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 > “新音乐运动”的优势与历史局限性,什么是新音乐运动

“新音乐运动”的优势与历史局限性,什么是新音乐运动

“新音乐运动”的优势与历史局限性

什么是新音乐运动新音月韵东新乐运动新乐运动中国共产党自1935年以来在国民党统治区领导的革命音乐运动是左翼音乐运动的延续和更广泛的发展。“新音乐”、“新音乐运动”、“新音乐”等词在中国现代音乐史上出现得很早,使用者众多,含义各异。

新音乐运动带来中国音乐史发展的哪些重大变化?

根据历史记载,维吾尔人最初是公元三世纪在中国北部和西北部贝加尔湖以南、尔齐斯河和巴尔喀什湖沿岸的游牧民族 由于部落间战争的影响,各部落的分支逐渐迁移到西部地区(现在的新疆)。它们先后被翻译成“戈伟”、“吴歌”、“葛源”、“回族”、“回族”和“吴伟”。以抗日战争和救国为主要内容的新音乐运动,通常指20世纪30年代出现的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左翼音乐运动,以及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音乐运动。 新音乐运动是民族解放运动和革命斗争的武器。新音乐必须坚持大众化的方向。

什么是新音乐运动

什么是新音乐运动新音月韵东新乐运动新乐运动中国共产党自1935年以来在国民党统治区领导的革命音乐运动是左翼音乐运动的延续和更广泛的发展。“新音乐”、“新音乐运动”、“新音乐”等词在中国现代音乐史上出现得很早,使用者众多,含义各异。

新音乐运动带来中国音乐史发展的哪些重大变化?

“新音乐运动”的优势与历史局限性范文

“新音乐运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左翼音乐运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音乐运动的总称。它是中国现代音乐史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在“新音乐运动”的早期,对“新音乐”的理解有不同的看法,有时甚至出现矛盾的情况。此外,在“新音乐”作品的创作中,有人曾经认为有些作品具有相对单一创作形式的嫌疑。这些都反映出中国辉煌的“新音乐运动”在创造一系列成就的同时,不可避免地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

首先,创作“拯救国家的歌曲”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新音乐运动”是在中华民族处于危险之中的时候出现的。它是抗日战争和救国运动中音乐宣传的主力军。它的目的是为抗日战争服务。为了唤起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出版了大量的救国歌曲。因此,在抗日战争时期,新音乐创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导思想就是把重点放在拯救国家的歌曲创作上。为了号召最广大的工农兵投身抗日斗争,创作更多适合他们接受的歌曲,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一旦这种创作理念是绝对的,就会产生消极的影响。

在这样的观念下,除了救赎之歌之外的音乐体裁的创作不仅难以发展,甚至不可避免地遭到拒绝和批评。1937年,陈红发表了散文《战争音乐》。陈红在文章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战时音乐和非战时音乐有什么区别?陈红认为音乐和日常生活一样,是人们的正常需求。人们需要在没有战争的时候生活,他们也需要在有战争的时候生活。同样,不管有没有战争,人们都需要音乐。因此,即使在战时,也不能剥夺人们享受音乐的权利。同时,陈红也认为战时音乐的确是必要的。然而,音乐的力量不能仅限于拯救国家的歌曲。他说:“拯救国家的歌曲当然是一首强有力的歌曲:但音乐的力量不仅限于此,战争音乐的效果不一定取决于口号歌词。我们仍需超越“拯救国家之歌”。\"

这篇文章发表后立即受到李玲等人的批评。李玲认为,这是“音乐至上”,是音乐神秘主义的复兴。这种批评是不恰当的,有趣的是,陈红本人也是“音乐至上”的反对者。他曾提出脱离社会、凌驾于大众之上的“艺术”实际上是“伪艺术”,是艺术自杀。署名“田丰”的一篇文章也尖锐批评了陈洪的《战争音乐》(War Music),并明确指出:“目前,音乐必须以抗日救国为中心。它必须有助于战争,并能增强战争的力量。因此,“救亡图存”是民族解放战争时代唯一的音乐。......一切与抗日战争无关的音乐——无论是为了不受敌人欢迎还是为了破坏我们的团结,我们都必须坚决反对。”这种将救亡音乐固化为救亡歌曲唯一体裁的观点无疑是极其片面和绝对的。它完全没有考虑到除了工农群众以外的其他阶级在内容和形式上对救国音乐有更高的追求。当然,这种观点也低估了广大工农群众对音乐丰富性的理解和接受。陈红的观点受到简单创作倾向的启发,即在抗日战争音乐中,只有救世歌曲受到尊重,歌词以口号为导向。

