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开罗 > 探讨钓鱼岛问题的由来和症结及解决思路,钓鱼岛问题的由来

探讨钓鱼岛问题的由来和症结及解决思路,钓鱼岛问题的由来

探讨钓鱼岛问题的由来和症结及解决思路

二战后钓鱼岛问题的由来,《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明确界定了日本的领土范围。中英三国1943年12月的《开罗宣言》(Cairo Declaration)规定,三国的目的是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来在太平洋上占领或占领的所有岛屿,以便日本从中国领土上窃取。

钓鱼岛问题的由来?

《信息指南》(2004年第13期)钓鱼岛争端的起源和发展张晓最近,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海域又出现了新的骚动 据报道,3月24日,7名中国公民登上了属于中国领土的钓鱼岛。然而,他们被日本非法拘留,在非法拘留期间也受到不人道的待遇。 自1372年中国明清时期封号以来,日本一直把钓鱼岛作为通往琉球海的唯一通道。 早在1403年,钓鱼岛就被记录在一本名为《沿着风前进》的书里。 1719年,清朝册封琉球特使徐宝光在他的《中山川新路》中指出,他的海上路线如下:从闽安镇到五虎门,走鸡舍之首。1.中国历史上关于钓鱼岛的最早记载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的隋朝,当时中国的台湾和钓鱼岛与另一个叫琉球的独立国家相邻,杨迪皇帝派遣特使朱宽要求他投降 14世纪,明太祖闻名于世,琉球国王正式成为朝贡法院,成为附庸国 1372年,中国人杨载第一次,

钓鱼岛问题的由来

二战后钓鱼岛问题的由来,《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明确界定了日本的领土范围。中英三国1943年12月的《开罗宣言》(Cairo Declaration)规定,三国的目的是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来在太平洋上占领或占领的所有岛屿,以便日本从中国领土上窃取。

钓鱼岛问题的由来?

探讨钓鱼岛问题的由来和症结及解决思路范文

摘要:钓鱼岛是影响中日关系的敏感问题。针对这一问题,日本已尽最大努力利用日美同盟来解决它。美国还表示,钓鱼岛受美日安保条约管辖。在此背景下,中国应从战略高度做出回应,坚决维护二战成果,努力推动民间关系发展,切实做好多方准备。

2017年2月初,新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日本,并表示将继续加强对日本的防御。钓鱼岛受美日安保条约管辖。美国国防部长的这一声明符合日本安倍政权依靠日美同盟在钓鱼岛问题上与中国竞争的战略要求。钓鱼岛是影响中日关系的敏感问题。中国逐渐从抗议转向控制。日本声称会毫不犹豫地使用自卫队来保卫国家。美国一再声明它将协助日本防卫。在这种背景下,探讨钓鱼岛问题的根源和症结,有助于中国把握解决钓鱼岛问题的总体战略。

问题的根源

钓鱼岛是一组岛屿,包括钓鱼岛、黄薇岛、赤尾屿、北岛、南岛、北岛、南岛、飞鱼岛等岛礁,总面积约5.69平方公里。其中,钓鱼岛面积最大,约3.91平方公里,最高海拔约362米。

中日两国的许多文件清楚地表明,钓鱼岛原本是中国的领土,由于1894年中日战争的失败而被日本窃取。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后投降,接受波茨坦公告和公告中重申的开罗宣言,承诺将台湾和澎湖列岛在下关条约中割让的土地恢复到1895年前的法律地位。从那时起,钓鱼岛已经回归中国。

日本声称对钓鱼岛拥有主权。其主要论点反映在1972年3月的官方文件“尖阁列岛显然是日本领土”中。这可以归纳为两点。首先,1884年,日本阿桔新一世郎发现钓鱼岛是“无人居住的岛屿”。1885年后,日本政府多次派人视察钓鱼岛,并宣布钓鱼岛为“无主之地”,但没有发现任何中国控制的迹象。第二,在美国托管琉球群岛期间。琉球群岛的地理边界于1953年12月公布。琉球群岛的边界被定义为北纬24-28度,东经122-133度,钓鱼岛位于边界内。

以上两者都违背了正义。钓鱼岛是一个“无人岛”,但它不是一个“无主岛”。钓鱼岛等岛屿是非常小的荒岛。他们既没有定居也没有驻扎在明清时期。从1372年(明洪武五年)到1866年(清同治五年)的近500年间,中国以该岛为索引,派出载有200多名武装士兵的“船”(官船)24次定期从其北部巡逻。根据当时的历史条件,中国对该地区拥有管辖权,并构成有效占有。因此,日本无权无视中国,并在1895年1月《马关条约》签署前三个月将其纳入其领土。当日本在1885年宣布钓鱼岛为“无主地”时,它似乎仍有所掩盖。在签署“马关条约”以“公开”夺取台湾后,它“悄悄地”趁火打劫窃取钓鱼岛。[1]

