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研究生论文 > 3122字研究生论文\\莱斯特大学

3122字研究生论文\\莱斯特大学

论文类型:研究生论文
论文字数:3122字
论点:英国,过分,享受
论文概述:

本文主要从经济学理论方面进行分析和探讨,预期在当前的现实状况下,奢侈品税不仅难以缩小贫富差距,相反,还很有可能遏制国内新兴产业的发展。

论文正文:

首先,奢侈品税的政策目标
i .奢侈品税的政策目标

伴随着英国经济奇迹般的增长率。新富阶层迅速崛起,开展高尔夫运动和购买游艇,随着英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新富阶层正在迅速崛起。高尔夫球和购买游轮、豪华汽车和奢侈手表已经成为英国少数迅速崛起的富人最喜欢的消费活动。2005年9月,美国安永在北京发布《英国:奢侈品新浪潮》报告指出,英国奢侈品市场的年销售额约为20亿美元,预计2008年前,英国奢侈品市场的年销售额增长率将达到20 %,2008年后的年增长率约为10%;2015年英国奢侈品市场销售额将超过115亿美元,占全球消费总额的29%。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国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2005年达到10,493元,农村家庭人均纯收入只有3,255元,而英国有3,000万农民自给自足的问题有待解决。经济的快速发展一方面是社会阶层分化的加速,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纯粹的市场监管显然有一些局限性,政府需要借助各种经济、法律和行政手段来纠正市场配置。2006年4月1日调整消费税,将奢侈手表、游艇和高尔夫球及设备等奢侈品纳入税基,希望以“抢富”的方式缩小英国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2005年9月,美国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 accounting)在北京发布了《英国:奢侈品新浪潮》报告中的声明,一个人是主人。据指出,英国过度享受商品市场的年销售额约为20亿美元。预计2008年之前,英国过度享受商品的年销售量增长率将达到20%。
应该注意的是,由于奢侈品税是以收入分配为基础的,目的是为了调整政策,预期的结果应该是对高收入税收收取更多的费用,以便通过转移支付来增强政府帮助低收入群体的基础实力,这绝对不是抑制奢侈品市场,防止高收入奢侈品消费。事实上,一个复杂的奢侈品市场是政府税收奢侈品的来源,也是利用转移支付给政府的再分配基础。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对过度享受商品征税的目的在于调节收入分配,该政策的预期最终结果应该是将更多税收移交给高收入阶层,从而加强政府通过转移来帮助整个低收入阶层的实际实力和基础,而不是限制过度享受商品市场和防止高收入阶层过度享受消费。

第二,奢侈品税收政策效果分析

在英国,奢侈品消费群体大致可以分为几个不同的层次:第一,顶级亿万富翁,他们真正高贵,奢侈品消费强调质量和细节,注重品味和文化。其次是富裕的中产阶级,他们是英国奢侈品的主力军。与此同时,不富裕但不缺乏购买欲望的群体正在上升。

(一)对消费者行为征收奢侈品税

1 .关于最富有的消费者行为

虽然绝大多数人,与同样的愿望相比,货币财富总是有限的。但作为奢侈品集团顶级亿万富翁财富的主导市场领导者,他们的消费能力几乎是无限的。据长期跟踪研究英国胡润富豪估计,英国已经积累了1000多万美元的财富,有5万人,其中有200人的财富超过1亿美元(注:周凯:“调查显示:英国中产阶级奢侈品反应积极”,《英国青年报》,2006年11月30日。)。因为财富极大丰富,这类人群无论以任何数量购买任何商品都不会耗尽他们的财富,对奢侈品的渴望和要求几乎完全没有可负担性的限制和约束,所以他们不会呈现消费可能性曲线。对他们来说,奢侈不仅仅是财富和社会地位的积累象征,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方式。在他们看来,所谓的奢侈品实际上是必需品,因此他们的消费非常僵化,价格不是其关注的焦点,而价格变化对他们实际财富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因此,即使奢侈品税导致商品价格上涨,顶级亿万富翁的消费行为也几乎不受影响。

