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8544字硕士毕业论文主体性视角下的当代小说人物塑造

28544字硕士毕业论文主体性视角下的当代小说人物塑造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8544字
论点:主体,主体性,人物形象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研究对象主要指 1942 年《讲话》发表以来,重要的作家、理论家、批评家谈论的关于文学作品中应该塑造什么样的人物,如何塑造人物的问题。

论文正文:

当代小说人物塑造的历史演变是小说创作的核心,因此,在文学作品中写什么和如何写人一直是文学理论家讨论的焦点,也是作家在创作实践中探索的方向。 纵观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发现,在每个历史阶段,都有一种或多种属于特定时代和特定社会文化背景的人物塑造理论影响或干扰着文学创作。 本文将以主体性理论为主线,阐释当代中国文学人物塑造的演变过程 1.1主体性的压制:毛泽东同志1942年讲话中对文字类型的严格规范规定了文学的性质和方向,文学成为革命的一部分,具有明确的政治使命。 新中国成立以来,文学的政治功能丝毫没有减弱。因此,“十七年”文学总是以政治化、概念化和公式化为前缀。尽管许多学者对其名称进行了论证,并指出其重要的文学史意义和价值,但在这一特殊的历史阶段,政治压抑和规范文学是不争的事实。 要研究这一历史时期的特征,我们必须正视其特殊的社会文化背景,从客观公正的角度对其进行梳理和解释。 1 . 1 . 1 1942年以“工农兵”为主体的毛泽东同志在讲话中明确指出,文艺工作的对象是工农兵及其干部。文艺工作者应该深入群众,以工农兵为写作主体。 自此,工农兵作为文学创作中的形象主体和预设接受主体的地位确立并延续了30多年。 文艺“工农兵方向”确立以来,在解放区得到有效实施,在国家控制区的影响逐步扩大。在“讲话”的指导下,解放区出现了许多以工农兵为主要形象的文学作品 更具代表性的有赵树理的《小二黑的婚姻》、《李佑才板花》、《李家庄的变迁》、周立波的《风暴》、丁玲的《桑干河上的阳光》、刘清的《种子谷记录》、欧阳山的《高倩大》和王喜见的《天翻地覆》 这些作品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解放区生活的方方面面。作品中的主要人物或正面人物也是工农兵群众。赵树理的《小二黑的婚姻》将小二黑和小芹描绘成两个为婚姻自由而斗争的新农民,批判农村落后的封建思想,揭露地主恶霸的丑恶嘴脸。 《暴风骤雨》塑造了赵玉林、郭全海等典型的农民形象,其中郭全海是一个蕴含政治审美想象的理想农民形象。他有理想、追求和高尚的品质。从他身上,他似乎可以看到后来社会主义文学中典型人物的所有品质。 可以说,解放区作家此时正积极或消极地重建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在演讲的影响下,文学创作中的“工农兵”日益深化,甚至达到了极致。 一些作家因为作品中所揭露的所谓小资产阶级情绪而受到批评甚至政治迫害。作家作为主体性被压抑的创作主体,进行文学叙事,完成身份和创作观念的转变。 ...................1.2主体性的丧失:人物形象的极端例证可以说,从《讲话》中提出的工农兵在文艺创作中的主体地位,到“正面人物”和“英雄人物”概念的出现,再到文革时期“主要英雄人物”理论的发展,人物形象塑造理论逐渐变窄,由此产生的人物形象也逐渐概念化和扁平化。 从“演讲”到“文化大革命”,虽然强调工农兵在文学创作中的主导地位,但许多文学领袖也指出,其他类型的人物是允许写的,但不能作为主要对象。然而,从“文化大革命”开始,工农兵英雄形象的塑造上升到文学的“根本任务”。“四人帮”明确指出,只有写工农兵,才能坚持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保护无产阶级革命的成果。 此时,主流政治话语已经完全控制了文学的形象表达,复杂人物的形象已经被驱逐出文学舞台,基于模型的英雄塑造理论和“三突出”的创作原则都以政治为基础,从而彻底剥夺了文学的主体性。 