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生产关系 > 《资本论》中生产力的来源与发展解读,资本生产率与使用价值或交换价格相关吗...

《资本论》中生产力的来源与发展解读,资本生产率与使用价值或交换价格相关吗...

《资本论》中生产力的来源与发展解读

资本的生产率与使用价值或交换价格相关吗...《资本论》中的生产力概念只与使用价值有关。使用价值是价值和交换价值的物质载体,也就是说,技术是社会生产关系的物质外壳。生产力和生产的关系是一个发生和批判的过程。在新世纪,我们迎来了保卫首都的时代!是遗传学政治经典的批判方法

《资本论》中,“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

没有理由认为这项研究是基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对立统一的。没有生产力就没有生产关系,没有生产关系就没有生产力。因此,生产关系的研究必须与生产力的发展联系起来,不能孤立地研究。 在《资本论》中,劳动生产率不同于劳动生产率。劳动生产率是物质生产过程中人与自然的关系。 劳动生产率是生产效率 引言是马克思写《资本论》的指导思想和基本思想。 这一部分有很多段落,所以有必要对整体结构有一个宏观的了解。 引言的结构:1 .阐述了政治经济学研究中生产与交换、分配与消费的辩证关系。 2.说明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方法是唯物辩证法。 辩证唯物主义,劳动者从事劳动生产的能力 它的大小一般是通过劳动生产率来表达的,所以它与劳动生产率的含义相似。 在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其他著作中,它们通常被用作本质上相同的范畴。 它与一定数量的劳动力推动的生产资料数量和推动一定数量的生产资料所必需的劳动力成正比。

资本生产率与使用价值或交换价格相关吗...

资本的生产率与使用价值或交换价格相关吗...《资本论》中的生产力概念只与使用价值有关。使用价值是价值和交换价值的物质载体,也就是说,技术是社会生产关系的物质外壳。生产力和生产的关系是一个发生和批判的过程。在新世纪,我们迎来了保卫首都的时代!是遗传学政治经典的批判方法

《资本论》中,“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

《资本论》中生产力的来源与发展解读范文

“生产力”概念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核心概念,也是具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常识的人们所熟知的一个概念,但熟知并非真知。法国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路易·阿尔都塞的学生和朋友艾蒂安·巴里巴尔提示人们:“没有一个概念像生产力或者更确切地说生产力水平(或发展程度)这一概念那样具有表面的简单性,而在实际上却包含着许多难题。”

巴里巴尔的提醒提醒我们,我们必须仔细检查我们熟悉的生产率理论。本文拟从巴里巴尔的上述提示入手,通过深入经典文本重新审视当前流行的生产力理论,并澄清以下问题:第一,构成生产力这一客观物质力量的要素是什么?第二,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这种客观的物质力量是如何形成的?第三,这种客观的物质力量是谁的力量?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对生产力概念的新理解。

1。目前流行的生产力概念是“表面简单”和“实际困难”,

当前流行的生产力理论主要包括以下内容:第一,生产力的含义,通常表述为“人类在生产实践中形成的改造和影响自然,使之适应社会需要的物质力量”;第二是生产力的基本要素,包括“劳动材料”、“劳动对象”和“劳动者”,其中劳动者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3];第三是“科学技术”,这是生产力的重要因素,也是“第一生产力”[4。

就上述生产率理论而言,它确实具有巴里巴尔所说的“表面简单性”。正如他所说,在这个理论中,“当谈到生产‘力’,人们可能会立即想到一系列概念:“生产力是人口、机器、科学等”。);同时,人们还会认为“生产力的发展”具有进步的形式,新生产力的叠加或一些生产力被其他更“强大”的生产力所取代(手工工具被机器所取代)。[5],因此,人们可以很容易地理解生产力和生产力发展水平。这种理解是“不言自明的”、“非常诱人的”,并且具有“表面上的简单性”[6。然而,无论人们对作为生产力的这种客观物质力量作出什么样的限制,生产力总是一种客观物质力量,当我们深入研究这种客观物质力量本身时,实际的“难题”就立即出现了。巴里巴尔写道:“上述列举生产力的方法很快遇到了很大困难。此时,我们必须集合“各种要素”,以便直接保持马克思的概念与对“事实”的描述相一致,我们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即要集合的各种要素在质量上是不同的。”换句话说,巴里巴尔意识到了这样一个“难题”:在这个生产力理论中,构成作为生产力的客观物质力量的要素实际上被理解为非权力本身“不同品质”的“各种要素”的集合。巴里巴尔意识到这个“难题”必须认真对待。

