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 > 现当代作家文本中女性婚姻问题探析,哪个当代作家擅长描述婚姻?和他们这一代...

现当代作家文本中女性婚姻问题探析,哪个当代作家擅长描述婚姻?和他们这一代...

现当代作家文本中女性婚姻问题探析

哪个当代作家擅长描述婚姻?和他们这一代...王海玲有《中国婚姻第一作家》的代表作:《牵手》、《中国离婚》、《高中女儿》、《新婚姻时代》、《王万平》、《金婚》、《甜心》等。

找一本关于写中国现当代作家感情经历,婚姻生活的书!

不是全部,只有他们各自作家的自传。 例如,沈从文 三毛什么的

哪个当代作家擅长描述婚姻?和他们这一代...

哪个当代作家擅长描述婚姻?和他们这一代...王海玲有《中国婚姻第一作家》的代表作:《牵手》、《中国离婚》、《高中女儿》、《新婚姻时代》、《王万平》、《金婚》、《甜心》等。

找一本关于写中国现当代作家感情经历,婚姻生活的书!

现当代作家文本中女性婚姻问题探析范文

五四时期,鲁迅在《伤逝》和《幸福的家庭》中敏锐察觉男性在发觉与妻子之间只剩下无爱的婚姻“以后”,面临说与不说的两难选择:“不说”爱情已不存在的真相,即是“安于虚伪”;“说”出,则又意味“将真实的重担”卸给对方,牺牲对方以成全自己。无论男性怎样选择,都不免空虚和绝望,而且难以逃脱犯罪感的“两难”.

世界上大多数人只看到男人在婚姻中面临的“说还是不说”的困境,但很少有人注意到女人在婚姻中面临的“走还是不走”的困境:“不走”出失去爱情的婚姻和家庭是为了牺牲人格和尊严来“通过不公正寻求完美”;“外出”主要意味着失去“母亲”和“妻子”,面临社会生存的压力。说还是不说,归根结底,属于人性和精神问题;然而,去不去直接关系到社会生存问题。试想,如果连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都不能得到满足,空谈论所谓的人性、精神和道德问题与在空建造阁楼没有什么不同。

1。“不去”下的人生困境

在婚姻生活中,“家务劳动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无法得到社会的补偿和认可”,[1]妇女的个人权益往往被忽视和轻视,她们的妻子长期以来一直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大多数妇女愿意为了丈夫的职业发展、子女的教育成长和老年人晚年的幸福而牺牲自己的青春、理想、爱好和时间。尽管这种牺牲偶尔会赢得丈夫的同情和赞扬以及社会的伦理认可,但在历史上长期以来,人们在女性取向的习惯性思维的影响下,这种牺牲往往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人们很少关心这种牺牲背后的代价。

(一)人格才华被淹没掩埋

在传统社会中,婚姻和家庭是妇女最基本的生存领域和生命归属。大多数女人把家庭视为整个世界,这是她们生活的意义。然而,婚姻和家庭是由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结婚”而建立的,这个女人表面上依附于家庭,实质上依附于丈夫。在古代,女人唯一的“职业”是在家“教丈夫和孩子”。女性的“成功”也是基于丈夫和孩子的成就。事实上,它是埋葬女性的自我情感和个性才能,并使她的家庭。

作为一个个体,当女性的个性不能得到充分发展,她们感到抑郁和精神痛苦时,特别是对知识女性而言,她们需要得到他人和社会的尊重,同时满足生活的基本需求,并且强烈需要实现自己的价值观。在徐坤的厨房里,一位才华横溢的女子,毕业于像胡枝子这样的著名大学,虽然她不必奔波谋生,但她也有家庭、丈夫和孩子,但面对家庭的约束,她仍然感到极度沮丧。她受够了锅碗瓢盆、食用油、盐、酱油和醋。她咬牙切齿地讨厌厨房里的一切。日复一日的无聊和琐碎侵蚀了她的灵性,耗尽了她的才华,使她成为一个从一所著名大学毕业的才华横溢的女人,却无法展示她的才华和才华。

