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资本主义 > 辛亥革命对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大转变,从1898年的改革运动到1911年的革命,现代化的道路发生了什么变化

辛亥革命对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大转变,从1898年的改革运动到1911年的革命,现代化的道路发生了什么变化

辛亥革命对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大转变

从1898年的改革运动到1911年的革命,现代化的道路发生了什么变化?1898年的改革运动是封建阶级的资本主义改革。这是君主立宪制,但不是完全的资本主义。它仍然保留了大部分封建社会。然而,1911年的革命是一次相对完整的资本主义变革。袁世凯虽然最终窃取了革命成果,但对当时人民的觉醒具有积极意义。这两次

辛亥革命被誉为中国世纪第一次历史性转变 这些转变...

辛亥革命的历史意义:首先,它推翻了清朝腐朽的封建统治,结束了2000多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开创了一场完整意义上的现代民族民主革命,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其次,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政府,并颁布了《临时宪法》,以开放民主共和国的概念。

从1898年的改革运动到1911年的革命,现代化的道路发生了什么变化

从1898年的改革运动到1911年的革命,现代化的道路发生了什么变化?1898年的改革运动是封建阶级的资本主义改革。这是君主立宪制,但不是完全的资本主义。它仍然保留了大部分封建社会。然而,1911年的革命是一次相对完整的资本主义变革。袁世凯虽然最终窃取了革命成果,但对当时人民的觉醒具有积极意义。这两次

辛亥革命被誉为中国世纪第一次历史性转变 这些转变...

辛亥革命对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大转变范文

摘要:1910年,1911年革命的历史进程进入了一个非常艰难的时代。在这个关键时刻,宋鲛人、谭人凤等革命者评估了形势,并领导建立了中央联盟。中央联盟的建立不是分离主义行为,而是1911年革命过程中的重大变化。这对革命力量的不断发展、革命机遇的成功把握和革命高潮的迅速到来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1911年革命;中央联盟协会;重大变化;

1910年,辛亥革命的历史进程进入了一个非常艰难的时代。这时,联盟领导的一系列武装起义被击败,一些联盟成员情绪低落,而联盟在日本东京的总部却处于不团结状态。在这个关键时刻,宋鲛人、谭人凤等革命者发挥了革命的主动性和主动性,审时度势,领导建立了中央联盟,从而开始了辛亥革命历史进程的重大变革。这是宋鲛人革命生涯中的一次非常重要的经历,也是他对同盟会反清革命事业的巨大贡献。

一、

自1905年成立至1911年,联盟会在湘赣边界以及中国南部和西南部发起了一系列反清武装起义。然而,由于革命力量不足和准备不足等各种原因,这些起义都失败了。在这一系列的阵痛中,联盟从思想到组织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些人动摇了革命的未来,因此他们脱离了联盟。有些人变得不耐烦,对暗杀上瘾。一些坚定的革命者正在冷静地思考革命战略的变化,寻找爆发革命的最佳时机。中央联盟诞生于这个关键的历史时刻。

1910年2月,黄兴领导的广州新军起义不幸失败。在这个关键时刻,宋鲛人通过对全国革命形势的考察,适时提出了把革命中心转移到长江流域,建立中央联盟作为直接领导机关的设想。今年8月,谭人凤在东京召集川、湘、闽、皖四省的一些同盟成员开会,研究“改善党务”问题。会上,宋鲛人提出了三项著名的革命政策:“最好的政策是中央革命,联系北方军队,以东北三省为后盾,一举占领北京,然后命令葡萄牙、土耳其等全国接管。这一政策的优点也是:同时,长江沿岸各省应先建立政府,然后是北伐。这也是一个好政策。奥托地区人口稠密,有想住在边境地区的党羽。然后徐图会取得进展。东北三省或云南和广西将是第二好的。”[1] (P3-4)为了实现这一革命变革,他进一步提出“组织中央联盟的必要性”,作为开展革命活动和发动武装起义的指挥机关。不久之后,谭人凤在东京召集了11个省级联赛的主席会议。会上,宋鲛人进一步阐述了三项革命政策。他指出,这三项政策中最好的是最困难的,最坏的已经被打败了。只有中间政策最合适。它应该“采取循序渐进的办法,把长江和河北省作为一个严格的组织结合起来,用三年的时间培育出丰富的毛羽,然后加以实施”[2] (P1)宋鲛人的提议,与会者“组织这么认为”,从而基本上决定了革命中心对长江流域的政策,中央联盟的组织和准备工作从此开始。

