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论文范文西方目录学的发展历程及其基础文献的详细内容

论文范文西方目录学的发展历程及其基础文献的详细内容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目录学,研究,协会
论文概述:

目录学论文:西方目录学史:发展历程与基本文献详细内容 由硕士毕业论文中心,硕士论文组整理提供,本文阐述了西方目录学史:发展历程与基本文献详细内容

论文正文:

目录学论文:西方目录学史:发展历程和基本文献细节由硕士论文中心和硕士论文组提供。本文阐述了西方目录学的历史:发展历程和基本文献细节

1西方目录学的定义和发展
1.1西方目录学的定义
在英语中,目录学被称为目录学研究或生物地理学研究。1797年,《大英百科全书》第三版包括了术语目录学,从此目录学作为一个术语进入了西方学科体系。[1]在西方,目录学最基本的定义是“对印刷材料的系统描述”。当描述一本书的物理特征、研究一本书的版本变化或研究一份报纸的历史时,可以说是从事书目研究[2]
西方目录学主要有以下四个分支:
(美国图书馆政治与文献学会组织)。《图书馆史》,1986,(21):131-157 .[7]
此外,威尔逊还写了《马龙社会:前50年,1906-1956年[马龙社会》(以马龙·蒙德、马龙·蒙德(1741-1812)命名),这位英国学者和文学评论家以其莎士比亚戏剧年表和莎士比亚(1790)及德莱顿(1800)的版本而闻名。):第五十五年,1906-1956年。《马龙社会集体》,1956,(4):1-16];爱德华·伯恩写了《1901-1976年古腾堡学会》(古腾堡-格塞尔沙夫特,1976年);此外,图书情报学百科全书(图书情报学百科全书)还包括一些关于书目协会的文章,如洛克萨斯的书目协会(英国图书协会,2: 401-405)和埃德斯坦的美国书目协会(英国图书协会,2: 395-401)。19世纪和20世纪初世界范围内书目协会的发展反映在文章“书目协会和书目”(书目协会和书目)(巴威克,1930,(11): 151-159)中。
格罗丽尔俱乐部(以格罗丽尔的埃及装订命名的俱乐部)。高级成员Grannis (RuthS)。格兰尼斯)在她题为“私人图书俱乐部对书目发展的影响”的文章中指出。PBSA,1930,(24): 14-33)如果要研究协会组织对书目发展的影响,印刷、装订和书友会的作用不可忽视。这一领域的一些相关著作包括亚伯拉罕·休谟的《英国学术协会和印刷协会》(the Londed dsicietieAnD Printing Luboth UniteD Kingdom,1847,1853)。哈罗德·威廉姆斯(HaroldWilliams)的图书俱乐部和印刷社(PrintingSocietieSoftgreatbritainDerland,1929)和阿道夫·罗波尔(AdolfGrowoll)的《美国图书俱乐部》(1897)和弗洛伦斯姆。鲍尔的“美国私人图书俱乐部”(1950年)。(20):216-220,233-236)和卢伊斯拉尔瑟的《书籍与社会》(Books and Societies,1971)。此外,一些独立俱乐部也公布了自己的发展历史,如克里维比格姆(CliveBigham)撰写的《罗克斯堡协会》(TheRoxburgheClub,1928)。尼古拉斯·巴克尔出版的《罗克斯堡协会》,约翰·特出版的《格罗瑞俱乐部》。温特里奇,1950年,1967年,和格罗瑞俱乐部,一系列文章。1884-1984:书籍、图书展览和出版物的收藏(全球图书馆,1884-1984:图书馆、展览和出版物,1984年)。
2.3传记作品