对于知识阶层的一些人来说,很明显,纯粹的拯救国家的歌曲不能完全满足他们对音乐的精神需求。然而,在抗战全面爆发、音乐成为救国武器的绝对指导下,洪辰的观点显然与救国思潮的主要思想“格格不入”。

从对陈红的批评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抗日救国的浪潮下,一些新音乐家对救国音乐或新音乐有了狭隘的理解,同时,他们也对战争期间人们的思想感情作了简化的估计。救世歌曲的简单化和音乐审美要求的多样化已成为新音乐创作和接受中的突出矛盾。事实上,在战争期间,有必要作出积极和热情的努力,也有必要用抒情的声音安慰灵魂。只要是思想健康的音乐,就不会成为影响抗战的消极因素。音乐家王芳曾回忆道:“抗战时期,在后方,刘天华的音乐受到群众的欢迎,群众用手抄油印。一方面,我宣传抗日战争,唱抗日歌曲,另一方面,我演奏刘天华二胡歌曲。他们都给了我精神上的鼓励和安慰。他曾经举办过刘天华二胡独奏会,非常受欢迎。刘天华的作品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因为当时抗日战争真的很困难。我不知道战争何时会胜利。歌曲《在疾病中歌唱》中表达的痛苦是事实,但同时它也包含着一种强烈的意志,要努力激励人们。它让人们享受艺术、精神安慰和奋斗的力量,它表达了人们的真实感受。”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马克的文章还解释了抗战时期人们对音乐形式和风格多样化的需求:“X路的部队一定不满足于听“合唱”,知识分子也需要听所谓的“抒情歌曲”。这表明每个人都厌倦了唱那些“向前冲锋”...今天已经不能满足大众了。”因此,“创造也必须多样化。抒情艺术歌曲,简单明了的流行歌曲,合唱和合唱...都是非常必要的。”

这些例子只是表明,除了拯救国家之歌,人们还有“进一步的要求”,而不仅仅是满足于同样的拯救国家之歌。这也表明,对陈洪音乐与抗日战争关系的批评相当简单肤浅,对陈洪的批评也显得非常武断甚至粗暴,没有理性。

针对抗战时期“唱的都是抗日歌曲”的现象,李保臣做了理性的分析。他认为在特殊时期会有一些特殊的行为。抗日战争时期,在音乐创作和宣传上,把重点放在抗日歌曲上没有错。然而,音乐与其他内容一起工作,只要它们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歌曲,也可以被鼓励,而不能被完全压制。他曾经把抗日战争时期救国救民的歌曲比作一个恰当的比喻。他认为它们就像一种可以激发人民爱国热情的药物,类似于兴奋剂。然而,李保臣也指出,普通人除了吃药之外,正常生活还需要更多的正常食物。使用更刺激的药物后,药效会逐渐减弱,人们会产生耐药性,逐渐失去药物本身的刺激作用。抗日战争音乐也是如此。如果拯救国家的歌曲被唱得太频繁,甚至泛滥成灾,它们将逐渐成为人们的次要消遣,而不是失去自己的社会功能。因此,在李保臣看来,老百姓除了可以听抗战音乐之外,还可以听其他歌曲,比如艺术歌曲和抒情歌曲。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体会音乐的真正美。李保臣老师曾经说过,“音乐之所以能被用作抗日宣传的好工具,是因为音乐本身是美丽而有吸引力的。如果音乐失去了它的美和吸引力,它将不再是一个好的宣传工具。如果连反教学的人都讨厌音乐,它将成为反宣传的工具。”

事实上,音乐在任何时候都是人们重要的精神食粮,即使在战争时期,人们仍然需要音乐的滋养。然而,人们的思维和情感需求是多样化的,音乐形式过于相似,当大量的人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审美疲劳。因此,即使在抗日战争时期,人们也不能盲目地认为人们只需要那种富有旋律风格的激情和英雄的音乐,而不需要温柔和抒情的作品。这个想法是偏见。即使在抗日战争时期,人们仍然有丰富的思想和感情。他们也对过去有美好的回忆,并对未来的幸福抱有希望。因此,优美的抒情作品也是满足战争中人们精神需求的精神食粮。太多单一形式的坚韧性和韧性会让人感到疲倦、麻木甚至厌恶美学。从这个角度来看,当时对陈洪在《战歌》中言论的批评确实有些武断。简化音乐的社会功能是不正确的想法。“创作带头的音乐就是爱国。“抒情歌曲是颓废音乐”的观点是对音乐创作中爱国主义的典型考验。这个想法太极端了。忽视音乐在战争中的社会功能是错误的。然而,夸大某种音乐形式的伟大功能也是不可取的。这必将导致音乐创作的简单化甚至霸权化,对其他形式音乐创作的有序发展产生负面影响。纵观“新音乐运动”时期的歌曲和作品,可以发现阳刚坚韧的抗日歌曲数量是压倒性的,而从侧面反映抗日生活的抒情作品数量相对较少。

