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共青团 > 高校运用微信促进共青团知识传播,如何修改江西共青团微信公众号中的个人姓名?

高校运用微信促进共青团知识传播,如何修改江西共青团微信公众号中的个人姓名?

高校运用微信促进共青团知识传播

如何修改江西共青团微信公众号中的个人姓名?今年4月23日凌晨,该省一所大学的一名学生向共青团党委微信公众号“江西共青团”发送了一条附有图片的信息,反映了雨季学校师生生活用水的污染情况。令他惊讶的是,微信员工当天早上努力扭转局面,学校在8月份开始建造自己的水。

帮忙想想大学团委的微信能用什么头像,感激不尽啊

花草、风景等美丽而中性,或者利用团委关于下一个成员的网上知识(章)、图书馆,成员们会考小红的知识,也不需要任何公开号码 (一)设立共青团微博1条。以共青团的名义建立微博 各基层组织应在新浪、腾讯等对微博业务影响较大的网站上开通官方微博,并根据自身情况动员村、社区(村)组织和非公有制企业组织开通微博。 2.以集团工作项目和品牌活动的名义开通微博 微信关注中国共青团的步伐:1 .打开并登录微信,进入微信主界面;2.点击通讯录选项,然后点击公共号码;3.点击公共号码界面右上角的+图标;4.将弹出搜索公共号码输入框,进入共青团,点击搜索;5.然后会有一系列关于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公开数字。选择,微信关注共青团的步骤:1 .打开并登录微信,进入微信主界面;2.点击通讯录选项,然后点击公共号码;3.点击公共号码界面右上角的+图标;4.将弹出搜索公共号码输入框,进入共青团,点击搜索;5.然后会有一系列关于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公开数字,

如何修改江西共青团微信公众号中的个人姓名?

如何修改江西共青团微信公众号中的个人姓名?今年4月23日凌晨,该省一所大学的一名学生向共青团党委微信公众号“江西共青团”发送了一条附有图片的信息,反映了雨季学校师生生活用水的污染情况。令他惊讶的是,微信员工当天早上努力扭转局面,学校在8月份开始建造自己的水。

帮忙想想大学团委的微信能用什么头像,感激不尽啊

高校运用微信促进共青团知识传播范文

摘要:随着移动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微信为代表的移动社交媒体已经成为高校共青团知识传播的重要渠道。本文以知识管理、社会网络和共青团建设理论为基础,利用微信社会媒体节点样本构建了一个网络,用于山西省10所高校共青团的知识传播。通过统计分析、数学建模等方法,利用UCINET和SPSS软件对网络节点的指标进行分析,并对研究模型进行估计,发现共青团基于微信的知识传播网络与共青团传统知识传播网络虽然存在差异,但运行机制相似,这也促进了共青团的知识传播。在该网络中,节点的风扇大小具有积极的中介作用。一方面,明星节点和经纪人节点发挥直接作用,另一方面,他们通过粉丝群体的媒体效应发挥作用。

关键词:微信;社交媒体;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网络节点效应;

摘要:随着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发展,以微信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传播共青团知识的主要渠道。通过利用UCINET和SPSS软件建立网络相关传播节点样本,山西省10所高校应用知识管理、社会网络、共青团知识、统计分析、数学建模等方法对广播研究模型进行了估算。本文发现,虽然社会媒体网络与传统知识传播网络存在一定的差异,但它们在促进共青团知识传播方面具有相似的运行机制。在这个网络中,网络节点中的大量粉丝在传播中发挥着积极的中介作用。CYL知识传播中的明星节点和代理节点显示了其直接影响,粉丝媒介也发挥了作用。

关键词:微信;社交媒体;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网络节点效应;

共青团知识是共青团建设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传统高校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是指共青团组织与各级学生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促进共青团知识共享和利用而形成的网络。随着近年来移动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微信为代表的移动社交媒体已经成为高校共青团知识传播的重要渠道。共青团的知识传播模式已经从共青团组织的逐级传播模式转变为扁平化传播模式,这使得基于微信的社交媒体网络参与者能够更方便、更高效地自由互动和整合知识,而不受时间和地域的限制。