叶圣陶还展示了倪焕之的这张家庭女性生活照片。金·张培是站在时代前列的新型知识女性。她曾经冲破家庭的枷锁,进入学校,接触社会。她思维敏捷,热情勇敢。然而,能够勇敢地摆脱父权制的金张培却止步于丈夫的权力之门。婚后,她放弃了婚前的信仰和追求,重新认识到女性在家庭中作为贤妻良母的角色。相反,她被带入了传统女性的生活轨道。她忙于孩子、日常用品和日用品。她总是在琐碎的生活中浪费年轻人才的生命。贤妻良母的角色牢牢束缚着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理想和信仰的衰落中,她曾经充满才华和激情,最终由于平庸而在岁月的流逝中变老。

在苏青的《结婚十年》中,怀青走了一条类似的道路,嫁给了一个相信“没有才华的女人就是美德”的男人。对他来说,怀庆的“知识”被用来帮助他抄写笔记和修改论文。他妻子的业余时间只能用来看报和看书。他甚至放好报纸和锁好的书柜,以防妻子偷看。当怀青想用自己的知识和才能为报纸写文章谋生时,她得到的是丈夫脸上的“冷眼”,然后她用“坚定的语气”说:“请不要再写文章了。我会给你钱的。“将来,他甚至会不遗余力地每天陪她,而且很慷慨。他只想转移他妻子的兴趣。

这些作品通过压制女性的才能和知识,巧妙地、准确地揭示和传达了现代社会中男性压迫和性别歧视的微妙现实。

(二)人的尊严遭到践踏

“不去”的女性生存困境最现实的表现是,在男性社会权力的压迫和她们对丈夫的经济依赖下,女性对人类尊严的最低限度的维护被践踏致死。一旦这对夫妇失去了平静,爱情也停止了,全职妻子必然会向丈夫“乞讨”金钱,这可能是一次极其屈辱的经历。丈夫可以轻蔑地把钱扔在妻子的脸上,他可以带着极端的讽刺和严厉说:“即使他向我要钱,他也应该给我一张好脸,...如果钱给女主人向导,他们不知道如何奉承我!”[2](P125)恩格斯曾经尖锐地指出:“在这种利益平衡的婚姻中,妻子和普通妓女的区别在于,她不像一个一个的女工那样出租自己的身体,而是永远作为奴隶出售。”[3]

当一个男人无耻到公开把夫妻关系视为卖淫式的性交易时:“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向我要一分钱,因为你不能履行你妻子的义务,我为什么要履行我丈夫的义务?”[2](P127)此时,女人为家庭所做的一切努力在男人的欲望眼里毫无价值。妻子立即成为奴隶,她的尊严被践踏得粉碎。

然而,在一些偏远落后的父权制农村社会,妇女甚至被剥夺了最基本的母性权利。柔石的《奴隶之母》讲述了一个深刻的故事,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是如何被无情的丈夫典当,作为一个容器来买卖商品——生孩子——给一个老地主的。残酷的典当制度不仅剥夺了这个可怜的女人的人权和尊严,还迫使她一次又一次地远离她的孩子,最终剥夺了她成为一名全职母亲的权利。当然,不仅在农村社会,苏青还在《十年婚姻》中揭示了现代都市女性作为母亲的现实困境。所谓的母亲不是“孩子”的母亲,而是“儿子”的母亲。“生女儿”的女人根本不是母亲,在现实生活中会被剥夺做母亲的权利。为了“明年初生一个男婴”,怀庆被告知“不要喂自己的孩子”。结果,她不得不在孤独、痛苦和无聊中倾听孩子的声音,并毫不犹豫地与雇佣的奶妈竞争孩子的爱和抚养孩子的权利。

几千年来遗留下来的传统社会分工不仅将妇女的活动空限制在家庭内部,埋葬了妇女的才能和知识,而且更重要的是,上帝内外带来的巨大伤害:丈夫被视为养家糊口的人,妻子被视为受抚养人,因此受抚养人不得不接受养家糊口者的命令和意愿,这大大加深了男女之间的不平等。不幸婚姻围城中的女性不仅处处受传统观念的束缚,以丈夫为天堂,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逐渐失去了个人自由。必要时,甚至人的尊严和基本人性也会被摧毁以求得生存。

2。在“行走”的[下无法走出生存困境/s2/]