在西方书目研究中,传记作品是最有价值的部分。虽然西方目录学领域很少有大师留下自传,但后来人们对自己的学术生活做了系统的总结,并在此基础上发表了许多高质量的纪念性论文,这些论文展示了使西方目录学成为一门重要学科的学术思想,对西方目录学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1950年以前,西方目录学领域的五位最重要的人物是布拉德肖、普罗克特、波拉德、麦克罗和格雷格。其中,布拉德肖(1831-1886)受到了后来学者的广泛关注。比拉肖死后两年,乔治。普罗瑟罗出版了一本名为《亨利·比拉肖纪念文集》(AMemoirofHenryBradshaw,1888)的书,描述了比拉肖在剑桥大学图书馆以维多利亚风格工作时的生活和通信。第二年,弗兰西斯·金金森(FrancisJenkinson)编辑了一份收集的报纸。然后在1904年,博尔德收集了贝尔特肖特和大英博物馆工作人员的信件。图书馆,1904,(5): 266-292,431-442)。从那以后,关于伯特兰·肖的更重要的作品直到60年后才出现。亨利·布拉德肖、克里斯特·洛佩兹和坎贝尔关于1500年前欧洲古代版本的书信。w .霍尔特兰德。F.A.G .坎贝尔,1966-1978)由怀兹和洛特赫林加(LotteHellinga)编辑成两卷。由于布拉绍对其他学者的影响更多地反映在他与他们的通信中,他的信件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其中一些信件也已经出版,例如,大卫·特里科特(David tricot)编辑的信件的一部分,发表在《赫林法斯特施赫利夫特》(HellingFestschhrift,1980: 335-338)和《夸仁多》(Quaerendo,1981,(11):128-164)中。在同一时期,罗宾·迈尔斯(RobinMyers)还写了一部关于布拉肖的重要作品,《亨利·布拉肖对威廉·胡塞尔的影响,来自一些未出版的文献》(威廉·布雷德斯的SdebttohenryBradshaw)。I . f . Tupperinhcaxtonstudies:Afurtherokatunpublished Documents .图书馆,1978,(5): 265-283。1984年,罗伊·斯托克(RoyStokes)做了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即他编辑了一卷《亨利·布拉德肖,1831-1886》(亨利·布拉德肖,1831-1886),摘录了贝尔特肖的一些作品,并列出了贝尔特肖出版的作品和关于贝尔特肖的作品。在伯特兰·肖逝世100周年纪念会上,剑桥大学图书馆为伯特兰·肖举办了一次展览,在这次展览上,对伯特兰·肖进行了迄今为止最有影响力的讨论。一些著名学者发表文章或演讲,这是对伯特兰·肖学术生涯的重要总结。
罗伯特·普罗克特(RobertProctor,1868-1903-1903)是继伯特兰·肖之后西方目录学研究领域的又一重要人物。波拉为他写了一篇纪念讣告,发表在图书馆,1904,(5):1-34。在这篇文章之后,博拉德列出了普罗克特的作品(同卷图书馆:192-205,223-224);1951年,维克多·斯科尔斯(VictorScholderer)在《监考人的日记》、《监考人的私人日记》(PrivateDiaryoFroberProctor)上写了一篇批判性的文章。图书馆,1951,(5):261-269;在20世纪80年代,BarryC。约翰逊出版了一本小册子《迷失在阿尔卑斯山:普罗克特的一生》(LostThalps:AportRaitoRoberProctor,1985),其中记录了一些关于普罗克特一生的信息,但与其说是关于普罗克特死亡之谜,不如说是关于他的书目研究的贡献。
波拉德(1859-1944)主要致力于研究1500年前欧洲印刷的古代版本和莎士比亚的作品,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使他成为19世纪和20世纪分析目录学领域的过渡人物。波拉德是[1909年的新书目,波拉德出版了他的莎士比亚戏剧和四重奏;1594-1685年的《莎士比亚全集》是莎士比亚版本研究的里程碑,为现代莎士比亚版本研究奠定了基础。从此,版本目录学开始发展。现阶段目录学的发展被称为“新地理学”(NewBibliography),代表人物是该领域的领导者波拉德、麦克罗和格雷格。他写了几篇自传性文章,如《业余图书研究者回忆录》(回忆录《sofanamatebook-builder,松香》,第4部分,1930年12月)和《我的第一个50年》(我的第一个50年,收录在《lfredo.pollard写作选集》,1938: 1-15)。