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1566字硕士毕业论文林海印小说创作艺术研究

31566字硕士毕业论文林海印小说创作艺术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1566字
论点:林海音,女性,北平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将从小说人物、结构、语言三大方面对林海音小说创作艺术进行研究,明确其在现代文学史上的意义,希望提升读者对于林海音作品的关注度。

论文正文:

第一章引言1.1研究的目的和意义当代台湾海峡两岸享有盛誉的中国女作家林海印是台湾女性文学的奠基人 她出生在日本,在北平长大,在台湾创作。 她的小说融合了两岸文化的精华,被称为“完全超越地域观念局限和狭隘、泛滥的集群思想约束的作家”。著名的《城南旧事》源于她对故都北平的热爱。 这部作品成功搬上银幕,赢得了国内外诸多奖项,成为林海印的经典作品之一。 这位长寿的女作家名副其实,有着非凡的人生经历。 当她13岁失去父亲时,她勇敢地承担了家庭的重担。 夏季承21岁结婚是当时北平的一件文化大事。 她曾担任多家杂志的记者和编辑,并编辑了《联福》十年。她培养了许多帮助新人的作家。她是台湾广受赞誉和难忘的文学副刊。 1967年,他创办了纯文学月刊和纯文学出版社。 在此期间,她不断写作,创作了大量反映妇女儿童生活和家庭观念的优秀作品,共出版12卷。 作家齐登生曾经写道,“与其说林先生是林女士,不如说是林先生。这是基于她独特而开放的思想。如果她生来就是一个男人,她会比她现在的成就更伟大,但是因为他是一个天生的女人,他可以赢得全世界的钦佩和钦佩。 “由于经历了一个大家庭的生活,林海印深入探讨了新老女性矛盾悲惨的生活,揭示了她们扭曲的心理、变态的个性和对新生活的美好愿望,创造了一系列成功的女性艺术形象,成为台湾女性小说的第一人。 她曾坦率地说,在学习期间,她非常喜欢凌叔华、沈从文、苏林雪、郁达夫等外国著名作家,如莫泊桑、巴尔扎克。她广泛吸收了西方文学的各种现代文学流派,并将它们毫无痕迹地移植到她的花园里,使她的作品清新有趣 ”林·海印的小说结构细腻,故事很强,她善于捕捉人物的内心动态,深刻刻画人物的性格,语言含而不露,极具诗意 她对小说艺术的追求是高度自觉的。 傅光明更加称赞她:“吸收所有家庭的精华,同时又不丧失我自己原有的品味和风味。” 这种“独特的原始气息”是艺术的真实生活,它来自作家对事物艺术的把握和描述 \"……1.2研究现状由于大陆对台政策的特殊性,学者们对海印的研究起步较晚 这也是由于导演吴龚毅成功改编和拍摄了《南方城市的老故事》。《南城旧事》的热播也引起了台湾作家林海印的注意。一些批评文章相继出现,但几乎所有的文章都集中在“南方城市的古老故事”上 20世纪80年代后期,对林海印的研究逐渐进入学术界,包括张墨云的《论林海印的小说创作》和魏体文的《论林海印小说的独特性》等。然而,他们只是从内容和主题层面进行讨论,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林海印的研究越来越受欢迎,研究范围也扩展到了艺术、乡愁和女性等主题。 黄法友在《林海印的女儿情结与文化怀旧》一文中认为,女儿情结的滋养将林海印的乡愁推离了地域界限,追寻了人与自我和谐的传统精神源泉 此外,还有彭严斌的《落红不是无情的林海印及其作品中的女性意识》,宋家宏的《林海印的女性世界》等。 此外,还有一些对林海印散文的关注。 该研究已成功过渡到学术领域,并取得了重大突破。 其中最有价值的是亦舒、傅光明主编的《林海印研究论文选》的出版。对林海印的讨论和研究也更加全面和系统。 2001年林海印因病去世后,大陆作品、传记和论文的出版达到高潮。 根据目前可以找到的评论文章,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女性主题研究 作为大陆和台湾女性文学最重要的代表之一,林海印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心理和意识受到学术界的高度关注。 她小说中关于女性主题的参考在她的整体研究中也占有最大比例。 