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声乐 > “唱、念、做、打”在戏剧人物塑造中的作用,你如何理解传统戏剧中歌唱、阅读、表演和演奏的区别

“唱、念、做、打”在戏剧人物塑造中的作用,你如何理解传统戏剧中歌唱、阅读、表演和演奏的区别

“唱、念、做、打”在戏剧人物塑造中的作用

如何理解歌剧中的唱、读、做、演是歌剧表演的四种艺术方法。同时,这也是歌剧演员的四项基本技能。它通常被称为“四大成就”。1、“歌唱”是指歌唱技巧,通过运用声乐技巧来表现人物的个性、情感和精神状态,声音和情感的结合,通过声乐的艺术感染力,表现剧中人物的心曲

戏曲表演中的”唱,念,做,打”包括哪些内容

唱歌——包括演员的独唱和二重唱 长篇独奏曲讲述了人物的背景,悲叹命运,展现了人物复杂矛盾的思想感情,深刻刻画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性格。 二重奏经常在推动剧情发展和将冲突推向高潮方面发挥作用。 读——舞台上的演员读白色吗 唱诵有两种:一种是歌唱,指京剧的四种基本技能:唱、说、说、做、表演、演奏、打击乐,以及四种艺术的戏曲表演方法,也是戏曲表演的四种基本技能。 唱歌指的是唱歌,阅读指的是音乐吟唱。两者相辅相成,构成歌舞歌剧表演艺术“歌”的两大要素之一 做指的是跳舞的身体动作,打斗指的是武术和翻滚技巧,它们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歌舞歌剧两大表演艺术。传说是指一系列关于某人、某事或某处的谣言,以及纯粹的地方传说中的人类和历史价值。 在文字没有发明的时代,人们只能用口头传播来记录历史,这是传说的起源。 学术上,学者们所谓的神话(myth by scholars)是指表演歌剧的四种艺术方法,它们描述了人类的原始时期,即人类的进化,也是表演歌剧的四种基本技能。 唱歌指的是唱歌,阅读指的是音乐吟唱。两者相辅相成,构成歌舞歌剧表演艺术“歌”的两大要素之一 做指的是跳舞的身体动作,击打指的是武术和翻滚技巧,它们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歌舞歌剧表演艺术。

你如何理解传统戏剧中歌唱、阅读、表演和演奏的区别

如何理解歌剧中的唱、读、做、演是歌剧表演的四种艺术方法。同时,这也是歌剧演员的四项基本技能。它通常被称为“四大成就”。1、“歌唱”是指歌唱技巧,通过运用声乐技巧来表现人物的个性、情感和精神状态,声音和情感的结合,通过声乐的艺术感染力,表现剧中人物的心曲

戏曲表演中的”唱,念,做,打”包括哪些内容

“唱、念、做、打”在戏剧人物塑造中的作用范文

戏剧动作不同于舞台上的言行、表情、手势和外部动作。它们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内部行为,另一种是外部行为。内部行动通常指的是心理动机、下一步做什么以及做出什么选择。这与戏剧情节的发展密切相关。“戏剧的外在动作应该是人物情感淡漠、形式外在的身体语言,而不是属于个人习惯、缺乏个性特征表达和心理活动的无意识动作。”[1]199在许多情况下,内在行动的方向与外在行动的表现是一致的,但有时可能恰恰相反。

中国戏曲有着悠久的历史,极其顽强和蓬勃。中国歌剧的繁荣和发展离不开其成功的人物塑造。塑造人物是戏剧(音乐)艺术创作的核心和归宿,也是戏剧(音乐)艺术能否产生持久艺术魅力和获得永恒价值的关键[2]66和人物形象的塑造以及人物的外在动作是密不可分的。

在中国戏曲的传统表达方式中,“唱背”属于人物的语言运动,“做打”属于人物的身体运动。接下来,通过歌剧的“唱、读、做、演”四种表演方法,具体阐述外部动作在戏剧中的重要地位。

一、语言与行动:表达人们的思想

角色的语言和动作主要有对话、二重唱、独白、独唱、叙述、边唱等,即唱中唱、读中读、做中弹[2]38“语言在书中形成场景、个性和思想。”[3]321人物语言是歌剧艺术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它能直接、清晰地介绍事物的过程,直观、真实地表达人物的情感,揭示人物的心理和情感状态。

(1)唱歌

“如果你说得不够,就唱歌。”歌剧演唱是人物表达情感的重要方式。无论是“板腔”还是“曲牌”,都是中国古代诗词歌曲在戏曲中的融合和表达。歌剧演唱可以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扩大或描述人物的内心活动,从而深刻揭示人物的情感活动。

