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0441字硕士毕业论文中国儿童幻想小说中的成长写作

20441字硕士毕业论文中国儿童幻想小说中的成长写作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0441字
论点:儿童,幻想,成长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试图通过对具有成长主题书写的儿童幻想小说作品进行研究,总结出中国当代这一部分“有力量”的儿童文学原创作品书写的意义与不足,从而为未来儿童文学的本土

论文正文:

(1)中国儿童幻想小说的创作环境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中国本土儿童幻想文学经历了一个摸索发展的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10年黄金时期,文革时期的10年灾难时期。进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它积累了大量的作品,出现了一些新的写作形式。科幻、奇幻、魔法、神话、传说、童话、奇幻小说等的创作类型。都在同时竞争。 以占绝对比例的童话为例,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童话创作并不乐观,出现了教育或生动活泼的现象。 童话教育创作的趋势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受当时政治环境的影响,文学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沦为教科书和政治斗争的工具。童话的主题大多集中在赞美新生活和用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孩子上。童话教育在儿童文学理论领域被夸大了。 许多优秀的童话故事,如金进的《在小猫钓鱼》和《小鲤鱼跳龙门》。张天翼的狼;严文静的《蜜蜂和蚯蚓的故事》;葛崔林的《野葡萄》;洪陶勋的《魔刷马良》;孙幼军的《小伙伴的故事》、《奇怪的老人》系列和《大卫·贝克汉姆流浪的故事》;何毅的《小鸡毛》和《小公鸡历险记》都有教育意义。 张天翼的《大林小林》、《葫芦的秘密》和严文静的《下一个航港的唐小溪》都是在朦胧意识下创作的儿童幻想小说。 包葫芦的秘密讲述了一个充满幻想、喜欢吃零食的小学生王宝的故事。他希望得到一个宝葫芦来帮助他实现所有的愿望。 有一天,他的愿望实现了 拥有了宝葫芦之后,他可以拥有他想要的金鱼、画报和玩具,只要他想要,他可以拥有他想要的任何东西。 例如,当他和同学下棋时,为了赢,他想吃对方的棋子。就在这时,那块肉立刻飞进了王宝的嘴里。 渐渐地,他变得越来越自满。他想向世界展示他的魔法技能。 这一天,他兴奋地为全班做了一个起重机模型。尴尬的是,当模型意外倒塌时,他无法自己组装,最终在公共场合不知所措地出丑。 参加数学考试时,监考人清楚地看到他在看试卷。交试卷时,他的空白色试卷不知不觉地随着别人的试卷而改变。最后,监考老师当场揭露了这件事,这让他感到惭愧。 渐渐地,他发现宝葫芦带给他的痛苦超过了快乐。他意识到宝葫芦不是一件好事,主动向大家透露了宝葫芦的秘密,发誓要拒绝这个“宝藏” 他也从柯南的梦中醒来。在《唐小溪的下一个帆船港》中,严文静塑造了一个永远玩不够的小学生形象。他是唐小溪的英雄。 唐小溪总是不得不把作业留到“下一次”,所以他没时间了,被灰老鼠搬进了“下一个航行港”。 ................(2)中国儿童幻想小说写作与成长的独特性儿童成长的写作在现实小说中不可避免地过于沉重,如曹文轩的著名小说《草屋》(Grass House),而童话中的成长主题过于普遍。 儿童文学能否以第三种方式通过文本引导儿童解决现实问题,儿童幻想小说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将童话的幻想与真实小说的现实相结合,通过幻想解决现实问题,是儿童幻想小说表达成长的独特方式。 