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博士毕业论文 > 135699字博士毕业论文语言冲突视角下的非洲教育语言政策研究——以南非、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为例

135699字博士毕业论文语言冲突视角下的非洲教育语言政策研究——以南非、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为例

论文类型:博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135699字
论点:语言,冲突,权力
论文概述:

本文是语言学论文,本研究立足于社会冲突理论,从语言冲突视角出发,将构建而成的语言冲突理论及分析框架用以透视教育语言政策和语言冲突间辩证关系,最终发现提升本土语言赋权能力有

论文正文:

1.1在20世纪60年代,大多数非洲国家摆脱了殖民统治的枷锁,迎来了自由发展的曙光。 语言规划和政策研究几乎同时发展成为独立的学科,帮助新兴国家解决普通话问题成为该学科建立的最初核心目标。 在早期西方语言规划者看来,语言多样性阻碍了国家发展,语言同质性是现代化的重要标志。 这一概念再现了备受推崇的欧洲语言理想模式,因此非洲国家被牢牢地束缚在西方语言政策的参考框架内。 受西方思维模式的限制,非洲国家普遍接受“一国一国一文化一语言”的统一建国理念 在“语言是一个问题”的指导下,民族语言的多样性被认为是民族分裂的潜在原因。 外来词的所谓“中立”特征被无限放大,甚至被吹捧为缓和民族关系和突出民族团结的完美选择。 然而,非洲国家和西方国家在历史轨迹和语言现状上有很大不同,这注定了西方意识形态在非洲是行不通的。 最直接的证据是,独立半个多世纪后,非洲国家非但没有欢迎人们所希望的“民主之花”和经济腾飞,反而越来越依赖这个前主权国家。外来词不仅未能协调民族关系,培养民族感情,而且已成为导致社会阶层分化的根本因素之一。 在正常情况下,根据个人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的差距,非洲社会可以大致分为精英阶层和基层阶层。 言语库储备中的两个阶层有着明显的区别:精英阶层作为一个跨越国界的群体,从殖民者手中接过国家权杖,通过垄断前宗主国的语言建立了特权地位,因此被称为“黑皮肤的非洲白人”;相比之下,基层缺乏外来词的知识储备,因而失去了获得个人发展和社会流动性的机会。 作为决策者,精英们在制定语言政策时有偏见。 语言决议的实施总是有利于一些人,并剥夺其他人的特权、地位和权利。 同时,统治阶级深刻意识到教育在传播和塑造意识形态方面的巨大潜力,从而实现了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隐性压迫 1.2研究思路在整理相关文献的基础上,找出以往研究的不足,发展研究思路,提出研究问题,选择研究方法,确定论文结构等环节,将有助于研究的顺利开展。 1.2.1研究问题(Research Issues)本研究的目的是构建语言冲突的理论和分析框架,描述目标国家教育领域语言冲突的事实,分析语言冲突与语言政策之间的辩证关系,探索语言冲突的说服渠道。基于此,本研究从理论分析、实践调查和启示分析三个层面提出了以下研究问题。在理论分析层面,为什么整体研究问题是由语言冲突引起的?它的本质是什么?这个问题可以分为两个子研究问题:第一,语言冲突的组成部分是什么?它能被进一步提炼吗?第二,语言冲突与教育语言政策是什么关系?这两者之间关系的本质是什么?在实际调查层面,总体研究问题是三国教育语言政策经历了什么样的历时演变?这个问题可以进一步分为三个子研究问题:第一,殖民时期和后殖民时期的政策内容有什么不同?为什么?第二,具体的政策内容和实施效果是什么?第三,三国在语言冲突的表现形式和本质上有何异同?为什么?在启示分析层面,研究的问题是如何缓解语言冲突。非洲大陆的语言冲突会走向何方?因此,本研究遵循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研究思路。 具体来说,穆时亨从语言冲突的事实出发,寻求合适的理论来分析语言冲突的现状,解释语言冲突的原因,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最后就如何缓解语言冲突提出新的见解。 案例分析有助于将抽象的研究问题具体化,为空的理论研究找到现实的“基础” 本研究选取南非、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作为研究对象。这三个国家教育语言政策的演变历史被全面展开。深入分析了三国语言冲突背后的影响因素。努力避免归纳论点,努力分析原因。 