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2653字硕士毕业论文论孙惠芬乡土小说中的伦理写作

32653字硕士毕业论文论孙惠芬乡土小说中的伦理写作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2653字
论点:传统,伦理,乡村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以孙惠芬乡土小说中所体现的日常伦理为出发点,阐述了乡土伦理所包含的家庭伦理、人情伦理以及生存伦理,论述了孙惠芬小说中乡土伦理的书写特点。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农村家庭伦理的变迁

第一节孝与孝

一、孝的含义

家庭成员之间有许多关系,如父子关系、兄弟关系、夫妻关系、婆婆关系、公公关系等等。维持家庭成员间和谐关系的伦理始于“孝”。《论语》说:“孝是仁的本质。”孔子视“父、子、孝”和“兄弟、朋友、兄弟、兄弟、尊重”为仁义之本。当代学者梁漱溟在梳理复杂的家庭关系后指出,“彼此相关的人,彼此相关的人,指的是彼此。在这两个阶段之间,关系出现了。家庭、父亲、儿子和兄弟是自然的基本关系。”

在传统意义上,孝是指孩子对父母的尊重和支持。在男权统治的传统社会中,孝道在很大程度上强调父亲的权威,而往往忽视母亲的贡献。然而,孙惠芬的小说把母亲的形象放在了突出的位置。一方面,由于母亲的生活经历,她不容易独自管理十几个人的生活。另一方面,孙惠芬作为一个接受传统和现代观念的女性,积极赋予传统孝道新的含义。长篇小说《宾德女人》体现了相对强烈的女性意识,塑造了一个穿越传统和现代的伟大母亲形象。在小说中,父亲不在场。“失神”是指土匪炳德,作为父亲,一年四季游荡,直到被日本鬼子意外杀死。他几乎没有履行他父亲的职责。为了实现家庭伦理的正常运作,“父亲”的角色被母亲宾德所取代。宾德女性兼具传统和现代特征。传统意味着,尽管有许多政治动荡和实际困难,宾德妇女始终保持着一个明确的信念,即坚持作为一个人的道德和管理好自己的家庭。从王乃荣小姐成为一个贤惠的女人的那天起,她就注定要以家庭为导向,为她的孩子努力工作。为了连接国家的血管,宾德妇女把成忠和程心送到军队,并把她的小儿子成多送去学习,只留下郭城和一个儿子,但她仍然保持她的生活温暖。宾德女人恪守为人之道。当她得知地主周城关将在周庄的土地改革运动中被活埋时,她没有表现出和其他人一样的喜悦。相反,她叹了口气,“这也是一种生活!”传统但有美德的女人不受传统规则的约束。她渴望自由和开放,还是她的女儿对象征自由的大海表现出无限的依恋,她想一生环游世界,这在其他传统女性中是前所未有的。宾德女人在贞操方面也很大胆。她用牛奶护理房东的孩子,并自愿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冰夷。孙惠芬对宾德女性身体的描述恰恰是为了突出她宽容和宽容的性格。这部小说对父亲形象缺失的描述实际上是对身为母亲的女人的赞美。在赞美母亲的同时,孙惠芬还融合了开放和自由的现代特征,丰富了母亲作为贤惠女性的形象,弥补和突破了传统孝道中母亲形象的淡化。

为了尊重哥哥和兄弟之爱,孙惠芬以家人为原型,塑造了以哥哥为中心的沈家兄弟形象。由于父亲早逝和家庭人口众多,孙惠芬的大哥过早地承担了家庭的重担。在自传体散文《我的大哥》中,扮演父亲角色的大哥努力创造家庭的荣誉。“多年来,我大哥一直是第一个购买晶体管收音机的人,第一个安装电灯的人,第一个在他家门前打井的人,第一个购买电视机的人。”第二和第三兄弟也在大哥的照顾下来到小镇工作。大哥举起了沈家的希望和责任。家族的荣誉使沈氏家族在麻鞋别墅受到高度尊重。

..............................

