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写作 > 鲁迅所受思想对其作品的影响,鲁迅的文化创造和思想对后世的影响

鲁迅所受思想对其作品的影响,鲁迅的文化创造和思想对后世的影响

鲁迅所受思想对其作品的影响

鲁迅的文化创作和思想对后世鲁迅在“五四”时期持续的启蒙意识和忧患意识的影响,在当代作家的写作中得到进一步深化和发展。鲁迅为当代作家留下了更多的追求和反思空间。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学会真诚对待当代和社会生活,并提高我们演讲和写作的重要性

鲁迅童年的生活经历对他的成长以及后来的文学创作...

鲁迅年轻时在白草花园享受着童年的自由和幸福。当这个大家庭遭遇不幸时,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世界的不稳定性。 这种“温柔”和“冷漠”的童年经历对鲁迅的创作有着明显的影响 读鲁迅的文章,总会感觉到“温暖”和“寒冷”的存在 最温柔的感觉是“佘溪”,鲁迅年轻时受进化论、尼采的超人哲学和托尔斯泰的慈善思想的影响。 这说起来复杂,说起来简单。首先,让我们谈谈写作风格。鲁迅的语法吸收了许多日语风格,如日语介词的使用。也是因为他在日本学习,鲁迅才掌握了日语作为外语。因此,他先把外国小说翻译成日语,然后再翻译成汉语。至于鲁迅年轻时的思想,他看到了英语。鲁迅在“五四”时期持续的启蒙意识和忧患意识在当代作家的写作中得到进一步深化和发展。 鲁迅为当代作家留下了更多的追求和反思空间。 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学会真诚对待当代和社会生活,并提高我们自己演讲和写作的重要性。在坚实厚重的中国,当新世纪的钟声即将敲响,面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进程,我们想起了我们这一代的文学大师鲁迅。 鲁迅以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和他所创造的一代人的文学精神,在创造意识、精神气质、文化观念和包括词语在内的审美表达方面给了中国当代作家很大的帮助。

鲁迅的文化创造和思想对后世的影响

鲁迅的文化创作和思想对后世鲁迅在“五四”时期持续的启蒙意识和忧患意识的影响,在当代作家的写作中得到进一步深化和发展。鲁迅为当代作家留下了更多的追求和反思空间。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学会真诚对待当代和社会生活,并提高我们演讲和写作的重要性

鲁迅童年的生活经历对他的成长以及后来的文学创作...

鲁迅所受思想对其作品的影响范文

一、鲁迅治学方法

民国时期,中国的现代学术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学者探索的方法论比实践更有意义。鲁迅在这方面也很有代表性。

1.充分掌握历史数据

全面掌握史料是鲁迅小说创作史上的一个突出特点。他曾声称自己对基础小说史料有“独立的准备”。应该说,鲁迅的说法是正确的:从周朝到魏晋南北朝,即整个唐代,共收集了36部遗失的小说,为这部分《小说简史》的写作奠定了相对坚实可靠的基础。唐宋传奇集已持续十多年,鲁迅独特的筛选视野体现在“唐雯宽大,宋制有选择性”的标准上。《小说旧闻》以宋元至晚清小说史料为主要收集对象。它包括了从《大宋宣和末年》到《二十年来的奇景》等40多部与小说有关的史料,也包括了这一时期许多有价值的小说批评史料。可以看出,上述三种材料的编写基本上涵盖了中国几千年和几个朝代,确保了鲁迅《小说简史》中的每一篇文章都被完整地列出、充分地引用和充满了文字。这种严谨、现实、细致的文献整理态度值得今天的小说家们学习。

