了现代文学创新的文学地位。质变基于量变。五四新文学之前,革命文学实现了口语体的应用,诗歌和文学革命对传统文学真实风格的修正,小说和戏剧社会地位的提高,以及现代文学所有这些方面的数量变化。

(2)革命文学对文学精神本质的解放

革命文学除了在外在风格上有所改进和创新外,还运用更多的激情、灵感和个性来解放现代文学的精神实质。革命文学提倡更多的个性表达,要求真实气质的表达,从民主革命思想中获得更多的个人权利的初步觉醒。革命文学在一定程度上把现代文学从僵化和程式化的文学转向了人类文学。

例如,与那些只为某种有意的工具目的而进行诗歌革命的改革派不同,革命诗歌形式的改革是他们革命精神和意志的自然外化。胡朴安为《南社诗集》写了序言,称革命诗歌中的不服从现象为“曹泽文学”:“作为思想革命的先驱,它突然不可抗拒;从文学和艺术的角度来说,当一个人打开解放之路时,就会有一种不受限制的自由。”[8]他以殉道者宁袁迢和石舟的诗歌为代表,认为他们在诗歌形式上的突破是自然释放:“太有才无拘,而学习有基础,充满血液,化为文字,到处释放。因此,他们所做的与目前的情况不同。他的诗是以金人对人物的研究为基础的,要么讨论他们的亵渎,要么讨论他们的违法性,而不知道他们的基层文学的真正性质。”[9]出于激情,发自内心,所以问题的外在形式,不需要刻意强调和强求。作为现代知识分子的共同修养和习惯表达,晚清大部分革命者都创作了诗歌。许多人没有刻意写任何“诗歌革命”的诗。然而,流传最广的革命文学作品一般都比那些感情丰富、感人肺腑、语言自然、易于理解的作品要好。这种充满激情的“曹泽文学”是革命文学最珍贵的成就,也是它赢得读者的主要基础。正如曹聚仁在描写革命社会南社时所说,“南社诗文生动活泼,充满青春活力,寓意中华民族复兴。那时,年轻人喜欢读南社的诗,因为她很前卫,很有革命精神,也很有民族意识。我们纪念南方社会,也就是年轻人和强者的革命文艺。”[10]

另一个例子是,除了革命激情,革命文学还注重个人气质和经历。苏舒曼把诗人分为“民族诗人”和“精神诗人”。他说民族诗人是像莎士比亚一样的作家,现实主义作家,其文学内容是批判性地反映社会现实和民生疾苦,而精神诗人翁是以拜伦和雪莱为代表的浪漫主义诗人,代表着高度重视个人气质和情感表达的诗歌追求:“周作人常说,对车轮的崇拜足以穿越精神世界,太白,李实(雪莱)足以满足宜山和昌吉。然而,沙希毕、米尔顿、田日顺等美国学者,如兰福劳,只能与杜甫竞争。因此,他们是民族诗人,而不是精神世界的诗人。”[11]革命文学中的民族诗人不会忘记他们的激情。其中,精神诗人翁,革命也更感性。苏舒曼的诗歌充满了对个人生活经历的悲伤和爱情斗争,感人而悲伤,清新而巧妙,正是“灵界诗翁”式革命诗人的代表。苏舒曼的小说也有类似的情况,大多是第一人称感伤爱情悲剧。他们描述了坠入爱河的年轻人的痛苦,他们因各种原因无法结合在一起。结局通常是角色的死亡或出家。这类爱情小说的主角是思想正直、有进步倾向的年轻人。故事时代背景的表达和评价也充满了革命话语,是革命文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时,他们充满了革命青年自怜自恋狂时代的感伤情怀,这是非常流行的。正是因为这种个性化的气质写作,苏舒曼的小说才有了他的“真气与风格”[12,这也使得苏派小说突破了传统张卉小说的故事结构,形成了以个人为主线,大量自我描述心理描写和抒情描写为风格的浪漫抒情小说,影响了郁达夫等人在五四新文学中的小说创作。

总之,与革命文学在风格和形式上的有限进步相比,解放文学内在品质尤为重要,因此与新文学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这是革命文学超越改良派的另一个内容。

(3)

革命文学中的散文应该包括学术文章、政治讨论、宣传书籍等。其中,学术文章主要是指以章太炎和中国研究保存学会成员为代表的研究中国文化精髓中的中国研究的文章。

与改革派当前文本中的经学改良论相比,《中国文化革命精华》中的中国学学术文本对传统文化有更多的历史观点。他们的学术成就为破除旧的文学迷信、梳理文学史和写作史、发展现代汉字的思辨和表达能力做出了巨大贡献,也是新文化运动的重要文化准备。

