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1566字硕士毕业论文新闻媒体与台湾选举政治互动结合概述

21566字硕士毕业论文新闻媒体与台湾选举政治互动结合概述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1566字
论点:台湾,新闻媒体,选举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新闻媒体论文,笔者虽然不曾对台湾进行过实地的考察学习,但是通过笔者搜集大量的具有代表性的文献材料,并查阅了大量台湾当地出版发行的著作,回溯了台湾新闻媒体在“解严”前

论文正文:

(1)“放松管制”前后台湾选举政治中新闻媒体的历史(1)国民党在选举中完全垄断媒体,国民党政权于1949年退出台湾后,国民党在吸取大陆失败教训的基础上,结合当时的国际形势,分析台湾整体社会形势等因素,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威权政权,即政府的权力来自武力,而非人民的意志 这种专制制度也为台湾的政治环境和未来新闻媒体的发展提供了一定的制度/[/k0/。 1.选举中的大多数媒体都是“政治侍从”。国民党退台后,时任“台湾省主席”的陈诚为成立“地方自治研究所”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最后,台湾“地方自治研究会”于1949年8月15日成立。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它已经完成了主要的自治方案和法规。《台湾地方行政区划调整方案》、《台湾省、县、市地方自治实施纲要草案》和《台湾县、市议员选举和罢免条例草案》送交台湾省会城市参考。 1950年的正式实施也成为台湾自治选举开始的标志 长期以来,台湾的国民党一直是“一党专政”。它甚至形成了“以党领导政府”、“以党代国”的党国体系。也就是说,国家和政党没有区别,甚至政党的命令和愿望也超出了政府的能力。 在这种专制制度和“党-国家分裂”中,这两种共生结构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如经济、文化和非政府组织,所有这些都被党-国家制度渗透。 当然,这也意味着文化领域的媒体“自然而然”成为国民党政府的宣传工具,他们的言论受到国民党政府的限制。这时,大多数新闻媒体都成了国民党政府的“政治侍从”,尤其是在选举政治中,媒体没有发言权,只能扮演政治“侍从”的角色 国民党从台湾撤退之初,为了解决当时岛上的社会生存危机和国际安全孤立的“外敌入侵”,国民党当局建立了严格的社会监督机制,即防止混乱的戒严令制度,并打算利用该岛作为战斗基地,为“反共复国”运动积累力量。 蒋介石认为,“战斗力量的组成分为七个政治部分和三个军事部分。当务之急是振奋人心,鼓舞士气。” (2)这样,国民党加强了对新闻媒体的控制,使其成为对大陆进行心理攻击的舆论工具 从那时起,在台湾的政治选举中,我们只能看到媒体为国民党政权辩护的影子。 (2)“放松管制”后新闻媒体自治的多元化发展初步表明,随着国际社会专制政权的相继垮台和台湾日益激烈的反对运动的高涨,国民党在20世纪80年代的统治霸权受到了强烈冲击。 为了保持和巩固其政治权力地位,蒋经国在十二届三中全会上正式推动了一系列“政治改革”,包括1986年10月通过的《国家安全法》、解除戒严令、解除党禁和实施《新民间社会组织法》等几项改革决议。1987年7月,新的《国家安全法》取代了《戒严法》,废除《戒严法》也标志着在台湾实施了38年的《戒严法》宣告无效。只有这样,言论自由,包括新闻媒体的言论自由,才能真正得到释放。 这时,台湾新成立的“信息局”接管了台湾的出版工作。前“警察总部”已经撤销了对新闻工作的管辖权。台湾的新闻自由又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民进党是一个具有鲜明“台独”特征的政党,成立于1986年9月。 1993年8月,国民党内部新的国民党路线分裂,成立了新的政党。虽然其政治主张是反对李登辉的,但它也有强烈的“反共”意识。因此,台湾的政党结构开始走向多元化。 反对党在国民党控制下的媒体的集体压力下遭受了新闻的“沉默”,这逐渐使他们清楚地认识到一个事实,即掌握新闻媒体可以掌握话语权,然后掌握一定程度的政治权力。 尤其是在选举日益猖獗的台湾,夺取新闻媒体就等于夺取选票。 此外,台湾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对国民党控制的媒体传播的偏颇狭隘的信息不满意,渴望通过大众媒体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 结果,反对党也完全掌握了人民的反对意见,与国民党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和媒体领土分割,与国民党展开了争夺媒体控制权的战争。 