[7]

事实上,在我们所熟悉的现行生产力理论中,构成生产力的这种客观物质力量的并不是某种力量本身,我们习惯列举的要素不仅是某种力量,而且是“不同的品质”——这不仅引起了反对者的怀疑和批评,而且马克思主义者本身在谨慎的态度下也难以认同。至于巴里巴尔,他直言不讳地说:这一困难“表明生产率的概念与之前列出的生产率无关”,并且“我们必须理解这个概念的真正含义”[8。巴里巴尔的话可能有偏见,但在把生产力的组成部分理解为“劳动材料”、“劳动对象”和“劳动者”方面存在问题。

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五章第三章中,马克思在考察“劳动过程”时指出,“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是:有目的的活动或劳动本身、劳动对象和劳动材料”;“土地(包括经济学中的水)最初是为人类提供食物和现成的生存手段的。它作为没有人类援助的人类劳动的一般对象而存在”;“劳动材料是劳动者置于自身和工作对象之间的物体或物体复合体,用于对工作对象进行活动”[9;等等。由此可见,长期以来被视为生产力基本组成部分的劳动对象、劳动材料和劳动者,在马克思看来,实际上是“劳动过程”的组成部分。显然,生产力不等于劳动过程,所以劳动过程的要素决不是构成生产力的要素。那么,构成生产力客观物质力量的要素是什么?

2。《[资本论》中生产力的三种“自然力”/s2/]

如前所述,生产力不等于劳动过程,但正如巴尔所说,它也不是与劳动过程“无关”。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人类在改造劳动性质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客观物质力量,而构成这种客观物质力量的要素之一就是人类的“自然力”。马克思指出:“作为一个有生命的自然人,人类首先拥有“自然力和生命力”,“这些力量作为天赋、才能和欲望存在于人类之中”。在劳动过程中,“人本身作为一种自然力,是与自然物质相反的”,“为了以对自己的生活有用的形式拥有自然物质,人移动他的自然力——胳膊和腿,头和手”他发挥隐藏在自己本性中的潜力,并使这种力量的活动在他自己的控制之下“[11”。这里提到的“自然力”是人自身的“自然力”,它来自人自身,是隐藏在人自身本性中的潜能,是通过人在劳动过程中从事劳动的器官发挥作用的。根据马克思在文章中的相关论述,这种“自然力”不仅包括人的体力和智力,还包括作为非智力因素的人的情感和意志。例如,马克思说:“除了从事劳动的神经器官,还需要有目的的意志作为整个工作时间的注意力...一个工人越不能享受劳动作为他自己的体力和智力活动,他就越需要这种意志“[12”。

构成生产力客观物质力量的第二个要素是马克思所说的社会劳动的“自然力”。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1章“合作”和第12章“分工与工场手工业”中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当谈到“协作”作为一种劳动形式时,马克思写道:“协作和分工产生的生产力不需要资本或金钱”,“它是社会劳动的自然力量”[13,“这里的问题不仅是通过协作提高个人生产力,而且是创造一种生产力,这种生产力本身必须是一种集体力量”简而言之,根据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分析,构成生产力客观物质力量的有三个要素,即人自身的“自然力”、社会劳动的“自然力”和自然的“自然力”——我们可以称之为生产力“自然力”的三个来源。;在谈到“工场手工业”的生产组织形式时,马克思说:“工场手工业中的劳动分工,通过手工业活动的分解、劳动工具的专业化、当地工人的形成以及当地工人在一个总组织中的分组和组合,导致了社会生产过程的定性分工和定量比例,从而创造了一定的社会劳动组织,从而同时发展了新的社会劳动生产力”[15。简而言之,这种社会劳动的“自然力”是一种“集体力”,它是由人们通过分工合作,通过某种形式的生产组织共同劳动而形成的客观物质力量。它不仅在质量上不同于单个力的机械总和,而且在数量上也不同。

