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分化 > 基于利益分化的政治文化建设与变革,利益分化和社会融合的共同要求是什么

基于利益分化的政治文化建设与变革,利益分化和社会融合的共同要求是什么

基于利益分化的政治文化建设与变革

利益分化和社会融合的共同要求是什么?协调是利益分化和社会融合的共同要求

我国在当前利益分化的趋势下如何平衡利益关系

现实生活中,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不同群体的利益差异很大,这不仅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活力,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些矛盾和冲突。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协调各种利益关系,妥善处理各种矛盾,人们才能得到应有的重视。

利益分化和社会融合的共同要求是什么

利益分化和社会融合的共同要求是什么?协调是利益分化和社会融合的共同要求

我国在当前利益分化的趋势下如何平衡利益关系

基于利益分化的政治文化建设与变革范文

中国正处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总的来说,当前我国社会政治基本稳定,各种矛盾和冲突都在可控范围内。然而,随着改革的深入,利益分化变得越来越深刻和复杂。贫富差距和两极分化趋势等利益矛盾已经成为改革继续进行的瓶颈,各种潜在的利益矛盾越来越尖锐和明显。在市场经济进一步发展的过程中,利益差异、利益矛盾和冲突的范围越来越广,协调也越来越复杂。

利益分化主要是指一个特定的利益关系因社会结构的变化而重组,然后社会成员的利益关系发生剧烈变化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它具有利益平衡被打破、游戏被重新平衡的特点,并呈现出逐渐扩张的趋势。利益分化具有双重属性。一方面,适当的利益分化可以成为社会发展的内在驱动机制之一。它鼓励人们追求自己的利益,从而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另一方面,利益的过度分化会导致人类社会和政治生活的不稳定,甚至在特定条件下的历史倒退,比如中世纪由宗教黑暗统治。利益分化将稳定和变化因素都转化为人类社会的内在属性。

1.新时期政治文化变革的紧迫性

政府赖以生存的法律和现实基础是一个历史过程。根据人类历史发展的经验,政府的合法性完全取决于经济发展或其统治手段的力量。它不会持续太久,因为经济表现具有峰谷的及时性和客观性,而过于强大的统治手段很容易陷入恐怖主义政府的泥潭。影响政府合法性基础的因素有很多,但政治制度的政治文化主张进步,否则将直接影响政治制度的政治稳定。阿尔蒙德在他的著作《公民文化——五国的政治态度和民主》中指出,文化冲突是社会不稳定的深层原因。虽然其中有些是片面的,但也有许多教训需要吸取。

中国目前正处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但政治文化的发展却落后于经济的发展。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政治文化领域面临着外来文化的冲击,激烈的碰撞催生了政治思想的多元化。社会主义政治文化的巩固和发展也面临两大问题:本土文化的传承和外来文化的本土化。如何建设先进的社会主义政治文化尤为迫切。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也是一个重要的实践命题。

2.利益分化对政治文化的影响

2.1开放的市场经济催生了“开放”的政治文化。

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不同利益群体中,群体的归属感和常识是群体存在的前提。它决定了群体成员对政治文化和政治参与状态的认同。当改变群体意识和改变政治文化两个变量同时运行时,离心力是不可避免的。然而,为了维持它的长期存在,一个特定的政权必须处理制度中的离心力和外来文化的影响,并控制、溶解和吸收它进入各种政治制度。政治文化的变化并不意味着意识形态的多样化。主导文化只是执政党支持的文化。因此,政治文化的“开放性”在范围和程度上是相对的,两者之间没有直接的比例关系。这种紧张关系的存在对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制度来说比整合公众意见和复杂的利益表达更重要。

目前,在建立中国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不同的群体,甚至同一个群体,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政治倾向。这些特殊政治心理的演变与社会主义政治文化的演变交织在一起。随着生产方式的变化,主体文化和公民文化正在向公民文化发展。不同角色的冲突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身份的混淆。同时,社会主义政治文化与各种政治亚文化并存,二者之间的张力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主流政治文化的重构。不同利益群体的价值需求可能导致群体分化加速,从而导致政治认同共识基础的瓦解。

