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8582字硕士毕业论文新时期小说中的农村出走妇女形象研究

28582字硕士毕业论文新时期小说中的农村出走妇女形象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8582字
论点:女性,城市,农村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论文主要关注小说作品中这些出走的女性形象,探求她们出走时的生活际遇以及出走到城市后职业状况、情感经历等问题,期待现实生活中。

论文正文:

第一章农村妇女离家出走的原因第一节寻找情感之家在中国传统社会背景下,“男主外,女主内”的形式一直很流行 作为传统道德要求下的女主人公,她大多在家教丈夫和孩子,管理家务,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 即使在新中国成立后,当社会氛围逐渐开放,对女性的道德约束减弱时,女性也会因为情感不和而主动与丈夫离婚,或者与自己心爱的男性从原来的家庭私奔,仍然承受着相当大的社会压力,特别是在传统观念仍然很强的偏远农村地区。 然而,由于时代和现实的影响,这种情况在新时代发生了变化。 与现实相对应,农村妇女因小说中的情感纠葛而选择离家出走并不少见。 例如,贾平凹的《遥远的山野》(1985)、《黑石》(1985)、《天上的蒜薹之歌》(1988)和陈应松的《农夫的妻子,山泉,田野》(2007) 首先,自觉自愿地去“血亲意识和家庭观念”一直是中国人不能放弃的情结。这种血缘关系中的每个人都受到其他成员的关心和珍惜。这种“爱”往往成为个人行为的心理动机 “无论是这种血缘关系的爱情,还是后来缔结的婚姻关系,在某个时候都可能成为一种约束,使农村妇女的逃亡道路带有“反叛”和内心斗争的标签,但自由意识和情感需求的觉醒,又使她们不得不遵从内心的意志。 香香是贾平凹中篇小说《遥远山野的爱》的女主人公。她的丈夫是一个懦弱、无能、胆小的跛脚店主,他在山里收集地雷。 吴三大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单身老年男性。他被错误地骗进了这座山。香香和瘸腿的店主收留了他。 山区土地稀缺,难以生存。许多人去对面的山上挖矿以致富,这就是偷矿。 三大巨头在店主家安顿下来后,他们跟着香香去偷矿井。 由于这个人的残疾,香香不得不像个男人一样回到矿井为家人挣钱。为了避免队里的惩罚,她不得不和队长交换身体。 跛脚的店主,作为香香名义上的丈夫,并不真正关心她的内心世界,而是更多地把她当成赚钱的工具。而她周围矿井里的男人,比如船长,只是贪恋香香的尸体。 诚实正直、理解和关心香香这三项原则在他们的长期交往中并非没有道理。 三大巨头的到来,让香香再次认识了这个人 在与三位领导人独处的时候,香香对自己说...认出你之后,你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严肃的男人!有了你,我觉得我是一个活得太脏的女人,发誓要坚强的活下去……”然而,这三个人感到道德和良心不安,虽然带着感情,但并不轻易接受香香的忏悔,而且在他的腿被偷伤了之后,离开了大山,回到了坪乡庙的家中 香香给了瘸子她藏在日常生活中的200元零花钱,然后收拾了她为挣钱而建的三栋新房子。 当瘸子从第三方回来时,香香已经永远离开了这里,离开了那个人。 这篇文章没有明确说明香香最终去了哪里,只是说有人在县城的汽车站见过她。 三所主要学校以其“严肃性”唤醒了她,并让她意识到自己作为一名女性的自尊和正直。可以想象,为了找到一个女人真正的情感支持,为了过上一个坚强而干净的生活,她离开了三所主要的学校。 第二节..............................是关于物质水平的提高。如果说在新时期初的小说创作中,为情感寻求归宿的“私奔型”仍然占有一定的比例,那么此后女性出走原因的写作则更多地着眼于改变农村生活中的物质困境,迎合城市内心的向往。 首先,农村贫困落后在城乡形成的历史过程中,城市已经比农村享有越来越完善的公共资源。改革开放后,由于政府政策的支持和资金的倾斜,城市实现了快速的扩张和发展。 随着城市的全面发展,价格不断上涨。 农具、杀虫剂、化肥和其他农业材料的价格飙升,日常生活费用也在迅速增加。然而,作为最基本的生存手段和食品加工原料的粮食价格没有显著上涨,也不可能显著上涨。一般来说,它们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 农民从有限土地生产的有限粮食中获得的收入很少。 