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7569字硕士毕业论文方方底层写作的演变

27569字硕士毕业论文方方底层写作的演变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7569字
论点:底层,武汉,作品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以底层写作的角度切入方方的写作,这未尝不是对这场思潮的观照和展望。关注方方30年多年来的创作实践,无疑为底层研究提供丰富的、可阐释的资源。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底层写作的经验和感知类型(1982-1985)。第一部分,“装载机”形象系列已经转化为丰富的情感感受并写入作品。 美国作家海明威曾经说过:“小说中的人物不是由技巧塑造的。它们必须来自作者自己消化的经验、他的知识、他的头脑、他的心和他的一切。” “毫无疑问,潜在的经典——方方创造的宝贵财富为主题 在方方创作的早期,她的一些作品是以“装卸工”为主题的,我们将其归类为底层写作。 《大篷车》、《啊,朋友》、《看不见的地平线》、《司机秦大宝》、《枪手》和《搜索的故事》都有底层的影子。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大多是在装卸站工作的年轻人。在我看来,这些人物构成了方芳芳早期作品中一系列独特的“装卸工”形象 装卸工通过出售劳动力来搬运或装卸货物。 他们是方方创作之初首先关注的底层群体。 在许多关于装卸工的小说中,方方主要记录装卸工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展现他们简单平凡的内心世界。 方芳过去是诗歌爱好者。在大学期间,她因发表在《诗歌杂志》上的诗《当我拉穿梭巴士》获得了一等奖 这首诗的语气乐观而积极,描绘了一个努力工作的装卸工的形象。 由于编辑朋友的建议,方方的写作方向从写诗转向写小说。 《商队上》是她在文学界发表的第一部小说。 《大篷车上》(On the Caravan)通过记录底层工人上下班的日常生活经历,真实地展示了底层工人乐观的生活状态。 这群底层的工人倾吐他们生活中的不满,并从大笑和唠叨中获得暂时的快乐。 这位知识女性(业余作家)无疑是整部小说的亮点和关键。 闯入的知识女性突然发现并记录了这些年轻人的“可爱”。 她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女孩,爱她们”的报道。 这份报告积极肯定了这一青年群体的价值,增强了他们的自信心,鼓励他们积极向上,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参加培训并不断提高自己。 这位知识女性以宽容和善良激励和影响着这些年轻人。 第二节..............................探索人性的奥秘。不同的文化形成了不同的人性理论。 对于文学来说,“文学是人学”,文学是人类情感的表达,人性是文学永恒的主题。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无论是五四时期的新文学还是新时期后的思潮,都离不开对人性的讨论。 如果我们简单地从“本性的善良”或“内在的邪恶”来定义人性,我们往往会陷入二元对立的单一局面。我们还应该关注善与恶交织在一起的灰色地带。 潜在的文学作品也涉及人性中的一些事实,无论是光明的还是黑暗的,人性中的“邪恶”并不是这个群体独有的。 底层文学关注人性,因为当底层文学遭遇生存困境时,人性的复杂性变得更加突出。 当物质生存被最小化时,底层不一定走极端。当重大利益被掠夺时,底层可能不会保持沉默。当别人处于危险中时,底层可能不会伸出援手。 方方在其早期作品中探索了人性的奥秘 1983年至1985年,方方专注于创作《司机秦大宝》、《枪手》、《一棵树》和《制作总监》等作品。这些作品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关注的是“人”,展现了人性的复杂性。 例如,面对毕业作业,方方写了小说《走向远方》 这部小说是方方作品的风格,“从简单捕捉和组合人性的合适亮点到透视和分离人性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方方通过小说表达了“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是人”和“人真的是一个谜”的感觉 在这个阶段,方方将对生活体验的感知转化为创作,通过小说创作思考“人”,重新理解“人” 底层的经历让方方更好地理解底层,但不能重复他们的痛苦。 