第二节冲突升级中的婆媳关系

在家庭与国家同质的中国农村,社会意识形态一直十分重视家庭秩序的管理,尤其是直接影响家庭稳定的婆媳关系。传统孝道伦理赋予婆婆在行为和精神上单方面控制儿媳的权力,并对儿媳拥有绝对的权威。媳妇没有独立的声音,必须服从婆婆。新中国成立之初,这种隶属于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的婆媳关系在解放区开始发生变化。在解放区革命新政权的指导下,传统女性,如离家出走的“娜拉”,开始离开家庭。然而,此时婆媳关系的变化主要是为了推动新政权,传统伦理遗产对婆媳的精神奴役尚未消退尤其是进入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和现代家庭结构的简化,农村女性逐渐寻求独立。虽然婆婆也开始与时俱进,但毕竟她的思想变化跟不上媳妇的产生,她仍会用传统的伦理观念来约束媳妇的言行。结果,媳妇们发出了许多反抗的声音,孙惠芬的小说也聚焦于时代和环境影响下的婆媳冲突。

第一,婆婆和媳妇之间的传统关系

儿媳妇通过婚姻融入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庭。岳母和儿媳妇之间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父子之间的关系。孝道是传统家庭伦理中处理婆媳关系的基本标准。此外,婆婆凭借多年的生活经验,对家庭事务的决策拥有无可争议的控制权,从而形成了“婆婆优于媳妇”的单向传统模式。孙惠芬也在她的小说中解释了这种模式的必要性。在宾德女人(Bingde Woman)中,宾德女人作为一家之主,严格行使婆婆的权威,维护家庭秩序的和谐,规范媳妇的日常行为。宾德妇女有许多儿媳妇和不同的地位。于之和赵蔡赟出身高贵,不想下半身做家务。宾德女人没有灰心。她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规定所有媳妇都必须做饭,每个媳妇每周轮流做饭。这不仅减少了一直在做饭的郭城媳妇的不满,也使两个新媳妇迅速融入大家庭生活。宾德妇女以其正义和尊严确保了家庭秩序的有序运行。

在传统伦理中,媳妇必须服从“父母的命令和媒人的建议”、“把丈夫当成天堂”和“服从婆婆”。她必须操持家务,孝敬公公婆婆。在《舞女》(Dancer)中,“在小脚女妈妈的时代,当她在闺房里刺绣时,无论她对未来有多憧憬,她都不会离开农舍,服侍丈夫和养子,服侍她的姻亲。这个主题和奶奶的生活轨迹没什么不同。”在传统的村庄里,在麻鞋山庄,儿媳妇因其孝顺和良好的家务管理而受到村里邻居的赞扬和高度赞扬。月妈妈全权负责翁家的照顾。她必须为公公婆婆服务,照顾在村外工作的兄弟媳妇的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翁氏家族因其优秀品质赢得了整个家族的认可,翁氏家族在辽南赢得了响亮的声誉和尊敬的声誉。诚然,这离不开岳跃母亲的宽容、奉献和耐心,但在人们看来,这是儿媳妇应该具备的。\\u\\u\\u\\u\\u\\u\\u\\u\\u。

..............................

第二章农村人文伦理的异化与重构

第一节从“熟人社会”到“陌生社会”的转变

熟人社会主要由人际关系支撑,强调物质和精神的回归。小说《麻鞋别墅的两个女人》典型而恰当地解释了当地社会的人际关系。两位新的外国妻子逐渐相处,从陌生人到熟人建立了深厚的姐妹情谊。促进他们友谊增长的催化剂是互利的人际关系。李平和陶盘先后与麻鞋别墅结婚,成为村里的新媳妇。李平因努力工作和能力受到村民们的表扬。他很快融入了一个奇怪的圈子。由于沉默和傲慢,陶盘总是表现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然而,孤独不是陶盘的愿望。因此,陶盘去李平家打破僵局。两个人来来去去。你向我吐露了一个秘密。我告诉过你一句自信的话。对于这种有意表达的真诚,李平甚至公开反驳他的姑姑和岳母。同时,人际关系的双方具有一定的平等性。李平和陶盘都是外来的新婚妻子,这让他们很容易产生共鸣。然而,如果失去平衡,这种关系就会破裂。李平冷落了陶盘,因为她出去工作的丈夫回家了,而他是唯一一个住在/[/k0/房间的人。陶盘向婆婆讲述了李平悲惨的过去,这毁了李平的名声,也导致了这段友谊的最终破裂。可见,熟人社会中互利的人际关系具有一定的方向性,其目的是维持彼此之间的长期关系,同时具有互利的回报。如果一方要求单方面付款,或者一方之间的关系变弱,那么熟悉的人际关系就会出现疏远甚至破裂,这是很难长期维持的。

