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0000字硕士毕业论文小学语文教学中知识与阅读深度整合的研究

20000字硕士毕业论文小学语文教学中知识与阅读深度整合的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0000字
论点:识字,教学,汉字
论文概述:

本论文,试图总结传统语文教学中韵语识字和属对教学等识读结合的经验,以现代教育心理学理论为指导,结合自身教学实践,探讨小学语文教学中识字教学和阅读教学结合的策略。

论文正文:

第一章小学语文识字教学现状

一、识字教学分离现状

在低年级教学中,我们一直强调汉语拼音作为识字教学的拐杖,其重要性毋庸置疑。由于识字教学是低年级教学的重点,许多教师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课堂识字上,用汉语拼音教学生阅读新单词。这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是许多教师将“识字教学作为重点”推向了极致。他们只教学生记住足够数量的汉字进行识字,从而忽视了学生对课文的理解和感知,忽视了学生阅读方法和阅读兴趣的培养,从而将识字教学与阅读教学分开,误入歧途。具体表现如下:
(1)有偏见的思想认识:单纯追求识字,忽视识字的目的是阅读,然后忽视识字教学与《语文课程标准》的结合,以提高儿童的识字率,从过去的1250年到1600-1800年的第一期,回归到新中国成立以来低年级的最高识字率,从而满足儿童早期的阅读要求。对识字重要性的强调反映在实际操作中,即大量识字在低年级语文教学中进行。老师们普遍认为,只有当他们知道足够多的汉字时,他们才能读很多,并且高质量地表达它们。在当今的信息社会,获取信息最重要的方式是阅读。识字与儿童阅读理解的发展密切相关。
然而,许多教师对“识字教学是小学低年级的重点”的理解是绝对的。对识字的纯粹追求忽视了汉字应用能力的培养,忽视了识字教学尽早阅读的目的。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教师追求的只是让学生读得越来越快,以达到他们的教学目标。这种片面强调识字数量和速度的做法导致学生识字巩固率低,而“恢复生活”率高。新单词在不同的环境中无法准确流畅地阅读,更不用说准确地用于口头表达了。识字教学是小学语文教学的有机组成部分。它与阅读教学、写作教学和听说教学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语文教学体系。不同部分的划分只是为了便于研究和表达,并不意味着每个部分都是相互独立的。相反,在实际的课堂教学中,它们是一个整体。儿童言语发展是综合能力的发展,不仅是一个阶段的识字能力发展,也是另一个阶段的阅读能力发展。因此,教师应该在学习课文的基础上,将单词、单词、句子和文章的教学融入到一定的语言环境中。课后,学生应该有机会及时练习和应用新知识。所学的单词应该经常用于阅读和写作。这是巩固新单词的重要方法。全面发展识字和语言技能是可能的,这样儿童的语言技能才能得到充分发展。……
...................

第二章传统基础教育与现代教育心理学的启示

一、中国传统教育与通读教学

基础教育是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儿童教育的知识。从古代的“苦学教学”到秦汉时期的“急救”和“仓灵”,再到“三十万”和“千”,直到后来的“神童诗”、“龙文辨营”、“圣律启蒙”和“少年薛琼林”,中国的基础教育以相对稳定和创新的态度走过了几千年。尤其是“三、十万、一千”的组合,自宋元以来已成为一套完整的启蒙素养教材。它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并持续了很长时间。这绝非偶然。在长期发展中,蒙古族研究形成了独特的教学目的、教材体系和教学方法,形成了中国古代独特而系统的儿童教育体系。它的一些具体做法在今天具有教育意义。张志公先生是汉语教学研究的专家。他认为目前的中国教育不理想。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没有足够重视传统的语文教学。他在《中国传统教育初步研究》一书中表示,要想在今天的语文教育中取得重大突破,就必须挖掘出传统语文教学中异常优秀和超越时间限制的东西。我们应该继承优秀的传统文化遗产,并认为我们今天可以利用它。
(1)从蒙古语教材的安排来看,扫盲教材与传统蒙古语学习
结合起来,除了“白加星”类别外,大多是句子形式。“千言万语”使用有限数量的1000个单词形成一个四字韵,不仅句子流畅,而且意义相连。这并不容易。思想教育和知识灌输是在儿童识字的同时进行的。这是蒙古文开始时文字与道的结合。当然,它灌输的封建思想是不够的,但这种方法值得学习。汉字出现在句子中,记忆汉字是以句子为基础的。记忆句子的直接目的是读写,同时潜移默化地灌输思想教育。这种安排的另一个功能是自然地将识字和阅读两个环节联系起来,从一开始就把识字放在阅读的背景下,从而减少人为的分离水平。
(2)从蒙古语教材的语言特点看识字与阅读的结合
识字教育是我国古代蒙古语教育的起点。以《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为代表的蒙古文教材以识字为目标。王庆·姚在《教导儿童法》中说,“当你培养时,你不需要选择和阅读……你可以阅读2000个字符。”这无疑符合现代集中识字的观点,但古人在识字教材的编排上巧妙地将识字与阅读结合起来。从语言的角度来看,三字经用三个字,百家姓和千字文用四个字,它们都用整齐的押韵,流畅易读,成对押韵,节奏感强,音乐性强,便于儿童阅读和背诵。……
……

第三章研究了阅读与认知相结合的教学策略。..........................................................15
1。....................................................................15
2。易于阅读....................................................................19
扫盲3。..........................................................23[/ Br/]
结束语:[/ Br/]
《新课程标准》明确规定,识字是第一阶段语文教学的主要任务,但这并不意味着识字教学活动应在整个班级开展。因为此时的语文课不仅肩负着识字教学的任务,还肩负着朗读、积累语言、培养初步阅读和理解能力的任务。基于以上考虑,本文试图将识字教学与阅读教学相结合,从两者在教学中的相互促进入手,借鉴传统语文教学中识字与阅读相结合的经验,吸收现代教育心理学研究成果,并根据自身的教学实践,提出识字与阅读教学相结合的战略思考,希望能为一线小学语文教师提供一些有益的参考。
改革开放后,“音标素养”从阅读纯音标文本开始,到阅读汉字音标文本,再到阅读汉字难字音标文本,最后是阅读汉字文本。虽然阅读纯拼音文字不利于汉字的掌握,但识字教学的每一步都与阅读密切相关。“押韵”利用汉语音韵学,用“押韵”来阅读。“汉字识字”(形成体系建立于20世纪80年代之后)一直致力于汉字的书写。借助“汉字书写”创造语境,一组汉字被写成富有感情的诗歌和文章,识字与阅读教学之间也找到了契合点。当然,其他有影响力的扫盲教学学校,如“集中扫盲”,也在实践中巩固了扫盲在阅读方面的成就。事实上,任何识字教学都必须在阅读中真正掌握汉字。然而,这里有一个强调的问题。集中识字主要利用汉字的规律进行分类和阅读,突出字体风格,以识字量为出发点。各种扫盲学校也相互学习和融合,以发展和完善自己。这些研究成果为我国的语文教学实践和学术研究提供了研究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