这种基于移动社交网络的知识传播方法及其重要性受到了广泛关注。瓦格纳等人从社交媒体功能可用性的角度,通过SECI模型研究了社交媒体对知识创造的影响机制。[1]P·巴拉蒂等人发现,社交媒体可以通过影响结构资本、认知资本和关系资本,积极提升知识管理的质量。[2]第14次全国阅读调查结果显示,62.4%的成年人选择微信作为他们的数字阅读方式。[3]这种情况再次引起了学者对微信的关注,如何利用微信社交媒体传播知识已经受到学术界的关注。罗春等人通过分析大学班级数据,探索微信社会阅读的机制。[4]张兴刚等人研究了基于微信公众号的自媒体阅读平台的用户关系网络。[5]与此同时,利用移动社交媒体建设共青团的研究也迅速增加。张进提出了促进共青团微博发展的策略[6] 95-105。魏国华从网络思维的角度探讨了共青团的转型与发展[7];覃逸论述了共青团利用新媒体动员青年的必要性、模式和改进措施。[8]目前,基于移动社交媒体的共青团建设理论成果日益完善,但利用微信社交媒体网络推进共青团建设的研究成果还不够丰富。关于网络促进共青团知识传播的关键驱动因素和机制,[/k0/]仍有较大的研究。

基于上述现实问题和理论现状,在相关理论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以基于微信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为研究对象,运用知识管理和社会网络理论关注网络的中间问题,找出关键驱动因素,并尝试解决以下两个问题:

一是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是否也能比共青团传统知识传播网络提高共青团知识的传播效果。

二是在利用微信社交媒体进行共青团知识传播的网络中,是否存在类似于共青团传统知识传播网络的明星节点效应和经纪人节点效应。如果存在关键节点的影响,其作用方式和机制分别是什么?

本研究结果可为高校利用微信促进共青团知识传播提供理论依据和经验。

一、理论框架和研究假设

基于以上问题,本文运用知识管理、社会网络和共青团建设等理论,对基于微信社会媒体的高校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进行分析,并提出理论假设,作为进一步实证分析的基础。

(1)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建设及特点。

传统高校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由共青团组织中的知识主体组成。知识发生器、知识载体和知识接收者等知识主体相互作用,形成传播网络。网络中的节点是参与知识传播的个体。知识传播中每个个体相互作用形成的关系称为边缘(E)。共青团的知识是随着团组织、团员、青年教师和学生等知识个体的互动而整合、重组和传播的。在共青团这个传统的知识传播网络中,互动个体是知识的消费者,具有明显的层级性。

以微信为代表的移动社交媒体的发展改变了高校共青团传统的知识传播模式。共青团知识通过微信互动传播的节点和形成的关系网络不同于传统网络。与传统网络相比,基于微信的社交媒体网络缩短了知识主体之间的距离,知识节点更有可能成为知识的传播者甚至创造者。这项功能使微信社交媒体网络能够促进知识传播。此外,在移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知识通常存储在“云”中,以形成知识库。与传统的“人-人”转移模式相比,这种“显性知识发送者-个人社交媒体知识库-知识接收者”转移模式可以克服知识转移的时间和地域限制。根据社会网络理论,用于共青团知识传播的每个微信用户端代表网络的节点(V),共青团知识的推荐、阅读和转发等关系作为网络中的边缘(E)出现在用户端之间。如果考虑到用户终端之间的交互方向,此时共青团的知识传播网络就形成了一个由许多节点和边组成的有向知识网络。网络中的节点V可以在不同的时间和区域与其他网络节点进行知识交互。与传统知识网络传播相比,微信社交媒体的用户、知识互动者和追随者(粉丝)既有重合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2)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的明星节点效应和经纪人节点效应。

在知识传播网络中,星形节点是指位于网络中心并受到高度关注的节点。代理节点是指靠近多个彼此不相关的节点的节点。

1.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的星节点效应。

网络中节点的位置决定了网络节点的价值。在社交网络的信息传播模型中,初始传播节点的程度越大,信息在网络中快速传播就越容易。[9]在传统高校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网络中心的明星知识主体(如辅导员、团员)高于网络边缘的知识主体,具有知识转移的比较优势。熊茜等人提出了一种基于在线社交网络的视图传播模型。发现模型中的信息传播速度与六度分离理论非常一致,视图分布与源节点的度值密切相关。[10]在基于微信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中心位置的星节点比网络边缘节点具有更高的相对密度值,发布的知识有更多的机会被关注,具有相似的知识转移优势。此外,Carolis等学者认为,位于网络中心的节点可以获取更广泛的知识,这更有利于提高他们获取信息的及时性和可靠性。[11]因此,对于微信社交媒体网络中心位置的明星节点,共青团的知识转移潜力更大。相比之下,由于直连网络节点较少,网络边缘节点获取和传播共青团知识的机会较少。因此,做出以下假设:

H1:在基于微信移动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网络中心的明星节点在共青团知识传播中会有更好的效果。

2.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介节点效应。

伯特·[12]32-57研究了个体在网络中的相对位置,认为结构孔中的个体可以充当彼此不接触的群体之间的桥梁,同时可以从不同的群体获得信息。非重复网络连接在社交网络中起着作用,因此结构洞的位置促使个体从社交网络中获得非重复信息,即结构洞越多的网络节点获得信息的机会越多。在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结构空洞节点较多的经纪人节点嵌入多个互不相连的移动社交网络中,在从不同的信息传播网络获取和整合共青团知识方面更具优势。同样,结构孔位置节点发布的信息更容易传播到不同的组。这些活跃节点具有多阶级和非正式组织之间结构性空洞的特点,更有潜力推动共青团知识在多群体网络中传播,传播优势更加明显。因此,做出以下假设:

H2:在基于微信移动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结构漏洞较多的经纪人网络节点在共青团知识传播中会有更好的效果。

3.基于移动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粉丝传播效果。

粉丝指崇拜明星的团体。蔡568和其他人发现,随着对群体粉丝的持续崇拜,明星的社会关注度有所提高。[13]在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作为明星节点开展共青团知识传播活动(如价值导向、青年服务、团建知识共享等)。),附属节点的认知和信任程度将逐渐增强,联系频率、关系情感密度和熟悉度也会相应增加。星形节点和附属节点之间的网络关系将逐渐发展成为强连接。李国梁等人发现,网络节点的数量随着连接节点的丰富性和多样性而增加。[14]具有结构孔特征的代理节点受到来自多个网络的相关节点的关注。随着共青团经纪人节点不断开展知识传播活动,多样化的网络信息导致不同网络群体节点关注度的增加,促进了网络连接的增加和粉丝规模的增加。

因此,星形节点和代理节点有更多的机会获得群组交互,并且基于它们在网络中的特殊位置具有明显的扇效应。假设以下情况:

H3:在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网络中间的明星节点的粉丝效应比普通节点更明显。

H4:在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结构漏洞较多的经纪人节点的粉丝效应比普通节点更明显。

4.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的粉丝媒体效应。

微信社交媒体的应用降低了社交网络节点之间的互动成本。维护成本低和风扇活动的扩展促进了信息的多样化,这更有利于网络节点的添加,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知识主体与新添加节点之间的弱连接。塞伯特等人指出,弱连接有利于显性知识的传递。[15]这对于以显性知识为主的共青团基础知识的广泛传播大有帮助,提高了共青团知识传播的广度。此外,粉丝和知识主体之间的高频互动形成了强有力的联系,节点增加了他们对彼此的理解,使得更容易意识到哪些信息更重要,从而更容易获得帮助。由于中国文化的影响,社交网络成员更有可能在信任和熟悉的基础上公开交流,从而能够对交流中获得的信息进行深入的讨论和挖掘。[16]这对于共青团工作的价值导向和团建技能等复杂隐性知识的转移有很大帮助。因此,基于移动社交媒体网络的共青团知识传播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网络中的节点位置及其粉丝数量和互动关系。做出以下假设:

H5(一):在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网络节点的粉丝规模对明星节点和共青团的知识传播效果起着中介作用。

H5(二):在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中,网络节点的粉丝规模在经纪人节点和共青团的知识传播效果中起到中介作用。

二。研究方案和方法

(一)数据收集。

山西省本科院校选择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作为研究对象。采用学校班级整群抽样。根据共青团知识互动提名,抽取网络节点,剔除无关节点。最后从10个学校样本中获得763个有效节点和相关背景信息数据。

(二)变量和测量。

在试验调查中,99.5%的受访者表示一周前他们不会观看社交媒体内容。因此,调查样本选取上周微信朋友圈的共青团知识互动行为,提取网络节点,并根据节点之间的关系进行0-1编码。0表示网络节点之间没有知识传输关系,1表示网络节点之间有知识传输关系。来自10所学校的0-1矩阵是通过编码获得的。UCINET6软件用于计算每个网络节点的索引。

