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世界 > 美国索尔�贝娄小说中的救赎,索尔·贝娄的艺术特色

美国索尔�贝娄小说中的救赎,索尔·贝娄的艺术特色

美国索尔�贝娄小说中的救赎

索尔·贝娄的艺术特色文学史意义在美国文学史上,贝娄作品的意义主要体现在他构建的全新文坛和他创造的完全不同的人物身上。贝娄的文学世界与贝娄自身的犹太身份有关,即他创造的世界是一个充满丰富人文精神和犹太民族特色的世界。世界没有

索尔·贝娄电子书txt全集下载

索尔·贝娄全集附件已经上传到Baidu.com。点击免费下载:内容预览:失落的地方:1933年挂电话的人,贝娄·钟,索尔·贝娄(1915年6月10日-2005年4月5日),美国作家,197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和普利策奖获得者 代表作《洪堡的礼物》 贝娄于1915年出生在蒙特利尔,出生于一个俄罗斯裔犹太移民家庭。自从他的父亲卷入了一场出售私酒的纠纷后,这个家庭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贝娄“无疑是当代美国小说家中评论最多的人” 早在20世纪70年代,印度贝娄研究人员查兰坦·库休斯塔(Charantan Kushuesta)就表示,“对贝娄的大量研究已经开始达到小产业的规模。” 格洛丽亚·克罗宁和博兰·霍尔出生在他们的《索尔·贝娄:注解》1915年7月10日,索尔·贝娄(1915-2005)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郊区的拉辛镇。他是贝娄家的第四个孩子。他的父亲亚伯拉罕和母亲丽莎是1913年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的犹太移民。 贝娄从小就经常参加传统的犹太仪式,如安息日和犹太洗礼。这是索尔·贝娄的《珍惜现在》吗,这里有地址,但索尔·贝娄名字的翻译很不规范:http://1.book .百度. com/新华/m0/w33/h82/4f 07 b 92 F5 b 8 b5d . 0 . html。

索尔·贝娄的艺术特色

索尔·贝娄的艺术特色文学史意义在美国文学史上,贝娄作品的意义主要体现在他构建的全新文坛和他创造的完全不同的人物身上。贝娄的文学世界与贝娄自身的犹太身份有关,即他创造的世界是一个充满丰富人文精神和犹太民族特色的世界。世界没有

索尔·贝娄电子书txt全集下载

美国索尔�贝娄小说中的救赎范文

作为一名“社会历史学家”,索尔·贝娄和他的合著者德莱塞(Dreiser)一样,忠实地记录了当代美国城市生活的真实面貌,并以喜剧的方式展示了一个浮华、嘈杂和陌生的真实世界。与此同时,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记忆绅士”,他和他的作家同事普鲁斯特一样,热衷于追寻那些逝去的时光,用抒情的风格描绘了一个记忆中的世界,一个“流亡的灵魂渴望的”古老的国家和故土。前者反映了当代美国文化的非人特征和贝娄明显的消极倾向和批判立场。后者反映了犹太社区的人文情怀,体现了贝娄真诚的道德理想和积极的态度。贝娄研究专家约翰·j·克莱顿曾经指出,贝娄的小说“充满了对救赎的关注”(2)。在我看来,对过去的怀念不是由他作品中人物的本性引起的,而是对他们的具体情况的有意识的反应。这种反应不是它所说的“自我放纵”,也不是“通过怪癖逃避现实”。相反,这是一种对抗现实的方式,也是一种自我救赎的方式和方法。在一个不人道和恶劣的环境中,记忆的世界不仅是主人公摆脱束缚和治愈创伤的避难所,也是他们理解现实、证明自己并最终摆脱生存困境和重获生命的力量源泉。

首先,对过去的记忆为主人公提供了一种精神庇护和心理安慰,使他们能够暂时避免现实世界的压力和侵蚀,用他们独特的平和和温暖保护他们受伤的心灵。因为记忆的主要内容是童年的家庭生活。虽然不乏贫穷、沮丧、悲伤和痛苦,但与冷酷、丑陋、野蛮和唯物主义的现实相比,对世界的记忆尤其显示出情感的魅力和人性的光辉:

拿破仑街,这条臭烘烘的、肮脏的、破烂的、布满谜语的、玩具般的、饱经风霜的街道。走私贩的儿子们在这条街上读古老的祈祷文。赫尔佐格深深地依恋着这一点。他在这里经历的人类感情再也没有见过。犹太人的儿子一代接一代地出生。他们睁着眼睛看到了这个奇怪的世界。每个人都念着同样的祈祷文,深深地爱着他们所发现的。这真是一个永不失败的奇迹。拿破仑街怎么了?赫尔佐格想。他想要的一切都在这里。(3)赫尔佐格无法忘记他的母亲用沾了嘴的手帕擦他的脸,手帕上有唾液的香味,还有他母亲用雪橇费力地拉他的情景。同样,洪堡礼物中的西特林也不会忘记他母亲在他把丢失的牙齿扔进炉子后摔下楼梯时的尖叫,并说老鼠会再吃一颗好的。《未知的人》(The Unbeknownst Man)中的Scholmutter博士永远不会忘记他妈妈在他洗头时不小心把肥皂水放进了他的眼睛里,也永远不会忘记他妈妈在他参加派对时用力吻了他一下。即使是那些痛苦和悲伤的记忆,也依然难以忘怀,因为其中蕴含着深刻的真理。赫尔佐格记得,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他的父亲为了家庭生计而努力工作,但他多次被打败、抢劫和严重受伤。我们每年大约听十次关于赫尔佐格一家的故事。有时候妈妈说话,有时候爸爸说话。

因此,我们接受了很多痛苦的教育。我仍然记得这种心的哭泣。它们在我的胸口,在我的喉咙里。我真想张开嘴让他们吐出来。(4)在记忆中,“任何痛苦”都不再沉重,无法释怀。对赫尔佐格来说,妻子的冷漠、朋友的背叛和同事的疏远让他暂时远离了自己,所有这些都消散在“持续时间的芬芳,早年美好的梦”。通过追溯和重温他们的记忆,他们受伤的心灵可以得到安慰,他们流亡的灵魂可以回到家乡。

正如马诺教授所说,在贝娄的小说中,记忆“不仅仅是怀旧,不,相反,当然,它只属于人性。......作为对自己和祖先的详细审视,记忆可以保佑人们,训练他们的思维。......事实上,对贝娄来说,记忆更像是抚慰灵魂的祈祷,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叙述。

记忆的世界是一个充满爱的世界,因为爱让这些事情难以忘怀。小说中的主人公在记忆中体验和感受爱,同时产生和传播爱。成名后,西特林抛弃了老朋友的家庭纽带,疯狂地追求名利和女人,但他变得越来越痛苦,精神上迷失了。最后,记忆中的温暖融化了他冰冷的心,恢复了他爱的能力。“我不明白童心是如何在我心中复活的,但它毕竟又回来了。一切都在融化。冰,小心,年龄。”今天,他拒绝和莉娜一起去意大利,因为他不能放弃家庭纽带。相反,他坚决选择去休斯顿看望他需要手术的哥哥。由于与洪堡的深厚友谊,他坚持要去拜访洪堡的叔叔,并重新安葬了洪堡和他的母亲。同样,在更多人死于心碎的情况下,贝恩在马蒂尔达的怂恿下,起诉了输给他的叔叔。但是我叔叔的记忆最终改变了他的决定。因为他记得和我叔叔在一起的那些小片段。回想起来,他觉得他叔叔对他“像父亲一样”。正是共同记忆中的这种温暖让贝恩原谅了他叔叔的过错。他说:“我不忍心放弃哈罗德叔叔,这是事实。我的记忆也不想这么做。一旦我的记忆集中在某个现象上,我就会牢牢抓住它,表现出一种固执。”⑨也是因为“往事触动了他”⑨,“烟消云散”艾萨克并不总是关心姐姐对他根深蒂固的敌意,并毫不犹豫地重重地来到身患绝症的姐姐床边,最终使嫉妒和怨恨转化为宽恕和和解。

事实上,对记忆的追求和自我重温是爱的表现。对爱的渴望使记忆成为可能。所以柏拉图把回忆和爱联系在一起。同样,黑格尔曾经指出,“人类生命的本质源于历史。历史、记忆——所有这些使我们富有人性”。在《表亲》中,叙述者eza深深地依恋着表亲。他写信给法官求情,这样他触犯法律的表弟就不会受到严厉惩罚:“我写信是因为表弟兄弟在我的记忆中占据了一个独特的位置。”家庭记忆成为他行为的深层动力。“为了过去,为了我最喜欢的父母,为什么不呢?如果我想保留过去的美好记忆,我必须这样做。

如果莎娜的儿子失望了,我的纪念品就会发臭。威尔逊教授说,“对个人和历史的记忆是维护人类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在贝娄的小说中,回忆是爱的表达,是对价值和人性的坚持和维护。

其次,回忆过去也是一个自我反省的过程,是另一种冥想形式。主人公在回忆中回顾自己,解剖自己,试图拯救自己的灵魂,实现“内心的重大改变”。

平时,思杰喜欢回顾自己的生活,喜欢“从背后或侧面看自己”我永远记得这种方式,这样我就可以追溯到最早的时候”。在经历了时代的变迁和人生的曲折之后,他开始回顾和审视自己,“决心照亮逝去的时光”。通过追溯他的记忆,他发现自己对他人缺乏理解和关心,并且“肯定失去了”他曾经对家庭中其他人的“极度关心的态度”。尤其是通过对洪堡的经历和他们之间关系的考察,西特林感觉到了他的“罪恶深度”:

他因贪欲而拒绝去看望垂死的洪堡,当他在街上遇到乞丐般的洪堡时,他躲在车后,迅速跑开了...这些过去的事件成了他挥之不去的痛苦记忆。\"思杰的纪念日也是赎罪的日子.\"

思杰带着对洪堡的负罪感踏上了赎罪之旅。同样,洪堡在死前也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反思自己过去的错误”。在给思杰的一封信中,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以脚本的形式向思杰表达了他的原谅和宽恕。他们都意识到了自己的罪行和错误,意识到了彼此的不幸和美德,最终在相互理解中达到了心灵交流和共鸣。肖穆特博士承认给罗斯夫人写信的过程是“重新发现自己的一个重要过程”。他在记忆中反映了他生命中的荣誉和耻辱。他那封不可能的信实际上是他内心的忏悔。与其说是回忆录,不如说是自白。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哥德哈特教授认为这部小说是“对罪恶的忏悔和净化的努力”。如果舒尔马特博士对罗斯夫人的讽刺只是一种冷漠的态度,那么塞姆勒先生杀害他人的生命完全是一种犯罪行为。当他杀死放下武器的德国士兵时,他已经从受害者变成了罪犯。萦绕在他脑海中的大屠杀记忆不仅使他意识到反犹太主义的罪行,而且还发现了隐藏在自己内心的邪恶。威塞尔说,“对邪恶的记忆将成为抵御邪恶的盾牌”。

正是基于对记忆中邪恶的认识和忏悔,塞姆勒最终成为了一个反对暴力、呼吁人性和道德的人。显然,对于贝娄小说中的主人公来说,回忆不仅是为了汲取爱的力量,也是为了解剖自己,以净化自己的邪恶和罪恶。爱情的成长和罪恶的消除是道德提升的两个互补的方面。因此,贝娄小说中的记忆从来不是自我麻醉的梦,甚至也不是简单的怀旧。因为怀旧往往追溯到过去经历美好的一面,以获得心理上的安慰和安慰。然而,这里的记忆揭示了一个人的丑陋和邪恶,这是一个痛苦的自我剖析。与怀旧相比,这种记忆更多的是沉重的心情、理性的冷漠和深刻的思想。

第三,对死亡问题的关注和思考贯穿贝娄的小说。作品中的主人公经常在经历或想象中遭遇死亡,并直接或间接地被死亡的恐惧所笼罩。贝娄曾称这种对死亡的焦虑为“美国最强烈的焦虑之一”,并将其视为现代人精神危机的根本表现。因此,对他来说,人和他们的灵魂是否能被拯救,最终取决于人是否能从死亡中被拯救这一具体而基本的问题。在这里,贝娄再次肯定了记忆的拯救功能,认为记忆是人们超越死亡、摆脱死亡焦虑的重要途径。

在贝娄看来,尽管“亲属不得不永远消失,这是人们无法忍受的”,但死者可以永远活在人们的记忆中,与活着的人在一起。生命可以通过记忆延续,超越死亡的局限。为此,他特别强调纪念死者。在拉威尔斯坦,他通过自己的自传体形象济克表达了这种个人情感:

“许多人都想摆脱死者。相反,我有办法紧紧地抓住他们。我固执的直觉——现在应该清楚了——是他们不会永远离开。”

在洪堡的礼物中,他还通过斯特林的口说:“死人生活在每个活着的灵魂的无意识部分。”\"如果我们愿意让死者活着,他们就会活在我们心中。\"在贝恩的《更多的人死于心碎》中,不仅有可能记住死者,让死者活在子孙后代的记忆中,而且还有不可推卸的生命责任:“儿子应该让献出生命的人复活,即使这意味着登上月球。我们必须找回所有的死者。死人和活人形成一个整体。”

与死者保持联系并忠于他们是死亡焦虑的解毒剂。一方面,对死者的记忆使活着的人能够感受到一个阴阳相通、生与死相通的世界,从中汲取安慰灵魂的力量。另一方面,它也能让活着的人感受到生命的不朽和灵魂的不朽,从而走出死亡恐惧的阴霾。因此,主人公渴望与死者交流,渴望让他们的生活生动地出现在他们的记忆中。亨德森一直拉着他父亲的小提琴,告诉他。赫尔佐格一直给死者写信,而西特林给死者读书。他们试图用这种方式证明这不是“一个人死了就彻底死了”。亨德森远赴非洲,试图寻找“前人类的过去——一个真实的过去”