在歌剧中安排不同长度的歌词,不仅能直接塑造人物性格,表达情感,而且富有旋律美感,便于营造气氛,间接凸显人物的内心活动。

在京剧《曹操与杨修》中,曹操听信流言蜚语后误杀了孔戴文,并告诉杨修他在梦中杀了人。杨修知道曹操在说谎。为了迫使他说实话,杨修设计了曹操的妻子钱娘在半夜给曹操送衣服。如果曹操此时不说实话,他一定要杀了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的钱娘。这时,曹操用长长的歌词表达了自己的情感:

“我的好妻子韩左目睹了无数英雄的崛起和滚滚狼烟。锦江山上到处都是血和尸体。我只在光秃秃的土地上杀死了成千上万只鸡和狗。我只杀了普通人。我担心世界上所有的智者都会感到寒冷。我已经尽了很大努力把灰尘变成尘土。”

这首咏叹调很有感染力。曹操的心在世间,他注定要辜负他的妻子。这首咏叹调的存在与否并不影响剧情的发展,但它慷慨悲壮,对塑造人物起到了重要作用。曹操作为宰相,手里握着大量的军队,但为了招贤纳士,平定人心,实现他的宏伟计划,他不得不杀了自己的妻子,这反映了他在乱世英雄般勇猛的悲哀。

在京剧《四郎访母》中,佘太君看到四郎,有这样一段咏叹调:

”一看到焦耳的眼泪灌满了她的脸颊,几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沙滩将是一场败仗,只杀了杨家很难过,大哥的长枪刺伤了她,你二哥的匕首杀了她去了尹泰...最遗憾的是,你的七弟被潘红绑在香蕉树上,箭从他身上飞过,没有埋葬,娘只说我儿子今天在哪里?颜回,我的儿子,什么风会把你带回来。”

杨四郎已经15年没回来了,所以他当然不太了解他的家人。佘太君的咏叹调不仅是对久违的儿子的一次普通的讲话,介绍了家庭的现状,也表达了她对三郎的深切思念和对儿子突然归来的喜悦。这七个儿子有他们自己的地方可去,他们大多数都死了,他们仍然很痛苦。这对一个老母亲来说是件残酷的事情。一看到焦耳回来,她的内心情感终于发泄出来了。

这首咏叹调不仅解释了事件的过程,促进了情节的发展,而且成功塑造了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形象。这位老母亲不同于普通家庭的老母亲。她经历了战争的苦难。她的丈夫和儿子都死于战争。虽然她是个女人,但她仍然带领女儿和儿媳妇驰骋战场,做出贡献。我以为我的儿子已经死了,当我再次见到他时,我心里感到难以形容的兴奋。此时此刻,我看起来苍白无力,我丰富细腻的感情无法反映,只能通过长长的歌词来表达。

京剧《红鬃烈马》王宝钏看过一代战妃之后有这样一句歌词:

”王宝钏低下了头,用眼睛往下看,这个战争女孩看起来就像一个仙女...贰负西凉由你照顾,你照顾了他十八年。”

在嫁给薛平贵之前,王宝钏是一个有钱有势的女儿。她吃着美味佳肴,穿着精致的丝绸和丝绸,用女仆洗脸,把水倒进金盆,和仆人一起旅行,一点也不痛苦。结婚后,她的丈夫参军,并与父亲击掌告别。她不得不依靠自己获得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饿着吃野菜,渴着喝山泉,不能吃东西,一丝不挂,从一个女儿到一个贫穷的女人。丈夫18年后回来了,但他带回了一位公主来分享他的爱。王宝钏对替代战争不满意。然而,作为一个好家庭,她不仅能表现出内心的不满,还能表现出她的宽宏大量,平静地接受战争的公主并表现出她的友谊。

从这段咏叹调中,我们可以看出王宝钏的思想不同于他对代战公主说的话,是内外兼之的。它生动地揭示了王宝钏的心理状态:纠结、沮丧,但无法表现出无助。“打扮”是一个神奇的词。她没有说“一代战争女性长得像仙女”或“一代战争女性长得像仙女”,而是只说“打扮得像仙女”,潜台词是“看起来没那么迷人,儿子的丈夫只是暂时被她缠住了”。这表明王宝钏不太愿意接受表面上的战争。结果,王宝钏的形象立刻复活了。她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不是封建伦理下的傀儡。她有感觉。当这种感觉被阻挡时,她至少会在心里奋起反抗,而不是盲目服从。因此,王宝钏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能够打动观众。

