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48211字硕士毕业论文亦舒“新故事”小说研究

48211字硕士毕业论文亦舒“新故事”小说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48211字
论点:文本,亦舒,故事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认为文学的对话交流来自主体的理智与情感的自由际会,它是人的内在心灵真诚而独立的袒露与沟通,是人们的思想意识、审美经验、所处文化语境等因素综合作用下。

论文正文:

第一章:亦舒《新故事》的文本生成

在中外文学发展史上,总是有相同的人物和相似的故事情节,它们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甚至不同的国家和民族之间被“改写”,形成新的文学成就。这篇文章称之为“新故事”。“重写”的作者必须调整和改革原文,注入自己的主观意志,吸收原文的元素,才能创造出具有创新意义的新文本。因此,“改编故事”的文学行为是文学创作的重要方式。同时,这种文学行为是从自己的角度选择和接受现有文本的传播影响,使其成为自己文学因素的一部分,然后以新的面貌被人们接受。因此,“新故事”也是继承和传播文学乃至文化的重要途径。中外文学研究者早就注意到这种文学行为,并探究其原因、过程和意义,探究前后文本的关系以及“重写”的影响。本文试图对这种文学行为作一个简单的探讨,并着重对亦舒作品中相关方法创作的小说进行调查和解读。

第一节《逸书》与“新故事”创作

从文学本身的发展和演变来看,很有可能“重写”现有的故事情节、人物或主题。文学活动的发展有其自身的历史传承。在中外文学史上,各民族的文学发展都必须经历继承、借鉴、创新和创造的历史过程。从文学的发展过程来看,文学创作的题材、主题和人物塑造都有一定的继承性。在艺术形式上,每个时代的作家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继承过去时代形成的创作经验和审美理想。正如马克思指出的:“人们创造自己的历史,但他们不是随意创造的,不是在他们选择的条件下,而是在他们直接满足、设定、继承过去的条件下。”因此,文学作品的创作必须吸收过去的经验。当前的文学作品包含过去的文化因素和影响未来的可能因素。米歇尔·布托(Michel Butor),法国作家,新小说学派的理论家,认为:“独特的作品不存在。所谓的个人写作只是某个文化组织中的一个节点,在这个节点上,个人出现而不是潜伏。个人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文化组织的即时状态。同样,作品也一直是集体创作。”文学传统是一个开放的动态系统。文学的演变是一个不断继承和发展的过程。它在现有文学实践的基础上不断前进。

人类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矛盾系统,它总是在不断发展和变化的过程中。文学是对客观现实的动态理解和反映,它必然会随着客观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导致自身的内部发展和变化。作为文学创作的主体,他处于自己历史时期的世界范围内。他的思想、言行和审美情趣深受时代影响。他的创作将不可避免地反映时代的氛围,表达时代的发展要求。“诗人是为特定的观众创造的,首先是为他自己的国家和时代。这些观众有权了解他的艺术作品,并觉得他们非常善良。”因此,创作者对已有的文学传统和其他民族文学作品的影响的处理,就是从自己的角度来判断和选择它们,批判地接受和抛弃它们,并以适合自己需要的方式继续下去。那么,一定有一部分后来者有自己的要求和时代印记。在接受和传播某些文本中的故事情节、人物或主题的基础上,注入主体的新意识形态,使其成为符合自我意志的新文本。它还继承和改造了“原文本”,最终实现了创新,形成了新的作品。

..............................

第二节故事内容的明确使用和扩展

要研究“新故事”作品,必须至少考虑前一篇、新一篇、作者(新一篇)和作者的写作语境。前一个文本提供了“新的故事汇编”的可能性。它的情节、人物和思想内涵为阅读和改写提供了内容基础。文本的开放性为“新编译”提供了扩展和创新的可能性。新文本是对先前文本的调整,这将不可避免地破坏先前文本的先前模式。同时,新案文是对以前案文的扩展,挖掘出潜在的萌芽点,并对以前案文的内容形成新的发展空。然而,新的文本受到以前文本的限制。其演示内容必须与以前的文本相关。这是在解释前一个文本时的一个创新。作者理解和解读前文本的愿望是基于对前文本的认知和态度,而作者对前文本的认知和态度以及重写前文本的动机必然受到思想文化背景的制约。时代环境、思潮和意识形态都是不可忽视的写作语境。然而,作者自身的知识、审美情趣、情感状态以及对生活的态度直接影响着对旧文本的认知和新文本的创作。

当新故事的作者开始改造旧文本时,旧文本属于作者生活的世界中的客观存在。作者需要判断和选择原文本的各种元素,然后做出新的安排。“对原文要素的分解再现了重写之前的一个重要阶段——原文的物化。重写者有权选择、添加或删除这种材料,以便重写显示出独立的创造性属性,重写的文本也成为具有独立价值的艺术品。”对于叙事文学来说,叙事的基本组成部分是故事。故事的主要元素是人物的情节和场景、事件和根据因果逻辑组织的事件。根据主体意志的需要,新文本有目的、有选择地吸收旧文本的故事元素,然后重新排列。\\u\\u\\u\\u\\u\\u\\u\\u\\u。

