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1224字硕士毕业论文论杨郑光小说的对话艺术

31224字硕士毕业论文论杨郑光小说的对话艺术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1224字
论点:争光,对话,小说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篇论文试图以“对话性”的角度解读杨争光的作品,考察文本中对话和独白的多重特征。对杨争光的戏剧、诗歌、小说、影视剧本等不同文本加以分析。

论文正文:

第一章杨郑光独特的小说世界1.1再现了故乡“浮陀村”20世纪80年代,由于西方“现代主义”的引入,小说观念和小说创作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逐渐放弃了阶级和政治运动作为文学结构的重心,而“街头小说”和“都市小说”逐渐盛行,成为那个时代的写作潮流。作家开始关注底层人民的日常生活。 杨郑光的大部分作品都以他的家乡“福陀村”为创作的源头,并在作品中再现了小时候生下他的那个村庄,这个村庄对中国西北的黄土地充满了深厚的感情。 大部分小说以乡村为题材,以西北黄土高原农民的日常生活为主题。 它用冰冷的语调记录了村民的原始生活方式,以及他们在一个贫瘠而孤立的环境中的生存和灭绝,这个地方叫赣州,位于一个叫罗敷村的小村庄里。 乡土气息浓郁、简单自然,对农村生活的诠释非常生动,给读者呈现了中国西北黄土高原生活的戏剧性场景。 他的作品赋予黄土高原农民简单的形象和顽强的生命力。 为此,许多评论家将其定义为“乡土小说”,并与贾平凹、陈钟石一起称赞其为“陕西文学的三大瑰宝”。 以福陀村的故乡为主题,杨郑光说:“在我的许多作品中,福陀村不仅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也是一个虚构的存在。” 对我来说,有一个地理意义上的家乡,也有一个精神意义上的家乡。 事实上,我更看重的是我的精神家园。 只要你住在一个有家乡意义的地方,它既是地理的也是精神的。 对于一个没有固定住所的流浪者来说,随着生活的发展,将会有一段“故乡的历史”。 我的家乡在起源意义上肯定是福陀村。到目前为止,我仍然和它有着不可分割的血肉联系,仍然参与我的情感、精神和心理的建构和解构。“他对自己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太熟悉了,也太了解农村生活的智慧和黑暗面。 杨郑光对题材的充分把握和处理使他作品中的人物形象鲜活生动,各具艺术特色,令人难忘。 在《从两个鸡蛋开始》中,雷公、白夏云、村长北村、地主杨白寿、老工人杨乐山、文人段子、大圭、二桂、香香、三娃等。在杨郑光所描述的舞台上被放置在适当的位置并发出不同的声音,形成了底层社会生存的生动画面。 这些卑微的低级人物在杨郑光的手掌上显示出一种不同的生命力,并演绎出半个世纪的民间编年史——故乡史。 “福陀村”人们的生活条件和对不同社会制度的灵活接受,在这半个世纪里,这个故事不仅引人入胜,而且发人深省。 ............................1.2诗歌的荣耀杨郑光是第一个通过创作诗歌和短篇小说进入文坛的人。他的大部分诗歌主要是叙事诗,他善于自然运用诗歌的韵律结构。 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小说创作开始以来,由于之前诗歌创作的丰富积累,这一点在后来的小说创作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从短篇小说到中篇小说,再到大型小说,他的小说都充满诗意。无论是小说的结构还是小说的语言,都与诗歌密切相关。 总的来说,小说结构实际上是指构成小说的内容(人物和故事)和形式(情节和语言)之间的联系。 对于小说的结构艺术分析,是研究小说内容和形式之间的内在关系和价值。 这里所指的“小说结构”主要是在“情节和语言”层面上进行解读,即情节和语言的表达。 本文主要探讨杨郑光诗歌对小说语言和框架结构的影响。 正如美国小说家詹姆斯所说,讲述一个故事至少有500种结构方式,选择哪种结构方式完全取决于小说家对人物和故事本身的“态度”和“立场”。 当代作家之一的杨郑光,可以说是一位高度关注小说结构的作家。 