2.2传统主流政治文化面临严峻挑战

在当今日益频繁的文化交流和碰撞中,每个政权的主导政治文化及其演变都需要一定的核心。在我国,社会主义主流政治文化建设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然而,新中国成立初期,个人完全被集体淹没,服从政治动员是政治权利的前提。高度集权的政治运行模式导致了权力的急剧自我扩张,人治的特征得到了充分的揭示。然而,改革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所需的法律制度和民主拒绝了人治的任意性。随着现代化增加了人们交流的范围和频率,社会利益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而中心的多样性使得原本用来处理冲突的规则往往失效。新规则的有效运作仍需调整。在人们的心中,原有的信仰基础已经动摇,人们的精神已经进入“权力渴求”的状态。(2)法治的正义价值延伸到政治权力,公共权力的再生产成为多中心治理的核心。(3)在集体与个人、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中,个人的合法利益不再被忽视,政府的行为不再被约束为所欲为。所有这一切都需要重建政治文化,使不同利益集团的政治认同得以持续,从而增强政治制度的合法性。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传统的主流政治文化已经被彻底抛弃。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不断丰富,公共性在政策体系中得到更充分的体现。然而,个人利益的合理要求又回到了人类的现实。当代主流政治文化认识到积极政治参与文化和理性政治参与作为政治民主现代化衡量手段的重要性。新政治文化扬弃而不是抛弃传统主流政治文化。权威的供给不断加强。

3.创新主流政治文化,建立政治文化凝聚力机制

先进的思想是科学行动的先导。恩格斯曾经指出:“那些在社会史领域开展活动的人是有意识的、有思想的或带着激情行动并追求某些目的的人。没有有意识的意图或预期的目的,什么都不会发生。”因此,利益观念的整合和利益行为的有效调控将直接决定社会利益冲突的可能性和程度。面对改革的迫切需要,传统主流政治文化的扬弃和非主流文化的有效包容将为政治制度的合法性带来机遇。新的合法性资源将有利于在新时代扩大公民的政治认同。

当前,中国主流政治文化的创新仍然需要正确理解和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无论多么创新,我们都必须坚持政治文化的社会主义性质。这就需要对马克思主义进行不断正确的解读,结合政治实践的发展,继承和与时俱进,使其在新的条件下具有更强的生命力,并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精神转化为独立的公民意识、法治治理精神和公正的社会价值观。

首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作为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写入宪法,为公民意识的培养提供制度保障。由于市场经济是培养公民意识的经济基础,大力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可以使公民实现从狭隘服从到参与、从人治到法治的全面转变。(4)在这种制度环境下,我们应该改变传统的依靠权力和依靠政府的文化,克服主体思想,树立自主、自力更生、自力更生的自治意识、主观公民意识。经济相对独立的事实有效地促进了现代政治民主的发展,从而使大臣们的政治文化潜移默化地转变为对政治文化的理性参与。

其次,市场经济的竞争性排除了自然经济的封闭和旧的平等主义意识。因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设需要与之相适应的政治文化来支撑。也就是说,市场经济的契约价值应该移植到现代政治文化建设的过程中,按照互惠、妥协和程序的原则抑制非理性和破坏性的利益诉求和价值诉求。

第三,社会主义建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这也使我国的民主和法制不断完善。随着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市场经济作为契约经济,要求我们规范国家权力和公民权利。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依法治国已成为我们的必然选择。在新时代,只有合作范式的治理精神才能确保社会稳定和秩序。

最后,随着分配领域利益分化的加深,人们对现代政府治理体系的完善有着越来越高的期望。一些突发事件经常被放大。在媒体和舆论的驱动下,一些错误的论点误导了公众,甚至敌对的意识形态也利用这一机会渗透进来,从而质疑公平的社会价值。对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公平价值的追求主要体现在市场经济的建设过程中。它总是以共同繁荣为发展目标,而不是在确保弱势群体最低生活保障的同时允许两个层次的分化。分享改革成果和幸福生活成为治理的关键,以确保社会成员的社会平等并形成公正的政治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