1 . 2 . 1 1966年英雄模范的“神化”与《军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的发布,可以说是文艺界一场深刻灾难的开始。会议纪要指出,“要努力创造工农兵英雄,这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要把工农兵英雄的创造提高到“根本任务”的水平,在此基础上评判文学作品,甚至文学理论家和作家 文艺不仅要塑造工农兵英雄,而且要“热情地、尽一切可能地塑造他们”和“不要受现实的人和事的限制” 虽然“十七年”时期强调写正面英雄,但仍有主流声音认为写英雄不应该脱离现实,典型化不等于理想化等原则。 然而,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英雄的形象不仅被理想化了,甚至被神圣化了。 正如谢冕所概述的,文化大革命的创造模式“保证了如何让活着的人离开自由的人性,成为没有活人气味的无生命的神” “基本任务论”贯穿于“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文学创作,成为这一时期文学创作和批评的核心标准。 自“基本任务理论”提出以来,许多理论家和作家发表文章支持它,并在文学创作活动中大力实践。可以说,当时许多文学作品中英雄形象的塑造就是这一理论的例证。 《广金大道》中的高大全,《山川呼啸》中的刘王春,《东风雄鹰》中的刘志刚,《牛田洋》中的赵治海,《红楠战史》中的红盛蕾,《特种观众》中的季长春等。都是高大、英勇、无产阶级的英雄,没有人性的弱点和自私。这些形象得到主流话语的充分肯定,并被大力推广为人物塑造的典范,导致“文革”期间几乎每一部文学作品都将“英雄”神化 在“基本使命理论”的控制下,人物塑造具有成熟的模式。英雄人物被“尽可能提升和理想化”,最终用“神性”取代人物的“人性”,并将人物变成透明的人造“神” 他们不再是具有纯粹人类属性的英雄,而是被钉在政治理想上的象征。 ..............................2创作主体和接受主体对形象主体的影响和产生刘再富先生提出文学的主体性包括三个重要部分:创作主体、客体主体和接受主体,并详细阐述了其概念内涵。所谓“创作主体”,主要是指“作家应该在创作中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实现主观价值,而不是从一些附加的概念出发”;所谓“主体”,是指“文学作品应该以人为本,赋予人物主体形象,而不是把人写成玩物和偶像”;“接受主体”是指“文学创作应该尊重读者的审美个性和创造力,把人(读者)还原为完整的人,而不是简单地把人还原为被动训练的动物”。\" 这三者是相互关联、相互制约的,也就是说,创作主体和接受主体的状态将对图像主体的形成产生重要影响 本章将分为两个部分来讨论作者作为创造者和读者作为接受者对意象主体的影响和生成。 2.1创作主体对形象主体内部生成的主体性强弱直接关系到其作品中人物塑造的特点。当作家的主体性受到压力时,他作品中的人物塑造大多呈现意识形态内容大于形象的特征,而当主体性扩大时,人物塑造会出现“形象”本身大于意识形态内容的情况。只有当创作主体与形象主体达到和谐状态,作品中人物塑造的艺术价值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展现。 接下来,我们将详细分析作者在主体压缩、主体扩展和主体间性的不同状态下所创造的意象主体的不同特征。 2.1.1压力下的主体:思想大于形象“任何文学创作都必须首先依赖于创作主体的精神维度”。只有在一个独立自由的精神世界中,创作主体才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力量,实现自己的追求,创造出具有巨大审美价值的文学形象。\" 如果作家的主体性被压抑甚至丧失,被迫或主动从加法的概念开始文学创作,那么他作品中人物的主体性就不会得到充分发挥,由此产生的人物必然会成为解释概念或满足欲望的符号,赋予它们的意义将远远大于艺术形象本身的价值。 有许多因素导致了这一主题的压力,主要包括政治劫持、物质诱惑和自我欲望 文学的政治控制和文学对政治的依附自古以来就存在,但在当代,尤其是“十七年”和“文化大革命”时期,这种控制和依附发展到了极点 随着1949年新社会制度的建立,作家们开始在新的社会洪流中寻找新的信仰和自我认同。