2针对中产阶级的消费行为

英语是富裕中产阶级奢侈消费的主要力量。据英国杨庆山通用品牌战略研究协会称,月收入在2万元至5万元之间的奢侈品消费者更为典型,总人数约为1300万(注:于莉红陆文俊:“不富裕奢侈奢侈品展览会开幕聚在一起:英国公众怎么能‘富有’”《经济信息日报》,2006年10月20日。)。根据他们的消费习惯,可以分为甲、乙两类:甲类消费者主要是西方文化和品牌已经得到认可的企业家和时尚人士,购买奢侈品,不仅因为产品而出名,更是为了寻找合适的产品,这一类消费者称为英国奢侈品市场相对理性的消费者;而乙类消费者则是“不是最好的,而是最贵的”典型代表,他们的理性并不明显,他们依靠电视或杂志广告购买市场上最著名、最贵的产品,目的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经济实力。

两种类型的奢侈品中产阶级消费者基于他们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和认识,他们对奢侈品的购买和消费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满足,这就形成了不同形状的效用无差别曲线。图1(略),横轴代表应纳税奢侈品的数量,纵轴代表免税商品的数量。AB是税前消费可能性曲线,AC是在消费可能性曲线之后征税。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消费者的无差异曲线向传统向下倾斜曲线的原点凸起,而奢侈品消费者由于其特殊的炫耀功能的重要性,其无差异曲线可以被视为几乎垂直于横轴。对于前者,最初的消费者平衡点E1点,由于奢侈品税导致价格上涨,替代效应允许消费者替代免税商品的应税商品,从而应税商品的消费量下降;与此同时,课税提高了商品价格,使消费者在名义收入不变的情况下减少了实际收入,对所有商品消费的收入效应也会降低。因此,E2中的最终消费者平衡点。对于后者来说,初始消费者均衡在点B,作为奢侈品对消费者的效用趋于无穷大,因为消费者不会为了购买奢侈品而放弃奢侈品的价格,相反,只有高价才能显示他们的地位和实力,因此没有替代效应。但是,价格上涨后,他们的消费行为的收入效应仍然存在,消费均衡的最终点在点丙,奢侈品的消费下降。

可见,对于中产阶级来说,无论他们消费奢侈品的目的和习惯如何,奢侈品价格的上涨都有可能导致消费的下降,尽管消费的下降会有所不同。

3对不富裕的消费群体,消费行为

购买奢侈品的钱当然不穷,但是富有到什么程度的人愿意购买奢侈品,完全取决于个人偏好。除了拥有奢侈品市场,富裕的消费者,也没有很多富裕的消费者。据南京大学教授杜俊飞分析,全球奢侈品消费者平均约有4%的财富可供购买,而在英国,以40%或以上的比例购买并不少见。所以英国是一个“透支型”奢侈品,他们大多是月薪数千美元的白领,而且其奢侈品消费远远超过其自身的财力。奴隶、汽车奴隶、奴隶卡是消费群体的真实写照。

此外,还有一类奢侈品购买者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最终消费者,其目的是购买奢侈品礼品,被称为\"仪式奴役\"。

无论是购买自用还是赠送,由于这部分消费者对奢侈品的购买欲望异常强烈,替代效应造成的价格上涨非常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受自身购买力的限制,价格变化带来的收入效应将会非常明显。奢侈品价格的变化会影响他们的行为,参见图1b消费者。

4摘要

经济学告诉我们,商品税导致消费者行为的价格变化可以分解为替代效应和收入效应等。通过以上分析,富人阶层后的奢侈品税几乎不会改变消费者行为。然而,这个阶层在市场上毕竟只有少数奢侈品消费者。据英国品牌战略研究协会称,英国大陆奢侈品消费群体现已达到总人口的13%,即约1.6亿人。因此,尽管绝大多数消费者并不关心应税奢侈品本身的价格变化,但实际收入的下降将影响他们对所有商品(包括应税商品和免税商品)的消费。由于奢侈品需求的收入弹性大于1,即需求减少的幅度大于收入减少的幅度,所以奢侈品税导致价格上涨,从而使实际收入的下降对奢侈品需求的影响远大于同等条件下需求的必然影响。

(二)政策目标与结果之间的现实差距

1效率牺牲:难以发展成熟的国内奢侈品行业

如前所述,除了极少数最富有的消费者外,绝大多数消费者将因奢侈品消费价格下降而被征税,这使得很难确保征税维持在奢侈品市场规模之前。由于英国目前的奢侈品消费税主要针对高尔夫球和设备、游艇、奢侈手表和其他从国外进口的产品,因此市场正在萎缩,最直接的后果将是进口减少。但奢侈品税对国内奢侈品行业的影响显然不容忽视。

