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论文范文论清代人民著作的目录和版本

论文范文论清代人民著作的目录和版本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著录,艺文志,版本
论文概述:

目录学论文:谈清人著述的目录与版本 由硕士毕业论文中心,硕士论文组整理提供,本文阐述了谈清人著述的目录与版本

论文正文:

目录学论文:清人著作的目录和版本由硕士论文中心和硕士论文组提供。摘要:本文阐述了清人著作的目录和版本——
过去,人们被鼓励读书,人们常说“书山有路,学海无边,难造舟”。但是,实际阅读时,首先要注意方法,要走对门的路,不要问,不分青红皂白,随便抓起任何一本书,然后沉浸在愚蠢的阅读中。据说山上有台阶,书籍海洋下有船只。仅仅是“勤奋”和“艰难”这个词就能让你到达那里吗?所谓的版本目录研究是阅读的阶梯。中国的古代书籍和记录充满了汗水和公牛。阅读古籍和记录尤其需要版本目录学知识。大目录应包括版本项目;狭义上,当与版本相对应时,也可以用来指图书描述的基本内容,如书名、卷号、作者等。除了版本。
在我国的古籍记录中,清代是最新的,因为它是最新的时代,印刷比前代发达得多,出版物种类繁多,流传下来的文献也最丰富。由于古代流传下来的大量文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整理出完整的清代著述目录。至于版本的研究和描述,就更不可能了。长期以来,学术界唯一能使用的书籍是清代的书名和版本。孙殿奇似乎编了《销售书》和《销售书》续集。
民国时期,孙殿琦在北京琉璃厂经营“薛彤斋”旧书。《偶然卖书》一书中记载的古籍书名和版本都是孙氏在经营过程中见证的。此外,书店的后台老板实际上是苏伦明(汉字哲如),这是曾经在北京大学等著名大学教授的版本目录的学名。孙殿奇可以随时得到他的建议。因此,这本书记录的内容相当可靠。然而,作为一个经营古籍的书商,孙殿琦在书店看书的个人观点毕竟是有限的。此外,图书意外贩卖记录的描述风格不包括已经收录在《四库全书》和非单行本目录中的图书。因此,该古籍书目中记载的内容远不能反映清代著述的全貌,尤其是版本。
民国初年,在编纂清史草案时,模仿官方历史编纂文艺编年史。当时,大师们沿用了古代历史和文学编年史的做法,但招标文件的名称没有记录在版本中。此后,大陆和台湾分别出现了吴作诚的《清代文艺史补编》和彭郭栋的《清代文艺史复兴》。他们都遵循相同的规则和故事,但没有标注版本。
坚持古老的方法似乎无可非议。然而,时代的发展实际上要求在编纂古籍目录时尽可能注明图书的版本。否则,它将无法满足学术界的需求。对此,民国版本目录学者范锡成(Fan Xiceng)曾在评价《清代史稿艺文志》时批评说。

历史记录没有印在黑板上。记录在里面的书还没有出版,也没有办法找到手稿和副本保存在哪里。目的有限。这是那些写历史记录的人的通病。然而,唐代以前写的书大多是由国有专集所写,不需要加以区分。因此,汉隋朝什么也没说。宋明时期印刷业繁荣,传记易于检验。当时,作者并没有很强的注释印刷书籍的倾向,这种情况在清朝初期仍然存在。因此,那些写历史记录的人无法了解情况。我责怪自己自清朝以来写了十几篇历史和艺术文章和记录,而今天编纂清朝历史手稿的人没有一个有这样做的意图。我真的很困惑。害怕困难?对亵渎的恐惧?我不知道。然而,斯里兰卡引用的例子是学者们创造的。应该以此为例吗?[1]

事实上,树立榜样确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工作。困难不在于清代书籍太多。在书目中更全面地包括标题、卷和作者变得令人望而生畏。很难想象获得一个更一般的描述版本需要多少精力和时间。
有两种最实用的版本目录书,用于学习或研究古代文学和历史。一是选择优秀的指导目录,二是有书时必须记录的作品目录。前者要求作者有战略地位。至于清代的作品,朱轼曾经写了《清代文学艺术概论》。如今,很少有人有相应的知识。后者需要多年的广泛研究和探索,没有多少人愿意努力为他人做这件衣服的基础工作。
朱世哲是最后修改《清史手稿·文怡志》的人。在他的《清史文怡志说帖》中,他曾经谈到文怡志的收藏范围如下:

编辑官方历史、艺术和文学不同于编辑图书馆书目。一旦有书,图书馆的书目就被记录下来。另一方面,艺文志不可能把一代人的所有收入都赚到,所以必须经过审批。[2]

