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形式 > 普通逻辑学的逻辑方法及法律应用研究,普通逻辑和形式逻辑有什么区别吗

普通逻辑学的逻辑方法及法律应用研究,普通逻辑和形式逻辑有什么区别吗

普通逻辑学的逻辑方法及法律应用研究

普通逻辑和形式逻辑有什么区别吗?没有区别。一般来说,我们所说的逻辑是形式逻辑。除了普通逻辑(形式逻辑),还有数学逻辑和辩证逻辑。

普通逻辑学都什么专业学

普通逻辑课程在中国语言文学、新闻、文秘、思想政治教育、法律等专业开设。 复合判断分为合取判断、选择性判断、错误判断,句子分类不正确 因为在母项“复合判断”中,除了列出的子项“联体判断、选择性判断和错误判断”之外,还有其他类别。4.定义错误包括:定义太宽,定义太窄;同一语言重复周期的定义;将句子定义为否定句;如果定义不明确,定义方法属于添加物种差异的方法,公式:定义项=物种差异+概念定义规则:(1)定义项的扩展和定义项的扩展应该是同一个系统 否则,违反了“定义太宽”或“定义太窄”的逻辑。1.任何逻辑形式都由两部分组成:和 逻辑形式的差异是由 常量项目、变量项目、常量项目2。限制和概括概念的逻辑基础是 概念扩展3之间的反变异关系。概念号,最常见的定义方法是“定义概念=物种差异+相邻属”的方法。根据“物种差异”的不同,这种定义方法可以分为四类:属性定义、关系定义、发生定义和功能定义 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反比关系。 换句话说,在同一属种序列的概念中,内涵越丰富,外延越小。相反,内涵越简单,外延越大。 例如,从“学生”到“大学生”,内涵增加,外延减少。从“大学生”到“学生”,内涵有所减少,外延有所扩大。

普通逻辑和形式逻辑有什么区别吗

普通逻辑和形式逻辑有什么区别吗?没有区别。一般来说,我们所说的逻辑是形式逻辑。除了普通逻辑(形式逻辑),还有数学逻辑和辩证逻辑。

普通逻辑学都什么专业学

普通逻辑学的逻辑方法及法律应用研究范文

摘要:普通逻辑是一门关于如何正确思考的科学,即如何正确思考。这是一门研究逻辑思维形式及其基本规律,以及人们了解现实世界的简单逻辑方法的科学。一般逻辑研究的思维方式、逻辑规则和逻辑方法决定了其功能取向:工具性。普通逻辑的简单逻辑方法主要包括定义、划分、限制和概括等。它们在法律实践的具体应用中非常实用。本文从法律定义的规定性和复杂性、法律概念的明晰性、限制法和一般化法在案件侦查中的应用等方面分析了逻辑方法的法律适用。

关键词:一般逻辑;逻辑方法;法律的适用;

一、一般逻辑的研究对象和功能定位

世界上的一切都有它的内容和形式。思维也是如此,它既有内容又有形式。思维内容是指思维所反映的特定对象及其属性,即思维中存在的客观现实。思维形式是指思维反映特定对象及其属性的方式,如概念、判断、推理等。不同内容的思维形式共有的共同形式结构是思维的逻辑形式。

一般逻辑关注的是思维的形式,暂时撇开思维的具体内容,只研究它的逻辑形式。一旦思维形式被抽象出来,它就有了自己相对的独立性。逻辑形式是思维所固有的,为古今中外的全人类所共有。这是一种普遍的思维方式,也是全人类共同的思维准则。概念是思维形式最基本的组成单位,被称为思维的“细胞”,它反映了思维对象的特征和本质。判断不仅是概念的发展,也是推理的组成要素。它是一种思维方式,概念被用来判断思维对象。另一方面,推理可以根据已知的判断推断出新的判断,从而加深现有的知识,扩大知识的范围。

在研究逻辑思维形式的基础上,普通逻辑应进一步研究以不同逻辑形式组织自己的思维时应遵循的规则和规律,即逻辑思维的基本规律:同一性规律、矛盾性规律、排除中间规律和充分理性规律。这四个法则要求在同一思考过程中,一个想法应该是它本来的样子。在两种互相否定的思想中,它们不可能是真的也不可能是假的。并得出结论,想法必须有充分的基础。普通逻辑中涉及的简单逻辑方法包括定义、划分、限制、概括等。

科学的性质和功能取决于其研究对象,普通逻辑也不例外。一般逻辑研究的思维方式、逻辑规则和逻辑方法决定了其功能取向:工具性。

一般逻辑主要为人们正确理解事物和思考提供必要的逻辑知识和逻辑思维方法。公共逻辑的工具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普通逻辑没有国籍或阶级倾向。