构成生产力客观物质力量的第三个要素是自然的“自然力”。在《资本的机器和大工业》第13章中,马克思指出,像不消耗资本的社会劳动的“自然力”一样,“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自然力,如蒸汽、水等。,不花钱”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高度肯定了“资产阶级是资本”的第一阶段是资本主义早期以“简单合作”为特征的生产阶段。“简单合作”的原因是它尚未建立在专业分工的基础上。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资本主义生产实际上是在同一资本同时雇佣大量工人时开始的,因此劳动过程扩大了规模,提供了大量的产品。”第二阶段是基于专业分工的“工场手工业”阶段。工场手工业有两个起源:一个起源于不同种类的独立工匠的结合,另一个起源于同一种类工匠的合作。一方面,原始的独立工匠逐渐丧失了全面从事原始手工业的习惯和能力;另一方面,每个工人的片面活动逐渐获得一种最适合自己的形式,成为他在生产中的特殊功能。在第二种模式中,整个操作过程被进一步分解,分解后的每个局部和简单操作被分配给工人并固定。因此,原来的分工不仅被复制了,而且通过工场手工业的生产组织模式得到了系统的发展——工人不仅向专业化方向发展成为当地工人,而且适应了工人在生产过程中的片面专业化操作,劳动工具的形式也逐渐得到改善。正是通过对原始生产过程的分解、劳动工具的改进、“当地工人的形成以及当地工人在一个总组织中的分组和组合”,车间和手工业中的劳动分工创造了“某种社会劳动组织”。在这种组织形式下,社会劳动的“自然力”在生产过程中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和利用,从而资本主义的社会生产力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1:“资产阶级在不到100年的阶级统治中创造的生产力,超过了前几代人创造的一切生产力,甚至更大。”因此,与分散在传统社会的独立手工业生产相比,由于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集中,劳动者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的“简单合作”是可能的。整个生产过程的特点是劳动者之间的“联合劳动”,而“联合劳动”所产生的力量远远大于个体劳动者力量的机械总和。“联合劳动的效果要么是个体劳动者不可能达到的。要么只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实现,要么只能在非常小的规模上实现“[21”。可以看出,劳动者之间简单合作所进行的“联合劳动”创造了一种生产力,“这种生产力本身必须是集体力量”[22,即马克思所说的社会劳动的自然力量。事实上,“简单合作”不仅在生产过程中剥削和利用社会劳动的“自然力”,而且因为工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工作地点生产同一种商品,他们之间的社会接触将导致他们在生产过程中“竞争的心和独特的精神”[23,从而使工人自己的“自然力”得到剥削和利用,从而促进生产力的发展。。马克思在这里提到的自然力是自然的“自然力”,如蒸汽压、水流力、风力、电磁力等。,一旦它们被应用到生产过程中,它们将成为人类改造自然的客观物质力量。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把机器理解为人类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自然“自然力”的装置。他说,如果人们想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自然的“自然力”,他们就需要这样的设备。“要使用水的力量,必须有水轮,要使用蒸汽的压力,必须有蒸汽机”[17等。因此,在生产过程中使用机器所产生的巨大生产力本质上是通过机器使用自然界“自然力”的结果。

[14]

三。生产力发展水平取决于生产中三种“自然力”的开发和利用程度

[16]

那么,资产阶级是如何创造如此巨大的生产力的呢?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社会是如何使生产力得到如此大的发展的?在《资本论》中,马克思详细考察了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发展的三个阶段,并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阐述。

[18]

[19]

[20]

第三阶段是“大机械工业”阶段。机械工业是在工场手工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随着工场手工业专业化分工的发展,劳动过程中的人和物质因素变得越来越专业化:不仅工人成为部分工人,从而变得越来越片面,而且劳动工具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在工场手工业中,劳动工具适应了部分工人的特殊功能,简化、改进和多样化了劳动工具。这样,在手工业时期,机器的一个物质条件同时被创造出来,因为机器是由许多简单的工具组成的。”