人的情感的发送和接收也与人的精神情感联系在一起。作为传统地方社会的主要人际关系之一,由于过分强调回报,人的情感有时会成为人际关系中的负担。在《麻鞋别墅的两个男人》中,每当在农村有重大活动时,主人家庭都会用宴会上去掉的浓汤和蔬菜来表示感谢。农民家庭的日常生活很差,所以我非常感谢这汤。触摸的味道更令人难忘,因为它包含了村民们的友谊。“当然,味道不能均匀分布,因为工作量不同。有些人一天来,另一些人第二天来,有些人给他们自己的工具和原材料,同时给他们时间。因此,房主的家庭会为他给予或不给予的人设立一个活期账户。”因此,分发这种汤和蔬菜也成了一个要求很高的问题。它不应该太片面或敷衍了事。当每个家庭分发时,寄宿家庭的心情并没有感到一点放松,而是越来越累。\\u\\u\\u\\u\\u\\u\\u\\u\\u。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工业化和市场化水平逐步提高,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开始在城市工作。与此同时,社会流动性日益增加,人们的活动范围逐渐走出村庄的界限。进入加速转型时期,人口流动更加频繁,大量农民涌入城市,而现代化水平较高的城市则是“陌生社会”的缩影。《长江日报》曾在2011年9月24日写道:“中国进入市场经济后,社会流动变得频繁,人们自由流动。大多数社交交流发生在陌生人之间。人们的身份体系逐渐瓦解,整个社会从“熟人社会”转变为“陌生社会”孙惠芬的小说《农民工》充分反映了来自陌生城市、精神和灵魂都没有寄托的农民工的无助。“他们看着城市的喧嚣,对自己撒谎,好像他们已经忙了一段时间。事实上,它们被一层皮与喧嚣隔开,就像从远处看火一样。”农民们脱离了他们原来的根,大步走进了城市,却发现现有的法律和村庄的价值观在城市里根本行不通,因为在这个充满陌生人的城市里,他们依赖于强调契约精神的法律制度,而人的感情被降到了一个很小的位置。农民想依靠“人情”和“关系攀登”站在这里,有尊严地站起来。他们只能无助地到处碰壁,最后被城市无情地拒绝。其根源在于农民地位,由此反映出的文化差异和制度差异制约和阻碍了农民自身的发展。\\u\\u\\u\\u\\u\\u\\u\\u\\u。

.............................

第二节农村人文伦理的异化

进入转型期以来,经济全球化趋势日益深化。市场经济占据了稳定的主导地位。市场竞争中适者生存的原则不可逆转地取代了传统习俗中的经济互惠原则。人们越来越屈从于违背传统人类情感的经济利益法则。与此同时,市场经济引发的流动和开放的社会环境促使大多数村民走出农村到城市工作。这些农民工大多是年轻人。他们已经适应了城市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变化。面对陌生人社会利益至上的原则,他们也越来越重视功利主义的交流。市场经济的开放和经济理性原则对传统人类伦理产生了巨大影响。