歌剧演唱能充分揭示人物的心理,使人物的情感表达淋漓尽致。因此,观众对剧中的角色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很容易对他们产生个人感情,要么是爱、恨、尊重,要么是嘲笑他们。这样,观众就与剧中人物的情感密切相关。当角色哭的时候,观众会哭,当角色高兴的时候,观众会高兴。剧中人物的生死、喜怒哀乐,甚至微笑和手势都会影响观众紧张的神经。

(2)阅读

戏剧语言是在生活语言基础上提炼出来的艺术语言。它是人物思想的外衣和情感的浓缩。它含蓄的诗意美使它具有巨大而丰富的情感容量和艺术魅力,触动了观众的心灵。

\"当你能说话时,背诵它.\"念白主要用于表达人物的直接交流,直接而清晰地表达人物的内心活动。一方面,这是简洁明了的;另一方面,它为可能的抒情性迅速提升留下了空间空。“念白是以说唱艺术、滑稽表演和当地方言谚语为基础的。在塑造人物方面,年白更适合简洁地表达人物的态度、情感、性格特征和解释情节。它与戏剧中的歌唱相辅相成,而歌唱是作品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4]52上面提到的“红鬃烈马”。这部戏里有这样一段对话。当王宝钏得知他面前的男人是他的丈夫时,他对薛平贵说:“既然你儿子的丈夫回来了,你就必须退后一步。薛平贵:“好吧,好吧,退后。王宝钏:“后退一步。”。薛平贵:“好吧,后退一步。王宝钏:“我希望你退后一步。”。薛平贵:“老婆,没有回头路了。”。王宝钏:“如果有回去的路,你就不会回来了。”。“薛平贵已经缺席18年了。几句话清楚地揭示了王宝钏的辛酸和感人的形象。她对薛平贵的缺席深感不满。这段对话生动地反映了王宝钏期待和怨恨丈夫的矛盾心理。角色更加真实感人。

在京剧《西厢记》中,老太太知道张生和盈盈的秘密,想折磨媒人。媒人回答,“这不是张生小姐的媒人的错,而是老太太的错。

在士兵包围营救将军的那一天,那位女士同意让贼兵和盈盈一起退休。后来,士兵退休了,老太太后悔告诉他们要配他们的兄弟姐妹。既然张生不被允许结婚,是时候再次感谢张生告诉他离这里远点,但不要再让他呆在书房里了。这就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如果你的妻子直言不讳,这将是旧国家的耻辱,如果你向官员举报,这位老太太也将对她的家庭管理松懈感到内疚,这将是你的美德的耻辱。”这段花言巧语,不停地攻击,层层摆出老太太自己的过错,让看似端庄的老太太在一个卑微的小女孩面前失败,充分显示了媒人的尖酸刻薄、顽皮活泼、爽朗清新、机敏聪明、晶莹剔透,让人怜爱。

歌剧中的思想有时恰当地表达了人物的心理。它与歌剧中的歌唱相辅相成。通过适当的排列和组合,可以更好地表达人物的情感和心理状态。

第二,身体运动:显示角色的性格

身体运动是肢体语言,是指人们用肢体语言进行身体交流的表达过程。“肢体语言表达包含更多的心理因素。它侧重于探索如何使用肢体语言表达方法、肢体语言逻辑规则、内心情感等。进行具体的、实用的价值和内容的交流和表达过程。”[5]2身体运动实际上是心理活动的物化过程。任何外部运动不仅是一幅苍白的画面,而且是传达信息和表达情感的象征。当角色的语言不足以表达或不方便直接使用语言来表达角色的情感时,角色的身体动作会起到很好的作用。不同于语言,人物的身体运动会引起人们的视觉冲击。它用生动活泼的形式来表达人物的生活内容,使戏剧更具艺术性和吸引力。\"行动是唤起观众感情的最快手段。\"

(一)做什么

表演是歌剧的主要视觉语言模式之一。歌剧的表演是通过充分吸收与造型相关的各种艺术形式和方法,如古舞、绘画、雕塑、杂耍和书法,直接从生活中不断模仿人和动物的形式和行为而形成的。通过舞台实践,运用物理手段塑造人物是歌剧的主要方式。身体运动直接作用于视觉,而进行工作通常会产生惊人的效果。在《诗学》中,人们认为直到“歌唱不够”才会感觉到“用手跳舞,用脚跳舞”。这是基于角色情感的进步程度。表演有时与歌唱或背诵一起使用,以达到辅助视听的效果,使歌剧更加生动和富有表现力。有时,它被单独用来通过人物的动态来讲述故事,以此来展示事物的过程和人物的心理。