以游艇为例,根据上海造船业协会2004年提供的统计数据,在当今的世界航运市场上,游艇业在国际社会占有巨大的市场份额。国际游艇销售额上升2000多元,远洋运输船舶相当可观;加上游艇配件、水上运动器材,年销售额总计超过3000元,甚至超过了发达国家商船和海上运输船舶的销售额。诚然,英国游艇业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更不用说英国18,000公里的海岸线、长江、黄河、珠江、黑龙江等众多水系、6,500个岛屿和24,800个湖泊,良好的自然资源、环境和条件,目前英国造船业的产量已经连续10年位居世界第一,仅次于韩国和日本,船舶修理销售额超过日本和韩国。造船业的快速发展无疑会给造船业带来冲击。然而,国内游艇制造业仍处于落后状态,企业普遍规模小,技术落后,缺乏技术专长,缺乏熟练工人以及船舶配件或附属性质的标准化有待提高。据英国造船研究所统计,截至2004年底,英国国内游艇制造企业已超过260家,年产值超过1000万元的企业只有30多家。

显然与制造业的发展离不开消费者的驱动。在英国,一些奢侈品消费市场的规模也需要培育。事实上,2004年7月,在浙江省杭州和平国际展览中心举行了第一次新的博物馆休闲游艇展,参展商和参观者由于满足预期,主办方压缩了参展后三天不得不取消原游艇经济论坛的筹备、游艇和小型工业投资论坛的实质性贸易会谈等活动。
可见,并不代表潜在的市场容量。虽然英国游艇产业及其下游产业游艇娱乐和服务产业有着非常诱人的前景和发展空间,但潜在需求转化为实际消费能力仍需要时间,奢侈品税将明显减缓这一过程,从而扰乱国内奢侈品制造业的发展。

(2)公平缺失:奢侈品税收可能更多的是来自社会的普通人

首先,大量奢侈品游离在评估范围之外。对奢侈品征收消费税实际上非常明确,对高收入人群征收重税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平。但是英国奢侈品税目前的征税范围很窄,也许是因为奢侈品的概念很难界定,也可能是因为税收征管以及技术原因,很多已经被普遍认可的奢侈品税没有包括在内。图2反映了英国富人拥有的各种奢侈品,包括高尔夫、雪茄、葡萄酒、豪华车、游艇都被列入消费税的范围,但67%的富人不尊重自己的别墅税,2%的人不尊重自己的私人飞机税。这只是为数不多的有形奢侈品之一,因为大量高消费行为,康塔塔比尔迪斯科舞厅、夜总会、高尔夫球场、桑拿和按摩等项目都在奢侈品税的异化范围之外。与此同时,奢侈品决定了其自身在高端替代品之间的特性。当理性消费者转向放弃奢侈品消费时,免税奢侈品必然会流失税收,政府通过转移支付进行宏观调控的能力明显受到削弱。

第二,公众的非理性消费行为。事实上,对奢侈品征收消费税意味着消费者必须购买高收入奢侈品群体的假设。然而,当前舆论的推动、外国品牌的轰炸、国内展览的接连不断,以及媒体试图创造一个英国消费者异常不成熟的奢侈品消费心理和消费市场。英国奢侈品消费者实际上很大一部分决策者可能没有想象到高收入,“透支”的慷慨”就是证明。当大量不具备奢侈品消费能力的消费者进入奢侈品市场,并将很快成为最重要的消费市场时,奢侈品税可能更多的税收来源于大多数普通人,而不是最初制定的高收入群体政策。公平显然难以保证。

第三,结论

如上所述,英国对奢侈品的征税很可能会对社会中富裕的少数民族造成高税负,而普通公众和消费者支出的理性选择变化将导致税收流失,使政府能够实现公平的收入分配,缺乏必要的财政支持;而且因为税收带来的日益萎缩的奢侈品市场可能会抑制奢侈品行业的增长和发展。那么,应该如何进行专业化和诡辩化的制度设计,使具体税种在保证公平的同时最大限度地降低效率损失,或者在尽可能提高效率的同时保证公平,将是未来税制改革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