目前,中国大陆有两篇硕士论文对林海印小说中的女性形象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解读,即吉林大学曹杨的《女性意识与林海印的小说创作》(1)和东北师范大学张世的《论林海印小说中的女性形象》。这两篇论文都从内容和艺术两个方面入手,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在宋家宏的《林海印的女性世界》中,作者认为林海印作品中各个阶层女性的“群体肖像”是一个时代的牺牲品,只有真正的独立才能拥有真正的个性。 黄发的“女儿情结:逃避与自我封闭——林·海印理论”——本文详述了林·海印特殊的女儿情结,注重情感精神的真诚书写。 程艳的《女性悲歌歌手——探寻林·海印女性经历的根源》揭示了女性在残酷的时代和制度下自我人权的丧失,并从人物自身探寻悲剧根源。 叶石涛在《台湾作家的乡土散文》中说,“时间的流逝、社会的晚期变迁和林海印小说中的沧桑都是通过女性的心灵和身体来寻求表达的”,“当今台湾女性的特殊经历往往可以从世界女性问题的症结来考虑,达到超越女性界限的深度”。这就对林海印的女性主题创作有了深刻的理解,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第二章............................林海印小说中的人物描写艺术中的两性关系是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题 婚姻中永远不会有判断对错的标准。 在成人文学的世界里,林海印用她独特敏锐的眼光看待这场没有硝烟的“两个人之间的战争”,并“采用了一些现代艺术技巧,如心理描写”,(1)深入探讨了女性作为母亲、妻子和自我的选择和斗争 不遗余力地塑造“儿童”的形象。这部小说站在一个透明而纯粹的儿童视角下,向人们传达了儿童文学的趣味性、教育性和文学性的意义。 2.1生动的人物勾勒出林海印对女性人物写作的热情,被称为“关心女性婚姻的女性作家” 严德春曾高度赞扬林海印“写了许多婚姻故事,但没有一个是相同的,也就是说,无论哪一代婚姻和哪一个特定的人,他们都有时代特征、环境印记和人物本身的个性” “无论是饱受摧残的旧式女性还是挣扎着追寻和回首的新式女性,她都给予了最真实的感受和最恰当的把握 秀贞、舒云、文静、齐夫夫人、马松、方圆...经过多年的洗礼,这些生动的女性形象也成为海峡两岸共有的文学杰作。 除此之外,林海印也非常擅长描绘“孩子”的形象 她描述的“儿童世界”丰富多彩。在她的天真和孩童般的兴趣背后是善意的启蒙和教导。女性关怀下的儿童小说更反映了成人世界的艰辛和虚伪。 2.1.1“失踪人员”作为“家”的形象对中国妇女来说绝对是一个意义非凡的词。 在古代中国,妇女的命运被她们的家庭牢牢地锁住了。“女人,人,孩子,父亲和兄弟,丈夫,丈夫,儿子和女儿,”仪式的农村特征)从出生起,他们就无法摆脱“男性统治”的阴霾 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和人际关系使家庭成为“女性一生忙碌的舞台” 他们像工具一样机械地为家庭服务,在琐碎的劳动和屈辱的压迫下慢慢耗尽他们的青春。这个无底的“笼子”冲走了所有“外星人和其他女人的本性,并把她们转变成可以接受的东西”不完整的个性和天生的奴性逐渐打动了女性的心,使她们成为悲剧角色 林海印的作品从不缺少这样的悲剧人物。 无论是被人欺负的阿姨,还是坐在上层的女士,甚至是社会底层的职业女性,她总能从不同的角度书写老年妇女的辛酸血泪,挖掘她们人性中的麻木和忧郁。此外,这些角色大多来自现实生活原型。 《蜡烛》中的故事是根据林海印一个名叫傅莹的同学的真实故事改编的。 ”林海印对她同学的母亲印象深刻。每次她去同学家,她都会看到一个老妇人躺在灰色蚊帐下,半侧着点着一支错误的蜡烛。 妻子戚福也过得很开心。她为这个家庭生了五个孩子,并得到了丈夫的同意。 但是当她默许秋进入他们的家庭时,一切都变了。 对丈夫的忽视,对孩子的疏远,最重要的是她地位的动摇。她紧紧地握着一支燃烧柔和的蜡烛。挤出了错误的油,滴到了她的手背上。过了一会儿,她习惯了烧灼感,没有感到任何疼痛。 “她不能容忍这种侵略性的职业,但她也知道,她的悲伤和不愿与残酷的现实竞争,压抑着丈夫的心,也许唯一可以证明的是那种荒谬的尊严 ……2.2人物微妙的心理刻画林·海印几十年来写了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 她曾经坦率地承认,初中时期是新文学艺术贫乏的时期。 受五四运动的影响,并借鉴中外著名作家的作品,林海印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写作风格。 作为一个“樊玲”,她也非常重视人物的心理描写,并在不断应用和转化的过程中融入了自己独特的心理视角 没有刻意的情节展示,人物微妙的心理变化和鲜明的个性特征就会跃入纸上。读者可以自由地进入他们的内心世界,感受或聆听无声的奇迹。 2.2.1善于捕捉人物的“瞬间印象”,中国传统小说善于描绘人物的外貌、面部表情、动作和语言来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 林海印从小在北平学习和长大,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他在这方面非常娴熟。 此后,通过大量西方文学的渗透,他对人物心理的呈现有了自己的艺术追求。 在一些表现人物性格和内心活动的描写中,她习惯于用平静的语调和简单明了的语言,通过身体特征或行为表达来含蓄地揭示人物隐藏的内心世界。 《城南旧事》是一部优秀的作品,它用儿童的视角展示了成人世界。然而,这部小说的焦点不是英子,而是故事中的那些小人物。 “滚雪球般放高利贷的儿子”马松的丈夫黄板儿的牙齿两次出现引起了英子的厌恶,“三天后,她的丈夫来了,牵着一头驴子,绑在门前的树干上 他长着一张大大的长脸,脸色发黄,为什么他这么丑?①“小驴可能饿了。他躺在地上。突然,他大叫一声举起手臂。多难看啊!黄色的獠牙把一袋干草打了过去。当他们看到食物时,他们翻身站了起来。小蹄子又掉了两三根爸爸在花池边种的芭蕉发夹。 驴吃了干草,鼻子一抽一抽,大黄牙露出来了 怪不得,奶妈的丈夫长得像谁,就是他!为什么马松要嫁给黄板儿亚,这只笨驴!”宴会上几句形容的比率将黄板牙丑陋而呆滞的形象勾勒出来,无形中与他拉的驴子形成了统一 英子从心底里不喜欢黄巴内尔的牙齿,她也不明白马松为什么要嫁给这样一只“驴子”。如果通过这些幼稚的困惑,社会底层女性的苦难宋立科马值得我们同情。 在小说中,每当这种动物出现时,它就会在地上打滚,糟蹋我父亲种的花草。 故事的发展也发生了变化。黄巴内尔的不负责任导致马松失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疼痛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知道如何自然接受自己命运的中国女性不会抱怨太多。他们只是“掩面,不敢出声” ”“所以让我们四个人一起玩洗衣操...于是弟弟和闫妍躺在床上 ......一切如常,但她今天没吃晚饭,把丈夫留在门口不理他。 “没有什么语言能表达巨大的悲伤和悲伤。这只是很少的几句行动,但它含蓄而深刻地揭示了马松失去儿子后难以言喻的悲伤和痛苦。 在《我们看海》中,英子第一次遇到了“善良”的小偷,“他穿着夹克,短裤,光头,浓眉,厚厚的嘴唇让我想起了能看海的李叔叔,他说:‘他的嘴唇又厚又满,他是一个诚实的人 我有点害怕,想到这句话要好得多 (1)孩子的世界是无辜的。她相信她面前的“诚实的人”,愿意听他的故事并和他交朋友。 虽然看到他被捕,但我不认为他的朋友是个坏人。 这个可怜的“小偷”别无选择,只能走违法之路,为他的弟弟提供优异的学业成绩。也许只有通过孩子们的眼睛,我们才能意识到这种展示社会冷热的角落。 ...................第三章林海印小说的结构艺术……223.1丰富的结构形式……223.1.1戏剧性结构形式……22第四章林海印小说的语言艺术……334.1暖空气渲染……334.1.1强”林海印小说的语言艺术:熟悉林海印的人会认为和她交往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海印先生的人民和她的作品都能给人们一种“舒适”的感觉。 