在政治舞台上,新闻媒体通常在传播和交流政治信息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放松管制”后,台湾新闻媒体进入多元化发展阶段。各种新兴媒体不断涌现,并开始与台湾当局竞争。与此同时,媒体的自主性已经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显现出来。他们已经开始详细报告一些重要政策和公众关心的政治问题的决策过程,向公众传播政治信息。即使有时,报道揭露政治阴暗面的新闻也给当局带来了巨大的社会压力。 新闻媒体与台湾政府的关系也从“侍从”转变为“网友”,积极争取自己的生存空并发挥自己的价值 2.新世纪以来,台湾进入了以媒体为导向的选举政治时代(1)当时执政党对台湾媒体的整体“转型”。由于新闻媒体在台湾政党政治,特别是选举政治中的作用日益明显,包括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内的反对党越来越重视媒体的运作。首先,民进党“绿化”了台湾媒体,形成了台湾选举政治的独特文化。 然而,选举政治所反映的独特政治文化是台湾选举已经进入媒体时代。本文分析了新闻媒体参与选举的具体运作模式及其影响,以期更好地理解台湾已经进入“媒体政治”时代 在“媒体政治”下,各种媒体的混乱——自由与责任的冲突被生动地展现出来。媒体是否坚持其作为新闻媒体的责任,影响着台湾选举的确定性和台湾选举政治的“展示”程度。 文章最后对自由与责任的失衡进行了深入分析,以期全面把握台湾选举媒体的目标。 1.民进党全面“绿化”台湾新闻媒体2000年,台湾政坛首次实现政党轮替,民进党首次成为执政党 然而,民进党上台前并没有坚持自己的立场,即退出仍然控制政府股份的电视台,而是继承了国民党的做法。 因此,民进党开始“绿化”台湾的新闻媒体,以达到改变国民党以前在媒体政治领域的有利局面的目的。 转型主要在两个层面进行,一个是公共媒体的转型,另一个是私人媒体的转型。 首先是公共媒体的“绿化”转型 成为执政党的民进党自然获得了对公共媒体的控制和控制。 像原来的国民党一样,它把新闻媒体变成了自己的政治附属品,并开始通过人事任命“绿化”大众媒体。 例如,在2000年台湾“总统”选举中,民进党陈水扁不顾公众抗议,选择李登辉的女婿赖周国为台湾电视台台长,以感谢李登辉“放弃联系和保护公寓” 不仅如此,陈水扁还肆意安排他的亲信担任台湾电视台的董事和监事,亲民进党的许聪担任中国电视台的总经理。除了台湾和中国电视台的快速绿化之外,国营中央广播电台的董事和监事名单也是一幅“绿色”的画面。 这一系列人事案件已导致由政府主导的台湾公共新闻媒体走上“绿色”之路,从而成为民进党的喉舌。 二是民营媒体的“绿色”转型 为了控制私人媒体,民进党通过控制信贷资金和广告资金,调整了台湾媒体的“绿化”。 此时,民进党充分利用其执政优势,招募了大量民进党公职人员和“亲绿色”人士加入金融业董事会。例如,黄芳燕和陈秀雄分别担任台湾银行和中国银行的董事,然后达成了金融机构的全面“绿化”。 此后,陈水扁指示改革后的金融机构收紧对反对他的媒体的货币供应,并向最初与民进党关系密切的媒体,甚至与民进党关系密切的媒体,提供财政援助和广告支持。 民进党上台后的一年半时间里,台湾“信息局”将最大一笔预算拨给“亲民进党”报刊,用于制作外包的文学宣传,如《台湾日报》和《人民日报》。其中,台湾电视文化获得台币1万元,其次是人民电视150万元。然而,被归类为统一政党的《联合日报》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一旦台湾新闻媒体的经济来源广告资金被控制,新闻媒体将失去独立的支持。 这样,自我管理的压力和金钱的诱惑迫使一些新闻媒体改变立场,以满足民进党当局的需要。这样,民进党吸引了大量媒体,民进党的媒体阵营迅速扩大。同时,打了“媒体牌”后,为民进党的竞选宣传活动奠定了基础 (2)台湾选举政治的媒体时代1。台湾选举政治的媒体在《管理新闻:新闻媒体作为一种政治制度》中,笔者首次正式提出了“政治媒体”的概念和理论 他认为,在美国建立客观中立的媒体几乎已经成为一种远离现实的理想化的东西。“第四种力量”远未落在新闻媒体的头上。新闻媒体根本不是独立于政府的政治力量,而是一个徘徊在政府“三权”之间的政治组织。 “政治越来越被媒体操纵,媒体也成为政治高潮的舞台。” 他将“政治媒体”定义为“新闻和政治治理的不可分割性”。作为政治现象和政治发展的产物,政治媒体一方面突出了当今媒体社会在当今社会的普遍性和普遍性,在当今社会,新闻媒体极为发达,政治高度民主;另一方面,它也揭示了一种全新的政治沟通运作模式。 总的来说,它揭示了现代政治与新闻媒体之间的密切联系和不可分割性。 在台湾,任何政治活动都围绕选举展开,所以台湾的“媒体导向的选举政治”是政治媒体的一个独特方面:(1)政府问题由新闻媒体主导 一般来说,传统的政府议程对媒体议程有着积极的影响,其理论是指媒体与其受众之间的对应关系。 