宋鲛人、谭人凤和居正在今年的秋冬季相继回家做准备。之后,谭人凤去香港向黄兴请示,然后到上海转达黄兴的指示,然后到武汉和长沙联系,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1911年,广州黄骅港起义失败,革命力量遭受重大损失。许多革命者感到沮丧,联盟总部几乎瘫痪。然而,此时长江流域的革命形势正在向前发展,特别是在湖北、湖南两省,革命者“正在取得更大的进步”,而且“已经从被动变为主动”。宋鲛人、谭人凤、陈齐眉等人立即返回上海,加紧筹备中央同盟。宋鲛人起草了中央联盟的宪法,谭人凤起草了宣言。1911年7月31日,中央联盟在上海召开成立大会。会议通过了中央联盟的宣言和章程,选举产生了总务委员会,宋鲛人当选为总务干事,成为中央联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根据宋鲛人提出的总体规划,会议决定武昌首义,长江流域各省同时响应。为此,中央联盟已派遣主要成员到湖南、湖北、安徽、陕西、四川等省设立分支机构,为大规模开展准备工作。在辛亥革命的历史进程中具有重要意义的中央联盟宣告成立。

中央联盟的建立是1911年革命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大变化。继续发展革命力量,成功把握革命机遇,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意义重大。

首先,中央同盟的建立使革命的中心立即转移到长江流域,瞄准革命的战略区域武汉,实现了革命战略从南部沿海地区向长江流域的转变。联盟会自成立以来,考虑到引进革命力量和海外经济援助的便利,一直将其武装起义集中在中国南部边境省份,如广东、广西和云南,这些地方清朝的统治力量很弱。但是,随着全国各地,特别是长江沿岸各省革命力量的发展,作为革命的领导者和指挥中心,有必要认真审视革命战略方向的变化。然而,孙中山离家很远,黄兴一直忙于组织和领导中国南方边境省份的武装起义。他太忙了,不能照顾许多仆人。宋鲛人和谭人凤认识到这一战略转变的必要性,并在1910年至1911年两次广州起义失败后的关键时刻提出了这一关键问题。

武汉位于长江中游,自古以来就是士兵的战场。早在常德张江书院读书时,宋鲛人就热情洋溢地谈到武昌的战略地位:“今天的武昌主宰长江和南北水陆交通枢纽。就全国而言,武昌的情况是东南部、湖泊和广大地区。如果一个英雄在东南崛起,他应该首先占领武昌作为基础。西部以蜀国的粮食为基础,南部以湖南为基础。湖广总督张之洞将头靠在肘后。他将离开北方的武胜关,切断黄河铁桥,然后成立新政府。徐图的北伐将把他直接带到北京。他一定会在世界上成功。”[3](P89)1910年广州起义失败时,宋鲛人提出了三项革命政策,认为“先立政府,后北伐”的政策是“最恰当的”。后来,他进一步明确指出:“湖北应该是中国第一个提倡义举的地方。然而,武昌是一个四战之地,食物和薪水都不好。因此,一旦湖北提起诉讼,湖南和蜀都将被命令同时做出回应...此外,由于担心湖北将会移动,下游将会被封锁,交通将是不利的。因此,建议长江下游同时在南京提起诉讼,长江海口将被关闭。”[1] (P4-5)宋鲛人的战略思想,符合当时的革命现实,对革命形势的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

宋鲛人的战略思想也符合许多革命者的愿望。向黄兴请示时,谭人凤建议:“两湖位于中原,可以震动全国,控制朝廷。如果没有,虽然广东有它给我,但它还是做不到什么。我愿意关注它,以达到回应的效果。”[5] (P5)湖北革命党员杨玉茹说:“我们长江党员都要从腹地做起。尤其是我们湖北人,想在湖北工作”;“湖北位于长江边,有一个枪支工厂,一个政府和货币局,足够的工资和设备。新军知识渊博,容易受到体育运动的影响。”[6] (P25)陶张成、章太炎等革命者也主张在长江流域起义。黄星石得知中央联盟成立时,正在香港。他立即打电话来:“我很高兴得知公众的热情和毅力。在这样动荡的日子里,他能够组织干部。他努力取得进步,非常钦佩他!近年来,四川局势动荡不安,人民的心更加愤怒,公众有权计划一切。长江上游和下游可以连接在一起,使其更有能力争夺武汉。即使诸葛亮复活了,他也不能改变主意。这是复苏的基础。”[7] (P112)