在这一部分中,我们将以家庭生活中两个典型的创伤问题“离婚”和“死亡”为讨论对象,探讨儿童幻想小说如何借助幻想力量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1.离婚写作协会、家庭和学校是保持儿童成长的三大因素空,其中家庭是影响儿童成长的最基本因素,良好的家庭氛围对塑造儿童性格起着决定性作用 然而,在当今社会,婚姻问题导致夫妻关系破裂和家庭分离并不少见。 高离婚率的潜在影响是削弱社会稳定,而直接影响是把孩子变成婚姻的受害者。 成长阶段的孩子如何面对家庭的分裂或重组,他们的心理会如何挣扎和改变?作家桑·桑(San San)写的儿童小说《舞蹈班》描述了离婚和重组家庭中儿童丰富而复杂的心理起伏。作家陈晏丹在上世纪末创作的引起儿童文坛关注的儿童幻想小说《我的母亲是个精灵》也描述了“离婚”的问题 与舞蹈课不同,陈晏丹将现实的残酷与丰富多彩的幻想交织在一起,残酷而又充满温暖地阅读着它。 作品的主要人物是即将进入初中的小学生陈淼苗。她的生活中潜伏着一个巨大的谎言——她的母亲是另一个[的蓝精灵,但是她已经被蒙在鼓里很多年了。 精灵和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结合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除了在家为书籍画插图和尽可能避免与外界接触的自由职业者工作之外,蓝色精灵的母亲一点也不能沾酒,否则她会显示出她的本色。 一天晚上,昏迷不醒的陈淼苗无意中让母亲喝了黄酒,看似平静的家庭生活瞬间破裂——这对原本计划在陈淼苗顺利进入初中后向孩子坦白的夫妇,不得不立即面对因这个不可思议的秘密的泄露而带来的一系列家庭问题。 事实上,在那之前,父母之间的婚姻已经破裂,因为母亲是一个精灵,离婚已成定局。 陈淼·苗深爱着她的父母,她不愿意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像许多同龄的孩子一样,她曾经背叛过父母,离家出走,弯腰祈祷他们能像以前一样生活,但这一切都没有帮助——精灵妈妈最终不得不离开地球。 ................二.中国儿童幻想小说的成长(1)“离家出走”情节模式的成长意味着新自我的成长,“离家出走”是儿童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心理过程 “离家”的孩子会打破原有的生活体验,从而在“回家”后重建“在家”的状态 其中,《离家出走》遭遇的挫折是儿童成长的客观条件,也是儿童成长小说的叙事焦点。 那么,处于成长阶段的儿童如何面对沉重而神秘而又具有挑战性的“离家”选择呢?他们能否积极应对诱惑和挑战,从而完成生活的转变呢?这些问题是本节讨论的基础。 1.冲突的两种模式(1)积极追求儿童幻想小说类型的预设读者是学龄儿童。这个阶段的孩子正在逐渐摆脱家庭避难所的成长阶段。他们渴望在身心尚未完全发育的时候成长。他们充满了与世界上成年人不同的幻想。 他们渴望拥有更多的权力来主宰自己的世界,获得这种权力的唯一途径是通过成长经历。 为了完成从年轻到成熟的平稳过渡,一个人必须接受不同于最初生活的艰辛,并有勇气承担责任和风险。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在破茧成蝶后收获美丽。 尹建玲的《纸人》是一部以记录小学女生苏乐成长为线索的儿童幻想小说。 在小说的开头,作者以一名工作了五年的28岁社交女性的身份开始。一个偶然的事件触动了她的童年记忆,这部关于女孩成长经历的作品诞生了。 苏,像每个现实生活中的孩子一样,有好朋友,非常爱她的父母,经历着日常生活中应该发生的一切,非常渴望长大。 我小学时和苏颖形影不离的最好的朋友是罗斯。他们简单而迷恋体贴的女老师李老师。 在他们眼里,李小姐的眼睛迷人而柔和,她的全身笼罩在神秘的光环中。他们希望长大后能像李老师一样,无意识地模仿她的言行。 然而,成长意味着接受来自身体和精神各个方面的影响。 一天,苏和罗斯跟着李小姐到了她的家。老师得了重感冒,穿着懒洋洋的衣服,咳嗽着,在游泳池边“吹了一缕浓浓的眼泪,里面有暗红色的血条纹”。以前的辉煌大大减少了。这一次,成人世界的积极追求和想象被灰色覆盖。 