“‘做’是在古典戏剧音乐的氛围中虚拟的、写意的、抽象的、有意义的展现人物的个性,相关的各种生活内容和舞台故事必须呈现出喜怒哀乐。它具有独特的特点,鲜明的对比,动态的节奏和浪漫的魅力。例如,用彩色墨水勾勒出的工笔画精致细腻。它将硬度、粗糙度、强度和厚度融为一体。另一个例子是传达情感的抒情诗。上帝,形式,情感,物理和化学是一体的。”[4京剧《索林囊》描写一个大家庭的女儿薛香玲对仆人梁雪买的东西不满意。她唱道“快给梁雪打电话,让他选择”唱“梁雪”的时候,右手袖子指着“快走”,袖子耷拉下来,向上翻。唱\"选择\"的时候,袖子是在把\"法儿\"和\"法儿\"和\"法儿\"连在一起后扔掉的。一个完整的小组充分表达了这位娇小姐的气质,如果她不满意,就会发脾气。因此,角色的“做”与角色的情感密切相关。

在秦腔《挂画》中,卢野·韩嫣匆匆穿上女仆的衣服,迎接她的情人的到来。她踢腿转动手绢,转身飞手绢,转身扔手绢,换衣服时迅速转身脱衣服,在椅子上跳上跳下,蹲在一条腿上,打扫房间挂画时跨着双腿旋转,等等。,生动地描绘了一个聪明快乐的小女孩的形象。桂剧《拾玉镯》中孙玉娇拾玉镯时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如下:“开门四处看看,没人在四处张望,想想,想拾就停,犹豫了好几次,进门后回头看看玉镯,最后捡起来”,“把手镯放在地上,感到惭愧,跑进门,关上门”,“开门, 看两边,踢手镯使它靠近门,故意把手帕留在门上,拿起手镯戴在胳膊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反映了孙玉娇天真、活泼、害羞、害羞的性格,揭示了她在京剧《赵军出逃》中以婚姻的方式追求爱情和王昭君的一系列“动作”,这些动作立刻来回扑腾,袖子飞扬,反映了她对祖国的怀念,对祖国的怀念, 她不想离开,但为了与邻居和睦相处不得不献出自己的生命的复杂心理,以及一个热爱祖国、诚实坦率、有强烈荣誉感的女人的形象突然上升。

歌剧中的“做”包括一些特殊的动作——喷火和变脸。喷火变脸(Spitfire and face changing)将角色无法被观众看到和感知的内心活动转化为观众能够看到和感知的具体形象——喷火或改变面部化妆,可以更清晰、生动地展现角色的心理活动和内心感受。不仅如此,它们非常有趣,使戏剧对观众更有吸引力。

“喷火(Spitfire)是一种特殊的表演,当在华丽的面部交易中扮演精灵角色或者在女性角色中执行复仇谋杀时,会从口中喷出火花。这位演员嘴里叼着一根装满松香粉的圆管。管子的外端被点燃,当它向外吹时,就会发出火花。”明镜一登上京剧《李慧娘》的舞台,他就不停地想:很遗憾,今天的事情不公平,鬼越来越多,火焰从他嘴里喷涌而出。这火是正义之火,象征着他正直、憎恨邪恶、渴望公共利益和正义的伟大形象。

变脸在川剧中通常用来表现人物情绪的突然变化,如恐慌、恐惧、愤怒和绝望。目前,舞台上有三种常见的变脸形式:吹灰、变脸、变脸和变脸。在《活捉三郎》中,三郎知道颜夕焦已经死了,但是他在半夜看到了颜夕焦,所以他应该明白鬼魂是来要求他的命的。这时,为了显示他的恐惧和恐惧,他改变了脸色。

歌剧表演中的这些特技不仅包括这些,还包括僵尸、睁眼、换胡子、飞越帽子、钻火圈、举重、藏刀等。这些动作技术性很强,难度也很大,但是很有表现力,这里不再重复。

歌剧中的“做”可以准确地突出人物的职业、年龄、身份、性格特征以及人物的思想、情感、情感变化等。这些舞蹈动作被运用到歌剧中,以充分反映人物的精神面貌、面部表情和气质。

(2)战斗

演奏技巧和特效,最初是一些表演项目的手段,具有很高的观赏性。在传统戏曲的长期发展和演变过程中,它们逐渐被吸收和融入到传统戏曲表演中。因此,除了原有的观赏价值外,它们还具有表现情节和渲染气氛的功能。