普通逻辑研究的逻辑形式和思维规律在不同的时代、民族和社会群体中是普遍的。如果人们想正确地反映客观事物,正确地思考和表达自己的思想,就需要运用和遵守这些思维形式、结构和逻辑规则来制定规范。正因为如此,不同时代、不同民族和不同政治倾向的人可以相互理解和交流,生产可以发展,人类可以生存,人类文化成果的继承和交流可以实现。也正因为如此,人们需要并对学习和研究一般逻辑感兴趣。从2000多年前的中国墨子和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到现代英国的培根和穆勒,从19世纪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到20世纪的罗素和卡尔纳普,都对共同逻辑做了深入的研究。一般逻辑研究对象的人性决定了它的研究结果可以被在特定思维问题上持有不同立场、观点和态度的人分享,并且不特别倾向于某一群体。

第二,任何科学都应用逻辑。

虽然普通逻辑研究的逻辑形式、规律和思维方法不能解决其他特定科学提出的特定问题,但思维的内容是通过思维的形式来表达的。没有形式,内容就没有支撑。任何科学阐述的理论内容都是通过正确使用概念、判断和思维的推理形式来表达的,相应的逻辑规则也必须遵守。例如,在“数学是一门研究现实世界中空之间的形式和数量关系的科学”一句中,我们想要定义“数学”科学,其中所表达的思想内容是通过使用财产判断的思维形式来完成的。另一个例子是,《民法通则》从民事行为能力的角度将公民分为三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有限民事行为能力人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作为个人公民,他只能在特定时期内属于下列类别之一:他要么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要么是有限民事行为能力人,要么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他已年满18岁,没有精神疾病,因此既不是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也不是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因此,他是一个完全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表达法律基本知识的思维方式是不相容的口头推理。

由此可见,概念、判断和推理作为思维形式,承载着不同的思维内容。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他们都运用概念、判断和推理来形成理论和构建理论体系。同时,每门科学都必须遵守一般逻辑中逻辑思维的基本规律和规则。在上面的第二个例子中,推理结论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只能通过严格遵守不相容选择推理的否定先行类型的推理规则来保证。同一性法则、矛盾法则、排除中间法则和充分理性法则规范和制约正确思维,正确思维应具有确定性、一致性、清晰性和示范性。只有当每门科学尊重并遵守上述规则,它才能使其学科体系更加符合逻辑。所以列宁说:“任何科学都是应用逻辑。”

第三,一般逻辑特别强调技能的训练。

逻辑的生命在于连接和运用思维和表达来提高逻辑素养。如果逻辑被转化为研究中的空谈话或一堆逻辑术语,那么逻辑将变得毫无价值,而不是工具。

学习普通逻辑必须与思维活动的现实相联系。普通逻辑研究的思维形式和规律是从人们思维活动的实际过程中总结和概括出来的。因此,只有把思维活动的实际过程联系起来,人们才能真正理解和掌握普通逻辑的基本知识,只有把思维的实际活动联系起来,人们的逻辑自律意识才能增强。一旦你掌握了普通逻辑的基本知识,你应该有意识地运用它来规范和检查你的实际思维活动。平时说话、说话和写作时,你应该努力做到更准确、更严谨和更符合逻辑。

在一般逻辑的教学过程中,课堂练习和课外练习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充分体现了熟能生巧的工具性。课堂讲解是普通逻辑教学的基础,课堂教学的任务是系统阐述基本概念和原则。然而,为了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有必要辅以练习。“教学与实践相结合”是普通逻辑的一个突出特征。教师只有通过学生的练习和讨论,才能及时发现课堂教学中的薄弱环节,从而提高教学水平,促进科研。因此,学生可以更好地理解和掌握课堂教学的内容。

二。一般逻辑的逻辑方法和法律应用

普通逻辑的简单逻辑方法主要包括定义、划分、限制和概括。它们不仅为人们表达思想、交流和理解世界提供了规范和方法,而且在法律实践的具体应用中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

(一)法律定义的特点

定义是通过揭示思维对象的特征和本质来阐明概念内涵的逻辑方法。定义一个概念是法律工作者经常要做的事情。起草法律条款、起草法律文件和进行法庭辩论都涉及概念的定义。纵观任何一部法律,一个个详尽、严谨而庄严的法律定义随处可见。与普通逻辑的一般定义相比,法律定义有其自身的特点。

首先,法律定义是非常规定性的。法律由国家制定,由国家机构执行。控制国家权力的社会团体都有其明确的立场、意愿和颁布法律的愿望,希望通过立法建立符合其愿望的社会秩序。因此,法律中某一概念的定义往往是立法者根据自己的意愿对该概念所指对象的特征和本质所作的规定。因此,不同社会条件下或代表不同社会群体利益的立法者对同一概念的定义往往有很大差异。此时此地被认为是犯罪的东西,不一定时不时地被认为是犯罪。例如,中国1997年刑法对“正当防卫”的定义明显不同于以前的刑法。原《刑法》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不正当伤害的,为“不当”,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新《刑法》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是“不当的”。这种定义上的改变实际上是我国立法机关针对法律实践中的某些情况而制定的一项新规定。其目的是更有效地预防犯罪,维护受害者的权益。

