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论文范文新形势下会计信息在金融监管中的作用

论文范文新形势下会计信息在金融监管中的作用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减值,目的,会计
论文概述:

为了保证金融资产减值的“预见性”,不得不牺牲会计实际评估上市公司整体资产的盈利能力。

论文正文:

新形势下会计信息在金融监管中的作用

一、背景
作为应对金融危机的一项重要措施,国际会计原则委员会(IASB)和美国财务会计原则委员会(FASB)启动了各自的原则修订项目。2009年11月,IASB发布了《征求意见稿——金融工具:摊销资本和减值》(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根据回复,2011年1月,IASB和FASB联合发布了《金融工具:减值》补充文件(以下简称《补充文件》),处理金融机构开放式投资组合的减值问题。财政部以财会编[2011年第17号的形式发布了《关于征求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补充文件“金融工具:减值”意见的函》,强调“金融工具减值的会计处理对中国企业,特别是银行企业具有重要意义”。
二。开放式投资组合和减值措施的定义
所谓的投资组合是指“一组具有类似特征的金融资产,被报告实体集体停止管理”。在开放式投资组合中,资产可以在其生命周期中通过生成或购买添加到投资组合中,也可以在其生命周期中注销、转移到其他投资组合、出售和返回以从投资组合中移除。被冻结投资组合中的资产只能被移除,而不能被添加。补充文件还规定,金融资产①根据违约概率和损失水平分为“好账”和“坏账”,并采用不同的减值方法。“良好账户”应根据预计信贷损失与时间的比例和可预见未来(主报告期后不少于12个月)的预计信贷损失中的较高者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对于“坏账”,应按估计的信用损失总额计提减值准备。这种资产配置方法与实际操作基本一致。目前,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金融资产通常分为五类,其中正常贷款和相关贷款相当于“好账户”;次级贷款、可疑贷款和损失贷款大约等于“坏账”。理想情况下,其他主要金融资产以开放式投资组合的形式存在,但“坏账”除外,它们分为单一资产管理和减值准备。
三。补充文件中减值措施的主要问题
IASB和FASB在本轮金融工具原则修订中不遗余力,这主要是由于来自G 20董事和金融稳定委员会(FSB)的压力。2008年11月25日,20国集团和金融稳定委员会呼吁IASB和国家会计准则制定机构完善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并提出建立全球统一的高质量会计准则的建议。然而,在准则修订过程中,以预期损失法为代表的新金融工具减值模型极大地影响了现有会计理论和基本逻辑,并遭到包括中国财政部在内的各方的强烈反对。然而,FASB以“充分隐瞒”为目的的减值方法变得更加激进。会计界表示,此举无疑是在为金融危机寻找替罪羊。在这种情况下,提出补充文件似乎是仓促和不可能的。
1。减值模型变得更加复杂,超出了会计人才的范围。在补充文件中,对未来预测期只给出了12个月的基本限额(最低减值准备),没有明确的上限规定。能否为公司提供空范围以提取机密储备?未来的判断是否能够分离资产寿命并做出相应的增减?这些补充文件都不清楚。
事实上,开放式投资组合中资产的不时增减可能会直接将其划分为“坏账”,并停止对单个资产的管理,这极大地损害了减值模型的可持续性,并最终损害了会计信息的公司权威。补充文件中推荐的时间比例法和综合利率法没有科学依据,只能根据客观的专业判断停止评估,大大超出了会计师的范围和职责。
2。预期损失确实是会计信息对金融监管的妥协。预期损失在现行会计理论中没有得到确认。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金融监管部门强烈要求将金融资产的预期损失纳入会计确认。然而,如何确认它是补充文件中反复妥协与和解的产物。预期损失的不确定性不符合会计信息的质量要求。过于谨慎的评价不仅损害了会计信息的可靠性,而且损害了会计信息的清晰性和可比性,从而改变了会计的根本目的。
四。会计目的与财务监督的分离[会计目的长期以来一直是会计理论界有争议的话题。换句话说,“为谁服务”决定了会计确认、计量和报告的基本标准。中国《企业会计准则——基本原则》第4条:财务会计报告的目的是向财务报告使用者提供与企业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相关的会计信息,反映企业管理受托义务的履行情况,帮助财务会计报告使用者做出经济决策。这显然不同于金融监管的目的。