从前一篇和后一篇的故事内容之间的继承和创新关系来看,亦舒的“新故事”小说根据不同的情节需要和主题取向,对前一篇所包含的故事元素有不同程度的继承和变化。在本文中,新文本对原文本的延续和改写主要分为两种情况:显性延续和扩展、隐性延续和呼应。

具体来说,新文本中故事内容的明确使用和扩展如下:新文本基本上采用了前一文本中的人物和重要事件,以及它们之间的因果逻辑关系或故事背景,形成了新故事的主要框架,新文本的总情节趋势或人物之间的关系基本上是根据原故事来组织的。新文本是前一文本故事元素空白色部分的延伸,或者是前一文本故事的创新和倒置实验。在亦舒的“新故事”小说中,这样的文本以“我的前半个生命”、“玫瑰泡沫”和“情色分裂”为代表。

................................

第二章主题意蕴的消解或重构

第一节确立女性主体意识

亦舒的“新故事”小说从作者层面到故事层面树立了女性的主体意识。亦舒接受了西方民主思想和女性主义,具有充分自觉的自我意识。她从中学开始通过写作和工作来认识、实践和表达客观世界。亦舒本人一直是一个优秀的“主体”,自觉思考和实现女性的实践能力和创造力。作为作者,她已经掌握了说话的权利。她的《新故事》(New Stories)小说从女性主体的角度讲述故事,将女性设定为观察世界的主导者,以女性为故事的主要人物,通过她们的眼睛观察、切割和讲述世界,赋予她们追求独立、以顽强的生命力努力改变命运、确认自己的价值观、消解或颠覆前一篇文本中男性主导的话语的曲折过程,从而确立了女性主体的清晰意识。

在前一篇文章中,男性作者拥有发言权。他们是用语言观察世界、判断世界和重塑世界的主体。女性处于被观察和塑造的“另一个”位置。女性没有或失去主体意识。在抽象的语言符号系统中,女性不能享有与男性同等的地位。一方面,男性作家将女性定位为物质和精神上的弱者、被依赖者和被拯救者。这种先验观念所体现的形象主要是纯洁、温柔、顺从,以及软弱的女人、天使、母亲等。献身于。另一方面,男性作家将女性设定为观看/渴望的对象,或者是超出规范控制的对象。由此产生的图像主要是美丽的诱惑者、女巫或丑陋可怕的魁梧或疯狂的人。亦舒的《新故事》(New Stories)小说力图消解前文中塑造的片面女性形象,将女性视为拥有自己真实情感和意识形态的富有而具体的人,承认女性的能力和正常需求,并强烈肯定女性的存在价值。

首先,改变从属地位,走向独立

亦舒对女性摆脱依附地位、获得自由和尊重的方式的看法是“我认为女性其实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在决定是否成家之前实现身体、精神和经济上的独立,希望工作和家庭能够得到同等的重视”。因此,亦舒鼓励她笔下的人物努力抗争,扭转前文中的生活困境。在不断消除消极意识和克服外部困难的过程中,她获得了卓越的能力和舒适的心态,以独立的态度站在世界上。

《红楼梦》中的林黛玉通常是忧郁和悲伤的。她经常哭。别人说的一句无心的话让她怀疑自己是在暗示自己,于是又哭了起来。“眼泪”是作者为她准备的标签。它假定了她多愁善感和无助的命运,认为她最后的死亡是对脱离这个世界的一种敬意。然而,在亦舒的《情系》中,林黛玉依然孤僻敏感,容易抱怨。然而,她性格有点坚强。当她遇到不满时,她会给出尖锐的回答,但很少流泪。她甚至主动拿出自己的遗产,为填补甄氏保护家庭的经济漏洞做出贡献,以保护赢得婚姻。林黛玉的情感世界过于依赖贾宝玉。失去嫁给贾宝玉的机会相当于失去亲密爱人和幸福的可能性,相当于遭受毁灭性的灾难。作者没有给林黛玉任何额外的出路,只是用死亡作为她情感的最后升华。林黛玉在《痴迷部》中的婚姻计划被奸计破坏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悲伤,她试图开始一段新的关系,寻找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回顾自然保护的情况,冷静地分析:“如果那时我能和他在一起,离婚的将是我。”

..............................