杨郑光的短篇小说似乎给读者一种“无头无尾”的感觉 事实上,杨郑光的小说都有精彩的开头和无限的想象结尾。 简洁的语言是他一贯的创作风格。他通常能画一个场景,营造一种氛围,或者用几句话清楚地解释这个故事。 而且要把握要点,不加修改,但又不失准确表达,这样读者就能清楚地知道下一个情节中会出现什么样的人物 杨郑光在评论员的采访中说:“至于语言,我喜欢用减法。” 语言减法不同于算术减法。建立了算术减法的结果。然而,语言减法有很多可能性,可能会有错误的结果。也就是说,喜欢减法是一回事,善于使用减法又是另一回事。 我用减法原理是取它的“核心”并去掉它的“叶子” 当然,我们不能留下所有的叶子,留下最合适的一片或多片叶子。 这对于准确生动的表达也是必要的。 在我看来,准确生动的表达也应该富有诗意。 由此可见,他对语言的追求不仅简洁明了,而且语言表达精确,给读者以简洁精确的诗歌,沿袭了杨郑光的独特技巧,也对小说结构进行了独特的创新 第二章对话的独特魅力..............................她的小说 在讨论杨郑光作品中“对话主义”的叙事风格之前,先界定“对话主义”和“对话主义”的具体概念 对话理论是巴赫金的主要思想核心之一 在巴赫金的对话理论中,对话的第一个定义是引号内的词主要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交流。 “对话”的概念基本上是指人们互相提问和回答,互相交流,传达思想和感情,并进行直接对话的情况。 巴赫金对对话的定义是建立在生活情境的基础上的,在此基础上,他阐述了自己深刻的思想和内涵。 巴赫金认为“对话是人类生活中的一种普遍现象,也是文学艺术中的一种普遍现象,在现实和艺术中,人们用语言相互问候,提问,回答问题,反驳,肯定或否定,从而达到相互交流和理解的目的。” “对话基本上局限于两个不同个体之间以语言和符号形式直接交流的领域。然而,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许多交流并不局限于这种直接而明显的形式,也不一定只用你来来去去的对话语言来表达。然而,这种非语言、非直截了当和不明显的形式并没有失去对话的基本功能。 例如,在戏剧或戏剧中,英雄的独白;在抒情诗中,词作者的情感表白或长篇演讲。 甚至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或一个手势都可以向在场的人传达一些情感和态度。 这些没有直接对话的基本形式,但事实上构成了潜在的信息交流和回应。 这时,对话以“隐藏的,我们称之为潜在对话”的形式存在 从这个角度来看,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所有行为,无论是外部行为还是挣扎和思考的心理活动,都具有对话的特征。 不难看出对话主义不仅存在于人物的对话中,也存在于独白和人与人之间有意识的交流中。 这种渗透独白和非对话形式的对话现象被称为“对话主义” ..............................2.2对话语言的魅力——谈对话的写作和应用,杨郑光有工匠的精神和技巧。 看他的作品,对话在小说中占据主导地位,甚至几乎贯穿作品。 杨郑光与其他作家的区别在于,当其他作家也使用传统的描写、叙述和讨论来解释和塑造人物时,杨郑光在作品中通常可以使用对话来代替描写、叙述和讨论 小说中人物的对话或独白不仅是口语化的,而且表现出形象化、思辨化和荒诞化的特征。 收集许多元素与其复杂的创作体验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 正是由于他在跨界创作中的复杂经历和多重身份,语言和人物才被赋予魅力。深刻而深刻的语言可以在人物对话中以轻松的方式讲述出来。它很轻,但从不故意指向疼痛。一个人活得越多,就越能理解。安达在洞窟度过除夕时内心的孤独“一个人可以轻松地思考一些问题。他可以打开心中的灯,不受任何干扰地思考任何问题。” 洪水对康复表示绝望:“即使我康复了,我也老了,什么也得不到。回顾过去,我的一生将是一样的:康复。 另一个例子是《年轻张冲六章》中对当前僵化的、模式化的教育体系的哀叹:“一个不能控制自己命运甚至过着艰难生活的人没有权力影响社会。 ”轻松随意的人物对话,给读者一种深深的刺痛感 杨郑光总是把深奥的语言翻译成无关紧要的词语,并在作品中运用对话来说深说浅。 