然而,农村没有工厂,农民也没有更多的收入来源。 中国农村的总体形势是贫困落后的,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农民有更多的机会去城市看看,他们会亲身感受到城市的快速发展,而他们生活的农村社会几乎停滞不前,已经死亡。 在文学领域,几乎所有以工作为主题的小说都或多或少地展示了农村生活的贫困和落后,如罗张伟的《嫂子歌谣》(2005)、《我们的路》(2005)、徐春桥的《没有抢劫》(2002)、阎连科的《刘向昌》(2004)等。 罗张伟的中篇小说《嫂子歌谣》描述了她嫂子从一个山村到一个城市工作的过程。 嫂子陈美辍学了,因为她家很穷,年轻时也没读过几本书,而且因为她得照顾脑溢血的父亲,她直到30岁才和比她小三岁的大哥结婚。 嫂子的小儿子清华在县城的一所高中学习。县城孩子上高中的费用是正常的开支,但对嫂子一家来说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因为在大山区,他们除了农业没有额外的收入。 嫂子的大儿子清明节很小就失败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寄钱回家到外面工作。我从农村被大学录取,住在城市,也面临物质困难,无法给嫂子的家人提供实质性帮助。大哥身体不好,劳动能力有限,不能像其他年轻人一样外出工作。 为了支付小儿子的学费,他的大嫂,从未离开过山区,离开过家乡,甚至从未坐公共汽车,独自去陌生而遥远的广东工作。 在罗张伟的另一部中篇小说《我们的路》中,春梅也去了广东工作,因为她家住在山里。 春梅从小在学校表现很好,但是她在初中第二天就辍学了,因为她家里很穷,而且有重男轻女的观念。 春梅的父亲,老奎叔叔,是石匠。他去方圆几十英里内有工作的地方。然而,他年纪大了,收入很少。他的哥哥春毅一直在学习,这对他的家庭来说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为了让哥哥继续学习,春梅在家只在农场工作了一年,15岁就独自出去工作了,那时她应该在校园里学习、玩耍和享受成长。 第二章..............................基于城市性别轻的农村出走妇女 在金字塔式的职业排名中,他们大多处于最底层:一些人在工厂工作,成为装配线工人,从事机械和重复性工作;有些人从事服务业,成为家庭保姆或餐馆和发廊的服务员。老年妇女甚至缺乏选择职业的机会。没有坚实的经济基础,他们不得不购买和拾起旧的和无用的物品,进入建筑工地做繁重的体力劳动和做低成本的街头生意。 例如,罗张伟《弟媳歌谣》中的大嫂,严歌苓《谁有一个刚长大的女孩》中的惠惠,陈应松《农家女,山泉,小田》中的晚霞,张康康《马志》中的郭志,向晓蜜《二志》中的小白,吴璇《发廊》中的方圆,李赵征《傻女人向翔》中的香香,游凤薇《为刘志姐姐报仇》中的“二房”女孩都是农村女性 一、从事性以外的繁重体力劳动罗张伟《弟媳歌谣》中女主人公的弟媳因家庭环境恶劣,53岁时不得不独自去广东佛山的建筑工地工作。 嫂子在工地上做着搅拌砂浆和推斗卡车的艰苦工作:她出生在农村,中国的现代城市本身就是一个大工地。到处都在建房子。我知道搅拌砂浆和推斗卡车是为了什么。地面上的工作确实不危险,但是相当累人。用铲子混合很多河沙和水泥不累吗?据工人说,腰部也可能骨折。 推斗式卡车并不那么累人,但是在炎热的天气里很难做到。斗式卡车的把手是铁做的。红色的太阳像烙铁一样烧着铁把手,舔出微弱的蓝光,握在手里,烧焦了皮革。在主要由男性组成的建筑工人中,很少有女性参加,因为无论她们是木匠、钢筋工人、混凝土浇筑工人、抹灰工、油漆工人、装饰工人还是水管工、安装电工和维修电工、水管工、供暖和通风工人、机械师等。,他们都做高强度的体力工作,每天还要长时间。 众所周知,在体育比赛中,女人比男人有天生的劣势。 然而,一旦一个女人老了,没有亲戚朋友的帮助,很难在陌生的城市找到一份轻松的工作。 大嫂能够在建筑工地上找到推斗车和搅拌砂浆等工作,也是因为她在一个村民桂湖避难。 大嫂50多岁了,又矮又瘦,体质很差。她在室外建筑工地工作了很长时间。当她感到疲劳时,她不得不忍受赤裸和直接的冷热。 广东的冬天自然比内陆暖和,但夏季的炎热也更严重,直接影响到人们的身体。大嫂推斗车时突然晕倒。大嫂把腿往后推,腰很深,不仅手很硬,还用肩膀推斗车...地面是水泥路,被午后的阳光照亮,看起来像是在燃烧...她用尽骨髓里所有的力气去推斗车……”大嫂在斜坡上推斗车时摔倒在地,筋疲力尽,斗车的轮胎来自她的一个嫂子。 