事实上,由工场手工业时期的简单工具组成的机器只是机器的一部分,即“工具机”或“工作机”,而真正的机器”由三个本质上不同的部分组成:发动机、传动机构、工具机或工作机。其中,“发动机是整个机构的动力”[26,它产生自己的动力(如蒸汽机)或由现成的自然力驱动;传动机构调节运动并将动力传递给机床;机床直接作用于劳动对象,“并根据某种目的改变它”[27。就机床而言,虽然起初它们基本上是手工工人在车间里使用的工具,但它们不再是人类的工具,而是组织的工具。当工具从“人类有机体的工具”转变为机械装置,即机床工具时,发动机就获得了一种完全不受人力限制的独立形式“[28”,只有这样,作为大工业的独特生产手段的机器才能真正形成。大型机械工业给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过程带来了巨大的变化。首先,在生产过程中,人类的自然力被大自然的巨大自然力所取代。第二,自然科学有意识地应用于社会生产过程。第三,劳动者的劳动已经成为直接社会化的普通劳动——因为机械工业中的生产资料是完全客观的“生产有机体”,所以只有通过直接社会化的普通劳动才能发挥作用。“劳动过程的合作性质现在已经成为由劳动手段本身的性质决定的一种技术需要”[29。正因为机械工业把巨大社会劳动的“自然力”、自然和科学技术的“自然力”纳入生产过程,它大大提高了生产力水平。

综上所述,资产阶级之所以能够创造如此巨大的生产力,是因为他们在生产过程中开发和利用了构成生产力源泉的三种“自然力”,特别是社会劳动的“自然力”和自然的“自然力”。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如此之大的原因是资本主义阶级不断提高了构成生产力源泉的三种“自然力”的开发利用程度。那么,在生产过程中,特别是在现代社会的生产过程中,人类依靠什么来提高构成生产力源泉的三种“自然力”的开发利用程度呢?答案当然是科学和技术。新“自然力”的发展和这种新“自然力”在生产过程中的使用都离不开科学技术——但是光靠科学技术是不够的,也有应用这些科学技术的手段和设施。具体地说,要在生产过程中开发和利用自然的“自然力”,我们需要相应的自然科学技术以及应用这些科学技术的手段和设施。同样,为了在生产过程中发展和利用社会劳动的“自然力”,也需要相应的社会科学技术以及应用这些社会科学技术的手段和设施。这里的社会科学技术,或称“管理科学技术”,即“包含在社会劳动组织中的客观物质力量是管理科学的发展对象”,所以“管理科学可以说是开发和利用“社会劳动的自然力量”的科学技术。“到目前为止,所有人的活动都是劳动,即工业”,而“工业的历史和工业所产生的物体的存在是一本打开了关于人类基本力量的书的书”。如果工业被视为成年人基本能力的公开展示,那么自然的人性或人类的自然本性就可以被理解。。简而言之,科学技术发展得越多,人类对生产过程中三种“自然力”的开发利用程度就越高,生产力水平也就越高。因此,虽然科学技术本身不是人类改造自然的客观物质力量,但它的发展对生产力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把科学技术视为“第一生产力”。\"

简而言之,与当前流行的生产力理论相比,人们自身的“自然力”、社会劳动的“自然力”和自然的“自然力”被理解为生产力的三种“自然力”来源,生产力的发展被理解为生产过程中这三种“自然力”开发利用程度的提高(取决于科学技术的进步)。

这种理解不仅可以解决巴里巴尔的“难题”,而且更符合马克思的初衷。然而,通过经典著作,尤其是马克思的《资本论》来理解生产力的概念,必然会遇到所谓的“资本生产力”。因此,我们需要问:生产力的客观物质力量是谁的力量?

四,“资本生产力”与生产力的人文内涵[/s2/]

如前所述,作为生产力源泉的三种“自然力”一旦进入生产过程并发挥作用,就会成为人们改造自然生产力的客观物质力量。然而,在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过程中,马克思多次把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力称为“资本生产力”。原因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构成生产力来源的三种“自然力量”被资本化了。