后来,由于家庭原因,李小姐被调走了。她被新来的y老师取代,与李老师不同的是,y老师对她的学生不耐烦,总是以残酷的镇压来回应他们“幼稚”的行为。 那时,苏颖和罗斯喜欢玩纸游戏,也就是让画纸的人移动和说话,像真人一样生活。 其中,丹尼是苏最喜欢的纸人 这些纸人曾经被y老师发现并销毁,苏很伤心。她想和“魔鬼”y老师战斗,但是她的力量很弱。 她只能选择在公园跑步来发泄内心的沮丧。这时,作者打开了一扇窗户让她发泄——苏在公园里一栋废弃的灰色建筑里找到了丹妮的住处。丹妮在作品中是一种虚幻的存在,只有苏自己才能看到。 在成长的后期,当丹妮遇到青春期问题时不知所措,苏来到灰房子和她说话。她陪着苏度过青春期混乱的日子。她的安慰让苏感到稳定和平静,从而健康成长,没有恐惧。 在书中,作者称丹尼·阿苏为“年轻的引渡者”。她教苏颖如何面对这个初中时喜欢自己但以诽谤和仇恨的方式表达爱意的男孩。如何度过青少年时期,当时他拒绝与父母有身体接触,拒绝与他们交流,而是偷偷爱上了他的成年女老师牧溪。 结果,苏变得渴望长大,并主动追求成长,因为童年对她来说有许多美好的回忆,但这更像是一次人生冒险。 ................................(2)成人与儿童形象类型的塑造中国儿童幻想小说首先是“小说”,然后是对儿童的限制和幻想 人物是小说的基本元素。因此,探索中国儿童幻想小说的成长书写不能回避其所刻画的人物。 除了成长英雄的形象,还有一种重要的人物形象——成长英雄的导师,或者成长英雄的向导 它跟随成长中的英雄,或者保持一定距离,或者保持一定距离,但是所有这些都是成长中的英雄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关键因素。 “根据科学分类,成人作为导游的形象大致可以分为正面导游的形象、误导者的形象、负面比较者的形象和与儿童相互指导的形象 然而,笔者对中国儿童幻想小说中的儿童和成人形象进行了回顾和总结,发现儿童的主体性通常表现在很大的领域,成人形象往往被隐藏或异化。 1.具有显性主体价值的儿童形象首先,我们来谈谈具有显性主体价值的儿童形象 与日益激烈的女权运动相似,儿童的主导地位也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 “孩子和女人一样处于弱势。在历史上,女性经历了从客体、客体、非主体到主体的过程。因此,她们像女性一样希望得到支持、认可和尊重,特别是当她们处于成长阶段、处于形成自我和外部知识的阶段,并且处于开始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生活的阶段。 “儿童的意志是否受到压制,他们是否得到完全解放和尊重,儿童自己是否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和声音并自愿释放出来,这些都是评估儿童主观价值时必须考虑的问题 这反映在中国当代作家马援出版的第一部儿童文学作品《万葛花元》中,甚至有明显夸大儿童题材价值的痕迹。 作品以一个七岁的男孩万葛花元和一个成年叔叔冯晓为主要人物,以他们在《万葛花元》中的冒险和对话为框架。它充满了哲学、启蒙和幻想。 但它与普通的冒险小说大不相同。首先,正常的事物以奇怪的方式出现和离开。第二是儿童和成人之间的角色错位 一方面,对于一部儿童文学作品来说,小男孩万葛怀远的性格似乎过于成熟(这可能与作者第一次创作儿童文学作品有关) 像万葛花元这样的这个年龄的孩子经常有矛盾的想法,不管善恶,和无理取闹的想法,但他不是。他勇敢、理性、体贴、富有诗意,更像一个天真无邪的成年人。 另一方面,小峰也可以被视为另一个“小男孩”——充满冒险精神、善良和真诚,只比万葛花元多一点经验。他在智慧上等同于万葛花元,在某些方面甚至不如他 因此,小峰可以像他哥哥一样保护王鹤华园,但他不能成为先知和向导。 与普通儿童幻想小说相比,这部作品具有深刻的意蕴。它使成人和儿童在智力和知识上平等,甚至服从于儿童,使人类与自然平等,服从于自然,缺乏一些自然的童心。它更适合成年人阅读。 ................................