1.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群体知识传播网络中的星点测量。

刘军建议用中心性来衡量个人在网络中的重要性,并梳理了相关的定量研究方法,[17] 97-107得到了广泛认可。因此,使用中心性指数来衡量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节点作为明星节点的程度。

2.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群体知识传播网络中介节点测量。

伯特建议使用结构孔来测量网络个体之间的非冗余连接,[12]32。许多学者使用结构洞来衡量网络节点作为学科节点的程度。主要衡量指标包括有效规模、效率、约束程度、层级程度等。限制指数越低,覆盖网络中的结构漏洞就越多。考虑到本研究的特点,基于微信社交媒体,利用1和结构洞约束指数的差异来衡量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节点结构洞的丰富度。

3.基于微信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粉丝传播效果测量。

现有的研究通常使用粉丝参与知识互动的程度来衡量粉丝交流的效果。本研究利用共青团基于微信的知识传播网络,根据有效互动节点的数量(一周内的分享、转发、表扬、阅读等行为)来衡量媒体粉丝的规模。

4.基于微信的共青团知识传播效果测评。

学者们通常利用受访者的主观感受来衡量知识传播的效果。根据本研究的目的,采用李克特五级量表对现有文献中的知识传播效果问卷进行了修订和测量。在正式测量之前,对信度和效度进行了测试,进行了一次试验性调查,并根据受试者的意见进行了三次修订。代表的测评项目如下:通过微信学习的共青团知识对我起到了思想政治上的主导作用;通过微信获得的共青团知识促进了我的素质发展。通过微信了解共青团的知识对我维护自己的权益大有帮助。通过微信学习共青团知识有助于服务团的组织建设。我认为我周围的学生通过微信学习共青团知识后,综合素质有了很大提高。

5.控制变量测量。

相关研究指出,网络节点的身份与其所承载知识的识别程度相关。本研究参考了群体研究领域专家的建议,将网络节点身份分为参与6个月以上的群体研究工作者和普通高校青年。以小组工作状态为对照组。

(3)模型构造。

根据以上文献分析和理论假设,本研究通过中心性和结构性漏洞,分析了明星网络节点和经纪人网络节点在共青团知识传播中的作用。本文分析了粉丝数量在共青团知识传播中的中介作用。建立了如下五个方程。

在模型中,β代表变量之间的影响程度,状态代表作为控制变量的网络节点身份。考虑到偏斜度的影响,粉丝的大小和知识传播的效果采用对数处理。

三。结果和分析

在数据收集和整理等前期工作的基础上,使用UCINET6计算网络节点的数据索引,使用SPSS20软件进一步处理和计算数据,验证上述模型和相关假设。H1-H5 5个回归模型的验证见表1。

模型1是网络节点身份控制变量与共青团知识传播效果的关系模型。模型2是网络明星节点(中心)、网络经纪人节点(结构洞)与共青团知识传播效果之间的关系模型。模型3是网络节点身份控制变量对移动社交媒体节点粉丝规模的影响模型。模型4是网络明星节点(中心)、网络经纪人节点(结构洞)和移动社交媒体节点的粉丝规模之间的关系模型。模型5是基于上述模型的模型,用于进一步验证微信节点粉丝大小在网络明星节点(中心性)、网络经纪人节点(结构洞)和共青团知识传播效果之间的中介作用。

模型1和模型3的计算结果表明,网络节点对共青团工作的认同对共青团的粉丝数量和知识传播效果有显著的积极影响。

表1回归分析表

注:可调R2是调整后的可确定系数,*表示在0.05水平(两侧)有显著相关性。

在模型2中,中心性β的值为0.621并且是显著的。中心性对共青团的知识传播效果有显著的积极影响。结果表明,位于微信网络中心的星节点比普通网络节点传播共青团知识的效果更好,H1成立。结构洞的β值为0.237,对共青团的知识传播效果有显著的积极影响。结果表明,结构空洞较多的中介节点能够更好地提高群体知识传播的效果,H2成立。

在模型4中,中心性β值为0.308且显著,这对社交媒体粉丝群体的规模有显著的正向影响。H3持有。结构洞的β值为0.261,对社交媒体粉丝群的规模有显著的正向影响。H4持有。

在模型5中,作为中间变量引入方程后,网络节点的扇体大小仍然显著,但模型2中网络星形节点的β值(中心性)从0.621下降到0.253,模型2中代理节点(结构洞)的β值从0.237下降到0.231。这表明网络节点的粉丝规模在网络明星节点、经纪人节点和共青团知识传播效果之间起着明显的中介作用,H5(一)和H5(二)得以确立。