“寻求认同”的过程不仅仅是一个心理过程,而是一个直接参与政治、法律、道德、美学等社会实践的过程。 这是一个主动和被动的过程,一个充满诱惑的无助和激动人心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作家被迫放弃个人艺术追求,按照主流意识形态的要求创作作品,以寻求新社会的认可,把自己的作品作为创造世界的护身符和社会通行证。或者主动向政治妥协,成为挥舞旗帜和呐喊的先锋。或者无意识的压力,也就是说,以狂热的态度投身政治,把文学作为实现政治理想的工具 无论是被动放弃文学的个性化追求,还是主动迎合政治需要,其本质都是作家主体性的丧失。 例如,周立波的“风暴”是“演讲”精神的产物。作者通过塑造出生在贫困中但具有高尚品德和英雄无私的英雄郭全海,完成了与主流话语的融合。 郭全海的形象不是按照文学创作和发展的客观规律塑造的,而是把表达内容的需要置于绝对重要的位置。“十七年”和“文化大革命”时期,像郭全海这样的人物大量存在,他们是根据真实的人物原型虚构和美化的。赋予他们的意识形态内涵远远大于他们作为艺术形象本身的价值。 ..............................2.2接受主体和形象主体的外在生成不仅影响作为创作主体的形象主体的生成,而且影响作为接受主体的形象主体的生成。人物形象的审美价值和认知价值的差异也吸引了不同的接受主体群体。在中国当代文学史的不同历史阶段,接受主体与形象主体的互动模式是不同的。 在“十七年”和“文化大革命”期间,接受者被政治力量强迫成为工人、农民和士兵的群众。这个预设的接收者组导致作为接收者主体的角色图像概念化和图案化。新时期以来,随着接受者主体的回归和层次的多样化,人物形象也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20世纪90年代以后,特别是在新世纪,接受者的主体不断扩大,人物形象的主体呈现弱化趋势。 2.2.1接受主体和形象主体的预设在文学创作活动中,接受主体对形象主体的形成有着重要的影响。在文学批评活动中,接受主体的反应也是文学批评的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50-70年代中国文学活动中接受主体与形象主体的关系相对复杂。“读者的反应自然对文学的方向有很大影响;文学方向的设计者和导演也向读者普及文学规范,并将改变他们的标准和品味作为一项重要任务。” 可以说,在“文化大革命”和“十七年”期间,虽然接受者也对文学创作产生了影响,但其欣赏标准和兴趣却受到文学领袖的控制,所以接受者也按照文学领袖的设计发挥了作用。 在这一部分中,我们将预设接收机分为两部分:虚接收机和构造接收机 虚拟接收器 自1942年延安讲话以来,人们就明确指出,文学服务的对象是广大的工农兵。中国当代文学前30年的接受主体被认为是工人、农民和士兵阶级。然而,文学领导者提出的文学服务的目的不是陶冶艺术情操,而是用文学艺术教育人们,改变他们的思想。因此,在这一时期,工农兵作为文学领导想象的主体而存在,而不是作为真正意义上的主体接受的主体 根据刘再非先生的解释,接受主体概念的内涵应该是“文学创作应该尊重读者的审美个性和创造力,把人(读者)还原为完整的人,而不是简单地把人还原为被动训练的动物” 这一时期,文艺界基本上忽视了接受主体的主体性,把广大工农兵视为被动的反射者和接受者。在艺术接受的过程中,它们不是从自由、不完整和无意识回归到自由、全面和自由,而是变得越来越简单和狭窄。 文学作品被视为思想教育的教材,而人物形象则被视为正反两个阶级的典型代表。没有复杂的性格,更不用说中间立场了。 以当时倡导的新英雄为例,他们的塑造要求完全超越了小说的艺术水平,成为革命事业和社会生活中的楷模。例如,这一时期小说中的代表人物,如杨子荣、江杰、梁圣保、朱老中、许云峰、李双双,都是虚构的接受者的典范,都有望达到教育人民的目的。 进化的外部制约和内部动力..............................s 3人物形象塑造;“……的外部限制”s 293.1字符图像整形;的区别..............................s 293.1.1时间特性...................29 4对主体性和表征的反思...............................384.1主体性的缺失与圆形图形的“缺失”..............................384主体性与表征的反思 主观性受到压力或丧失,所以人物塑造被局限在一个模型框架中,导致缺少圆形人物。