1。不同的维护对象。财务会计报告的使用者应首先是投资者,其次是债权人、政府、相关部门和公众。为投资者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是会计确认、计量和报告的主要目的。金融监管的目的主要是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维护的目标包括投资者、金融消费者和其他相关方。当公平与效率发生冲突时,金融监管要求将优先考虑公平。当正义与审慎之间存在冲突时,金融监管要求优先考虑审慎(刘玉婷,2010年)。一旦金融消费者的利益与投资者的利益发生冲突,监管机构无疑会优先保障金融消费者的利益。
2。不同的维护行为。同样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会计的目的是“帮助财务和会计报告的使用者做出经济决策”。所谓经济决策主要是指投资、融资、消费等市场决策行为,而不是金融监管等行政决策行为。由于维护行为的不同,决定会计师没有义务按照财务监督的要求提供足够的信息。金融监管应主要依靠手腕合规性监管,如调整资产负债表数据和获取表外数据,会计信息不应等同于金融数据,否则就没有必要进行金融监管。
3。不同的减值计提方法。《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的确认和计量》第40条:有客观证据表明金融资产减值的,应当计提减值准备。至于所谓的客观证据,原则41也明确指出:“在实践中发生的、对金融资产未来现金流量估计有影响的事项,企业可以停止坚定地衡量其影响”。以商业银行为例,其准备金主要由普通准备金和特殊准备金组成。其中,对于正常贷款和与利息相关的贷款,根据证券投资并根据各种贷款和损失的比例留出普通准备金,用于监管目的。普通准备金用作非中央资本,代表资产负债表中的所有所有者权益项目,以应对投资组合的未来损失。特别准备金主要针对基于个人资产或证券投资的次级贷款、可疑贷款和损失贷款发生的损失,这些损失在资产负债表中确实被视为减值损失。但是,补充文件中的开放式组合规则,对于按照时间比例法和综合利率法对正常和相关贷款资产进行减值的要求,无疑迫使作为权益项目的共同准备被划分为资产减值项目。这无非是达到会计目的和财务监督的区别和统一,但基本上违反了会计目的和财务监督分离的客观规律。
五、补充文件对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可能影响
1。对资产分类标准和信息披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好账户”和“坏账户”之间的区别对如何划分和改变这五种资产提出了挑战。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银行将停止根据宏观经济、风险偏好、监管要求和资本市场绩效等各种客观因素对资产进行分类和调整,从而大大降低不同时期和不同银行之间会计信息质量的可比性。如果没有明确的规则,银行资产分类必然会形成很大的随意性。由于“好账户”和“坏账户”的分类符合不同的减值模型,银行有义务停止对信息披露的更高要求,包括但不限于计算方法、数据来源以及可比性的努力和承诺。
2。审计风险有所提高,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减值模型的引入要求注册会计师更加重视和专业知识,停止对金融资产减值的专业评估。利率的整合和未来现金流的确定,以及未来会计期间无处不在的资产重新分类和减值调整,严重损害了会计信息的严肃性,进一步提高了审计风险。
还应当指出,为了确保金融资产减值的“可预测性”,必须以牺牲会计实务为代价评估上市公司整体资产的盈利能力。根据补充文件,银行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是“安全的”,但过度的减值准备直接减少可供分配的利润,损害二级市场投资者的信心和利益。
[摘要]2011年1月,IASB和FASB联合发布的补充文件《金融工具:减值》对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产生了重要影响。基于金融危机后国际会计准则的修订背景,本文以会计目的和金融监管目的分离为出发点,阐述了会计理论的基本立场和态度,并合理评价了该补充文件对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可能产生的影响。
[关键词]会计目的;金融监管;会计信息质量;金融资产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