第二次世界大战于1945年结束后,台湾摆脱了殖民占领,但钓鱼岛被美军占领作为射击场。1971年6月,美国违反《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与日本签署了冲绳回归协定。1972年5月,美国将冲绳政权归还日本,钓鱼岛也移交给日本。当时,台湾海峡两岸强烈抗议美国擅自扩大冲绳回归。“钓鱼岛”运动在人民中爆发。日本在此基础上宣称对钓鱼岛拥有主权。无论是支持中国的立场,还是日本宣称钓鱼岛属于冲绳,都给了美国“玩游戏”的机会经过策划和演绎,美国提出了所谓的“中立”立场,即钓鱼岛属于回归范围,但只回归行政权或行政权,不回归钓鱼岛主权。

琉球群岛包括钓鱼岛吗?历史可以明确回答:冲绳最初被称为琉球王国,明清时期是中国的附庸国。由于晚清政府的软弱,日本于1879年3月派兵进入该国,随后占领并改名为冲绳县。当年两国就琉球群岛的归属问题进行会谈时,双方都认为琉球群岛有36个岛屿,钓鱼岛根本不在这36个岛屿之列。日本吞并琉球王国之前,其地图都表明钓鱼岛属于中国台湾岛。日本右翼主张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如果不是无知,那就是别有用心。

日本提供的琉球群岛包含钓鱼岛的“最强”证据是1953年12月美国陆军少将大卫·奥格登(David Ogden)代表美国琉球当局发布的“第27号令”,即“琉球群岛的地理边界”。美国的这一单方面行为不仅对中国没有法律约束力,而且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当时,连日本都没有基本的担忧。1961年4月,日本国土地理研究所第878号文件批准的《日本地理》第七卷《九州汇编》所附的《西南群岛地图》中不存在所谓的尖阁列岛(钓鱼岛)。[2]直到1969年5月5日,日本政府才在钓鱼岛建立起任何“司法标志”或所谓的领土意识。

问题的症结

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最引人注目的解决方案是要求美国进行干预,强调所谓的日美安全条约适用于钓鱼岛。

1968年,在联合国远东经济委员会的赞助下,包括美国学者埃默里(Emory)和日本学者希萨诺(Hiro Shinano)在内的12名专家在东海、黄海等海域进行了为期六周的地球物理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台湾岛和日本之间的海域可能是世界级的产油区”。1969年4月,埃默里报告(Emory Report)发布时,周边国家和地区立即改变了对海域的“价值判断”。韩国和台湾已经通过单边立法,主张“探矿权”和“采矿权”等权利。

日本学者参加了调查,他们的国家政策提案直接触及日本夺取钓鱼岛、干涉东海石油资源开发的企图。日本声称韩国和台湾的立法提案在国际法中无效,然后加快了与美国的谈判,以“归还”冲绳,并最终以5.2亿美元的高成本“回购”冲绳。[3]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欧美石油公司一直非常积极地参与东海和南海的勘探活动。雪佛龙代表的石油公司、石油公司所在的国家、开发区国家和地区的利益日益混合。这不仅加剧了东海和南海权益分割的复杂性,也进一步加剧了中日在东海问题上的对抗。

如果钓鱼岛属于日本,日本将与中国共享其大陆架,中国将因此失去约2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土地。根据调查,钓鱼岛海域的石油储量约为350亿吨,根据中国5亿吨标准油的平均年消耗量,这足以供中国使用70年。此外,该海域还有其他海底矿产资源和战略利益。中国能允许日本右翼分子实现他们的野心吗?