然而,当文学回归自身发展轨迹和主体性回归时,人物塑造也呈现出复杂多样的发展趋势,在文学创作领域产生了大量具有巨大审美价值的圆形人物。 4.1主体性的缺失与圆形人物的“缺失”当代中国文学中人物的发展轨迹可以概括为马方振先生在福斯特的基础上提出的小说中的三类人物:“十七年”时期的尖锐人物、“文革”时期的扁平人物、“新时期以来的圆形人物”。 “十七年”文学中的大多数人物都属于“犀利人物”,即“虽然他们具有突出的前沿特征,但他们也结合了其他特征,形成了一个独特而完整的人物;虽然它不同程度上具有漫画化和类型化的特征,但它具有普通人的性格、形态和生活的血肉,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1)这一时期文学创作领域中以工农兵为主的新英雄人物基本符合这一标准。他们都有英雄的突出特征,但也有人类的斗争。成长过程中,梁圣保、朱老中、林道静、杨子荣、李双双等都是突出的代表。 “文化大革命”文学中的人物基本上属于“扁平人物”,即“根据一个简单的想法或特征创造出来的”形象(2)可以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概括,容易辨认。 文革时期几乎每部小说中的主要英雄形象都是按照“三个突出”的原则创作的,其主要特征可以概括为高度完美。这样的人物读者一眼就能认出来,如《黄金大道》中的高大全、《山河呼啸》中的刘王春、《东风威武》中的刘志刚、《牛田洋》中的赵治海、《红楠战史》中的洪磊生和《特殊观众》中的季长春 对…的描述...................结束语是小说创作的核心,也是文学研究的重要起点。 本文按照时间发展的纵向顺序,从主体性理论的角度,系统梳理和阐释了当代小说中的人物塑造问题。通过研究发现,不同时期主体性的存在是不同的,表征也呈现出不同的特征。 “十七年”期间,由于文学的政治控制,文学的主体性受到严重压制。作家必须在文学和政治之间找到一个艰难的平衡。他们的刻画还必须坚持工农兵的主导地位,必须遵循创造新英雄的原则。因此,这一时期的小说人物塑造呈现出典型化和模式化的趋势。“文化大革命”时期,文学完全沦为政治工具,“基本任务论”成为文学创作的绝对标准。文学的主体性被完全剥夺了。人物形象的塑造也必须严格遵循“三个亮点”的原则,才能塑造高大完美的英雄形象。这一时期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呈现出一种极端的模式,似乎是工业生产线的复制品,单一而呆板。新时期,文学逐渐走出政治监狱,迎来了主体性的回归。人物形象塑造的理论和实践呈现多元化发展趋势。许多人性丰富复杂的人物进入了文坛,人物形象塑造理论的研究也逐渐深化。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末,特别是90年代以来,随着社会开放的加深和文化宽容的逐渐增强,文学中对自由和自我的追求在空之前也变得强烈,这导致了一些作家主体性的扩张和扩张。他们拒绝以自由的名义赋予人物社会意义和文化内涵。人物呈现出严重的精神弱化趋势,审美价值大大弱化。 可以说,中国当代小说人物塑造的发展与文学主体性的得失密切相关。 主体性受到压制或丧失,人物塑造将进入典型化和模式化的框架。主体性的膨胀或扩张会导致人物形象精神和审美价值的弱化 只有文学回归自身发展轨迹,主体性回归,创作主体、接受主体和形象主体处于同等地位,相互制约、相互影响达到和谐状态,人物塑造才会呈现多元化、丰富化的发展趋势,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塑造才会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 因此,要促进中国文学的健康发展,塑造代表中华民族精神气质和人文力量的人物,必须遵循文学自身发展的规律,注重文学的主体间性。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