三、中国儿童幻想小说成长写作的未来................26 (1)摆脱肤浅的幻想……26 (2)创建三维图像...................27 (3)关注当前的现实生活……28 3、中国儿童幻想小说的成长和写作的未来可能(1)摆脱肤浅的幻想儿童文学自然充满幻想、天真和幽默与“轻松自在”的美。陈黎恩曾在《儿童文学中的轻逸美学》一书中对儿童文学作品中对轻灵和充满精神重量的艺术描写作出积极评价,指出具有“轻逸”美的作品应包括“吃苦耐劳的勇气”、“理解世界的智慧”、“人性中的深美”和“宽容、同情和爱” 如果以陈黎恩的观点为判断标准,中国儿童文学幻想小说中的一些肤浅写作就被排除在外。 在《儿童文学中的光逸美学》一书的结尾,陈黎恩表达了他对大众娱乐时代儿童文学中光逸美的担忧。夏风小姐也提到了这种担忧:“与西方幻想小说相比,中国幻想小说表现出更多的是一种“轻幻想”创作者刻意“为儿童”的写作姿态,这也制约了想象力的拓展空 “的确,中国儿童文学市场充满了许多生动活泼的幻想文学,这更像是许多时候儿科学的写作艺术。它不仅抛弃了正常生活的温柔,还使幼儿书籍的纯美和幼儿书籍的厚重完全丧失。 因此,摆脱肤浅的幻想,在幻想空的框架下进一步深化主题,是中国儿童幻想小说未来写作的一种可能。 这里不是谈论年轻作家利奥幻觉创作的地方。 2011年,他的《查理九世》系列图书推出,先后出版27本,销量可观,被誉为“大型原创冒险小说” 这本书充满了游戏 墨多多大师是一名小学生,他一直想成为一名富有冒险精神的侦探。 爷爷实现了他的愿望,并在他生日那天送给他一只非同寻常的狗。这只狗有很长的皇家血统,它的名字叫“查理九世” 墨多多(墨小侠)、尧婷婷、虎鲨(胡沙)和富友,四个年轻的搭档,和查理九世一起冒险,“无畏地”破解了一个又一个难题和案例。 这些年轻人似乎足智多谋,勇敢无畏,富有冒险精神,但实际上他们的语言过于顽皮和顽皮,这与现实生活中的孩子不一致。这个主题也属于传统风格。文学性太弱,有些太吓人,只能满足孩子的好奇心,对孩子的精神影响不大。 ................................从本文的讨论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儿童幻想小说中的成长书写呈现出一种相当可观的姿态——儿童生活中有来自个人的迫切呼声,也有成人对儿童世界的热切关注。 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中国儿童幻想小说的创作一直在继续,并产生了大量作品。其中有深入儿童群体并真正关注儿童成长的经典作品、对儿童理解有限且难以避免在试图记录儿童成长过程中存在偏见的不成熟作品,以及一些为迎合市场经济利益而创作的生动作品。可以说好坏参半,但也值得高兴。 中国儿童幻想小说的成长书写仍需发扬光大,创造新的经典。 孩子们渴望长大,成年人需要和孩子们一起长大。成长是一个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的话题。 总体而言,中国儿童幻想小说成长写作仍存在不足和漏洞。仍然有大量的儿童没有得到作家的关注,他们的创作不能满足时代和年轻读者的需要。 在弱创作的基础上实现经典文本的写作和建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高尔基曾经说过:“人们空的思想没有尽头,而孩子们空的思想甚至更加无穷无尽。” 因为孩子的心比大人的心更秘密,孩子的心一尘不染,成长被生活磨砺,所以他们的心中有明显的尘垢。 “试想,没有幻想世界的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子?答案是灰色的 真正优秀的儿童幻想小说不仅展示了儿童天真的幻想,也展示了成人的生活体验。 因此,儿童幻想小说不仅在构思时与成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而且涵盖了在读者接受程度上与童心分离的两组年轻人和成人。 成长是死亡和重生的交替。儿童和成人需要一起面对它。每个人都渴望成长,并希望在成长的写作中找到勇气和共鸣。这是儿童幻想小说描写成长的必要场所。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