从戏剧的角度来看,这种视觉语言的表意价值也很大。“武术和歌剧的一些特殊效果在表达打斗场面或特殊场合的姿势和姿态时,具有不可替代的情节表达效果和艺术审美效果。”[7] 58《殴打》是传统戏曲中身体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生活中打斗场面的艺术提炼和总结,也是传统武术舞蹈的结果。”[8]

京剧《雁荡山》没有一个字,但生动地描绘了隋末的一个战争故事。孟海红率领起义军追击雁荡山的守将何天龙,在山中和水中相继击败敌人。最后,他们攻占了鄢陵关,消灭了残存的敌人。该剧充分发挥了武术的表演特点,结合了长期和短期武术学生的传统技能,运用音乐和舞蹈语言,创造出气势磅礴的打斗场面。不唱歌,有利于跨文化交流。即使你不懂中文,你也能清楚地理解故事的内容,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如果没有演员来演这出戏,这出戏就不能称为戏剧。

传统戏曲中的武术可以成功地塑造一些威严、勇敢的叛逆英雄形象。例如,关羽的形象是由传统戏曲塑造的。“不管是“四水关”、“战华雄”还是“展颜亮”、“国武关”,只要关羽开始战斗,平时习惯战斗的将军们只会用三种砍头的方法来砍死,从而凸显关羽作为一个勇敢而全能的战士的形象。历代统治者都称赞关羽为神。在小说和歌谣中,关羽被誉为正直、正直、忠诚和勇敢的人,五个常任理事国和全世界。关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光荣的形象。为了突出关羽智慧勇敢的形象,舞台从武术方面做了具体的设计安排,使关羽智慧勇敢的形象更加典型。”[9]

昆曲《雷峰塔》一偷草,白蛇女就去嵩山偷草,以救吓得魂不附体的徐贤。然而,仙女发现了它,所以有一个战斗的场景。白蛇夫人既是恶魔又是人类。他温柔安静,理智迷人。然而,为了挽救徐贤的生命,她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忘记自己的死亡,达到无私的状态。虽然她死了九次,但她仍然不后悔。为了在战争中从法海夺回徐贤,白蛇夫人带领所有水族人民与强大的法海作战,尽管她已经怀孕并且身体虚弱。当然,结局是显而易见的。然而,作为一个女人,白蛇女顽强战斗,敢于用自己的命运挑战共同的世界,勇敢地追求自己认定的幸福,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人形象已经深深扎根于人民的心中,赢得了大多数观众的理解和同情。这些激烈的打斗场面,令人悲叹的悲剧结局,使白蛇女的形象栩栩如生。

由此可见,在歌剧的相应部分安排适当的武术不仅能产生一定的视觉效果,产生迷人的力量,而且能更充分有力地塑造人物形象。

高尔基说:“文学是人类的研究。”在宏伟而精彩的文学艺术世界中,各种艺术形象,如星星,相互辉映。戏剧是人类理解自己命运的一种形式,是人类生存的一种方式,也是人生的真实写照。\"它的重要内容之一是掌握人类的心理活动.\"

角色外在行为的表现过程也是角色内在活动的真实写照。\"听他们说什么,看他们做什么。\"当人物的内心情感积累到一定程度时,语言行为是心理活动的焦点。当人物矛盾加剧到一定程度时,身体动作是情感因素的放大。他们在塑造人物方面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戏剧人物的塑造是戏剧艺术是否具有永恒魅力的关键。因此,在创作过程中,我们应该把握人物的外在运动,从而使作品中的形象光彩夺目,增加作品的艺术魅力。

参考:

[1]吴歌。戏剧本质新论[。昆明:云南大学学习出版社,2012。

[2]周传佳。戏剧作家[& # 183;M & # 183;导论。杭州:浙江美术学院出版社,1991年。

[3]范曾。论文[。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4]渗透。戏剧法课程[。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2。

[5]张凯。中国古典戏剧的身体语言[。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6]乔治。贝克,由余尚元翻译。戏剧技巧[。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04。

[7]小莹。中国古典戏剧《[》肢体语言表演基础教学。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10。

[8]刘宏。论中国戏曲表演的技巧[。戏剧之家,2014 (8): 17-78。

[9]贺金海。武术在中国戏曲中的作用[。中国戏曲艺术,1992( 12): 24-25。

[10]谭培生。编剧的基本理论,第五讲[。电影和电影新作品,1986 (5): 57-62。“对外行动对中国人的影响”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