在这些作品中,人物塑造大多是肤浅的,虽然有少数表现出人性复杂的一面,但这只是作者自己对人生经历的一些感悟,而这些作品缺乏相对丰富的内涵解读,所以大部分都没有成为研究的焦点。 ..............................第二章底层写作与情感隐藏的零呈现(1986-1999)第一节底层写作之间的写作生存空生存空不仅指外部具体的物质符号架构,还包括底层的内部生活状态,这是物理性和社会性的统一,具有更深的内涵 一个人的重要性决定了一个人必须有一定的生存能力空 人们在空参与生产和活动,所以生存空与人们的社会生活密切相关。 “生命的存在、生活活动和生活环境归根结底是生存空之间的问题 生存的丧失空意味着一个人已经失去了安定下来的基础。 生存空是底层最基本的地方。底层的活动不能脱离生存空之间的支撑。生存空极大地影响了人物的心理和精神特征。 在这些作品中,我们发现方方对痞子空的静态描述并没有融入他的个人情感。不管《日落》中的场景和下层社会是丑陋和狭隘的,在《日落》中相互推卸责任导致祖母不被接纳的情况,还是《黑洞》中支持住房空“战斗”,方芳芳将生活还原到真实的一面,记录和书写残酷 (一)地域空纵观文学史上,许多文学作品都表现出独特的地域特征空,老舍的《北京》,张爱玲的《上海》,沈从文的《湘西》,莫言的《高密》...雷内·韦勒克在《文学理论》中论述道:“伟大的小说家都有自己的世界。人们可以从它看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与经验的世界是一致的,但从它的自洽可理解性来看,它也是一个不同于经验世界的独特世界。 这个地区空是作家扎根的真正土壤,为作家的文学创作提供了富有想象力的资源。 班上最底层的许多作家把故事设定在特定的地区空,比如陈应松的“神农架”山区和刘庆邦的矿工场。 方方将文本空中底层人物的生活定位于城市,这拓展了他对底层世界空的想象 “因为我从小吃武汉的食物,喝武汉的水,呼吸武汉空的空气,吸收武汉的营养。不管我写什么,我都会带来武汉的味道,这就是汉族的味道 方芳从小和父母一起搬到武汉,此后一直住在武汉。现在她已经在武汉住了50多年了。对方方来说,武汉不仅是一个地理上的区别,也是武汉的人文情怀。武汉的风格和特色早已成为她的一部分,并成为她的作品的一部分。 方方在他的武汉作品中把这个地区设定在空之间,这部小说是围绕武汉写的。 同时,方方对武汉的历史有浓厚的兴趣。例如,她的作品《武昌城》和《1911年的人民》都涉及武汉的历史。 在第二部分,................................写下底部的材料压力。批评家们对“底层”没有统一而明确的定义,但每一个定义绝对不能与“贫困”一词分开 贫困和普遍缺乏物质压力是每一个底层的共同生活背景。 在进入该组之前,底部的作者必须观察底部的外部条件(材料水平)。 《风景》出版于1987年,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初始阶段。 商品经济日益繁荣,人们的物质财富越来越丰富。然而,这些不属于底部 特别是自1990年以来,随着中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改革的深化,中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 2002年,社会学家伊雪发表了《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底层群体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 在书中,研究者根据职业分类以及对组织资源、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的占用,将中国的社会群体划分为十类。社会结构的下部是“底层” 大多数底层都生活贫困,所以很难维持基本生活,更不用说精神享受了。 这部分人口包括商业服务雇员、工业工人、农业工人、城乡失业者、失业者和半失业者 在这个群体中,城市底层的人数正在逐渐增加。 一方面,有更多的失业和下岗工人;另一方面,更多的农民工来自城市。 罗张伟的《我们的路》、陈应松的《太平狗》和孙惠芬的《农民工》都聚焦于农民工。与底层的其他作家不同,方方更关注底层公民的生活。 底层是一个巨大的区域,也是金字塔最宽的底部。除了农村,城市还有一个巨大的底层,如文化底层、商业底层等等。 