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论文范文研究和探索模仿讽刺创作形式复兴的法律保障

论文范文研究和探索模仿讽刺创作形式复兴的法律保障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版权法,作品,模仿
论文概述:

表达自由和著作权保护都是当代立宪精神的体现, 体现两者协调统一的著作权法制度主要是合理使用制度。

论文正文:

研究和探索模仿讽刺创作形式复兴的法律保障

关键词:模仿讽刺作品;版权法保护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软件技术的发展,人们可以借助专用软件,在没有尖端技术能力的情况下,随意修改音像作品的字幕和图片。这是网络环境下人们行使言论自由权的表现。但是,由于需要通过模仿讽刺作品来模仿和讽刺原创作品,所以必须对原创作品进行引用、修改和批评,这很容易导致侵犯原创作品的版权。然而,中国版权法目前没有关于模仿讽刺作品的相关规定。如果我们不明确回答模仿讽刺作品是否侵犯原创作品的版权以及它们是否应该受到中国著作权法的保护,这种新形式的作品在中国文艺创作中的前景将不会乐观,这违背了著作权法的立法理念和相关的宪法精神。
法律的价值——平等、公平和合理——一直是著作权法追求的价值目标。尽管各国版权法赋予版权所有者一系列专有权,以确保他们能够通过控制特定行为获得经济回报。然而,版权法的立法目的不仅仅是奖励作者,而是鼓励创作,促进知识传播,促进文学艺术的繁荣和进步。因此,为了鼓励人们不断创作优秀作品,有必要适应数字技术发展的需要,鼓励新的创作形式的出现。任何创造都离不开现有成就的灵感和人们对它的引用。对于符合社会需要的创作形式,著作权法应当采用合理使用制度或者强制许可制度来限制出版作品的著作权。这符合著作权法鼓励创造性、促进知识传播、促进文学艺术繁荣进步的立法宗旨。虽然这些模仿讽刺作品的创作形式与本文所提到的模仿讽刺作品并不完全相同,但模仿讽刺在各个时期都是不可或缺的。随着数字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普及,博士生与读者或博士论文的受众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胡歌的《馒头血案》应运而生,这是网络时代这种模仿讽刺创作形式的复兴。版权法的立法目的是促进不同时期的创作,鼓励创作适合时代需要的作品。在信息网络时代,模仿讽刺作品的著作权法保护符合著作权法立法目的的要求。
在宪法层面,具有普遍价值的言论自由权对社会来说往往比个人的经济利益更重要,应当得到保护。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表达权绝对高于宪法中的名誉权或版权。宪法分析应该融入社会理性。这是宪法价值判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也与一般法律判断大相径庭。胡歌的《馒头血案》符合宪法的保护价值,因为其滑稽好玩的对象是合理的。许多人认为《馒头血案》表达了他们对《无极》的“恶搞”的衷心祝愿。如果雨果不是拿承诺开玩笑,而是拿电影《林则徐》或建国典礼开玩笑,情况就会不同。宪法此时将保护版权或人格权,但不会保护这种“戏仿”,因为存在价值取向问题。宪法的最高价值是维护正义,言论自由受到限制。模仿和讽刺不仅是人们表达思想的一种方式,也是艺术创作的一种形式。这是言论自由在宪法中的体现。这对繁荣文学批评、丰富人们的文化生活具有积极意义。它应该受到我国宪法和版权法的保护。当然,任何自由都不是无限制的,言论自由也是如此,不能侵犯国家和第三方的合法权益。反映在讽刺作品的模仿上,著作权法也应该对其保护有所限制。例如,讽刺和批评的目标是原作本身,如原作的主题,而不是作者本人。讽刺和批评也应该恰当而中肯,而不是恶意的贬损言论。
“馒头引发的谋杀”案最终以原告的撤诉而告终,但如果该案真的诉诸法律手段,结果会是什么呢?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馒头血案”可能无法逃脱侵权嫌疑,这可能主要构成侵犯著作权人保护其作品完整性的权利。因为保护作品完整性的权利体现为一种精神权利,侵犯精神权利的最重要表现在于对作品的贬损。贬损处理包括添加、删除、修改或改编作品的相关内容。这种贬损性的处理将整个原作和仿制品进行比较,导致对原作的扭曲或损坏。从《馒头血案》和《无极》的比较中可以看出,整部作品的许多部分都是通过“戏仿”被贬损的方式对待的,这极大地改变了人们对《无极》所表达的主题和思想的看法,以及人们对《无极》欣赏的视角。
对作品完整权的保护体现在对权利的全面保护中。电影没有剽窃和剽窃那么明显。有多少字被复制占了全部书面作品的百分之几。电影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其中混合了许多元素,因此现行立法在这方面存在漏洞,司法解释和著作权法的规定不明确,实践中主要采用案例审查制度。对整体性的保护主要体现在对整部作品的思想和创造力的保护上,这些思想和创造力体现在画面和一套电影语言中,如人物的形象、服装、声音等。《无极》的语言和画面的完整性被《馒头血案》打破了。整个主题发生了质的变化,变成了血腥的“馒头谋杀”。
可以看出,根据中国版权法,《馒头血案》侵犯了《无极》的版权,也就是说,现行版权法不保护《馒头血案》等模仿讽刺作品。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得出结论,模仿讽刺是必要的保护。这就要求我们修改和完善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将模仿讽刺纳入著作权法的保护范围,使这种新形式的作品能够健康发展,适应网络时代对著作权法提出的新挑战。
在实践中,对讽刺作品模仿的争议主要是由言论自由和版权保护的利益冲突引起的。关于版权和言论自由之间的关系,一些美国学者生动地指出,它们可以被视为硬币的正反两面。传统著作权法的所有制度都体现了两者的协调统一。由于言论自由和版权保护是当代宪法精神的体现,体现两者协调统一的著作权法律制度主要是合理使用制度。《伯尔尼公约》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都规定,所有国家都可以在版权法中规定“合理使用”,即作品的使用可以在未经版权所有者许可和不向版权所有者付费的情况下进行,前提是作品的正常使用不受阻碍,并且作者的合法权益不受无理侵犯。著作权法第二章第四节中的“权利限制”是关于合理使用的规定。讽刺作品的模仿是否在合理的使用范围内?在此,我们可以借鉴美国版权法中合理使用的判断标准,这已成为判断合理使用的公认规则。美国版权法第107条规定:“在任何特定情况下,决定作品是否被合理使用时要考虑的因素应包括:(1)使用的目的和性质,包括使用是否用于商业目的和非营利教育目的;(2)所用工作的性质;(3)这种使用对版权作品的潜在市场或价值的影响;(4)与整个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相比,所用部分的数量和内容的实质。”
美国版权法规定的第一个合理使用标准将营利和非营利目的视为合理使用,这不同于中国版权法第22条的规定。尽管第22条没有明确排除营利目的,但中国版权法从列出的12个案例中支持非营利观点。模仿讽刺作为一种新型的批评作品,一般是无利可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