在描写社会灾难和暴力之前,他并没有盲目而沉重地描绘血腥和骨骼密集的自然图像,而是通过人物具体的对话内容再现了场景。在短篇小说《飞蛾扑火》(Moth Change)中,主人公裴一五对饥荒期间的恐慌有一种病态的心理,他看到食物时眼睛变蓝,他一个接一个地保存食物,甚至抓了一把食物也没有失去探望亲人的机会。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食物都放进自己的窑里,对食物的渴望成了裴15日最大的精神支柱,直到窑里积累的谷物变成发霉的蛾子,飞起烟雾后,蛾子在15日突破了英雄裴的最后一道防线,带着一张土气的脸,生不如死。 整部小说充满了人物的对话和叙述。它使写自然灾害期间对饥饿的恐惧变得简单和容易,但它给读者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与厚重多彩的干燥相比,杨郑光的话轻于鸿毛,重于泰山。它们栩栩如生且明智。 另一个例子是小说《从两个鸡蛋开始》。人们对饥荒的恐惧完全反映在他们在大厨房里吃饭时拥有的食物上。他们认为胃里的食物真的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挖掘胃的潜力和容量。对话和叙述都是黑色幽默的幽默和幽默色彩。 ..............................第三章对话多重纹理...................193.1对话与诗歌同步...................193.2对话戏剧手段...................21第四章对话美学蕴涵着人性之美……274.1对话……. 274.2情感含蓄之美...................30第四章对话的美学意蕴4.1对话中的人性美综合杨郑光的作品研究现状,研究者对作品中人性的分析主要集中在黑暗、丑陋和寒冷 不可否认,对人性的思考和探究是杨郑光小说的一个重要主题。读者对杨郑光的作品有兴趣。杨郑光没有不受控制的播出,也没有给丑陋和暴力披上光环,而是用冷言冷语呈现给读者,进行理性思考。 杨郑光的人性不仅阴郁,而且有价值的善与美。从某种意义上说,丑和美是极其相对的,但这种相对并不完全相反。丑陋和美都存在于复杂的人性中。这种人性是真实的。太完美或太丑是极端和扭曲的 从理性的角度来看,人性的复杂性会随着他们的生存或欲望以及他们所面临的胁迫而反复无常,因此善与恶的比例会上下波动,甚至会产生病态心理。 杨郑光的作品揭示了人性深处许多丑恶的方面。例如,在《谢尔盖的遗憾》中,由于妻子的不忠,谢尔盖将自己对妻子的仇恨归咎于自己的儿子,一枚半英寸的钉子砸进了儿子谢里夫的头骨。 在黑军,卖砖的人无法忍受黑军的暴力威胁,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刺死了他。 在《死刑》中,因为一句看似平淡无奇的话刺伤了尊严,也无法改变现状,他点燃了压抑已久的怒火,一时冲动射杀了花生买家。 在《同性恋》中,当主人公被发现与别人的妻子偷情时,他的大脑会爆发出来。 《千沟》中哥哥姐姐毫不起眼的爱情,把姐姐埋在枕头里 在《干旱的日子》中,他与米莱的关系被强行分开,他长期抑郁,勒死交配的公羊,等等。 的对话性质................结论是杨郑光小说的主要艺术特征 在杨郑光的小说中,人物对话形式中不仅有人物塑造和情节发展的依赖,还有作家对人性异化的深刻思考、对人类生存意识的质疑和对当前社会问题的反思。 作为一名诗人,杨郑光对语言和人物的准确把握使他的小说富于简约和灵活之美。作为一名编剧,杨郑光对对话的巧妙运用使他的小说具有逻辑思维之美。 这种创作体验层面的“复杂性”也构成了杨郑光小说中人物间对话的诗意、戏剧性、思辨性等多重纹理。 可以说,杨郑光的“独特技巧”是用简洁明了的人物对话贯穿全文。 长期以来,杨郑光一直被视为“一个被严重低估的作家” 部分原因可能是,随着影视艺术和大众文化的扩张和发展,作为电影《双旗镇剑客》和电视剧《水浒传》等经典作品的编剧,小说家杨郑光的荣耀确实被掩盖了。另一个原因可能是评论家的审美偏见或误读。 本文试图从杨郑光的小说中理解人性善和含蓄诗意表达的主题,并引入巴赫金的对话理论对此进行阐释。 也许这只是试图在批评和作家之间找到“对话”。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