首先,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作为生产力来源的人的“自然力量”被资本化,因为他们是资本在市场上购买的劳动力。这些劳动力“一进入劳动过程就融入资本”...它们只是资本存在的一种特殊方式”,所以马克思说,“工人作为社会工作者发挥的生产力就是资本的生产力”。其次,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自然“自然力”也被资本化了,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的:“要利用蒸汽的压力,我们必须有蒸汽机”;为了利用人们在生产过程中已经掌握的自然科学定律(如电磁学定律),需要“极其昂贵和复杂的设备”[32。换句话说,只有用资本购买这些机器和设备,这种自然力量才能在生产过程中得到发展和利用。因此,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自然“自然力”也显示了资本的生产力。第三,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劳动过程中分工合作形成的社会劳动的“自然力”也表现为资本的生产力:在简单的合作中,“劳动主体是资本的一种存在形式”,是由许多劳动者共同履行职能而形成的。在工场手工业中,由许多个体“当地工人”形成的“社会生产组织”也属于资本,所以人们共同活动所形成的力量表现为资本的力量,“各种劳动组合所产生的生产力也表现为资本的生产力”[34。简而言之,由于构成生产力来源的三种“自然力量”都是由社会生产中的资本组织起来的,因此生产力成为服务于资本增殖的工具,并表现为“资本生产力”。

那么,这种生产力是谁的力量,它是人们改造自然的客观物质力量?事实上,在正式使用“生产力”概念之前,马克思就用“人的本质力量”来表达人在劳动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客观物质力量。他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写道:

[30]

此外,他还特别提到:“在普通和材料行业...人类对象化的基本力量是以感性的、陌生的、有用的对象和异化的形式呈现给我们的。”参考:

换句话说,劳动过程也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客观化过程,所以客观化的人的劳动是“人的本质力量的一部打开的书”[36,但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它以“异化”的形式呈现给人们。我们有理由将上述“人的本质力量”视为马克思“生产力”概念的前身。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明确地把“生产力的历史”看作“个人力量发展的历史”[37,并指出:“每个人——他们的力量就是生产力”。但是,在分工条件下,即私有制条件下,“生产力表现为完全独立于每个人并与他们分离的东西”,“生产力似乎有一种东西的形式,而对于个人本身来说,它们不再是个人的力量。但是私有制的力量”[38。其原因是,这种“生产力”的主体是这些个人通过劳动过程中的分工与合作以及社会生活中的分工与交流而形成的“共同体”。由于这个“共同体”和直接生产的个人(因此这里的“共同体”就是马克思所说的“虚幻的共同体”)之间的分裂或对立,生产力被表达为彼此分离的东西和支配它们的物质力量。

马克思认为,要摆脱这种权力的支配,人们只能依靠个人来重新获得对这些事物的权力的控制。特别是,个人仍然需要一个“社区”来重新控制这种事情的权力,因为“只有在社区中,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39。虽然“由以前的个体组合而成的假共同体总是独立于每个个体的”[40,但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假共同体”正在不断增长支配人们的“东西”——生产力——的力量。他们还培养了控制这种东西力量的主体,即现代无产者。“只有完全丧失了全部独立活动的现代无产者才能实现他们完全不受限制的独立活动。这种独立的活动是对全部生产力的占有和由此产生的全部人才的发挥“[41”。因此,当现代无产者的自由联合取代资本主义这一“虚幻的共同体”时,他们将“理性地调整他们与自然之间的物质转化,将其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以盲目的力量统治自己”[41

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当前流行的生产力理论强调工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但它并没有回答“谁的力量是生产力”的问题,因此仅仅阐明生产力的人的内涵是不够的。只有把生产力看作“共同体”的人的力量,我们才能理解生产力发展和人的发展的辩证统一。

[35]

[[[[[路易阿尔都塞艾蒂安巴里巴尔。阅读《资本论》[。北京:中央编译局出版社,2008:226;226;226;227;227.

[2][3][4]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5:110。111;111-112。

[9][11][12][13][14][15][16][17][20][21][22][23][24]

[25][26][27][28][29][31][32][33][34]马克思和恩格斯。大写: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208-209;208;208;443;378;421-422;443-444;444;374;378;378;379;421-422;396;429;429;434;443;386;444;417;417.

[10][35][3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324。306-307;306.

[18][19][37][38][39][40][4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74。277;124;128;118;119;129.

[30]卢品岳。资本逻辑与当代现实[。上海: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6:147。

[42]马克思和恩格斯。大写: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