2.将传统的简单学习方法、西方实证主义和理论思辨有机地结合起来

在保证史料的前提下,每个时代的政治经济背景、学者的主导心态、社会文化氛围等因素往往成为鲁迅的视角。他善于看穿影响这一时期小说的最重要因素,然后分析和总结其细微差别的特点。例如,从秦汉时期精神巫术的盛行和佛教的传入来分析六朝奇怪小说的成因,从汉末文人重视眼语的倾向来分析《世说新语》的历史背景,往往只有几个词可以正确使用。鲁迅的研究思想受当时西方实证主义的影响,与清代中国的朴素学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简单学习的基本精神是研究风格的简单和严谨,强调数据收集和证据列表。梁启超曾在《清代学术概论》中把朴素学习的主张归纳为十点。其中,不难看出以下几点对鲁迅小说史研究的明显影响:“一个意义成立,必须以证据为基础”,“证据不确凿”,“旧理论被采纳,必须被明确引用”。但正如尧尧先生所说,鲁迅可以从一个复杂的时代找到最本质的典型形象,也可以从对这些形象的详细分析和阐述中找到并把握文学史的发展脉络。从徐寿上记录的鲁迅未完成的《中国文学史》的几个书名来看,鲁迅真正把握了每个时代的典型形象,比如《酒、药、女人、佛》是以六朝命名的,《郎庙与山林》是以唐代命名的。也就是说,鲁迅不仅对史料有考证,而且有具体的分析和论述。这是他对单纯学习的纯实证研究的现代性超越。同时,鲁迅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传统的文学批评强调主观的思考和理解,就像吉祥的电影和羽毛一样,与鲁迅自身的小说技巧相结合,使他能够准确地表达古代小说的鲜明特征。这些表述大多已成为后统治文学史上不可印刷的理论,有许多相似之处。自晚清以来,以史静大学堂为首的讲演者们有独立撰写讲稿的传统。这些精心编纂的讲稿后来成为民国学术界的代表性经典,如梁启超在天津南开发表的《中国历史研究法》,以及顾颉刚在北京孔德学派(kunde school)使用的《关于国家历史的讲话》。鲁迅的《小说简史》也不例外,但从最初的17篇文章到最后的28篇文章,都被多次重印,每次重印都是由作者修改的。由此可见,鲁迅对自己作品的重视和对学术的高度期待。

二。鲁迅思想对其作品的影响

1.国民性——学术作品中对世界人民的阐释

众所周知,对“国民性”的关注和分析一直是鲁迅关注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并不是从鲁迅开始的。20世纪初,随着西方思潮的涌入,先进知识分子对此问题给予了高度重视。严复把“增强人民力量,开拓人民智慧,培养新人美德”作为改革的基础。梁启超在《戊戌变法书》中总结了戊戌变法的失败,没有唤起人们的觉醒和精神更新。邹容甚至呼吁“拔出奴隶的根,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取得进步”。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鲁迅也保持着对国民性的长期关注。根据鲁迅的好朋友徐守尚的回忆,鲁迅在日本学习时就已经开始探索这个问题。当时,两人经常讨论三个问题:1 .最理想的人性是什么;2.中国民族性格最缺乏的是什么?3.这种疾病的根源是什么?尤其是在著名的“电影与图片”事件后,鲁迅下定决心用文学艺术改变中国精神。因此,与社会活动家不同,鲁迅作为一名作家和学者,主要是将他的民族性格思想融入到作品中。在这方面,他的作品是许多散文和小说的典型,但从他的学术作品中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如果说在欧美求学的胡适更注重用西方先进的制度改变中国社会,那么在日本求学的鲁迅更注重用西方先进的思想改变中国社会。可以说,在鲁迅的精神世界中,核心之一始终是“人的创造”,并以此作为学术研究的立足点。从这个角度来看,鲁迅的文学史研究不仅深入国民性,而且往往有新的思路。例如,在《小说简史》中,鲁迅常常从一个时期的整体文人心态出发,来处理其与作品的无数联系。本文从《红楼梦》的低俗续集中,进一步分析了传统民族根深蒂固的弊端,即重视“团圆”。“魏晋风度”与以往学者认为嵇康、阮籍是反伦理规范的观点相矛盾,但嵇康、阮籍之所以是反伦理规范,正是因为他们太爱伦理规范了。看到当时以崇拜礼仪和破坏道德准则为名的虚伪行为,他们义愤填膺,走到了这一步。综上所述,对国民性的关注和研究使鲁迅的文学史研究不仅保证了学术写作的严谨性,而且具有浓厚的人文关怀。他的“文学史”更像是一部“人类历史”。我们经常可以在他的小说中看到、隐藏或展示时代的气息。