四。结论和建议

经过分析和验证,基于微信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不同于传统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但其运行机制相似,这也促进和提高了共青团知识的传播效果。节点身份作为一个控制变量,具有显著的积极影响,这表明在共青团传统知识传播网络中具有主导传播效果的网络节点,在成为基于微信社交媒体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节点后,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尽管一些非正式组织参与者在微信社交网络中有一定影响力,但传播共青团知识的行为却很少。

利用微信社交媒体进行共青团知识传播的位于网络中心的结构空洞较多的星型节点或中介节点,可以更好地提高共青团的知识传播效果。网络节点的粉丝群在微信形成的共青团知识传播中起到了积极的中介作用。这说明网络中的明星节点和经纪人节点的知识传播优势一方面直接发挥作用,另一方面通过粉丝群体的媒体效应发挥作用。

基于以上结论,提出以下建议:一是高校共青团组织可以利用微信社交媒体网络中明星节点和经纪人节点的特殊地位和身份,参与共青团的知识互动,提高共青团的知识传播效果。第二,联盟组织可以采取一系列措施增加球迷的关注度,促进联盟知识的传播。第三,联盟组织可以鼓励传统联盟知识传播网络的工作成员使用微信,增加更多朋友,积极利用微信社交网络进行联盟知识传播。四是推动共青团知识向群众组织、宿舍、科研团体等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组织传播,充分利用社会网络传播共青团知识。第五,通过加强对关键网络节点的管理,控制网络中共青团知识的容量和质量,提高共青团知识的效果。

由于主客观条件的原因,本研究还有许多方面需要改进。首先,样本来自山西部分本科院校共青团微信知识网。学校的不同层次、类型和地理位置是否会影响研究结果仍需进一步分析。二是构建基于微信的共青团知识传播网络数据,来源于相关高校师生的微信。其他具有不同特征的社交媒体单独建设通信网络是否会影响研究结果,还有待进一步研究。第三,不同社会网络对不同属性共青团知识传播的影响机制也需要进一步研究。

参考:

信息技术对知识创造的影响:对社交媒体的启示方法[。企业信息管理杂志,2014,(1)。

[2]巴拉蒂·普,张武,乔德里·阿。更好地了解社交媒体?探索社会资本和组织知识管理的作用[。知识管理杂志,2015,(3)。

[3]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家阅读调查组,魏玉山,许郭盛。第十四次全国阅读调查的主要结果[。出版研究,2017,(5)。

[4]罗春,尹一波,陈向东。微信社交阅读是如何发生的?——从整个社会网络的角度看[。现代教育技术,2017,(1)。

[5]张兴刚,袁遗。自助阅读平台用户关系网络研究——以微信公众号“十点钟阅读”为例[。智力理论与实践,2017 (5)。

[6]张进。共青团微博发展战略研究[。武汉:武汉大学,2013。

[7]魏国华。智能团建:网络思维下共青团的转型与发展[。中国青年研究,2014,(5)。

[8]覃逸。共青团利用新媒体动员青年的必要性、模式及改进[。《青年探索》,2016,(1)。

[9]张艳超、刘芸、张海峰。基于在线社交网络的信息传播模型[。物理杂志,2011,(5)。

[10]胡勇熊茜。基于社会网络的传播动力学研究[。物理杂志,2012,(15)。

[11]卡罗雷斯·戴蒙德,萨帕里托.社会资本,认知和创业机会:一个理论框架[.企业家精神:理论与实践,2006,30 (1)。

[12]伯特·斯。结构性漏洞:竞争的社会结构[。剑桥硕士:哈佛大学出版社,1992年。

[13]蔡568。大众传播中的名人崇拜与粉丝效应[。湖南师范大学学报,2011,(1)。

[14]李国梁、朱亚萍、冯建华。多社会网络影响最大化分析[。中国计算机杂志,2016,(4。

[15]塞伯特东南,克莱默毫升,林登钢筋混凝土。职业成功的社会资本理论[。管理学院学报,2001,44 (2)。

[16]苏秦镜,林海芬。《管理社会网络、知识获取和管理创新导论》,[。研发管理,2011,(6)。

[17]刘军。整体网络分析讲义:UCINET软件实用指南[。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