目前,文学作品所关心的底层似乎有偏袒一方的倾向。底层面临着同样的物质贫困问题,无论是在城市里还是在城市外,还是在城市里。 在城市里,富人和穷人是两极化的,相反的是截然不同的。 为了基本的物质安全,城市的底部每天都在奔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永远无法摆脱生活的负担,只能谦虚地生活。 方方在他的作品中更加关注城市的底层,尤其是他们所面临的物质贫困,比如《风景》、《日落》、《黑洞》 在这些作品中,方方积累了最常见和最普通的生活片段。这些碎片,似乎每天都在反映那些在生存水平上挣扎的人们所面临的日常生活必需品的痛苦和折磨。 方方此时扮演着观察者和叙述者的角色。她沉着脸恢复了下层社会成员的真实身份。 ..............................第三章底层写作的温和情感与意义提升(2000年至今)……第一部分着重于底层个人到底层群体阶段........第二节整合了作家对底层出路的探索和思考……第三章底层写作的温和情绪与意义提升(2000年至今)第一节从关注底层个体到底层群体,底层群体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作者作品中描绘的底层人物不能涵盖真正的底层群体,但通过作者的描述,我们了解了各种底层群体。 有在城市工作的农民工、常年在地下工作的煤矿工人、城市下岗工人、妓女等等。 在新的历史背景下,它们的出现已经融合为“时代特征”。 在这个阶段,方方在故事底部的写作不断扩大,故事底部的对象也越来越丰富。故事的底部有女人,大学生“蚁族”,故事的底部有弱智的小人,等等。 方方底层的写作丰富了底层人物的形象。方方没有把底层限制在一个人之内,而是把它放在更广泛的城市底层群体中,写了更多类似卡夫卡风格的典型小人物。 方方底层写作从关注个体生存扩展到关注底层群体生存 随着关注对象的扩大,作家对苦难的关注从自身物质精神的“小”困境转变为群体的共同“大”困境,这将底层的目光从传统公民的日常琐事转向社会底层的宏观调控。 由于这种规范性和规律性,他们的悲惨生活和悲惨命运具有典型的意义,具有“阶级”的意义和“吸引人们对医疗救助的关注”的召唤意义 “如果说《日落》、《风景》和《黑洞》关注底层个人或家庭的困境,那么在新世纪的作品中,如《中山路空没有人》、《低声》、《走出去去死》和《屠自强的个人悲伤》则关注底层群体 虽然《中北路/[/k0/》中的郑福林是低收入工人中的一个普通例子,但它反映了整体下岗工人的生活状况“低声”关注弱势群体。方方在小说背后提出了贫富对立的社会问题。有些作品,如《走出去去死》、《万箭穿心》、《奔跑的火焰》,可以说是对底层女性的关注。 本节将着重分析两个突出的底层形象——“下岗工人”和“大学生蚁族” ..............................不可否认,底层文学不仅在意识形态上有开拓性的探索,而且在艺术上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近年来,随着作家、读者和批评家逐渐离开“底层”的舞台,底层文学的发展变得越来越迟缓。 当然,令人欣慰的是一些作家继续写底层。 方芳就是其中之一 从底层写作的角度来看,这是对这一思潮的反思和展望。 关注方方30多年的创作实践,无疑为底层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可解释的资源。尤其是新世纪以后,《万箭穿心》、《杜子强的个人悲哀》和《时间之下的水》等作品的出版,表明方芳芳底层写作更加丰富和成熟。 作家的创作活动有时有一定程度的一致性。方方底层写作是以一致性为基础,实现不断丰富和突破 方方的底层写作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思考的深入,她对底层的态度也显示出一个变化的过程。我们需要用整体的眼光和全面的观点来把握它。 在早期阶段,方方的底层写作是基于经验和感知,更多的是基于他自己作为底层装卸工的所见所思。 在过渡和过渡阶段,方方更多的是一个旁观者,冷眼观察底层,描绘底层,展示底层。 新世纪,方方通过底层写作进入底层,在底层写作中,他融入了对底层的关怀和思考。 知识身份要求她冷静地感受底层的生活条件,思考和探索底层的出路。 现阶段,底层写作已经超越了以往“新现实主义”中底层的简单塑造和展示,而是向底层注入了温柔的关怀。 同时,方方对底层群体的关注从底层个体上升,表明生活困境既是个人的也是公共的。 方芳完成了“同情”和“关怀”两个维度的底层写作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