摆脱死者的负罪感和死亡的纠缠。他的非洲之旅是一次寻找记忆的旅程,正如戈德曼教授所说,“一种自我更新的形式”。贝娄说得更直接、更具体。他说亨德森“实际上是在寻找一种拯救死亡焦虑的方法。”他不能忍受的是这种持续的焦虑。“同样,对思杰来说,克服死亡恐惧的过程也是恢复记忆的过程。他总是试图“接近死者”,并与死者沟通,以唤醒他们沉睡的灵魂。与此同时,他也不断强化他对童年的记忆。在他看来,童年所代表的纯真是永远不会消逝的,正如华兹华斯的《不朽颂》所显示的那样。此外,在贝娄的笔下,洪堡的剧本是生者和死者之间的纽带。

它不仅以另一种形式延续洪堡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它还让思杰最终摆脱死亡的威胁,回归真实的自我,以全新的态度开始新的生活。最终,死亡的诅咒在思杰与死者的爱和交流中被消除了。正是通过这部戏的收入,他得以反驳洪堡和他的母亲。小说结尾提到的番红花象征性地表明,只要记忆还活着,死亡就不再是终结,生命将永远重生。这也和《更多的人死于心碎》结尾提到的北极苔藓一样:“北极苔藓内外结冰,其中95%是硬冰。但如果温度变暖,它们会恢复,甚至会长大。”相反,对于那些拒绝记忆的人来说,死亡意味着生命和虚无的终结。正如莲娜达所说,“人死了就死了,仅此而已。”

对于那些死去的人来说,他们经常选择忘记,并对那些怀旧的人表现出极度的蔑视和困惑。莲娜达称西特林为“墓地男孩”朱利叶斯除了商业事务没有任何记忆。虽然他认为他是他母亲最喜欢的儿子,但他记不起他母亲的样子。贝娄说,“记忆就是生命”,而遗忘意味着死亡。这种死亡不仅指的是死者的另一次死亡,而且使生者害怕死亡,甚至使它存在,即使它仍然活着和死亡。\"拒绝记忆的责任就是拒绝有意义的生活,选择死亡.\"“一切向前”莲娜达最终抛弃了西特林,投入墓地管理员的怀抱,象征性地选择了死亡。拒绝记忆的朱利叶斯在一次大手术前被死亡的恐惧笼罩着。正是西特林回忆起他们年轻时的美好时光,他逐渐平静下来,最终幸存下来,度过了难关。

四、一些学者认为记忆会“抗拒生活;思考这些记忆太久可能会使人远离现实生活”,并使人沉溺于封闭的内心世界,从而失去与世界和他人的交流。

不完全是。对贝娄笔下的英雄来说,对过去的记忆是“意义和价值的深井”。他们之所以经常回顾那些“久违的短暂记忆”,不仅是为了寻找安慰和治愈痛苦,也是为了了解生命的真正意义和重生的力量,并找到摆脱生存困境的方法和途径。正如威尔逊教授所说,尽管这使他们不合适并被视为病态,但他们的疾病是他们的“基本人性”,也是他们的救赎。

他们的人性得到了恢复,灵魂得到了净化,道德得到了提升,最终他们以一种新的态度回归现实并融入社会。贝娄传记作者海兰德说:“在每一个故事中,英雄对过去的记忆都会导致他生活的重塑。”

贝娄研究专家特纳还强调了记忆在帮助主人公恢复生活秩序中的重要作用。他说:“赫尔佐格在记忆中寻找一些失去的现实和必要的手段。这些措施将有助于他将自己与这些规范结合起来。正是由于背离了这些准则,他才遇到了个人困惑和疏远。”

显然,贝娄的怀旧行为不是消极逃避,而是积极探索。正如卡尔·吉拉德(Carl Giraud)在诺贝尔奖演讲中强调的那样,贝娄小说中的主人公“都在奔跑,不是逃离某样东西,而是奔向某样东西,奔向某个目的地,希望在那里得到他们所缺乏的东西,即一小块坚实的立足点”。

作为一个充满人文情怀的作家,贝娄肯定家庭伦理和家庭情感,相信良好的人性和道德,认为它们是现代社会异化的解毒剂。他对记忆的强调和表达是呼吁这一传统价值的回归,并为现代人走出精神荒原、获得灵魂救赎提供了一条途径。正如他通过他的角色所说:

只有人——我们所有人——才能找回失去的光彩。只要我们不被眼前的黑暗所吓倒,这个有上帝外表的人就不会只是外表。......为了将人类从对自然的无知中拯救出来,我们应该依靠人类的情感和上帝惊愕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