虽然不危及生命,但施工现场的艰苦工作和高风险仍然需要壮汉来承担。 这种恶劣环境下的繁重体力劳动对虚弱的妇女来说不过是一种破坏。 在第二季度..............................在美国的爱情和婚姻中,未婚年轻女性在离开家乡到城市谋生的农村女性中占据主导地位。 他们善良纯洁,充满青春活力,心中充满对爱的美好渴望。 然而,即使他们热切地希望在城市找到他们的情感家园,他们也很难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遇见他们真正的白马王子。 基于城市的农村妇女的悲剧不仅在于她们在职业困难中的起伏,还在于她们控制爱情的能力不足。 然而,在失败的关系中,他们常常不得不忍受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 例如,郑建华《太阳之手》中的陈月亮、向晓蜜《第二个》中的小白、傅秀英《满月》中的小白、孙惠芬《麻鞋别墅中的两个女人》中的李平和柯胜《北妹》中的李思江都经历了城市生存中爱情的创伤。 此外,在新时期的小说创作中,极少数农村女性,如李赵征的《傻女人香香》中的香香、滕小兰的《美丽的一天》中的姚宏和铁凝的《孤独的嫦娥》中的嫦娥,在与城市男性交往后,可以在爱情和婚姻中圆满收场。 首先,从古至今,退休的男人觊觎年轻丰满的女性身体几乎是很自然的。 不同的是,在以家庭为主体的社会单位和伦理道德逐渐形成和固化之后,一些男人对自己与异性的爱情事务是真诚和负责任的,而另一些男人仍然在追求美和新奇,用女人作为发泄欲望的工具。 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由来已久。改革开放之初,城市的人们在政策的影响下变得越来越富裕,比农村优越。 城乡社会的实际不平等使得在城市工作的农村妇女很难与拥有固定资产和自我优势的城市男子产生平等而光明的爱情。 陈月亮是中篇小说《太阳之手》中的女主角。她来自青岛附近的农村。她通常在青岛的一个建筑工地工作。晚上,她去建筑工地空附近的一个地方看城市学习跳舞。 也是在这里,她认识了钟丽江,一个英俊而有力量的舞者。 才华横溢的月亮崇拜她的老师钟。她还在钟李强的指导下学习了各种舞蹈,逐渐摆脱了土气和丑陋的服饰,成为一个美丽的美女。 月亮想在城里学跳舞,却遭到了家人的抵制。也是在那天晚上,她在家乡受到叔叔的训斥。月亮在钟丽江面前抽泣,钟丽江安慰她,但也从那时起占有了她。月亮成了钟丽江的情人,钟丽江成了她在陌生城市的唯一支持者。 在他和月亮相爱同居的日子里,他身边从来不缺少其他情人。月亮自然知道她无法改变钟丽强的慈善事业,但她尽力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间。 然而,也是这个被她视为上帝的将近50岁的男人把她卖给了他的朋友吴先生,就像换了一篇文章一样。 钟立强对陈月亮并不冷漠,但他更多的是玩弄女性的身体和情感。 第三章............................农村出走妇女的困境及其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第一部分的坚持............................................................31 1、材料短缺……31 2、精神上的孤独...................第三章农村出走妇女的困境与坚持第一节城市边缘人在正常情况下,住在城市是几代农民的共同愿望。当农村妇女离开贫穷破旧的家乡,在一个繁荣昌盛的大都市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她们更想住在城市里。 就像小米在《怀念她没去过的地方》中一样,在感受到城市城乡发展的巨大差异后,小米更加习惯和喜欢城市生活。所以当她最喜欢的男人劝她回家时,她说,“我不会回东冲镇了。” 我不想征服任何东西,也不想拒绝任何东西,我只喜欢武汉,喜欢做一个武汉人”(1) 这篇文章直接表达了她成为城市人的内心期望,这也是在城市工作的农村妇女的愿望。 然而,实际情况真的很容易符合他们的愿望吗?首先,生活在城市的农村妇女的物质困难主要表现在收入和支出之间的不平衡 工资普遍较低,使得他们很难赚到足够的钱来改善他们在城市的状况,有时甚至难以应付高昂的生活费用。 (一)改革开放后,高生活费用的商业化经济浪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作为商业化最集中、最激烈的地区,城市需要用钱来换取日常生活,如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 如果在城市工作的农村妇女找到一份包括住宿在内的工作,她们将为自己节省很多生活费用。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农村妇女都适合这份工作。住宿显然已经成为这些人在城市生活的最必要支出。 在扭曲的政策和商业的共谋下,城市土地价格已经被抬高到了天价。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以盈利为导向的房地产开发商也把房价炒到了令人震惊的水平。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一线城市的房价往往高达数万平方米。即使是中小城市的房价也太高,普通人买不起一平方米的月薪。 作为定居的基本需要,房子已经成为农民无法企及的梦想,也是农村妇女留在城市的最大障碍,她们无法在城市中为自己和家人获得一个小空间。 随着房价的飙升和租金的飙升,只要有需求和兴趣,即使是不合理的赚钱手段也会被肆无忌惮的投机者或商人在商业和无孔不入的城市生活中采用。 苛刻的房东和肆无忌惮的房地产经纪人在城市租房的过程中随处可见。 不管是清醒还是困惑,农民工别无选择,只能跳进城市为他们设置的陷阱。 整洁、宽敞的电梯房配有完整的厨房、浴室和家用电器,甚至出租而不是购买,这也是居住在城市的农村妇女的奢侈梦想。 他们只能住在城市人鄙视的黑暗狭窄的角落里。 ..............................结论长期以来,女性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在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压力下,很少在文学作品中塑造独立的形象。 直到20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男女平等的思想以前所未有的强度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女性作家和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开始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如果说现代文学作品关注女性知识分子的爆炸性写作,那么在新时代、新时代语境下,《出埃及记》这一文学主题的表达对象则集中在农村妇女身上。 随着转型期的到来,城乡流动机制进一步松动的背景为农村妇女提供了一个改变一生耕作和看守农村田地命运的机会。然而,功利主义的城市发展机制只是对他们年轻生活的一种攫取。城市接受甚至赞赏农村妇女的青年和健康,这实际上是一种痛苦的使用,没有为她们留在城市提供足够的物质条件和平等的精神待遇。 他们是折叠翅膀的天使,流亡的逃兵,街头被遗弃的儿童,在其他城市戒备森严的领土上挣扎和荒凉。 它们注定是现代化进程中社会进步和痛苦的垫脚石。 新时期的小说记录了他们的世俗欲望、喜怒哀乐、愤怒和欢笑,但并没有真正改变他们的命运。 然而,这种文学观察绝非毫无意义。 在新时期小说中,农村妇女离家的动机以及她们在城市中的职业和情感斗争有着丰富而全面的表现。当代作家不仅对社会转型期城市化进程的逐步加快和农村妇女生活场景的不断变化感到现实关切,而且对工人自身所经历的生活状况的再现也感到关切。 无论表达什么样的身份,都是女性自我意识、情感需求和生活自由本质的反映。 这种小说创作不仅记录和揭示了特定语境下的社会变迁和女性命运的沉浮,而且丰富和发展了整个女性文学。 然而,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底层写作,不仅要停留在以城市为基础的个人悲剧和生活苦难的重复表达上,还要更深刻地揭示当前现实环境对农村妇女命运的深远影响。 为了盲目迎合大众,为了满足色狼偷窥女性身体的低俗化和低俗化,作家应该在唯物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保持警惕和抵制。 此外,对农村妇女离家后成长过程和城市心理变化的进一步描述和挖掘,也是小说中农村妇女离家主题的恰当含义。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