他死后,约翰·多弗·威尔森(JohnDoverWilson)为他写了一篇感人的悼词,发表在1945年《英国人道主义援助进程》(ProceedingSoft British Hacademy),第31页:256-306页;四分之一世纪后,约翰·威尔逊把他自传《我生命中的重要事件》(MilestonesontheDoverRoad,1969)的一部分留出来写西奥多(Theodorassaint: Alfredo Pollard,237-249)。弗朗西斯(F.C.Francis)还为波洛写了一篇讣告,发表在《图书馆》(Library,1944,(25):82-86),并在书目协会的年度报告《书目协会的创建者》(the CreateoroftheSocietySweeknowitDay,101页)中发表了一篇纪念波洛的文章。在“伟大的文献学家”系列中,关于波洛的一卷是“阿尔弗雷德·威廉·斯波德(Alfred Williamspolard):海信选集,由弗雷德·w编辑。罗珀,1976”。这本书附有波洛的作品清单。以及罗杰·拉赫曼的一篇纪念文章,题为“大胆对当代目录学的影响”(阿尔弗雷多·威廉·斯波德:《组织学当代目录学》,第58-77页)。[8][/布朗/]麦克拉伦是新书目的另一个代表。他的著作如《牛津莎士比亚版本研究导论》(IntroductiontoBibliography)和《牛津莎士比亚版本研究序言》(序言),是新目录学领域的重要著作。他死后,格雷格为他写了一篇回顾性文章,发表在《加工软文》(processingsofthebritishackademy),1940,(26): 488-515。除了鲍尔斯之前提到的文章之外,关于迈凯轮的另一部重要著作是《伟大的文献学家》系列《迈凯轮作品选集》(Ronaldbrunleesmckerrow:海瑟斯选集,1974年)中的一卷。
格雷格(w·w·格雷格,1875-1959)被称为新目录学史上的“英雄”。他的自传体作品《书目:1877-1947》(传记注释,1877-1947),写于1948年,直到他死后才于1960年出版。威尔逊为格雷格写了一篇重要的纪念文章,发表在1959(45):307-334。其他学者,如奥茨和约翰?戴维·威尔逊,艾丽西·沃克,克莱尔?穆里尔斯特为他写的回忆。克拉伯恩,《权力与弗朗西斯》发表在《图书馆》,1959,(14):151-174。一般来说,纪念格雷格的文章不多,但他的学术思想广为流传,对他的学术著作也有很多分析和研究。
此外,在与书目研究有关的领域,如藏书、印刷和其他领域,也有一些重要人物的传记作品。这些作品也可以作为从文学角度一瞥西方目录学的历史。然而,这不是本文的重点,这里不再重复。
综上所述,西方目录学史上文学的发展主要体现在重要学者的研究、目录学协会的发展和传记作品上。本文列举的文献一方面展示了西方目录学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希望对研究西方目录学的学者有所帮助。
(1)枚举目录学(enumeration目录学):指对文献或各种类型的文本进行枚举,以产生目录、书目和类似的搜索工具。
(2)分析目录学(AnalYSiS Obligation):主要研究书籍的生产过程,特别是其材料的物理特性,即纸张、类型、成分、装订、装订、手稿描述和作者的标记,以及写字间和印刷车间的工作活动。书目分析的目的之一是了解书籍的物质生产过程是如何作用于文本的(这里的“文本”是指以纸为载体的特定内容,如下所示。的特征和状态。
(3)描述性参考书目(description目录学):指以标准格式描述书籍,包括书籍格式和结构的标准化描述。这对手稿和早期印刷的书籍尤其重要,因为这些书籍中的任何一本都可能是书中记录的内容的单独版本。可以看出,描述性目录学不仅是分析性目录学的产物,而且有助于分析性目录学,特别是从标准化的角度来看。
(4)文本参考书目(Textual目录学):指对文本现有状态的检查和修订,特别是通过对文本现有版本的检查和修订,来分析哪个负责人(作者、编辑、打印机和打印机)分别对某一版本负责。版本目录学是版本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1.2西方目录学的历史