事实上,中国文化的现代精华以复古的方式间接地推动了新文化运动。章太炎的一些弟子,如钱宣彤和鲁迅,是未来新文化运动的统帅。民国初年,以章太炎为代表的中国古典政治理论“逻辑著作”也是在章太炎的中国研究学术著作和严复翻译西方名著的基础上出现的。胡适说:“张赵石派是由严复和张林冰演变而来的。他们注重推理和语法。他们谨慎圆滑,可以弥补梁派的不足。”[13]“我们无意识地创造了一种修饰的、谨慎的、合乎逻辑的政治文学,这种文学有时不可避免地会被废弃”[14)。虽然这种逻辑散文仍然是古文的形式,但它具有传统古文所没有的严谨的逻辑思维和分析能力,胡适称之为欧化古文。逻辑文本“现代民主思想的传播和西方逻辑思维方式对包括文学家在内的中国人产生了广泛的影响”[15。1914年,张赵石创办了《甲寅》,使这种逻辑写作成为一种流行的写作风格。聚集在嘉荫周围的一群作家说:“赵石最初是日本的《嘉荫杂志》,后来成为文慧的朋友,并有两个儿子:直隶李大钊和安徽高韩毅。这都是赵克比写的。”[[16]许多甲寅作家,包括陈独秀、吴志辉、杨昌济、李大钊、高韩毅、胡适、易白沙、李英红、刘舒雅,后来成为《新青年》的作者和新文化运动的理论贡献者。可见,中国逻辑思维和表达的提高成为现代白话理论写作的核心,新文化运动的理论也由此得到了辅助。

总之,对于五四文学来说,革命文学中的学术写作虽然是文言文,但它促进了现代汉语的逻辑思维和理性分析能力,是张赵石逻辑写作和新文化运动理论写作的先驱。有人认为它也影响了新文学中的一种散文类型——文人散文。

革命文学在文学创新中仍有许多方面的意义,它对现代文学的影响是全方位、立体化的。例如,革命作家中有许多职业作家,他们是现代作家专业化和商业化的早期实践者,是现代通俗小说和文明戏剧的重要作家,对现代文学的生存方式有着巨大的影响。作为另一个例子,革命文学协会、南方社会和它周围的各种文化协会继承了几个中国的协会传统和西方社会的习俗。他们用有组织的节目和固定的出版物创造了一种现代文学和文化的联系,“有点像前人优雅的诗集和散文集,但包含了欧美茶会的习俗。”(陈去病《神交社会的例子》)虽然南方社会的高雅收藏等行为仍有浓厚的传统色彩,但社会成员有自己的文学理想和价值观,有共同的纲领,长期坚持社会杂志,在社会组织和管理上普遍遵循民主选举制度,这对新文化运动后的新文学社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参考
[1]刘亚子。《隋木书·淮安·[》。杨天石。《南社市场边[记》。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5。
[2]马·吴均。送南社范[一份】。张旭。南社宣石[中心】。北京:作家出版社,1991。
[3]段鹏。传播效果研究:起源、发展与应用[。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8.
[4]白寿彝。《中国通史》(第11卷)[。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5]张开元,林增平。《1911年革命历史草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年。
[6]冯子友。作家陈天华[一】。革命历史(第二卷)[。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
[7]杨元英淑。张黄熙,陈天华的殉难[一】。长沙:湖南史料[。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59年。
[8]胡品安。南社[诗集序言。刘亚子编辑。南社诗集(第一卷)[。上海:华凯图书公司。1936.
[9]赵曼湖滨。南社[的两种诗歌和演讲。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7.90。
[10]曹聚仁。南社[纪念馆。刘亚子。南社诗(第一卷)[。上海:华凯图书公司,1936年。
[11]苏舒曼和高梅田的论文[一]。吴国平。林晃。中国文学理论选集。现代卷(下)[。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1996.25。
[12]周作人。回答沈芸·[先生。刘亚子。苏舒曼全集(第5卷)[。上海:北新出版社。1933年127月。
[13][14]胡适。中国文学五十年[中国现代文学博物馆。《胡适选集》[。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153.171。
[15]徐徐鹏,周秦风。论张赵石的逻辑文本[。东方论坛,2002年。(5)。
[16]钱基博。中国现代文学史[。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426。
范文-1:1911年革命的意义(6条专业建议)
范文-2:1911年革命意义的讨论
范文-3:驳斥“阿q否认1911年革命的真实故事”
范文-4:1911年革命对新文学运动的重要影响
范文-5:探索1911年革命对世界格局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