其次,法律定义的另一个特征是其结构的复杂性。法律概念是法律规范的基础,也是人们理解法律规范、执法和司法的主要依据。因此,法律定义必须尽可能准确地揭示已定义概念的内涵,这在结构上比其他一般定义更复杂。法律定义通常有两种形式。一是在定义中逐一列出和解释概念中所指对象的几种不同情况和特征。《刑法》第15条规定:\"一个人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对社会造成的后果是一种过失犯罪。如果一个人由于疏忽而没有做到这一点,或者如果一个人已经预见并相信轻信可以避免这种后果。”这一定义指出,“过失犯罪”有两个不同的特征。另一种形式是用复杂的结构揭示和列举由定义的概念所指的对象的许多组成元素。《刑法》第382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贪污、盗窃、诈骗或者以其他方式非法占有国有财产的,均属腐败罪。”这一定义指出了构成腐败罪的四个要素。

(2)划分的法律意义

划分和定义相辅相成。根据思维对象某一方面的性质,将属性概念分成几类概念,以澄清其外延,是一种合乎逻辑的方法。在各种法律法规中,划分经常被用来帮助澄清一些重要的法律概念,因为概念的划分具有两种法律含义。

首先,概念的法律划分可以使人们更深刻、更具体地理解法律概念的含义。例如,在我国《行为诉讼法》中“证据”一章的第一段中,“证据”的概念首先被简要定义为“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所有事实都是证据”如果仅限于此,那么人们对证据的理解仍然是普遍的。因此,该条款立即将“证据”的概念分为七类,即:①物证和书证;(二)证人和证言;(3)受害人的陈述;(四)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解释。⑤鉴定结论;⑥整理和检查记录;⑦视听材料。显然,只有通过划分,人们才能理解什么是证据,什么可以作为法律证据,从而真正把握“证据”概念的外延。可以看出,在理解“证据”方面,划分比定义发挥更大的作用。

其次,通过明确概念的外延,可以防止人们任意扩大或缩小一些重要法律概念的适用对象,从而确保适当的人享有相应的法律权益。例如,中国继承法第10条规定了继承人的顺序,然后对所涉及的几个关键概念的延伸作了特别解释:“该法中提到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收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本法所称父母包括有抚养关系的父母、养父母和继父母本法所称兄弟姐妹包括与其父母在一起的兄弟姐妹、同父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被收养的兄弟姐妹以及有赡养关系的兄弟姐妹。“想象一下,如果你不做出这样的特别指示,也就是说,不完全清楚这些概念的外延,那么其中一些可能被排除在继承范围之外,他们的合法权益可能会受到损害。

(3)限制和推广法律的适用

概念的限制和泛化是实现属种关系概念间相互演绎的逻辑方法。它的逻辑基础是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之间的反比关系。限制和概括也是澄清概念的需要。法律工作中广泛使用限制和概括。

首先,在刑事侦查中,概念制约法的运用有助于缩小侦查范围,确定工作重点,尽快破案。例如,在许多年前北京发生的一起强奸和谋杀案中,调查人员初步得出结论,根据受害者身上的39处伤口、尸体在第一个现场没有被发现的事实以及转移尸体需要运输,肇事者可能是在车里犯罪的。然而,北京有数万辆汽车,不可能逐一调查。有必要缩小检查范围,即限制案件所涉及的“汽车”的范围。根据概念内涵与外延之间的反变化关系,减少概念外延的方法是增加内涵。在这里,我们需要掌握更多相关汽车的特性。调查人员遵循这一思路,最后,根据一名司机提供的线索,他路过案发当天发现尸体的地方,看到一辆尾灯非常亮的汽车,并转向附近一个僻静的地方。形势非常可疑。因此,调查人员将他们的检查重点放在水平排尾灯非常亮的汽车上,在案件调查上取得了突破。从“车”到“车”,再到“尾灯很亮的横排车”,从思维过程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概念制约的过程。

其次,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也有必要总结和限制这一概念。案件审理应当首先澄清案件事实,确认案件事实,然后从法律角度考虑应当对案件适用什么法律。案件的事实是具体的,而法律规范总是抽象和笼统的。将一个具体的案件事实归类为一般的法律规范本质上是一个一般化的过程。一旦确定了案件的适用法律,为了做出正确的判决,法官还应根据案件的具体特点和程度确定性质和量刑。例如,如果确定某一行为是侵犯财产罪,那么仍有必要进一步界定哪一种侵犯财产罪是欺诈罪、抢劫罪或抢劫罪?如果认定该行为为诈骗罪,则应进一步限制犯罪的严重程度,无论情节是一般、严重还是特别严重,因为情节的严重程度不同,量刑也会不同。在这里,根据一般法律规范来判断一个具体案件是概念限制的过程。可以看出,司法人员的思维过程一般是先概括后限制的。只有通过总结与限制相结合的思维过程,才能对案件做出最终正确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