比较分析体现在两个层面:第一,为了体现新兴国家新的国家建设理念,独立后目标国家的政策取向必须与独立前相比进行调整或改变。对不同历史阶段的政策内容和实施效果进行比较分析,有助于探索语言冲突的原因、演变过程和潜在力量;第二,这三个国家共享同一个主权国家。对不同国家的比较研究有助于展现前英国殖民国家的总体情况,从特殊性中发现隐藏的规律性,从而实现对后殖民国家语言选择和语言规划取向的共同探索。 第二章语言冲突理论和分析框架2.1理论基础虽然社会冲突理论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但冲突思想的追溯要早于这一时期。 社会学家普遍认为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是社会冲突理论的早期创始人之一。他对社会多维视角的分析以及对权力、权威和社会变革的强调为冲突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权力、权威、支配、合法性和地位群体的概念是韦伯社会学理论的核心概念,其中所体现的“权力中心理论”是这一研究理论和分析框架的核心。 受韦伯影响,冲突理论家普遍将冲突视为社会的正常状态,重视权力合法性、权力分配和权力模式调整的研究。 德国社会学家拉尔夫·达伦多夫(Ralph dahrendorf)是韦伯的忠实追随者之一,继承了后者的“权力中心”和“权力分配不平等导致社会冲突”的思想 他主张用冲突的广义观点来看待社会冲突,并充分认识到冲突的普遍性。 在他看来,冲突不仅指群体之间的激烈对抗,还包括目标不一致的群体之间的任何不和谐关系。 社会团体意识到权力的不平等分配,并质疑权力作为形成冲突团体的先决条件的合法性。 上述冲突论者关注一般意义上的冲突现象,他们对儿童的研究也有自己的侧重点。 冲突理论已经广泛应用于其他领域,产生了许多跨学科的课题。 兰德尔·柯林斯是教育社会学中冲突学派的杰出代表,他尖锐地批评了教育体系中的文凭制度。 柯林斯继承了韦伯关于身份群体的社会学理论,并将学校教育比作不同身份群体争夺利益的舞台。 学校宣扬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教育系统产生的文凭通过在文化市场的流通日益与权力和地位联系在一起。 学校教育强化了权力的不平等分配,成为地位群体争夺和巩固权力地位的工具,甚至成为社会阶层纵向流动的根本障碍。 这五位冲突理论家从抽象到具体地展示了社会冲突的许多要素及其在特定场景中的发生和行动机制。 然而,社会冲突理论的内部整合性不强,其代表大多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案例分析与理论阐述相结合,主要以资本主义国家为基础,很少考虑发展中国家或不发达国家的社会条件,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冲突理论的应用。 因此,在构建语言冲突的分析框架和探索语言冲突的独特属性之前,有必要从一般意义上提取社会冲突的组成部分。 2.2社会冲突及其构成虽然社会冲突理论缺乏内部整合,但冲突理论家对社会系统如何运作的基本观点仍然不同于其他社会学派别。 他们把冲突作为社会规范,重视冲突和斗争,充分肯定社会变革的重要作用。 冲突理论包含三个相互关联的假设:假设1:人们有许多基本利益,冲突存在于每个社会结构中;假设2:权力是社会关系的焦点,不仅是稀缺和不平等的分配,而且是强制性的;假设3:价值观和概念是不同群体用来促进自身目标的武器,而不是界定整个社会的身份和目标的方式。 这三种假设可以称为冲突的普遍性、冲突力量的强制性和冲突双方价值观的异质性。 冲突理论家使用多维视角来分析社会结构。经济观点不再是唯一的方向,经济利益也不再被视为社会冲突的唯一诱因。 在与冲突相关的概念中,竞争是最常见的。然而,西方社会学家对于如何界定和区分这两个概念还没有达成共识。 一些研究人员说,竞争是持续的和非个人的,冲突是间歇性的和个人的。 竞争应该包括冲突,当双方意识到他们的目标难以调和时就会出现冲突。 克里斯伯格主张严格区分竞争和冲突 正常情况下,比赛中的人不会爆发冲突。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处于竞争状态,经常为属于第三方而不是对手的东西而竞争。冲突的条件是双方都意识到很难调和他们的目标和对手的目标。 美谛高丝对冲突给出了一个可操作的定义:冲突是对价值和稀缺地位、权力和资源的争夺。在这个过程中,对立的政党旨在摧毁甚至伤害对方。 比赛中有预先确定的标准来衡量比赛双方并选出获胜者。然而,冲突双方之间事先没有这样的标准。 换句话说,与冲突相比,竞争更加规范和隐蔽,其破坏性和影响力远远小于冲突。 