中日两国的许多文件清楚地表明,钓鱼岛原本是中国的领土,由于1894年中日战争的失败而被日本窃取。图为2014年西陵印刷厂春季拍卖预览会上,观众用放大镜观看1752年法国出版的标有钓鱼岛中文发音的古代地图。

晚清慈禧太后“衡量中国的物质资源以赢得国家的好感”,李鸿章“琉球位于角落,仍然是可选择的”。这些曾经被嘲笑或嘲笑为表现晚清政府“宽宏大量”的言论,实际上是弱国的无奈之言。作为1894-1895年中日战争的战败国,中国当时在领土和主权问题上没有发言权。二战后期发布的《波茨坦公告》表明,当琉球和其他地方即将失守时,日本开始研究如何拯救盟军占领的领土。1947年7月26日,日本外相太田在提交给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的备忘录中外交地表示:“在确定波茨坦公告中提到的日本大陆及其周边小岛的范围时,希望这些岛屿与日本大陆之间密切的历史、文化和经济联系将得到充分考虑。”备忘录是早上送来的,艾奇逊和鲁田约好了,下午还了备忘录。他的态度非常强硬。与此同时,日本天皇和首相也分别向美国当局提出领土问题,均被毫无例外地拒绝。[3]

琉球群岛回归引发的钓鱼岛问题变得非常引人注目。1971年10月,美国政府表示:“将最初从日本获得的对这些岛屿的行政权归还给日本不会损害有关国家的领土主权主张。……对这些岛屿的任何相互冲突的要求都需要通过有关各方之间的谈判来解决。”美国的这一中立立场一直持续到1996年。同年9月11日,美国政府发言人伯恩斯发表声明:“美国既不承认也不支持任何国家对钓鱼岛的主权主张。”美国驻日本大使蒙代尔告诉美国媒体:“日美安全条约不适用于钓鱼岛。”[5]

1997年“日美新防务合作指南”制定后,日本要求将防务承诺延伸至钓鱼岛,作为检验美国防务承诺的“试金石”。2001年12月12日,美国助理国务卿福特表示:“如果钓鱼岛遭到袭击,美国可能会向日本提供支持。”2004年3月23日,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伊莱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日美安全条约适用于钓鱼岛”,美国最终实现了日本的愿望。2012年9月10日,当日本上演所谓的“购岛”闹剧时,美国多次重申这一立场,并决心介入钓鱼岛争端。事实上,引发地区争端,加剧国家间冲突,采取两面派手法从中获利,是美国维护霸权的惯用策略,也是中日钓鱼岛争端的症结所在。

对[的答复/s2/]

中日双方都坚持钓鱼岛是他们的固有领土,这是对中国正义和主权的宣示,也是对日本历史的歪曲和否认。要解决钓鱼岛问题,中国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是坚决维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侵略者、战败者和受惩罚的国家,日本的领土范围由《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决定,这也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承认。中国应当坚持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成果,展示其捍卫领土和主权的坚定不移的能力和意愿。无论日本对钓鱼岛采取什么单边措施,都不能改变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属于中国的事实。中国政府和人民应当高举和平、正义与合作的旗帜,坚决捍卫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和世界秩序,有信心、有能力、有能力挫败日本右翼分子践踏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律原则的行为,以实际行动坚定维护地区和平及其核心利益。

第二,应努力促进非政府关系。许多智囊团的有识之士和中日两国人民都认为,美国有一股力量,希望甚至挑起中日之间的紧张关系,从而造福于美国的双方。中国应更加重视民间外交,加强民间交流,促进民间交流,巩固舆论基础,促进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地区的和解、双赢和安全互信,努力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相应地,中国也应注意理性、积极、克制地驳斥和澄清近年来日本官员和部分学者从国际法、历史事实、人文地理等角度对钓鱼岛问题的错误理解、观点和评论。与此同时,中国仍需进一步提高警惕,努力使美国缺乏甚至失去“扰乱”亚洲的地理支撑点。

三是做好有效的多方准备。在行政上,进一步加强钓鱼岛水域的巡航。中国巡逻、渔政、海警巡航进入正常状态,钓鱼岛局势发生了实质性变化。外交上,它计划长期和预防性的应对战略,并积极敦促中日关系回到理性、务实和合作共赢的健康轨道。军事上,将建立钓鱼岛射击场,适当开展夺岛守岛等实战演习,适时开展多兵种联合军事演习。中国已进入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促进社会进步的艰难或关键阶段。轻率地谈论战争的结束是不合适的。然而,当国家主权和核心利益被侵犯到底线时,并不意味着我们将放弃战争手段。

参考
[1][·日本]井上清好(Kiyoshi Inoue),贾琦君和魏昱译,钓鱼岛的历史和主权,北京:新星出版社,2013年版,第161页。
[2]刘江勇:《钓鱼岛的归属:事实与法理》,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531页。
[3],[4]李洪谷:《钓鱼岛问题的由来》,三联生活周刊,2010年第49期。
[5]高兰:《美国干预中日钓鱼岛争端分析》,载于《日本日报》,2012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