第二节婚姻爱情神话的颠覆或解体

爱情的幸福结局应该是“所有的恋人都有家人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竖琴、七弦琴和歌唱”,“与儿子牵手,白头偕老”。如果想适应世俗社会,用社会制度来证明和保护它,就要走向婚姻形式,建立制度化的长期契约关系。理想化的婚姻和家庭具有良好的保护和宽容的意义,因此被称为“避风港”和“目的地”。婚姻是一种私人关系,它与责任和规则有关。如果美味刺激的爱情演变成婚姻,它是否还能保持强大的吸引力取决于不同人的管理。在通往升华或坟墓的道路上,经常有两个不同方向的行人。不同的作家对婚姻和爱情有自己的看法,这在他们的作品中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在上个世纪,浪漫主义小说中的婚姻和爱情概念与亦舒的作品同时流行是相对相似的。大多数作品高度美化婚姻和爱情,并将其视为人格魅力的标志,展示了人际关系的巨大成功。相反,得不到婚姻和爱情的人是人格魅力的失败结果。这些小说夸大了“问什么是世界的爱,教人们一起生活和死亡”的情感状态。坠入爱河的人疯狂地互相纠缠着“牵手”或“难以结婚”。他们追求爱情至上,在观念上缩小世界。他们认为爱情是世界上最珍贵、最纯洁的情感。一切事物都必须让位给爱情。那些违反教义的人将被指控粗俗无情,并将遭受与亲人分离的命运。亦舒的浪漫主义小说发出了另类的声音,相当清醒现实,形成了独特的风景。

亦舒的小说很少包含强烈的爱情表达。即使她的角色有爱,她也不会用温暖的话语来描述他们的言行和心理。亦舒很少描写明亮浪漫的幸福爱情和婚姻。她认为在现实面前,爱情和婚姻不得不面对太多的问题,会被太多无助的色彩磨损和玷污。

亦舒不相信真爱。即使他写小说,他也不会编造一些谎言和童话故事。他伤了自己的心,欺骗了读者。她从头到尾都不相信爱情的神话。她的作品中的爱情是多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真实事件的破坏,变得苦涩、荒凉和孤独。然而,亦舒的性格往往很坚强,既有辛酸和无助,也有冷漠和洒脱。

在亦舒的《情色分裂》中,凌黛玉和甄保芹相爱了。外人会知道“他们是同一批人”。然而,亦舒审视了除“你我是知心朋友”之外的因素,并多次批评了他们个性中自私和不负责任的一面。“他们的气质就像同一个模子...他需要被照顾,她和其他人在等他。很久以后,你认为谁会先做这件事?......谁愿意变丑?”在《红楼梦》中,包岱的木石婚姻被世俗所破坏。有多少读者认为眼泪洗不掉“意义难以抚平”。然而,《易书》在“知心朋友”和“多情”的深红色面纱下揭示了阴郁的现实危机,指出保护并不是一个受人喜爱的人。林黛玉不需要意难平。林黛玉不妨转过身去,找一个更好的男人来打破爱情的迷宫,给自己找一个解脱。在亦舒的《卖火柴的女孩》(Girl Who Sells Matches)中,英雄知青在一个卖火柴给她的小女孩的帮助下,了解到男友改变心意的心,并主动提出在男友动摇不定时分手。知青感到震惊和悲伤,但她没有谴责她的男朋友,也没有为爱情的变化痛哭。相反,她提醒他:“不要告诉我你的选择。一切都结束了。在生活中,如果你有选择,你应该珍惜这个权利,你知道吗?有些人生来就别无选择。”对知青来说,主动失去爱情是失败的及时制止,也是双方的有益结局。放手是清醒而理性的选择,而不是消极地接受悲剧。\\u\\u\\u\\u\\u\\u\\u\\u\\u。

..............................

第三章文体形式的挪用与创新............................47

第一节主观叙事视角..............................47

第二节幻想情节集................................52

一、曲折的情节变化..............................52

第二,彩色飞行的幻觉.............................54

第三部分是生动鲜明的风格..............................56

第四章亦舒“新故事”小说的价值、意义及反思.........59

第一部分是关于亦舒“新故事”小说的创新与局限。...................59

第二节亦舒小说创作史上的“新故事”..............................63

第三部分是亦舒“新故事”小说的影响及其对我们的启示……68

第四章是关于亦舒《新故事》的价值、意义和反思

\\u\\u\\u\\u\\u\\u\\u\\u\\u。

作为一个热情的读者和敏锐的鉴赏家,亦舒将她对原文的解读和她对现代城市文化的长期接触融合到她独特的个人风格文本中,并与许多以前的文本和作者空实现了对话。亦舒的“新故事”小说是对她接触到的中外文化的独立选择和吸收,是文化后来者对前来者再创造的特殊回应。在思想和风格上,她在一定程度上拓展和创新了原有文本,继承了原有文本的意义。与此同时,亦舒的新文本也进入了传播链,成为相关主题系列文本的一员。它们所承载的意义和艺术魅力也被许多读者所接受和传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成为后来者学习和借鉴的存在。