第三章语言冲突与种族分化——以南非为例……473.1南非的语言状况……473.2种族隔离前的教育语言政策........48第四章语言冲突与种族分化——以尼日利亚为例……814.1尼日利亚的语言和种族状况.........81第五章语言冲突与民族建构——以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为例.........1145.1斯瓦希里语的兴起........114第七章语言冲突调解机制语言冲突源于语言群体中象征权力的不平衡分配 在语言赋权的层级结构中,外来词是真正赋权的语言,其赋权能力远远超过母语。 面对语言失衡的情况,草根阶层(母语使用者)通常希望通过获得外来词的象征性力量来改变他们的处境。 然而,这种权力完全被精英垄断,无意与其他群体分享。基层虽然努力奋斗,但总是徒劳无功 这两个团体之间有可能发生冲突,他们希望得到只有一方拥有的东西。 虽然不同阶级之间的语言冲突是隐藏的,但它们的影响更为深远。 既然语言冲突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我们该如何引导它呢?梳理过程能系统化和制度化吗?追溯起源的关键在于如何实现语言符号权力在语言群体中的重新分配,这通常可以通过以下两种方式体现:一是淡化外来词的殖民压迫色彩,终止其标记精英阶层身份的功能,努力使其中立化成为一种语言资源,然后被所有非洲人共享;第二,应增强地方语言的权能,以便地方语言群体能够获得与在相同条件下使用外语的群体相同或相似的象征性权力。 相比之下,母语使用者往往忽略后者,而去一个接一个地寻找其他授权语言 换句话说,如果当地语言也能赋予用户象征性的权力,他们不需要依靠外语来获得社会地位、威望和流动机会,那么对外语的绝望追求就会得到缓解,不同阶层之间的语言冲突情况也会得到缓解。 第八章结论语言冲突源于语言群体中象征权力的不平衡分配 语言学习通常表现出“向上”的趋势,任何寻求垂直社会流动机会的个人或群体都不能忽视语言象征力量的机制。 在一定条件下,语言权力可以转化为经济权力和政治权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人们会坚持不懈地寻找任何机会去学习一种被赋予权力的语言。 面对语言权力的分配及其作用机制,本研究以社会冲突理论为基础。从语言冲突的角度出发,运用建构的语言冲突理论和分析框架来透视教育语言政策与语言冲突的辩证关系。最后,研究发现,提高母语能力有望缓解长期以来困扰非洲大陆的语言冲突。 语言态度是这一过程中最重要的主观因素。扭转消极的语言态度以及语言规划和语言政策层面的努力共同构成了增强当地语言能力的战略。 8.1发现与启蒙无论在殖民时期还是后殖民时期,非洲的“语言问题”都反映了更广泛的意识形态斗争以及非殖民化和全球化之间的对立。 非殖民化意味着完全放弃殖民时期的语言政策和语言实践,制定符合国情和语言现实的语言政策和教育政策。努力实现地方语言的全面复兴和平等的教育机会,最终实现全民参与国家、社会和经济发展的目标。 全球化意味着非洲国家突破地区界限,摆脱自我否定的枷锁,广泛参与国际事务,赢得在国际舞台上的发言权。前殖民时期的语言,如英语和法语,为非洲国家走向世界提供了语言保障。 独立后,非洲国家的语言选择一直徘徊在这两种取向之间。 为了维护国家的独立成就,决策者通常从民族团结的角度权衡语言选择和语言使用,“民族”已经成为一个必须避免的社会变量。 由于担心民族问题可能导致国家的分裂,统治精英把地方语言视为对统一大业的潜在威胁,“民族中立”因此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建立官方语言的必要标准。 虽然前殖民语言的所谓“中立”似乎缓和了种族间的关系,但这是以社会阶层之间的语言冲突为代价的。 在非洲语言多样性的背景下,外来词和母语根据其独特的赋权能力被排列成层级结构,外来词成为真正赋权的语言。 基于此,非洲社会根据言语库构成的个体差异一般分为精英阶层和基层阶层:前者垄断外来词的象征性权力,并将外来词设置为权力顶峰的障碍;后者虽然没有外来词的能力,但却“误解”了外来词的合法性,试图平衡语言的权力结构,导致其陷入统治和难以解脱的恶性循环。 学校教育已经成为最重要的排斥机制,教育语言政策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教育领域。 虽然南非、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在语言、教育和国家发展水平上存在差异,但它们在很大程度上仍然表现出后殖民时代非洲国家的共同特征。 追溯三国教育语言政策的历史,发现政策目标与实施结果之间总是存在巨大差距。 决策者、执行者和目标群体都没有认真对待当地语言教育。统治精英甚至利用教育语言政策作为维护特权地位和实现特权再生产的工具。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