2.对中国文学遗产的文学思想和态度

1925年,鲁迅在《北京日报》副刊上回答了“年轻人必须读书”的问题。他的回答是:“我想我不太想——或者不想——看中国的书,多读外国的书。”这可以说是鲁迅对中国文学遗产态度的典型评论。他这样说的原因是“现在年轻人最重要的事情是做,而不是说。只要他们活着,不写作文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篇引起了很大争议的文章必须放在一个特定的背景下看待。后来,鲁迅在与施蛰存关于《庄子》和《文选》的辩论中强调不要“忽视时间和环境”。当他说这段话的时候,“正是许多人大声喊着要写白话,要读古书,所以这几个字是写给他们的”,这是为了警告年轻人不要因为读古书而忘记现实。事实上,作为一个“清醒的现实主义者”(瞿秋白的语言),鲁迅对中国文学遗产一直有着清晰的继承意识。他曾经说过,“因为新的阶级及其文化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它可能源于对旧统治者及其文化的抵制...在旧文化中,仍然有一些共同点:它是“造就新一代中国人的强大声音”,因而赞美屈原和嵇康的抗战精神;对旧小说某些优点的赞美,如《水浒传》中对林冯冲雪山神庙一节的赞美,“雪下得很紧”这句话,虽然接近口语,但神韵远胜于“大雪纷飞”等。总之,鲁迅对文学遗产的态度不仅清醒,而且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郑振铎以“吞尽牛”的方式对《中国小说简史》进行了评论,他说这部作品可以说一举为中国小说的研究奠定了总的方向。可见,鲁迅研究文学史和小说史的目的主要是整理和继承民族文学遗产,从而引导后代走向文学实践的方向。

三。开拓性意义

显然,小说史作为一门文学学科,是通过创造一部中国正统学者一直鄙视的小说史而产生的。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鲁迅的研究更具有学术意义和专业性。虽然梁启超等人在鲁迅之前就在晚清学术界提出了“小说界革命”等口号,但其功能意义更为显著,即重视小说的社会影响力和传播力,对小说的文体概念缺乏透彻的理解,更不用说“小说界革命”还包括歌剧的创新。鲁迅的小说研究是不同的。他从小说的文学本质出发,清理了相关的杂草,确立了更加科学、现代的小说观。同样,鲁迅也研究中国古典小说并给予同等重视,相比之下,同一时期的学者出于世俗的考虑而强调白话小说。此外,鲁迅虽然借鉴了西方的思想,但并没有完整地照搬,而是充分考虑了研究对象的特点。如果一些研究者从西方理论出发,他们会把唐传奇作为中国小说的最初形式。显然,如果是这样的话,各种思想流派的所有寓言和唐代以前所有有强势小说的人都将被排除在外,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四。学术空鲁迅小说史写作模式之外的

今天,当人们提到鲁迅的《中国小说简史》时,他们更欣赏鲁迅在文学史写作模式上的开拓性工作。相关著作或论文也持这种观点。然而,作者认为,除了这种以社会文学艺术为指导的文学史模式之外,还有其他更新鲜、更具启发性的思想吗?

鲁迅的道路对后代有一定的限制和禁锢吗?从下面几部文学史中,也许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新的感受。例如,宇文索安教授等编辑的《剑桥中国文学史》非常重视经典的重构和文学史的演进。例如,我们今天接受的老子就是老子,它是由和合功、王弼等人编辑和注释的,庄子也是由西晋的郭象处理的。因此,该书在分期上不同于传统的朝代划分,例如,它强调了先秦两汉的相关性,标志着武则天时代在唐代文学进程中的转折点。换句话说,这本书更多的是从接受的角度来看文学史的形成和演变,这无疑是一种更接近文学史事实的研究方法。其次,专门分析作家作品的传统文学史写作方法被打破,给人的印象是清单多,概括少,数据多,结论少。它更多的是为读者提供更多更丰富的文学进化的各种可能性,而不是必然性。它更像是一张指南地图,允许读者自己在其中漫游,比如进入宝库,自己选择,而不是像教科书一样用全部内容填满它们。另一个例子是北京大学林庚教授写的《中国文学史》。这本书用诗歌语言写成,成为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最个性化的作品之一。朱自清称之为“写历史和文学”。这不仅是一件作品,也是一种创造”。另一个例子是方小月的“中国文学批评”,它忽略了对新鲜素材的探索,系统地追求中西结合。当时,所有人共同追求的写作理念都被忽视了。它只关注历代文人“来俱乐部,真相大白”的批评,让读者以从容的阅读和欣赏态度进入文学批评的世界。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除了鲁迅的社会文艺文学史模式之外,还有更多的可能性,这些都是文学史写作的范例,为我们今后的研究提供了方向。一方面,我们应该继承以鲁迅为主要代表的经典小说历史写作模式的优势,另一方面,我们不应该忘记鲁迅先生的开拓创新精神,努力探索新的、更新的、更好的、更现实的方法。

参考:

[①鲁迅。中国小说简史[。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07。

[2]钟彭其。论鲁迅研究中国小说史的积极精神——以中国小说史为例[。宝鸡文理学院学报,2009( 4)。

[3]方向东。鲁迅和胡适[。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