西方目录学发展至今,形成了这四个主要分支,它们主要与其目录发展的历史密切相关。西方目录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目录学,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尼尼微塞纳克里布图书馆的泥版,早在公元前5世纪,希腊喜剧诗人就在他们的作品中首次使用了目录学这个词。[4]
随着古罗马帝国的衰落,古希腊和罗马文明被中断,欧洲进入黑暗的中世纪。在古代中世纪,大型图书馆被主要收藏基督教书籍的小型修道院图书馆所取代。整个中世纪的目录记录和登记了修道院图书馆的收藏财产——所谓的财产目录(property catalogue),它在描述上没有标准化,分类上也不粗略。例如,8世纪科尔多瓦皇家图书馆的穆斯林目录只列出每本书的书名和作者。大型穆斯林图书馆的目录是按类别编制的,同样的书籍通常按照它们到达的顺序排列。因此,该目录类似于按类别组织的财产登记册。[5]
西方现代目录学的发展实际上始于文艺复兴时期,尤其是在德国人古腾堡发明铅字活字印刷之后。西方书目学家普遍认为,西方现代书目始于早期印刷商在其商店门口张贴的吸引顾客的广告清单,而最早的印刷书籍广告清单可能是19世纪60年代印刷商海因里希·格斯汀(HeinrichEggestein)、约翰·门丁林(JohannMentelin)或佩克斯·乔弗(PecerSchoeffer)发布的广告清单。虽然这种目录当时只有一页,而且是单面印刷的,有20或30条书目记录,但意义重大。从一开始,西方现代目录学就纯粹是一种商业产品,也就是说,它的使命是推销产品和吸引顾客(或为读者服务)。后来,为了确保印刷商垄断他们生产的书籍,当地印刷公会要求所有印刷商向公会注册他们的出版物,然后公会统一出版。因此,一个早期注册的书目出现了。在书目的出版中,因为书目描述的对象不是一个地方的藏书,而是源源不断的出版物,所以印刷者必须尽快为他的出版物做广告。因此,早在19世纪60年代,西方就出现了当前的书目——期刊书目。
德国是西方第一个引进印刷术的国家,所以图书业最发达,目录学也很繁荣。自16世纪中叶以来,德国印刷商和书商为了拓展图书贸易市场,开始利用宗教节日在德国乃至欧洲的所有主要城市,特别是法兰克福和莱比锡,定期举办大型出版物交易会(如春季的复活节书展和秋季的迈克尔书展)。为了满足图书市场的需求,政府和民间都出版了专门的书目,这就是世界目录学史上众所周知的梅斯卡塔洛格(右可译为“图书市场目录”)。Messkataloge被公认为世界上现存最早的国家图书目录(complete current national Bibliography),因为它可以更全面、更有规律地揭示德国出版物。尤其重要的是,它直接促进和影响了所有西方国家目录学的发展。
从上述列举书目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出,在19世纪以前,西方书目基本上是列举目录,主要是将各种文献的信息收集到一个逻辑上有用的编辑器中,是工具书目。他们的任务是编辑书籍和提供完整的书目信息。正如尼尔·哈洛(NealHarlow)所说,“书目的最高目的是通过不断积累,向世界提供来自所有国家的完整文献书目记录。”
然而,自19世纪以来,由于对莎士比亚戏剧的研究日益增多,整理英美文学遗产的趋势开始蓬勃发展。在整理古籍和文献的过程中,一批学者开始把文学作品作为“实物证据”来研究,通过揭示文献的物质形态特征,如纸张、格式、类型等,准确无误地识别和描述文献。这后来形成了西方目录学的其他重要分支:分析目录学、描述目录学和版本目录学。
2西方目录学历史文献综述
在西方国家,目录学研究主要指分析目录学、描述目录学和版本目录学三个领域,它们统一为“物理目录学”。尽管目录活动历史悠久,但从20世纪初开始,目录学在西方才成为一门学科。列举目录学不是目录学研究的主要对象,但在目录学发展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一些西方文献学家也对此做了一些研究工作。例如,乔治·施奈德(GeorgSchneider)的《理论与历史——生物地理学》(TheoryAndheryofbibliograph),由拉尔弗翻译。肖,1934)。