在市场经济时代,农村人对金钱和权力的重视逐渐取代了传统的伦理支撑。仅靠人类的感情来维持相互支付和回报的平衡并不容易。人们更倾向于用金钱来衡量彼此之间的关系。在上堂书中,除了婚姻,快乐的事情是屋顶梁。鞭炮被燃放并悬挂在横梁上以驱邪。鞭炮多少有些,但差别不大。红色被有好朋友的邻居买下,从而显示了邻居的力量和他们与邻居的友好交往。因此,盖房子和盖屋顶是一个人自身权力和与邻居关系的表现,因为彼此之间的互利互惠决定了“如果你一开始没有派别人去,他们自然不会派你去。”自从进入现代社会,房子的屋顶梁就有了额外的含义。例如,当沈左林是屋顶梁的时候,他的家乡邻居是一个城市的承包商,给他发了八面红旗,这让他赚了足够的面子。出于嫉妒和虚荣,村民们在没有亲戚的情况下买了自己的横梁,以赢得每个人在屋顶横梁上的叫喊声。

人类情感的功利主义和冷漠导致了邻居之间和邻居之间的持续冲突。在传统的农村社会中,邻居在生产和生活的互助基础上保持着相对密切的关系。进入社会转型期以来,信息交流的发展极大地削弱了邻里之间的密切联系。一些邻里关系在地理位置上已经退化成仅仅是空关系,在精神层面上缺乏情感交流。这种变化在《上唐书》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上塘最初是通过信件与外界沟通的,所以每当邮递员在村子里喊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以一种活泼的方式聚在一起听收信人家里的新东西。随着通讯工具的发展,大多数上塘人都买了手机和电脑,人们之间的信息交流也更加方便。然而,上塘不再像以前那样热闹,而是更加封闭和孤独。渴望去西湖游玩的沈玉峰已经计划了很长时间。他拿起电话后,沉默不语。事实上,不是沈宇峰不想说,而是她说不清楚也不明白。既然我不明白,我就不说了。所以现在上塘看起来仍然热闹,但是人们的心是封闭和孤独的,因为人们渴望知道的消息是封闭的。

随着社会流动性的增强,人们的活动范围逐渐从乡村扩展到城市,而“熟人社会”中的互利互惠原则在现代城市中日益弱化。在《秉德女人》中,在收到小儿子成多的思乡信后,尽管家人反对,秉德女人还是决定在城里呆几天。在城市里,宾德女人觉得自己像在笼子里。他们每天都被限制在城市里一座超过10平方米的小建筑里。他们没有同胞们熟悉的拜访和聊天,也没有邻居之间互相帮助的温暖。因为镇上的人们过着自己的生活,宾德妇女开始想念她们的家、老房子和农村的邻居。

................................

第三章是城乡生存伦理……31

第一部分是基于传统的依赖...................31

在第二季度,……,一条崎岖的城市生存之路,32

第三节回家后,没有地方可皈依...................39

第三章是城乡生存伦理。

第一节基于乡土的传统依赖

在生产力水平相对较低的农耕社会中,由于土地空仍然不流动,人们聚集在一起生活,土地成为人们生存的最大保障,延续数千年的农耕经济一直是当地社会的主导作用。农民和土地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物质和精神联系。传统乡土社会的文化精神,作为一种具体的物质形式依附在土地上,积累了几千年,包括生存法则、乡土伦理、人际关系等。,维持当地社会的持续繁衍和秩序稳定。麻鞋别墅老一代农民的典型代表唐亦贵与路遥生活中的老人德顺、贾平凹强秦中的夏天义、郑毅老井中的孙富贵相似,他们都有一种至死不渝的土地情结。他在土地上洒汗水收获庄稼,感受土地的亲和力和礼物,沉浸在土地带来的坚定中。然而,在古代,他出租土地的理由是扩大果园。这一举动遭到唐逸贵的坚决反对。当人们发现守护土地的老人突然死在自己的玉米地时,他被自己留下的四个字“土地不出租”震惊了,这显示了他对土地的崇敬和崇敬,也隐含了老一代农民不能放弃土地的情感。