第一部分是亦舒《新故事》的创新与局限

文本反映了作者对世界的认知。亦舒从现代城市的文化视角看前文本。时代的进步自然赋予了她与现代文化相一致的更理性的意识形态。亦舒的《新故事》小说借助其独特的语言符号系统,通过文本意识形态的转变和文体的创新,实现了对原文本的创新写作。

总的来说,亦舒“新故事”小说的创新之一是更自觉的人文意识和女性主体意识。亦舒始终以传统社会和男权文化中生活在“第二性”中的女性为关怀对象,关怀的范围不仅局限于女性的社会解放和经济解放,还延伸到人格和人性的真正自立和自我完善。亦舒的新观点是,女性必须独立地爱自己,建立稳定的自我主体意识。因为经济和精神的“独立”是自我与外界交流的态度,而自立和自爱是自我的内在和谐,是由主体的理性和情感所获得的自信和平衡。婚姻和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女性应该管理好生活的各个方面,拥有时间无法带走的能力和自我约束,以便为自己创造一个自由开放的世界。亦舒对建立自我主体意识的强调是空白色,这在以前的文本中从未提及。在这一点上,她也超越了当代作家,对后来的女性写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次,这是亦舒“新故事”小说鲜明的时代性。正如前文中详细解释的那样,无论前文中发生在什么样的背景下,亦舒都可以以它成长的香港为中心,实现现代化和城市化。这是对以前文本的脱胎换骨的改变,更符合现代人的阅读心理。亦舒真正站在主体的立场上,接受和改造文本,使新文本成为时代语境的产物。第三,亦舒新小说的创新在于视野的开放性、现代性和辩证性。亦舒接受的中西文化教育帮助她面对人性的多面性和不完善性。文章塑造的人物是多面的、生动的人,也能对各种社会现象进行更全面、客观的分析。亦舒改变了前一篇文章中相对单一的道德框架中的人物形象设置。从高端精英到底层民众,亦舒一直在努力挖掘其中的各种人性特征,并坦率而尖锐地展现出来。她对角色有强烈的爱与恨,但她没有片面的塑造。在《红鞋》中,穿红鞋女孩的行为绝对违背了正统的道德要求,但《我》批评了她,而不是完全否定了她的选择。相反,“我”欣赏她顽强的生命力。作者显然对穿红鞋的女孩有着前文中没有的辩证眼光。视野的开阔有助于亦舒跳出指导方针的束缚,以客观宽容的态度反映世界上的一切,而不是根据指导方针来淡化现实。

..............................

\\u\\u\\u\\u\\u\\u\\u\\u\\u。

结论

文学作品是人类审美创造的产物。它们是“开放的”、流动的和不确定的“召唤结构”。他们给不同的空读者打电话,让他们根据自己的经历来理解和回应,就像作者精心创作的乐器一样,呼唤着相应的优美音符。读者只有进行再创造,才能帮助文本实现其价值和意义。因为文本属于无限和连续的历史,对话将永远持续下去,文本的影响将在时间的循环中以不同的方式传播空。

亦舒是都市浪漫小说的代表作家。她独特的艺术成就和新作品的不断引进在汉语世界产生了长期而广泛的影响。作为一个热情的读者、敏锐的鉴赏家和不断追求新思想的作家,亦舒组织了自己独特的人物和符号系统,重新创作和改写了一些文本,创作了一部特殊的“新故事”小说,这不仅是对中外文化的独立选择和吸收,也是对文化先驱的回应和拓展。他以人物的形式实现了与前文本及其作者的跨时代空对话。

文学的对话和交流来自主体理性和情感的自由相遇。它是人类内心灵魂真诚而独立的揭示和交流。它是人们意识形态、审美体验、文化语境等因素的碰撞。文本之间的对话不一定是流畅的共鸣和融合,而是嘈杂的冲突和反驳。亦舒是一位具有丰富阅读和写作经验的文学接受者,她用语言形式与接触到的文本进行更深入的交流。她将这些文本转化为新的意识形态和文体形式,创造出不同的新文本,这些新文本不仅与旧文本产生共鸣和继承,而且产生对抗和创新。亦舒的“新故事”小说将故事的全部背景转移到了现代城市。新文站在现代文化的立场上,解构了前文本话语的内在逻辑,重构了符合当下语境的理性意识。创作主体亦舒强烈的思想意识、审美体验、写作风格等自我主体意志,以及解构和重构作品象征意义的转化行为,使她的“新故事”创作实现了从文本到文本的审美再创造活动。作者亦舒是一个特殊的连接点。通过她的接受和再创造,新文本和旧文本进行了互动呼应,形成了不同时代、不同地区思想文化观念的对话交流场。它不仅能启发读者思考相关的主题、人物和其他元素,还能扩大读者的视野,帮助读者对世界和自己产生新的认知。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