西奥多·贝斯特曼(TheodoreBesterman)的《系统目录学的开端》(TheBeginingsoftSystematicbibliograph,第3版,法文,1950年),有些作品是由阿克塔尔托勒创作的。例如《文艺复兴时期的图书指南》(RenaissanceGuidestoBooks,1945)、《目录学的历史》(ahistoryoBibliographies,1955)、《目录学:类型和用途》(BOCK目录:它们的多样性和用途,1957年,由威廉姆普修订)。小巴洛(Barlow,Jr .,1986),通用主题索引自1548年,1966年起,有西尔斯·雅恩的《英国文艺复兴图书馆目录》(Library catalog esoftheenglishrenaissance)。1956年)和鲁道夫·布鲁恩的《书目:目的和方法》(书目:他们的目的和方法,1984年)。此外,贝尔纳德。布雷斯劳埃和罗兰·福特合著了《书目:历史与发展》。这些著作概述了目录学的背景、历史和现状,并对目录学的这一分支作了更详细的介绍。本文将不对所列目录学研究进行阐述,主要通过文献综述介绍西方学术界对“实体目录学”的研究。
实体目录学的研究对象是书籍的物理特征。它致力于开发一套系统的方法来分析书籍是如何制作的,并评估书籍的物理信息(如版本、起源、演变等)。)将影响书籍的版本和分类。实体目录学包括分析目录学、描述目录学和版本目录学三个领域,是20世纪学术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1945年,伦敦书目协会(书目协会)出版了一卷文集《书目协会研究成果回顾,1892-1942》(书目协会,1892-1942: StudisinRetrospect),共10篇文章由弗朗西斯编辑,伦敦书目协会是20世纪上半叶英国目录学发展的核心力量。这是迄今为止对19世纪末到40年代目录学发展最好的概述。其中,弗朗西斯写了一篇回顾协会发展历史的文章。格雷格(W.W .格雷格)写了一篇关于目录学过去和最近发展的重要评论。其余是关于目录学研究的重要论文:1500年前的欧洲古代版本研究、1641年前的英国图书“短标题目录”(ShortTitleCatalogue)研究、莎士比亚研究、18世纪和19世纪目录学发展研究、外国目录学研究、早期书籍装帧发展研究和美国目录学发展研究等。这些论文的作者都是目录学领域的先驱和重要学者。本书不仅回顾了过去半个世纪目录学的发展,而且试图从更客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一发展,表达这些作者对他们所关注和投入的事业的看法。这些学者的个人努力为目录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弗朗西斯在收藏的序言中提到了著名学者波拉德(A.W.Pollard),他说,“正是他的天才给我们的协会带来了个性化的元素,开拓精神。这是一种非常宝贵的精神,我希望它将永远与协会在一起。”这种“开拓精神”是当时书目研究者的共识。例如,另一位著名学者麦克拉伦(R.B.McKerrow)在其著作《文学专业目录学导论》(ANITProductionTobiographyLiterarysents,1927)中指出,开创目录学这样一门重要的学科既令人兴奋又令人兴奋。这些目录学先驱的努力和精神在他们的作品中得到了清晰的体现。
在这篇文章的收藏中,有一篇特别重要的文章,那就是F.P .威尔逊的《新书目中的莎士比亚》(Shakespeare),可以说它是这个收藏的核心,代表了伦敦书目协会自20世纪上半叶以来所取得的研究成果,因为当时一些重要的书目学家,如格雷格、麦克拉伦和波拉都致力于研究书籍的物理特性对版本问题的影响,并且主要集中在伊丽莎白一世和詹姆斯一世的剧作家的作品上,尤其是莎士比亚。威尔逊的文章于1970年单独发表,由海伦·戈尔德纳(HelenGardner)作序。在序言中,她说,“在这本书里,作者的研究是基于大量详细的资料和深厚的学术基础。这本书是莎士比亚作品版本研究领域的里程碑式的作品。”不仅如此,威尔逊的文章也是第一次系统阐述分析目录学在版本问题研究中的应用。在此之前,没有人对目录学的任何分支进行过系统的讨论。此后,1979年,西方目录学领域的另一位著名学者托马斯·唐塞尔(ThomasTanselle)在奥斯勒图书馆50周年庆典上发表演讲,系统总结了20世纪目录学的发展,包括目录学分析、目录学描述等子领域,从而进一步系统化了目录学的研究。[6]