五四启蒙运动后,一些受过新教育的现代女性选择走出狭隘不幸的婚姻家庭,走向广阔的社会舞台,实现她们作为“人”的价值,开辟新的生活方式。然而,除了“走出”不幸的婚姻之外别无选择的女性常常面临双重困境:在“行走”过程中的情感斗争和“行走”后的社会生存。

(一)“行走”时的痛苦挣扎

面对屈辱的婚姻和丈夫的背叛,苏怀庆选择坚强而坚决地“行走”。然而,“行走”时痛苦的挣扎和无助的情感使人悲伤和感动。怀庆不忍让孩子落泪,仍然记得自己的丈夫和妻子,于是丈夫让她留下过夜,以示“纪念”,但要她“明晚离开”。这与诺拉被丈夫拘留的场景没有什么不同。虽然无法解释诺拉离开时为何如此果断,但她能清楚地感受到怀庆内心的痛苦挣扎。“他说他明天会离开。既然他明天要请我离开,我为什么要更爱今晚呢?”[2](P148)丈夫的冷漠并没有因为孩子对母亲的依恋和怀孕青年的眼泪而减少。《明晚》实际上更加伤害了怀孕的年轻人,把她彻底推出了婚姻的围城。怀庆走出婚姻家庭,成为当时社会上所谓的“现代女性”,内心只有痛苦和绝望。“我的未来也很黑暗,没有孩子,没有丈夫,没有工作,没有钱,也没有可靠的东西。”[2](P149)当她“行走”时,无法忍受的情感冲击和未来生活的丧失笼罩着她,她的内心充满了痛苦和无助。

(2)“去”后的社会生存:残酷、绝望和虚无

在女性“走向”社会后,女性问题在社会困境中变成了一种性别困境。正如张洁在方舟里所说,“男人面对一个世界,而女人面对两个世界。共同的“一个世界”是社会,不同的“第二世界”是被社会掩盖的性别世界,即性别压抑、性别物化和性别阻碍等。通过社会形式或系统呈现。

在曹禺的《日出》中,陈白露嫁给了一个追求理想爱情的诗人。然而,婚后无聊的生活扼杀了她对爱情的所有幻想。她坚定地“走出”她的家庭,冲进象征精神天堂的大都市。然而,她逐渐迷失在魅力和醉态中。她被困在高档酒店的枷锁中,成了公众的玩物。除了把自己的感情和身体卖给男人,她还和旧社会的“幽灵”混在一起,几乎没有其他的生存方式。她讨厌这个残酷的社会,但她也不想“回去”,拒绝了方盛达的提议,因为她不会再进入这个被围困的城市,依靠男人的施舍来支持她。她想要独立和尊严,但这不是她的社会和地位能给她的。现实只会更加残酷。陈白露的形象让人感到虚无和绝望。她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有太多的反差。因为爱情的幻灭,他“走出”了婚姻和家庭。他不像子君那样“回去”,但他也堕落了。然而,陈白露的堕落绝不是放纵和混乱的。她清楚地了解自己在这个不平等社会中的悲惨处境,但无法自救。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一步地坠入这个肮脏的“沼泽”。她用死亡喊出了一个女人对这个社会最深的绝望。

与白露理想爱情幻灭后的“行走”不同,徐坤的“厨房”里科选择抛弃年轻的丈夫,从被围困的城市“行走”,以实现她的个人才华和社会价值。然而,她没有想到在被围困的城市之外她会失望。因为这个社会仍然处于宗法文化体系中,“公开或隐蔽的性骚扰和准性骚扰,这是无法防止或避免的”,所有这些都使胡枝子感到疲倦、孤独和沮丧。“她真的不想在外面社交,整天紧张不安,到处都是人来人往。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厌倦了《名利场》里的人和各种各样的人:卑鄙、肮脏、小气、算计、追逐利润和务实……所有这些都让她眼花缭乱。

胡枝子成功地展示了他在商业领域的能力和才华,满足了实现他的社会价值和被社会尊重和认可的需要,但与此同时他失去了家人的爱和感情、归属感和精神家园。失去的需要重新发现。目前,这个曾经被认为被关在笼子里的家庭“从未像现在这样对她这么好”。胡枝子为她的事业“行走”。然而,在她的事业取得了一些成功并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之后,她内心深处强烈地渴望回到自己的家庭。

“胡枝子”现象深刻反映了当代女性在男性主导的社会中寻求自身发展、独立、自由和幸福的曲折心理过程,以及她们面临的精神困惑和困难。它启发人们进一步思考当代女性解放的出路。

3。步行或不步行都很难/s2/]

起初,妇女努力扮演好妻子和好母亲的角色,并承担起家庭的责任。但是当现实让她失望,努力工作被忽视时,女人们开始在想:“去”还是“不去”?