她还谈到了自己:“这些年来,在我的写作中,我努力用简单的词语和短句来表达我的意思,这样人们就能更舒服地阅读。” (1)简洁的语言和真实的情感成为她的作品的最大特点 从她温暖的表情和独特的性格语言中,我们总能体会到生活中纯净优雅的审美愉悦和幸福。 4.1温馨的氛围这种染料林·海印在描绘女性心理过程方面独具特色,表现出优秀的写作技巧,而她在小说氛围方面更有优势 不同于庐隐悲伤的叙述,也不同于凌叔华冰冷的语调,她对话语表达有着自己的理解和清晰的理解。 在林海印小说的语言中,很难找到所谓“技巧”的痕迹。她总是坚定而真诚地写下对黑暗和无知的指控,并赞美世界的真实感受。 我们熟悉的海风”一直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天使。当我们感到微弱的悲伤和同情时,它伴随着我们,并转过身来,把最大的希望和爱传递给世界。 “所以,她属于世界上最善良、最大度和最亲密的人 “4.1.1强烈的“京味”林海印五岁时和父母来到北平,三十岁时回到台湾 她在这里度过了25年,这是她永远不会忘记的。北平就像一个慈爱的“护士”,哺育并见证了她的成长和变化 林·海印13岁时失去了父亲。她并不颓废,而是激励她勇敢和有竞争力。 她被北平新闻学院录取,并在《世界日报》当记者。她经营《妇女新闻》,这是她作为记者的时间,发展了她卓越的技能。 在担任记者期间,林海印遇到了蓝花楹,与他组成了一个家庭,并生了三个孩子。 林海印在《两地序》中深情地写道:“北平是我生活了四分之一世纪的地方。” 阅读、做事和结婚都在那里。 过去的黄金时代堪比故宫的琉璃瓦,...我一直希望有一天喷气式飞机能把这两个地方连接起来,...我可以经常来来去去,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挂这两个地方了。 生活应该是这样的,我相信它迟早会完成的。 “林海印就是这样把心爱的人带到北平直到生命的尽头的 她不仅热爱北平的传统生活,而且迷恋旧北京的风俗和文化。 ............................20世纪初,壮观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揭开了中国古代和古代历史的新篇章,也给被男权压迫和封建迫害的广大妇女的命运带来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 在妇女解放运动历史潮流的激荡下,一大批觉醒的知识女性在时代的鼓舞下,率先走出闺房,积极参与社会。 受当时台湾社会封建思想和习惯的影响,台湾女性文学起步较晚。虽然延续了五四时期女性文学的血脉,但缺乏五四时期女性作家的反抗意识和革命精神。 林海印曾是台湾女性文学研究领域的沉默作家。 一些评论家不喜欢她小说中的温柔和温柔,甚至有一种保守的态度,暗示“昨天不是今天”。 只是在最近几年,当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发展出更加微妙和复杂的阐释策略时,林海印的颠覆性才得以解释,他总是把大局考虑在内,不断地从叙事部分释放出来。 林海印可以说是台湾新旧世纪过渡时期文坛上的一棵“冬青树”。 她喜欢写这段时期女性的选择和斗争。 深入分析传统女性卑微、麻木的心理状态 在女权意识日益觉醒的时代,新女性对爱情的激情和执着追求也成为林海印文学描写和艺术展示的另一个重要内容。 同时,作者赋予她的女性形象更多的“母性”光辉。 她小说中的母亲形象比传统的母亲“养育”功能更具有父亲的“养育”品质,这表明现代女性丰富和转化了母亲形象的文化内涵,从而进一步丰富了人性的内容。 更多这样不完美的女性形象的出现,使得新文学中女性形象的群体雕刻在历史上更加深刻,在现实中更加深入,成为一幅更加完整的艺术图景。 “林海印出生在北平,她记忆中的头30年都属于北平 如此深刻的感情和依恋给她注入了真正北京人的血液。 她的许多作品从浅到深都充满了“京味”的特征和文化趣味。 这种“京味”叙事艺术所展示的理念和语言将使读者对画面产生强烈的感觉。高贵、卑微、喜爱和厌恶,城市边缘街角人们的欢笑和虐待,温暖和寒冷的感觉,总是像电影一样闪现,但却难以忘记。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