可以看出,虽然《清代史稿艺文志》是清代著述的总书目,但严格来说,它不是一部必须记载的书,而是一种不同的选择,就像历代的历史典籍和艺文志一样。因此,后人批评《清史稿·文怡志》中的错误,不是要求完整的描述,而是批评它遗漏了许多本不应该遗漏的重要作品。
后来,吴作诚编著了《清代史稿、艺文志补编》,增加了10,000多种清代人的作品,与《清代史稿、艺文志》的原著基本相同,略多一点。然而,吴诗没有解释补充的原则。它的编纂目的似乎不同于《清代手稿·艺文志》。所看到的必须得到补充,不再需要去识别和接受它。彭郭栋的《清史演义》比吴作成的书少,风格相似,好像是对书籍的补充。
沿着这条道路,近年来王绍还主持编写了中华书局出版的《清选艺文志集》,直到2000年。本书的主要目的是对《清史高文怡志》和《补编》两本书进行补充和补充。因此,已经记录在这两本书里的书不再被记录。此外,国内外所有公开和私人图书的编辑多年来都以巨大的成就收藏了它们。该书记载了清代54,000多种著作,是《清代历史手稿》、《文艺编年史》和《补编》中藏书总数的两倍多,尽管它被称为“拾遗”,实际上似乎被反对派所主导。
如果将《清代史稿》的三本书《艺文志》、《清代史稿艺文志补编》和《清代史稿艺文志补编》视为一本书并放在一起,书名、卷和作者基本上接近清代著述的总体目的。然而,由于清代的大量著述,至今仍有相当多的书籍流传于世。由于种种原因,《易》来源于上述三本书。因此,今后在此基础上仍有许多补充。
此外,《清代史稿》、《艺文志》、《副刊》和《史记》中记载的书籍中有相当多的条目,这些条目仅基于各种书目,而不是原始书籍。主持《清代史稿》修订稿和终稿的朱世哲已经指出了这一缺陷,这一缺陷应该在补编和拾遗中更加严重和普遍,或者根据现有书目间接记载,这是这两本书的基本编纂方法。这样,由于前人书目中的错误,投标书的名称、卷和作者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错误,这也要求读者在使用过程中要注意,不要盲目跟风。
对于《清史高文艺志》这样的书目来说,只记录那些由书目编纂者编纂的书籍应该是一个原则。范Xi曾经批评过《清史稿·文怡志》中的错误,并在这方面说:

书籍没有完成,或者已经死亡。空张齐木,在地方志经典中,这种病是最严重的。《高智》(德庸案:清史高文艺之)不接受遗失的书籍,所以当后来推断这本书是写的时候,它就被隐藏和揭示了,这实际上就是这本书的特点。......对书籍的描述,不是出版也是,每一份手稿都拷贝,知道是,也当记录。......珍惜这里尚未完成的“草稿”。[3]

《清代艺文志补编》没有解释其来源依据。现在无法判断是否有可靠的依据来证明它所记录的书籍在当时确实存在。《清代历史手稿》中的《艺文志集》用有帮助的书目一一标注。经过简短的回顾,我们可以发现仍然存在一些问题。
这主要是基于20世纪20年代的一些老书店,如文奎东书店目录、胡景堂书店目录、苏州莱青亭书店目录、文学山室书目、莱迅亭书目等。这些书一旦在二手书店流通,是否能经受住一系列重大的社会动荡,如日本侵略中国、国共内战、土地改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等等,仍然不得而知。根据法律,它不应该被引用为依据(《销售手册》及其“续集”实际上与此具有相同的性质,也是《拾遗补缺》中被引用为不当证据的目录)。《史记》中还有其他书目,也有不同程度的相似问题。例如,清、民国时期藏书家的私人书目,甚至清初朱彝尊的《钱菜堂书目》和徐薛倩的《石砖楼书目》,都很难知道。因此,在使用《清代艺文志集》时,有必要对其引用的书目进行考察和区分,并根据不同情况进行区别对待。
王绍曾的《清代艺文志集》除了极大地拓展了藏书类型外,还具有超越《清代艺文志》和《清代艺文志补编》的另一个显著优势。它以引用的书目为基础,记录了大多数书籍的流传版本。就大型综合书目而言,这是中国目录学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步。
然而,这本书的描述版本仍有一些明显的缺陷。版本的描述比标题、卷和作者的描述复杂得多,需要相应的版本专业知识。因此,过去书目中记录的内容往往不可靠。理想的方法是雇佣一名版权专家来检查原著并识别每本书。然而,《清代史稿》中的《艺文志集》只是从目录学到目录学。因此,由于使用了旧的目的,版本中一定有一定程度的错误。此外,由于旧书目的丢失,还有许多版本将被省略。
虽然《清代手稿艺文志集》描述了大多数书籍,但与之匹配的《清代手稿艺文志》和《清代手稿艺文志补编》根本没有描述这一内容。因此,《清稿》和《清稿补编》中记载的图书版本需要单独查找。从这个角度来看,从清代著述的总体目标来看,清代著述的综合目录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要真正做好这项工作,似乎需要耐心细致地从头开始。恐怕我们不能取得任何真正的学术进步,如果我们像现在许多重要的文化项目一样拉一个场地。有些人正在以“国家”的名义建立“清代历史编纂工程”。双方声称他们想继续“二十四史”。可以说,无论如何,他们应该永远做一个像样的清代“艺文志”。然而,据说主持事件的人感到太麻烦,已经放弃了。
幸运的是,学术界总有少数人为学术建设默默工作。出版的《清人别集目录》和《清人诗文目录》虽然只是其他藏书,也存在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但在编目和编辑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值得称道。遵循这一方向,经过不懈的努力,普通人可以逐渐接近编纂理想清书的总体目标。

书目论文:在论文网博士的《清代人民著作目录与版本》上,论文中心将为您提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