它是离开被围困的城市,找到尊严,实现自我价值。还是“别走”,继续退缩,做一个没有自我的好妻子和好母亲?事实上,“去”和“不去”,不管女人怎么选择,都难免空空虚和绝望,她的生活将充满伤痕和遗憾。正如法国后结构主义者克里斯托夫所说:“女权主义实践只能是消极的,不能与已经存在的东西妥协。我们可以说这和那不一样。”

男性主导社会中的女性无论如何改变自己的角色、家庭角色或社会角色,都无法逃脱命运的悲剧。波伏娃说,“与其说女人是‘生’的,不如说是‘造的’。没有生理、心理或经济命运可以决定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事实上,它是整个人类文化的产物,产生了生活在男女之中的所谓女性。”

世界仍然是男人的世界,男人优于女人和性别歧视的社会现象仍然存在。

时代的变化和社会的进步确保了妇女的经济地位,她们在政治上获得了与男子相对平等的权力。然而,妇女仍然在意识和观念方面遭受各种歧视和压迫。他们仍然背负着沉重的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负担。绝大多数妇女仍然被迫在传统和现实之间挣扎。即使是像“走中间道路,兼顾家庭和职业”这样聪明的现代职业女性,也必须像分支机构一样,在做母亲和从事创造性职业之间做出痛苦的选择。男人不必做出这种选择。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成为一名父亲,享受家庭生活,有妻子,有家庭,可以有一个完整而舒适的情感生活,同时仍然可以有事业,没有“走”和“不走”的两难境地。

这种“去”和“不去”的选择对男人和女人有不同的对待,这让人们想到:在现代社会激烈的竞争中,女人还是男人在婚姻和家庭中必须承担同样的责任?现代女性不仅要在社会上与男性竞争,还要适应妻子和母亲在家庭中的角色。如果不能实现统一,内部分裂和分离将不可避免地发生。当她虚弱的时候,她认为她一定很强壮。当她坚强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脆弱了。这种分裂状态使得现代女性不得不承受双重角色带来的双重标准。一方面,他们必须追求男性的社会价值,达到“男人能做什么,女人也能做什么”的妇女解放标准;另一方面,现代女性面临着生理和心理问题。性别上有一定的差异,或者一些先天的东西,整个社会意识形态都要求他们同意,这使得女性在社会生活和家庭生活中很难相处。这种双重标准使女性陷入一种角色分工或角色困境,这是现代中国许多女性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如今,妇女解放的趋势正以不可阻挡的力量向前发展。然而,“如果没有文化意义上的真正解放,妇女解放是肤浅和不完整的。”

对于女性解放思想这一趋势的未来发展趋势,我们仍然需要冷静思考。

参考

[1]陈为民林坦。[·米】。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1,P128。

[2]苏青。结婚十年[。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5。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P77。

[4]徐坤。[厨房】。名著欣赏,2002,(4),P6。

[5]张景元。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序言[。北京大学出版社,P13。

[6]西蒙·波伏娃。《第二性[》。北京:北京中国图书出版社,2004,P437。

[[7]韩小静。复兴的胜利——后新时期女性小说探索[。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1999,(9),P84。

[8]孟玥,戴金华。历史的表面[·米】。河南人民出版社,1989。

[9]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导论[。北京出版社,2007。

[10]孙鲜少。女性主义文学[。沈阳:辽宁大学出版社,1987。

[11]吴长大了。论苏青创作中独特的女性视角[。广西师范大学学报,1998,(3)。

[12]胡晓红。走向自由和谐的性别关系[。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

[13]王政,杜秦方。性别研究选译[。三联出版社,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