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2000字硕士毕业论文补充刑事侦查制度研究

32000字硕士毕业论文补充刑事侦查制度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2000字
论点:侦查,补充,制度
论文概述:

运用比较分析法,指出我国补充侦查存在的必要性并阐明了我国现阶段的补充侦查制度所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进而就如何完善补充侦查制度,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

论文正文:

一、补充侦查制度概述

(1)中国补充侦查制度的演变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补充侦查(以下简称补充侦查)制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31年10月4日颁布的《安徽省苏维埃政府革命法庭组织与政治安全局的关系与分歧》。文件第1项第4款规定,当罪犯在法庭诉讼中“不承认案件”时,法庭可将案件提交安全局审查。
因为国家政治安全局承担了调查、逮捕和调查一切反革命案件和侦查土匪的任务,其地位高于当时的反革命委员会。监察员已成为国家政治安全局在工作网络中的耳目,有权调查、逮捕甚至审讯。因此,保安局在这里的检讨基本上是补充调查。1944年3月1日公布的《晋冀鲁豫边区太岳区临时司法制度》第二章“起诉”第十二条规定了公诉方式“回归补充侦查制度”的第二项,即“法院有义务接受公安机关的起诉,不得拒绝”。但是,如果起诉材料不够具体,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进行补充调查。”
这是第一份正式使用补充调查名称的法律文件。新中国成立前,补充侦查的法律文件还包括:1946年8月1日颁布的《济南地区简易程序审判法》第27条规定了公安机关的重新侦查制度,即“刑事案件分为公诉和自诉”一.公诉:......未经公安机关调查起诉的,应当送公安局调查。如果调查不具体或材料不足,可再次进行调查。
1948年正式颁布的《哈尔滨市特别政府关于公安局与人民法院处理民事案件分工与联系的决定》第6项规定:“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对公安局上报的部分或全部案件进行调查的,公安局有责任进行补充调查。“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法律文件中关于补充侦查的规定主要体现在1951年3月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临时组织法》中。该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收到人民检察院起诉的案件,认为有必要发回重审或者补充检察资料的,可以将原案件发回原检察院重审或者补充检察资料。1956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各级人民法院刑事案件审判总结》,指出:“对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退回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的决定,必须明确侦查事项,并告知被告人案件已经退回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从那以后,由于领导人的错误认识和大规模群众运动,法律虚无主义在我国盛行,法制建设没有多少发展甚至倒退。因此,没有关于补充调查制度的相关规定。……
...................

二。比较法视野中的补充侦查制度

没有比较就无法理解事物之间的差异,更不用说实现创新了。理解本土资源的重要性,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实现中国法治的本土化和遵循普遍规律的双赢,是每个法人的使命。在分析其他国家的补充侦查制度时,必须涉及检察官与警察的关系。因此,在这一部分中,笔者试图以两个法系国家检察官与警察的关系为出发点,探讨补充侦查的域外运作,以期收到“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效果。

(一)英美法系国家补充侦查制度的调查

在英美法系国家,侦查机关和起诉机关相互独立,起诉机关很少直接履行侦查职能。警方在调查工作中具有有利的权力地位。检察机关对警务侦查活动的规划和实施影响不大,也很少干预警务侦查工作。因此,英美法系国家检察官与警察的关系在理论界一般被称为“检察官与警察分离模式”。这种警察检查模式和当事人诉讼模式决定了补充侦查制度的设置不如我国明显,但通过仔细分析仍能找到其运行轨迹。

1。英国的补充调查制度

要调查和了解英国的补充调查制度,第一步是理顺检察官和警察之间的关系。英国检察与警察关系及其各自的职能与中国检察与警察关系既有相似之处,也有很大差异。笔者试图总结以下几点:警方拥有更广泛的刑事侦查权,检察机关对案件的起诉方向有控制权,因为英国检察机关有权中止案件,而中国检察机关有权决定是否起诉某些案件,以及起诉后是否撤销。区别如下:在1985年《刑事诉讼法》实施之前,英国警察当局有权起诉一些刑事案件,甚至出庭支持公诉。调查人员大多作为证人出庭。当然,《刑事诉讼法》对英国检察系统进行了重大改革,恢复了起诉大多数刑事案件的权利。我国警方无权决定是否起诉。与此同时,尽管有人试图在法庭上作证,但这仍然不是一个普遍现象,因此没有作为证人出庭。英国检察机关的主要职能与中国大不相同。它主要向警方提供一般法律咨询,为庭审准备起诉材料,向出庭律师介绍情况,并负责进一步审查起诉是否符合条件,主要履行某些案件的公诉职能。然而,英国预审法官和上诉法院皇家刑事司法委员会的职能与中国检察机关的职能有些相似。调查法官负责审查和起诉刑事法院根据正式起诉程序审判的案件,签发逮捕令和搜查令等。皇家刑事司法委员会在司法监督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

三。我国补充侦查制度运行中的问题....................................................................19
(1).......................................................................20
(2)补充调查的截止日期不合理。..........................................................21
(3)退出和赔偿率高,自我赔偿案件少,严重浪费司法资源.........................................21
(4)二次调查率高。退出调查现象凸显............................................................23
(5)与补充调查有关的法律文件急需标准化和改进.........................................25
(6)审判阶段的补充调查制度与目前的审判改革不协调。................................26
4。我国补充侦查制度的改革与完善..................................................................................27[/br/ ] (1)立法补充侦查制度完善....................................................................................27
1。在立法中建立检察引导侦查制度。阐明检察机关有权提出纪律建议........27
2。完善补充调查的数量和持续时间。............................29
3,..................................................................................30
4明确界定了自我赔偿和不赔偿案件的范围,确立了不同阶段的刑事证明标准,实现了刑事证明标准的区分……30
5,在审判阶段废除补充调查制度,............................32
6,.................................................................................32
(2)改善相关支持系统...............................................................................................33
1、确立迅速审判原则....................................................................................................33
2。学习廉价起诉的原则。扩大不起诉的范围...............................................34
3、提高法律素质,规范法律文件的制作......................................................37
4,加强对..............................................................................................................37

结论

补充调查制度只是刑事诉讼中的一个微观制度,但它与审前程序和审判制度密切相关,涉及诉讼时效和保护人权等一系列问题。虽然我国现行司法实践中补充侦查制度的运行存在诸多问题,但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现实中,都不可能取消补充侦查制度。笔者认为,随着刑事诉讼改革的不断加快和刑事诉讼理念的不断完善,我国补充侦查的制度设计将更加合理。
没有比较,我们就无法理解事物之间的差异,更不用说实现创新了。理解本土资源的重要性,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实现中国法治的本土化和遵循普遍规律的双赢,是每个法人的使命。在分析其他国家的补充侦查制度时,必须涉及检察官与警察的关系。因此,在这一部分,笔者试图以两个法系国家检察官与警察的关系为出发点,探讨补充侦查的域外运作,从而收到“另一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效果。
因此,提交人建议立法应规定,如果对定罪和量刑有重大影响的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或遗漏了与案件有关的嫌疑人,检察机关可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进行补充调查。只有次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检察机关应当自行进行调查。同时,它赋予公安机关重新考虑的权利,即如果公安机关认为需要调查的案件事实完全可以由检察机关完成,如果只有嫌疑人的姓名不真实或者检察机关故意通过补充调查给自己造成困难,它有权提起行政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