20世纪90年代,特别是新世纪以来,现代化推动了城市的繁荣和强大。另一方面,农村独特的土地资源和丰富的劳动力也在诱惑着城市的入侵,这为坚守土地的农民提供了机会。他们渴望用土地作为媒介来感受现代化的味道,然后获得金钱和财富来弥补他们不进城的尴尬。因此,遵守土地的农民在现代化的指导下开始了农村改革的步伐。乡镇企业的建立、副业的经营和经济业务的种植都是他们努力的结果。“农村经济生活已经多样化。引入大规模资本封闭的大规模经营与传统的家族式经营模式并存。乡镇企业与传统农业并存。农业不再是农村唯一的经济生产和生活方式。此外,“农民”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小说《麻鞋山庄》中的年轻农民程介子第一次定居麻鞋山庄时,面对无助、没有宗族保护的困境,他并没有考虑务农。相反,他在麻鞋山庄用他的平原换了一个陡坡,然后挖了一个山洞,靠卖窑砖谋生。成为村长后,他没有像前任村长林志邦那样带领村民出去工作。相反,他用村办企业和庭院经济来搞活农村经济。他想回忆一下在城市工作的农民到农村工作,实现农民工的本土化。“买下的儿子”与传统农民之间的意识形态差异反映在他对土地的态度上:他不再把世代相传的土地耕种视为唯一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的必然选择。从购买儿童的激烈改革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密集的现代化进程中,现代农民渴望与城市融合,从而迅速消除农村贫困落后的帽子。现代化对农村的介入为加快农业转型和农村经济发展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和更大的可能性。\\u\\u\\u\\u\\u\\u\\u\\u\\u。

................................

结论

目前,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加速时期。飞速发展的城市化促进了城乡的进一步融合。由于历史和政治的影响,中国城乡发展极不平衡。现有的物质资源、利益分配和制度保障在很大程度上向城市倾斜。这些村庄正在缓慢而被动地走向现代化。在现代化的侵蚀和冲击下,传统农村社会依靠血缘、地理和人情形成的社会结构和伦理道德不断被解构。

面对凌乱破败的村庄,许多作家哀叹:城乡一体化是不可避免的,中国的村庄将很快消失。贾平凹在谈到小说《强秦》的创作经历时,也把当前的农村萧条概括为“放空气”。转型期传统村落的急剧变迁,淹没了作家现有的写作经验,写作范式更加难以捉摸。然而,仅仅因为村庄暂时荒凉而否定村庄,忽视村庄的强大发展空和潜力,这将是有点草率和绝对的。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的事实不会改变。孟凡华曾指出,中国农村有一个日益增长的“超稳定文化结构”。“所谓的超稳定文化结构是指在中国农村社会中持续存在的习俗、伦理、人际关系、生活方式或情感风格。”这种超稳定的文化结构几千年来积累了深厚的地方伦理。中国的村庄不会轻易成为现代化的受害者。不可忽视的是,传统的地方伦理在与现代化的融合和碰撞过程中发生了变化,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中间存在,既没有完全现代化,也没有绝对保留传统。农业作家孙惠芬凭借其独特的女性气质、细腻的体魄和敏锐的文学洞察力,展示了转型时期农村伦理观的巨大变化。

摘要:从孙惠芬乡土小说中体现的日常伦理出发,阐述了乡土伦理中包含的家庭伦理、人类伦理和生存伦理,并探讨了孙惠芬小说中乡土伦理的写作特点。在孙惠芬的作品中,既有长期积累的传统习俗的传承,也有受时代和历史因素影响的传统伦理的异化。在文本中,家庭情感、婚姻爱情、世俗智慧和进城务工农民的生活都反映了地方伦理的特征和变迁。从传统农村地区向现代农村地区的转变有其积极的意义,但它不可避免地导致家庭和宗族的失败,熟人的冷漠和大量农民涌入城市造成的村庄中的“空巢穴”。同时,历史二元体制和城乡文化差异使得农民很难在城市站稳脚跟。城市接受农民的劳动力,但拒绝农民的精神需求。从孙惠芬充满真情实感的写作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作家作为创作主体的精神焦虑和作家对传统农村伦理异化的关注。正是这种对传统农村人性伦理的审视和思考,使得孙惠芬的小说独特而深刻。很难避免孙惠芬的作品也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相似人物的反复出现可以使读者熟悉阅读,但也或多或少会导致人物发展停滞。面对现代性的席卷和传统的衰落,孙惠芬在作品中表现出一些困惑和迷失,这是由于时代和现实的因素以及孙惠芬自身经历的局限。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