然而,随着当前作用的逐渐扩大和当前政治媒体框架的发展,政府实际上已被纳入,并开始扭转新闻媒体对政府的积极影响。 有时,新闻媒体对一个事件或争议的疯狂报道会催化它成为政府最重要的政治问题。 也就是说,媒体在一定时期内对某个问题的集体关注导致了公众或舆论对这个问题的集中诉求,最终导致媒体议程控制着政府的议程设置,即政府议程生成模式成为“媒体启动-受众关注-政府关注” 台湾媒体经常被特定的政党或人物所利用,对最近发生的重大或敏感问题进行大肆宣传,在很大程度上引导了公众舆论这种气氛最典型的例子是1997年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选举,这一选举过程触及了两岸话题,这仍然是两岸媒体所关注的话题。 为了赢得“中间选民”的选票,国民党一开始把重点放在经济和民生上,没有过多触及“统一和独立”的问题,而是非常注重突出其感伤的政治形象。 然而,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马英九在马英九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提出了两岸和平协议的政治问题,旨在维护台湾海峡两岸的和平与稳定,促进和平发展。 然而,这一问题的提出为民进党成员提供了一个辩论“统一与独立”问题的好机会。他们开始执着于才真旺姆-全州的“统一和独立”问题,甚至通过回避概念和模糊的含义转移了才真旺姆-全州的真实想法。 民进党还两次指出,“和平协议”只会将未来的台湾推入极其危险的政治困境,甚至借此机会通过“亲民进党”新闻媒体挑起“公投”问题。在与“亲国民党”新闻媒体的一系列舆论战中,“统一独立”问题继续发酵,最终点燃了公众辩论的火焰。“统一和独立”问题最终被成功地加热。 这里最大的赢家是民进党(DPP),因为这场纠纷不仅成功解决了早期民进党绿营儿媳的政治动荡,更重要的是,国民党的选举受到严重挫折,面临两难境地。 3.台湾选举政治的理性发展……24 (1)台湾选举政治未来趋势预测.........241.媒体对台湾选举的影响将继续加强……242.选举规则变得更加理性……253 “由于这两次选举将对台湾政党生态和台湾地区选举的政治发展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同时,台湾各政党已经开始制定选举计划。” 通过本文对台湾选举和新闻媒体的分析,我们可以对台湾未来的选举趋势做出大胆的判断和预测,并说明台湾当局、新闻媒体和台湾人民自己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努力推动台湾选举政治更加理性的发展。 1.在台湾未来的选举中,特别是在台湾领导人的选举中,媒体对台湾选举的影响将继续加强。新闻媒体在影响选举进程的过程中仍有一席之地。 正因为政客对媒体干预过多,台湾新闻媒体的自由和公平程度有所降低,台湾人民很难了解真正的政治选举信息,相应地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出合理的判断。 诚然,台湾人民对台湾新闻媒体报道的选举信息的可信度有不同看法。 然而,有一个问题是大多数台湾人根本不同意的,那就是新闻媒体在选举中故意不负责任的行为。 然而,台湾对新闻媒体的公开指责导致新闻媒体改善自身的运作模式,以保持与台湾政治互动和融合的状态。 结论笔者虽然从未对台湾进行过实地调查研究,但通过收集大量有代表性的文献,查阅大量在台湾出版发行的作品,追溯了“放松管制”前后台湾新闻媒体的发展历程,并运用政治传播学理论分析了台湾新闻媒体与选举政治从“异化”到“交叉”的过程。 通过对本文的讨论和分析,笔者得出以下结论:首先,“解禁”后的新闻媒体对选举政治产生了重要影响 台湾新闻媒体中的选举广告、带有“色彩”的电视台以及各种节目类型的传播内容都从不同角度影响了台湾的选举政治。 其次,台湾的选举政治充分利用新闻媒体的传播功能。政府和非政府政党都通过创造“新闻事件”和塑造个人形象以及通过新闻媒体的“喉舌”宣传党的政策,为选民提供“话题设置”。 像西方新闻媒体一样,选举过程中的商业化趋势和自由与责任冲突造成的媒体混乱可能会继续。只有通过内部的自我反思和外部的引导,才能缓解这种冲突,更好地发挥新闻媒体的“第四权力”作用。 虽然我们批判性地揭露了台湾新闻媒体参与政治选举的负面影响,但我们也注意到台湾新闻媒体在与选举政治的互动中有一些优点。 例如,许多新闻媒体坚持的“投票”,从最初的“不可靠”到后来投票方式的改进,更全面地反映了新闻受众对投票的想法和想法,也为新闻媒体提供了有效的反馈 简而言之,在“解禁”后新闻媒体与台湾选举政治互动整合的过程中,新闻媒体通过传播相关选举信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选民的投票倾向和行为,为政府和野外政党提供了宣传渠道,成为台湾政党或选举候选人、新闻媒体和选民之间信息交流的核心,并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