第二,中央联盟的成立重组了革命力量,鼓舞了革命者的士气,促进了革命高潮的迅速到来。从1907年到1910年,孙中山和黄兴多次宣称效忠华南,多次被打败,长江流域,特别是两湖和四川的革命形势相当活跃。然而,由于缺乏联盟总部及时有力的领导和支持,革命者们有些抱怨,有些甚至采取分离主义行动设立单独的门。中央联盟成立后,其主要领导人之一谭人凤在征求黄兴的指示后,来往于沪、武、长沙之间,与各地的革命者进行了密切接触。中央联盟还派主要成员到长江流域各省设立分支机构。

在中央联盟的组织和领导下,全国各地的革命力量得以重组,并继续处于联盟的领导之下。士气恢复了。当时湖北有两个政党,即共产党和文学学会。谭人凤“敦促他们互相合作,互相帮助。士兵们不得不根据联盟的章程进行重组,而湖北的中央团支部成为了一个成功的“[8”(P374)。焦大丰是湖南革命党的重要人物。1908年,另一批共产主义者加入了联盟,“那些被联盟分离的人”,通过中央联盟的努力,聚集在联盟的旗帜下,“那些被分离的人最终重新统一了”[5(P374)。

此外,江苏、浙江和安徽省以及四川和陕西省的革命者也在中央联盟的领导下开展活动。中央同盟协会(Central Alliance Association)联系他们,发布纵向指示,提供资金和枪支支持,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为革命高潮的到来准备了条件。

第三,中央同盟的建立将把革命总部从海外转移到国内,这不仅有利于与孙中山、黄兴等接触。,也有利于接触全国的革命者。这将有助于及时掌握国内革命形势,对武昌起义的及时组织和策划以及全国各地的及时响应发挥特别重要的作用。

中国联盟会自成立以来,总部一直设在日本东京,这必然给领导国内革命运动带来一些不便。后来,孙中山、黄兴等人在香港建立了南方联盟,但这主要是为了便于领导南方边境省份的武装起义。中央联盟的成立,特别是总部设在上海,在水陆交通和通讯方面比东京和香港方便得多。因此,谭人凤说,“组织这个机关就是把东京联盟迁到上海”[10(P7)“交通便利,可以联系各省,总体规划方法也是“[5”(P11)。因此,当1911年四川掀起保护道路的浪潮,湖北革命者计划发动起义时,两地的革命者可以顺流而下到上海接受指示、资金和枪支。随后,四川革命党在全省各地引发了一系列事件。湖北革命党发动武昌起义,湖南、陕西革命党率先响应。这不是偶然的。在这场革命的高潮中,中央统一联盟发挥了作战总部的作用。它成就了杰出的壮举,创造了历史。

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宋·鲛人、谭人凤等领导人建立中央联盟的重要决定和行动被视为分裂联盟的行为,没有得到充分肯定。提交人认为这不公平,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逻辑。

历史证明,宋鲛人、谭人凤等人建立中央联盟根本不是一个“分裂”行为。谭人凤起草并通过的《建立中国联盟中央委员会宣言》明确指出,中央联盟“以东京总部为主体,以南方支部为朋友,以中部为自己”。在行动上,中央联盟一直由黄兴领导和指示。黄兴给谭和宋发了许多书信和电报,指示并提供资金。1911年,黄兴策划了广州起义。宋鲛人和谭人凤都赶到广州参加起义,并煽动湖北、湖南和四川的响应。历史事实都在那里,分裂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从逻辑上讲,为什么孙中山、黄兴等。在香港成立南方联盟,宋鲛人、谭人凤等。在上海建立中央联盟成了一种“分裂”行为?至于中央联盟成员对孙中山和黄兴的看法或误解,这在复杂残酷的革命斗争中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中央联盟的成立充分证明了宋鲛人对革命形势的准确判断,以及他革命的坚定性和灵活性。因此,受到孙中山、黄兴等革命领袖的高度赞扬。黄兴兴奋地写了一首诗:“能够和中国人竞争是第一件事。这是中国的第一项成就。”中央联盟协会的成立在1911年革命的史册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光辉。无论如何评估,都不会走得太远。

参考
[1][4]徐血儿,杨泉,邵力子。宋玉福(上)[。上海:上海书店,1991年。
[2]聚正。梅川的日记[。上海:大东图书公司,1947年。
[3]司文。宋鲛人先生的两三件事[一】。马志亮。温德尔·迪金森共和国-回忆歌曲鲛人[。长沙:岳麓图书公司。1997.
[5][8][9][10][11]石秦方。谭人凤收藏[。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5。
[6]杨玉茹。1911年革命的第一本书,[。北京:科学出版社,1958。
[7]复兴[联盟中央委员会书。刘玲仪。黄吉星[。长沙:岳麓出版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