第二,写作技巧不够丰富。

何绿婷曾于1936年发表文章,热情肯定了当时一些爱国歌曲的创作。他在文章中写道:“虽然在音乐上和以前的日式歌曲几乎一样,很多地方都很幼稚,甚至创作技巧僵硬,但他们用简单的民歌来唤起人们的爱国热情。从民族和社会运动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否认他们的成就。”他还没有指名道姓地尖锐指出:“此时,许多人认为这是中国新音乐的出现,中国音乐从此可以进入一个新的革命阶段,这太夸张了。我们需要知道,一场新的音乐运动的开始绝不是偶然的,领导新运动的人必须对现有的音乐进行极其深刻的研究和培养,才能从一个新的角度客观地批判和扬弃它,从而建立自己的新音乐文化。”

随着“新音乐运动”的蓬勃发展和传播,越来越多的音乐作品被人们广泛演唱。与此同时,许多音乐家逐渐发现新音乐的创作技巧不够丰富,有些作品的质量明显不够好,有些还不成熟。根据当时的情况,许多有抱负的音乐家在他们的文章中谈到了他们的观点。例如,张梅曾在1937年的《1936年新音乐发展回顾》中粗鲁地说,虽然“新音乐”在各个方面都发展得很好,但也取得了很大成就。然而,就像每一件新事物一样,它仍然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新音乐”的迅速发展及其显著成就掩盖不了其自身的缺陷——创作技巧不够丰富。他认为“新音乐”以其独特的优势迅速点燃了人们歌唱和参与的热情。人们还没有为“新音乐运动”做好足够的准备,并积极参与其中。有些人忽视音乐创作的技术要求,创作出“激情”的作品,导致“粗制滥造”的结果,数量多,质量令人担忧。用张梅的话来说,“当时,有一种情况,即使能写1234567个阿拉伯数字的人也能作曲。”张梅认为新音乐技术的缺点主要集中在旋律、和声和节奏上。旋律线条分散,不够丰富,缺少和声,不够灵活,节奏杂乱无序。此外,当时仍有一些歌曲作者受自身教育环境的限制,从未接受过专业、系统的作曲技术学习和培训,对音乐学科本身缺乏必要的了解,在思维和写作技巧上也存在一定的不足。因此,他们对专业技术在概念上的无知和无畏导致了他们对作曲技术的反对,认为这些规则限制了他们的创作热情,也限制了他们的音乐创作。他们强调他们所寻求的是从所有旧规则中解放出来的自由。这种不理解音乐创作、不尊重专业技术的观点,直接导致一些人写了一些音乐语言不成熟、创作技巧差的歌曲。这些作品在旋律、音乐结构、和声以及词与音乐的结合上不够细致,过于自由。张梅先生毫不留情地批评了这一现象。与此同时,他也批评了那些恶意保护这种局面的人。

例如,《新音乐在中国的前景》一文的作者陆机先生曾在文章中高度赞扬新音乐的蓬勃发展趋势,但对此,张梅先生反驳道:“总的来说,我们可以看到一种无视所有作曲规则的态度。我们也在一些零散的理论中看到了这种趋势。例如,在陆机先生的《中国新音乐展望》中,尽管大多数人正确地指出了新音乐的价值和优势,但他们(也许无意中)保护了新音乐技能的弱点

不可否认的是,在抗日救亡、民族热情高涨的时候空,在音乐观念不丰富、音乐创作技术不发达的时候,洪辰、张梅等人的话不能被广大新音乐参与者充分理解和接受。在当今历史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忽视和反对这种“苦药”。另一方面,这些局限在一定程度上也对“新音乐运动”的进一步发展产生了负面影响。

[参考文献]

[1]陆机。新音乐运动论文选集[。哈尔滨:新中国图书公司,1945年。

[2]李玲。音乐漫谈[。上海:音乐出版社,1964年。

[3]张经伟。搜索历史:中国现代音乐理论选集[。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

[4]徐照明。《[音乐教程》。武汉:武汉音乐学院,2007。

[5]黄艳。关于20世纪30年代文艺大众化几个问题的讨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