2.1对重要学术人物的研究
一门学科的发展往往与该学科的杰出人物密不可分。因此,对一些著名书目学家的研究也反映了目录学的发展。对此,李约瑟(PaulNeedham)、弗雷德里克·鲍尔斯(FredsonBowers)和大卫·德尔(DavidL)的三篇文章。范德穆伦很有代表性。
尼德海姆在1986年发表了一篇著名的演讲,题为《布拉德肖方法》(TheBradshawMethod),介绍了亨利·布拉德肖(HenryBradshaw)在分析和记录书籍结构方面的贡献,并重申了他作为现代分析目录学之父的重要地位。尼德勒姆的演讲并没有简单地重复众所周知的信息。他在剑桥大学图书馆阅读了伯特兰·肖(Bertrand Shaw)的笔记,对他的思想发展提出了新的见解,并重新定义了伯特兰·肖的思想与其后继者之间的关系。尼德汉姆演讲最突出的特点之一是,在描述伯特兰·肖的研究方法时,恰当地展示了他作为一个感性的人的一面。尼德兰认为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此外,尼德兰对古籍书目分析领域的掌握也使他能够评价贝特朗·肖(Bertrand Shaw)的研究工作和他在后来研究中的地位。他认为布拉赫的研究工作不仅在他那个时代非常重要,而且在未来的研究中也应该受到重视,因为它们是如何读书的前提。
另一篇文章是鲍尔斯的《麦克罗在莎士比亚版本重建研究中的编辑原则》(麦克罗的《莎士比亚的叛乱原则再思考》。莎士比亚季刊,1955,(6): 309-324。尽管这篇文章不是自传性的,但它分析了麦克拉伦的研究动机和他的思想形成的学术环境。鲍尔斯认为麦克拉伦在他的著作《牛津莎士比亚版本研究序言》(1939)中限制编辑判断在目录学中的作用的倾向是对编辑滥用特权和19世纪多佛·威尔森(J.DoverWilson)滥用“新目录学”的反抗。鲍尔斯的这篇文章指出了迈凯轮思想的起源和发展,以及关于正确编辑程序和编辑与书目分析关系的基本观点。其重要价值在于鲍尔斯对编辑的进一步思考。
第三篇文章是范德梅尔伦的《鲍尔斯原理的历史与展望》(HistoryAnDureOfBowles \' Springiples)。PBSA,1985,(79): 197-219),追溯鲍尔斯“目录描述原则”(1949)的发展,并预测其在未来学术发展中的地位。本文对一本重要的目录学书籍进行了详细的研究。此外,范·德米雷尔本人在描述性目录学领域有着丰富的研究经验,这使他不仅能够分析学者和批评家的观点,而且对描述性目录学的未来发展提出了深刻的问题。他认为鲍尔斯的书具有历史意义,其价值将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得更加明显。
2.2书目协会的发展
反映书目发展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书目协会。关于书目协会的文章从学术组织的角度反映了目录学的发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弗朗西斯的书目协会:关于伦敦书目协会的第一个五十年(英国书目协会:AsketChoftheFirstFiftyYears)。伦敦书目协会的另外两篇早期文章是《我们的二十一岁生日》(1913年)。(13):第9-27页)和法尔科内尔曼的书目协会(书目A,1896,(9): 479-488),尤其是第二个,有深远的影响。还有三篇关于美国书目协会的重要文章。一个是亨利。范霍森的“美国书目协会:领导者和主要活动”(英国书目协会:它的领导者和活动,1904-1939)。PBSA,1941年。(35):177-202)。第二个是埃德尔斯坦的《美国书目协会:1904-1979》(美国书目学会,1904-1979)。PBSA,1979,(73): 389-422,在协会75周年会议上发表。第三个是大姐。维根德的《图书馆政治与美国书目协会组织》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